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家庭教会
[主页]->[宗教信仰]->[家庭教会]->[我的主内弟兄刘凤钢]
家庭教会
·北京通州教会案最新进展:律师会见杨秋雨遭拒绝
·南乐、子洲教案未平,北京通州教案再起
·圣爱团契被抓基督徒可能已被批捕
·「中国最勇敢的基督徒团体」 13人囚禁铁窗渡马年新春
·圣爱团契家庭教会徐永海长老从看守所获释
·快讯:北京通州教会案被刑拘的杨秋雨等人获释
·圣爱团契家庭教会多名被刑拘的基督徒获释
·北京通州教案被抓基督徒已释放10人,还有三人仍被羁押
·梨园教案又有信徒获释,宗教自由还只是宪法中的“概念股”
·圣爱团契教会两信徒获释另11人仍被刑拘
·听王春梅血泪讲述,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真相 [视频]
·多名外地通州教案获释者不获自由
·多名外地通州教案获释者不获自由
·北京梨园教案基本结束,尚有张海彦无消息
·通州教案获释者吕动力被关政府招待所
·通州教会案居小玲 被带回南京监视居住
·被刑拘的13名基督徒中张海彦仍无获释的任何消息
·圣爱团契家庭教会被刑拘的徐彩虹讲述看守所的经历(图)
·就圣爱团契教案杨靖说我控诉我祈祷
·圣爱团契家庭教会庆祝被党国刑拘的弟兄姊妹凯旋[视频]
·圣爱团契家庭教会庆祝被党国刑拘的弟兄姊妹凯旋[视频]
·谁来拯救你:中国访民/康素萍
·飞来刑拘,莫须有(康素萍)
·北京圣爱团契教案13位肢体近况
·徐彩虹: 通州梨园案被捕记
·我是大连市访民王春梅,姐姐王春艳,弟弟王亚新
·辽宁访民王素娥到丰台区看守所给赵广军存钱被失踪
·抗议滥捕公民 呼吁立即放人!
·徐彩虹何斌夫妻离开监狱现被押回原籍
·北京“圣爱”13名被拘基督徒近况简介
·西安康素萍:行政起诉状
·康素萍:回家的路还有多远?
·在京访民欢迎“两会”定调,偷偷摸摸拉横幅表达
·到丰台看守所为赵广军存款的王素娥被北京警方带走失踪多日
·康素萍:北京梨园教案见证司法腐败
·康素萍:北京梨园教案见证司法腐败
·陕西康素萍两会求解(图)
·北京基督徒徐永海致信两会揭露教会遭取缔情况
·因教案被刑拘的王春艳为死去的弟弟鸣不平
·因教案被刑拘的王春艳为死去的弟弟鸣不平
·徐永海:王春艳姊妹因教案在被关押期间弟弟走失死亡
·陕西访民康素萍 被维稳人员控制在北京某地下室内
·王春艳:因教案被刑拘的王春艳为死去的弟弟鸣不平
·北京基督徒徐永海向“两会”反映通州当局对家庭教会的打压
·陕西访民康素萍被困地下室发出求救信息
·SOS:西安访民康素萍在北京的求救信
·北京“爱契”家庭教会遭骚扰 “圣爱团契”遭取缔长老致函两会
·陕西西安康素萍在京被截纪
·陕西西安康素萍在京被截纪
·恐怖维稳,康素萍连续遭房东驱赶
·徐永海:因教案才出监不久的王春艳被强行带走
·徐永海:因教案才出监不久的王春艳被强行带走
·徐永海:才出狱的教案蒙难者在两会期间多遭软禁
·出狱后的教案蒙难者居小玲仍被限制人身自由
·出狱后的教案蒙难者居小玲仍被限制人身自由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从北京被押回大连坚持维权
·教案蒙难者于艳华出狱后又被治拘加软禁20天
·基督徒于艳华遭受警方重复处罚
·徐永海:一些出狱的教案蒙难者依旧在苦难中
·北京家庭教会带领人徐永海 确定遭刑事拘留
·涉通州教案 张海彦精神病医院获释
·声援许志永刑拘加精神病院,张海彦获释后感谢党的培养
·辽宁张海彦参加“圣爱团契”学圣经被刑拘再送精神病院(图)
·辽宁张海彦参加“圣爱团契”学圣经被刑拘再送精神病院(图)
·辽宁张海彦参加“圣爱团契”学圣经被刑拘再送精神病院
·维权人士赵广军、王素娥从丰台看守所获释 
·徐永海:教案蒙难者为依旧在患难中的肢体祈祷
·教案蒙难者4月11日的一次聚会
·教案蒙难者徐永海的释放证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释放证
·教案蒙难者居小玲释放证
·教案蒙难者王素娥释放证
·教案蒙难者徐彩虹释放证
·教案蒙难者吕动力释放证
·教案蒙难者张海彦释放证
·教案蒙难者张海彦释放证
·教案蒙难者王素娥取保候审决定书
·教案蒙难者于艳华释放证
·教案间接死亡者王亚新照片1
·教案间接死亡者王亚新照片2
·教案间接死亡者王亚新照片3
·教案蒙难者杨秋雨释放证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的妹妹被刑事拘留(照片1)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的妹妹被刑事拘留(照片2)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的妹妹被刑事拘留(照片3)
·教案蒙难者4月11日的一次聚会
·2014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1
·2014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2
·2014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2
·2014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3
·2014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4
·2014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5
·2014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6
·教案发生后圣爱团契坚持聚会并进行受洗圣礼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7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8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9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9
·辽宁上访维权人士王春梅被逮捕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10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10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的主内弟兄刘凤钢

