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家庭教会
[主页]->[宗教信仰]->[家庭教会]->[我的主内弟兄刘凤钢]
家庭教会
·让我们与主一起为福音的中国去工作
刘凤钢2007年2月4日出狱
·刘凤钢先生成功进行了心脏搭桥手术
·齐志勇 侯文豹:请为刘凤钢牧师伸出您宝贵的援手
·徐永海:刚刚出狱的刘凤钢病重住院
·徐永海:请求帮助刚刚出狱的病重的刘凤钢弟兄
·[消息]刘凤钢已于今日上午出狱
·为主坐牢三年的刘凤钢即将出狱
·徐永海:10月13日我的主内弟兄刘凤钢被抓
·旧稿:主的好仆人刘凤钢弟兄已被抓走20天
·我的主内弟兄刘凤钢
·主的恩典够我用的——刘凤钢的狱中来信
·刘凤钢:宗教信仰应当自由
·我所了解的辽宁省鞍山市李宝芝“邪教”一案的事实与经过
·我所了解的浙江主内弟兄姊妹被逼迫的情况
·刘凤刚弟兄──《给主内弟兄姐妹的一封公开信》
·刘凤钢 高峰:我们的经历
·刘凤钢:就被公安人员殴打一事致北京市公安局的一封信
·刘凤钢:老百姓到哪里去伸冤
·刘凤钢:声援徐永海
·刘凤钢:被抛弃后而蒙福
·盼望你们能担负这生命之重——救救刘凤刚!
·基督徒就应为主做工、就应不怕为主受逼迫
·刘凤钢弟兄,让我来帮你看病
终极论
·终极的科学与终极的信仰——第一编时空与物质
·终极的科学与终极的信仰——第二编场力与物质
·终极的科学与终极的信仰——第三编能量与物质
·终极的科学与终极的信仰——第四编生物与心理
·终极的科学与终极的信仰——第五编人类与心理
·终极的科学与终极的信仰——第六编社会与心理
·终极的科学与终极的信仰——第七编信仰与未来
·终极的科学与终极的信仰——后记
十讲科学与上帝
·第一讲:人的原罪与人的一些疾病
·第二讲:信仰是最好的心理治疗
·第三讲:十字架上的道理
·第四讲:宇宙是上帝创造的与真的存在上帝
·第五讲:宇宙的一切都在上帝的掌管之中与一定存在天堂地狱
·第六讲、科学将使我们更加坚定地相信上帝
·第七讲:对空间膨胀理论的进一步理解
·第八讲:对相对论的进一步理解
·第九讲:对任何速度都不可能超过光速的进一步理解
·第十讲:科学面临着新的突破
********
·效法耶稣才会具有基督信仰充满爱
·《揭示宇宙最终奥秘》序言
·《揭示宇宙最终奥秘》摘要
·揭示宇宙最终奥秘 第一部分 宇宙的本来面目
·揭示宇宙最终奥秘 第二部分 空间与物质的统一理论物理
·《揭示宇宙最终奥秘》简介
·揭示宇宙最终奥秘 前言 我们人类终于走到了揭示宇宙最终奥秘的时刻
·就宗教信仰问题致全国人大的信
·揭示宇宙最终奥秘,传播人类终极信仰
·就揭示宇宙最终奥秘给科学界各位老师们的信
·宇宙与粒子统一的理论物理
·英国国教向达尔文道歉
·为新世纪的中国请全世界的弟兄姊妹为我们祷告
·十字架与新世纪的福音使命
·千年之交——中国北京“存在上帝与灵魂”科学讨论会
·高洪明:为了宗教信仰自由致两会的公开信
·我要向国家领导人传道
·在家庭教会中贾建英谈见证
·宋耀如牧师的誓言
·浙江杭州朱虞夫来到我们的家庭教会(图)
·请关心政治释放犯查建国的身体
·我们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所走过的道路
·在家庭教会中的徐永海
·因“两会”我们团契的6位基督徒失去自由
·圣爱团契六基督徒今日恢复自由
·胡石根等基督徒被阻止参加教会活动
·基督徒徐永海在复活节前被软禁
·任畹町就余杰、王怡白宫骗案及危害 致布施政府、德国总理、媒体、西方各国及中国民运的声明书
·刚出狱的维权人士残疾人倪玉兰已经流落街头
·救救政治犯的孩子!
·在刘京生被捕的日子里
·为良心犯妻子贾建英祷告
·北京一教会对发起焚烧古兰经的琼斯牧师说不
·圣爱团契纪念家庭教会的先行者袁相忱(图1)
·因刘晓波获奖圣爱团契受骚扰
·焦国标:为义受逼迫的人有福了——采访中国自由民主党创始人胡石根先生
·2010年11月圣爱团契祷告小结
·北京圣爱团契圣诞节街头传福音
·2010年12月圣爱团契祷告小结
·何德普个人简历(本人所写)
何德普
·何德普个人简历(本人所写)
·何德普:八十年代初我参与竞选人民代表的简单回顾
·何德普:写给每一位关心中国政治体制改革的朋友
·何德普:民主墙精神永不倒 无私奉献的墙下人
·何德普:就全国人大常委会颁布的《村民委员会组织法修订草案》致人大法工委的公开信
·何德普:罪恶的子弹与愤怒的呐喊
·何德普:中国北京独立参选人竞选人大代表100天纪实
·何德普:关注“六、四”后的组党人士——胡石根、康玉春等人的处境
·何德普:建国先生、高洪明先生被警方从家中带走
·何德普:查建国先生,高洪明先生的组党案即将开庭
·何德普:法轮功学员也享有公民权中共不应用专政手段对待法轮功
·何德普:抗议中共当局对京津党部副主席查建国、高洪明判处重刑,强烈抗议中共对民主党人的政治迫害
·何德普:关于授予徐文立、秦永敏、王有才、查建国、高洪明优秀民主党人称号的决定
·何德普:公心至上的民主党人——查建国、高洪明兼谈民主党与共产党的主要区别
·何德普:公开感谢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的主内弟兄刘凤钢

