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家庭教会
[主页]->[宗教信仰]->[家庭教会]->[我的主内弟兄华惠棋]
家庭教会
·教案蒙难者张海彦释放证
·教案蒙难者王素娥取保候审决定书
·教案蒙难者于艳华释放证
·教案间接死亡者王亚新照片1
·教案间接死亡者王亚新照片2
·教案间接死亡者王亚新照片3
·教案蒙难者杨秋雨释放证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的妹妹被刑事拘留(照片1)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的妹妹被刑事拘留(照片2)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的妹妹被刑事拘留(照片3)
·教案蒙难者4月11日的一次聚会
·2014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1
·2014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2
·2014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2
·2014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3
·2014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4
·2014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5
·2014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6
·教案发生后圣爱团契坚持聚会并进行受洗圣礼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7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8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9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9
·辽宁上访维权人士王春梅被逮捕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10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10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11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11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12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13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14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15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16
·大连访民王亚新意外死亡,北京维权人士葛志慧呼吁关注
·为我们的基督信仰竭力争辩——2014-5-2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1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2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3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4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4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5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6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7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8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9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9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10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10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11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12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13
·胡石根长老近一年来的施洗圣礼
·为胡石根、王春艳、张文和祈祷——2014-5-9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为胡石根、王春艳、张文和祈祷——2014-5-9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请您支持对大脑前额叶的科学研究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和祈祷的照片1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2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3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4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5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6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7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8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9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10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11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12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12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13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14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15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17
·徐永海自荐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18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19
·我们是向神学而不是学神学——2014-5-23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20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21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21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22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23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24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26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27
·看望出狱的胡石根与牵挂被抓的徐彩虹何斌
·望大家来帮助在天安门被抓的徐彩虹何斌
·徐彩虹何斌在天安门被抓已6天
·徐彩虹何斌在天安门被抓已7天
·回归圣经回归耶稣回归十字架——2014-5-30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为在天安门被抓的徐彩虹何斌祈祷——2014-6-6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徐彩虹何斌在天安门被抓已8天
·徐彩虹何斌在天安门被抓已9天
·徐彩虹何斌在天安门被抓已10天
·徐彩虹何斌在天安门被抓已11天
·徐彩虹何斌在天安门被抓已12天
·为出狱后不久就来教会的胡石根长老祈祷
·为出狱后不久就来教会的胡石根长老祈祷
·徐彩虹何斌在天安门被抓已13天
·徐彩虹何斌在天安门被抓已14天
·徐彩虹何斌在天安门被抓已15天
·徐彩虹何斌在天安门被抓已16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的主内弟兄华惠棋

       我的主内弟兄华惠棋
   
        徐永海
   
    (此稿为旧稿,写于2001年11月16日星期五)

   
      华惠棋是北京督徒中比较活跃的信徒之一。他多次组织过北京青年基督徒在一起郊游、聚会等。例如在1991年9月23日,在北京东单原北京基督教青年小楼的一层礼堂里,华惠棋组织一次青年基督徒的聚会,大家作见证,唱歌,跳舞。这个礼堂归三自管理,平时也不用,华惠棋那时和他们关系不错,给了他们大约70元将这个礼堂租了一晚上,那次我出了20元。
   
      那一天,我大学同学郑钦华的弟弟从德国来北京,我陪他去了承德,没有去参加这个聚会。事后我听说,那天公安局出动上百名警察来监视这个聚会。事后得知,当时北京基督教三自教会正为是否撤换北京缸瓦市教堂杨毓东主任牧师一职在争斗。监视这个聚会,可能认为这些信徒支持杨毓东牧师,怕这些基督徒支持杨毓东主任牧师,在这个聚会上发表自己的观点。
   
    我一直怀疑还存在另一个原因。那时我的大学同学郑钦华的弟弟正来北京,我的这个大学同学叫郑钦华(柯力思),曾是中国民主团结联盟的副主席,是国外民运的重要人物,他一家是台湾人。他的弟弟在国内期间经历了很多的怪事,例如我们去承德,1991年时火车票还很难买,那天我们去的很早,结果还是排在售票大厅以外很远的地方。买到票的可能性不大,可是没排多长时间,有一个人问我要不要退票,而且正是去承德的,我们很高兴地买了。从承德回北京,人家说只能买三天后的,而且还要第二天早早排队来买。这时又遇到一个退票的,我当时真是很高兴,认为我们运气真好。回到北京后,结合华惠棋这件事,加上徐文立妻子贺信彤的提醒,我认定我们一路有人监视。而且认为公安局监视华惠棋组织的聚会可能与我们有关。
   