        
       
       徐永海
      
      (此稿为旧稿,写于2001年10月7日,发表在<民主论坛>2001.11.1 a)

   
   
      我与刘凤钢认识是在1990年,是在袁相忱牧师的基督教家庭聚会。1990年,袁相忱牧师的家庭聚会是在他的大女儿家,地点是在北京市朝阳区的垂杨柳,人数也只有十几个人。原来聚会不是在这里,而是在北京白塔寺袁相忱牧师自己的家中,只因受到有关部门的“警告”不得不把聚会搬到大女儿家。在这里也没有两年,又被“警告”,不得不又搬回白塔寺。在此后,也多次受到“警告”,但袁相忱牧师没有再将聚会搬到别处去。
      
      一天在电梯中见到了一个弟兄,和他一起先后脚进了袁相忱牧师的大女儿家,没有说话。那时的聚会就如同秘密接头,进来如此,出去也如此,出去要一拨一拨的,不能被人看出来。后来袁相忱牧师的大女婿对我说,这个弟兄叫刘凤钢,他信主就象一百二十度的开水。这是刘凤钢给我的第一印象,也是他以后给我的印象,对信仰就象一百二十度的开水。
      
      我信主是在1989年的2月,刘凤钢信主在我之前,是在1987年。在1989年,刘凤钢弟兄就已经在自己的家里办基督教家庭聚会了,他的家庭聚会大多是年轻人,有弟兄,有秭妹,那时北京没有多少基督教家庭聚会,象刘凤钢弟兄家的以青年人为主的家庭聚会就更少了。那一段时间,我断断续续参加了刘凤钢弟兄家的家庭聚会,只是他是教会的领袖,我是普通的信徒。
      
      山东省济宁市微山县韩庄镇多义沟村,那里的基督教家庭聚会异常兴旺,他们用自己的劳动所得盖了教堂,几千名基督徒在他们那里聚会。1992年6月18日公安人员用推土机推倒了他们的教堂,拿走了他们的财产,抓走了他们的弟兄姊妹。教会负责人郑元苏弟兄被判了12年,四十多名弟兄姊妹被关了2年以上。1994年春天,多义沟的弟兄找到刘凤钢和华惠奇弟兄。在刘凤钢和华惠奇的带领下,我们尽自己的能力给了多义沟弟兄秭妹一些帮助,还将他们的处境告诉了一些国外的弟兄秭妹。
      