        
       
       徐永海
      
      (此稿为旧稿,写于2001年10月7日,发表在<民主论坛>2001.11.1 a)

   
   
      我与刘凤钢认识是在1990年,是在袁相忱牧师的基督教家庭聚会。1990年,袁相忱牧师的家庭聚会是在他的大女儿家,地点是在北京市朝阳区的垂杨柳,人数也只有十几个人。原来聚会不是在这里,而是在北京白塔寺袁相忱牧师自己的家中,只因受到有关部门的“警告”不得不把聚会搬到大女儿家。在这里也没有两年,又被“警告”,不得不又搬回白塔寺。在此后,也多次受到“警告”,但袁相忱牧师没有再将聚会搬到别处去。
      
      一天在电梯中见到了一个弟兄,和他一起先后脚进了袁相忱牧师的大女儿家,没有说话。那时的聚会就如同秘密接头,进来如此,出去也如此,出去要一拨一拨的,不能被人看出来。后来袁相忱牧师的大女婿对我说,这个弟兄叫刘凤钢,他信主就象一百二十度的开水。这是刘凤钢给我的第一印象,也是他以后给我的印象,对信仰就象一百二十度的开水。
      
      我信主是在1989年的2月,刘凤钢信主在我之前,是在1987年。在1989年,刘凤钢弟兄就已经在自己的家里办基督教家庭聚会了,他的家庭聚会大多是年轻人,有弟兄,有秭妹,那时北京没有多少基督教家庭聚会,象刘凤钢弟兄家的以青年人为主的家庭聚会就更少了。那一段时间,我断断续续参加了刘凤钢弟兄家的家庭聚会,只是他是教会的领袖,我是普通的信徒。
      
      山东省济宁市微山县韩庄镇多义沟村,那里的基督教家庭聚会异常兴旺,他们用自己的劳动所得盖了教堂,几千名基督徒在他们那里聚会。1992年6月18日公安人员用推土机推倒了他们的教堂,拿走了他们的财产,抓走了他们的弟兄姊妹。教会负责人郑元苏弟兄被判了12年,四十多名弟兄姊妹被关了2年以上。1994年春天,多义沟的弟兄找到刘凤钢和华惠奇弟兄。在刘凤钢和华惠奇的带领下,我们尽自己的能力给了多义沟弟兄秭妹一些帮助,还将他们的处境告诉了一些国外的弟兄秭妹。
      
      通过这件事,我们这些具有共同追求的弟兄秭妹聚在一起。1994年是一个多事的一年,在那一年,我们知道了“中国自由民主党”的朋友,知道了“中国劳动者权益保障同盟”的朋友,他们中的一些朋友被关被抓。“那里有苦难,那里就有上帝,那里就有基督徒。”刘凤钢弟兄多次这样说。这些朋友在困难中,他们的家庭在困难中,我们理应去看望他们,看望他们的家人。这样,刘凤钢带着我们多次去这些朋友的家里。
      
      由此,我们认识了一些“民运”的朋友,或者说“异议人士”,有王丹、刘念春、江棋生、李海等。我们和他们交往,我们与他们谈信仰,谈福音。后来一些朋友信主、成为基督徒,如储海蓝、任畹町、金艳明、沙裕光、钱玉民、高玉祥、杨靖、韩罡等,这是后话,在这里刘凤钢起了很大的作用。
      
      刘凤钢弟兄是个基督徒、是个传道人、是个家庭教会的领袖,他一直以传福音为自己的使命。他身上具有上帝的爱,使得他不能不关心这些异议人士,而不计较个人的得失。1995年,在召开“世界妇女大会”之前,刘凤钢弟兄几乎每天都和在美国的“中国人权”主席刘青电话联系。刘凤钢弟兄和刘青共同商量如何推动中国的人权改善。刘青在美国,刘凤钢在中国,这样很多事情就要由刘凤钢来进行,而做这些事情是很危险的。结果在1995年8月9日,刘凤钢弟兄被抓,后被劳动教养两年。同时被抓的还有高峰弟兄,被劳动教养两年半,在此之前的5月我也被抓,在9月被宣布劳动教养两年。
      
      在狱中,我没有和刘凤钢、高峰关在一起,我一直被关在西城看守所的“小号”里,而刘凤钢和高峰被关到东北的双河农场。那里的苦难是没法用语言来形容的。最简单的大小便,你都不能自由,一天只能早上、晚上去两次厕所,其他时间不许去。
    在狱中这两年,刘凤钢的母亲去世了,他没有和母亲见上最后一面。刘凤钢的母亲因为刘凤钢的事情着急,一病不起最终离开了人世。在狱中,人没有事情,只有时间,时间如何打发,就是想家里的人,更确切的说就是想自己的母亲。老母亲去世,家里人没有告诉刘凤钢。刘凤钢靠着信仰和对母亲的思念,度过那艰难的每一天,本想尽快回家见到老母亲,结果也没有见到。
      
      我和刘凤钢前后脚出狱,出狱后,我陪同刘凤钢弟兄去八宝山公墓,去看望他的母亲。手捧母亲的骨灰,刘凤钢放声痛哭。本想回来后好好孝敬自己的母亲,没有想到再也没有这个机会了。
      
      刘凤钢的母亲也是基督徒,为此我一直很羡慕刘凤钢,他的母亲对刘凤钢信主很支持,对刘凤钢传福音也很支持。他的母亲对人很好,我每次去,都和他母亲谈一谈,有时还在他母亲那里吃饭,他的母亲是一个很好的老太太。愿在不久的将来,我们在天家里见面。
      
      刘凤钢母亲去世,刘凤钢没有在,在刘凤钢一家只有刘凤钢和他的母亲是基督徒,刘凤钢母亲去世后,按照基督教的礼节,一些主内的弟兄姊妹帮助料理了后事,并录了像,以使刘凤钢能够看到,使刘凤钢多少得点安慰。
      
      刘凤钢弟兄出狱了,并没有因为他母亲的去世而消沉,他更加成熟,在传福音的道路上,他更加坚定。目前,刘凤钢弟兄带领着几个家庭聚会,并定期去农村传福音。虽然面临着逼迫和危险,但刘凤钢弟兄已将这一切都交给了主。
      
      徐永海
      
      2001年10月7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