      通过这件事,我们这些具有共同追求的弟兄秭妹聚在一起。1994年是一个多事的一年,在那一年,我们知道了“中国自由民主党”的朋友,知道了“中国劳动者权益保障同盟”的朋友,他们中的一些朋友被关被抓。“那里有苦难,那里就有上帝,那里就有基督徒。”刘凤钢弟兄多次这样说。这些朋友在困难中,他们的家庭在困难中,我们理应去看望他们,看望他们的家人。这样,刘凤钢带着我们多次去这些朋友的家里。
      
      由此,我们认识了一些“民运”的朋友,或者说“异议人士”,有王丹、刘念春、江棋生、李海等。我们和他们交往,我们与他们谈信仰,谈福音。后来一些朋友信主、成为基督徒,如储海蓝、任畹町、金艳明、沙裕光、钱玉民、高玉祥、杨靖、韩罡等,这是后话,在这里刘凤钢起了很大的作用。
      
      刘凤钢弟兄是个基督徒、是个传道人、是个家庭教会的领袖,他一直以传福音为自己的使命。他身上具有上帝的爱,使得他不能不关心这些异议人士,而不计较个人的得失。1995年,在召开“世界妇女大会”之前,刘凤钢弟兄几乎每天都和在美国的“中国人权”主席刘青电话联系。刘凤钢弟兄和刘青共同商量如何推动中国的人权改善。刘青在美国,刘凤钢在中国,这样很多事情就要由刘凤钢来进行,而做这些事情是很危险的。结果在1995年8月9日,刘凤钢弟兄被抓,后被劳动教养两年。同时被抓的还有高峰弟兄,被劳动教养两年半,在此之前的5月我也被抓,在9月被宣布劳动教养两年。
      
      在狱中,我没有和刘凤钢、高峰关在一起,我一直被关在西城看守所的“小号”里,而刘凤钢和高峰被关到东北的双河农场。那里的苦难是没法用语言来形容的。最简单的大小便,你都不能自由,一天只能早上、晚上去两次厕所,其他时间不许去。
    在狱中这两年,刘凤钢的母亲去世了,他没有和母亲见上最后一面。刘凤钢的母亲因为刘凤钢的事情着急,一病不起最终离开了人世。在狱中,人没有事情,只有时间,时间如何打发,就是想家里的人,更确切的说就是想自己的母亲。老母亲去世,家里人没有告诉刘凤钢。刘凤钢靠着信仰和对母亲的思念,度过那艰难的每一天,本想尽快回家见到老母亲,结果也没有见到。
      
      我和刘凤钢前后脚出狱,出狱后,我陪同刘凤钢弟兄去八宝山公墓,去看望他的母亲。手捧母亲的骨灰,刘凤钢放声痛哭。本想回来后好好孝敬自己的母亲,没有想到再也没有这个机会了。
      
      刘凤钢的母亲也是基督徒,为此我一直很羡慕刘凤钢,他的母亲对刘凤钢信主很支持,对刘凤钢传福音也很支持。他的母亲对人很好,我每次去,都和他母亲谈一谈,有时还在他母亲那里吃饭,他的母亲是一个很好的老太太。愿在不久的将来,我们在天家里见面。
      
      刘凤钢母亲去世,刘凤钢没有在,在刘凤钢一家只有刘凤钢和他的母亲是基督徒,刘凤钢母亲去世后,按照基督教的礼节,一些主内的弟兄姊妹帮助料理了后事,并录了像,以使刘凤钢能够看到,使刘凤钢多少得点安慰。
      
      刘凤钢弟兄出狱了,并没有因为他母亲的去世而消沉,他更加成熟,在传福音的道路上,他更加坚定。目前,刘凤钢弟兄带领着几个家庭聚会,并定期去农村传福音。虽然面临着逼迫和危险,但刘凤钢弟兄已将这一切都交给了主。
      
      徐永海
      
      2001年10月7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