     1994年的春天,华惠棋接触了山东多义沟耶稣家庭的弟兄。多义沟的弟兄先是几户基督徒共三十多人恢复了耶稣家庭。他们用自己的劳动所得盖了教堂,以后经过几年的发展,有几千名基督徒在他们那里聚会。可是在1992年6月18日公安人员用推土机推倒了他们的教堂,拿走了他们的财产,抓走了他们的弟兄姊妹。其中郑元苏弟兄被判了12年,四十多名弟兄姊妹被关了2年以上。
     
     华惠棋对这件事很痛苦,他认定自己应该帮助他们,华惠棋弟兄曾和北京大学的法律老师袁红冰先生、我们主内的弟兄李德全、萧碧光商量,要帮助多义沟的弟兄,通过法律途径为在狱中的弟兄姊妹讨个公道。可是由于各种原因这件事没有办成。华惠棋弟兄心中不安,在他的带领下,我们把一些材料转给了国外的弟兄姊妹,我们希望全世界的弟兄姊妹为多义沟的弟兄姊妹祷告。
     
     通过这件事,华惠棋接触了民运人士。当时袁红冰、刘念春等在组建“劳动者权利保障同盟”。没多久,袁红冰、刘念春、萧碧光等被抓。华惠棋很有爱心,在他的带领下,我们看望了刘念春、袁红冰等家属,又看望了1992年组建“中国自由民主党”的康玉春、刘京生等家属。由于萧碧光是我们的主内弟兄,华惠棋更是积极关心,多次为他奔走呼吁。为此事,公安局曾在1994年6月4日前后,将华惠棋、刘凤钢、高峰和我抓了几天。
       
     杨毓东牧师多年来一反“三自”教会以往讲的奴隶之道,大胆宣讲主的生命之道,这样杨毓东牧师就被认为是一个不听话的牧师。多年来“三自”教会一直想罢免杨毓东牧师的缸瓦市教堂主任牧师一职,但是广大信徒一直反对。
       
     1994年10月30日,“三自”教会招集了一大批亲“三自”教会的人员,包括便衣,他们就要把杨毓东牧师从台上拉下来。那一天,华惠奇组织了一些弟兄带着照相机到了教堂,意思是,你要敢把杨毓东牧师拉下来,就把这些照下来。由于广大信徒反对,他们没有敢拉杨毓东牧师。但是在那天“北京宗教局”的人抢了华惠奇弟兄的照相机,华惠棋弟兄曾到各级法院诉讼,法院不受理。
     
      为这件事,11月23日下午,在华惠奇弟兄从公共厕所回家的路上,跟踪华慧奇弟兄的便衣用手卡华惠奇弟兄的脖子,华惠奇的母亲上前质问便衣:“华慧奇犯了何法,为什么跟踪打骂他?”便衣们说:“我们不是警察,我们是流氓”。真的是“流氓”!
     
     1995年1月14日上午华慧奇弟兄骑车到工作单位领取工资,途中一个便衣用自行车从后边把华惠奇弟兄撞到,这时过来五、六个人上来就打,华惠奇弟兄说:“我信主无罪,你们为什么打我?”他们说:“打的就是你信主的,不信还不打呢。”打了半个小时,因为影响了交通才停止。后来来了穿官衣的警察又以违背国务院80年56号文件为由将华惠奇弟兄拘留半个月。当华慧奇弟兄1月29日释放时,必须给警方写一张4千元的欠条,留在公安局,否则不予释放。
     
     在1995年2月全国人大召开之前,王丹发起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关于保障基本人权,维护社会公正的建议》,这封信主要是维护普通百姓的基本权益,在这封信中谈了三件百姓受欺负的具体案例,其中有我们的主内弟兄华惠齐被警察殴打一案。
   
     华惠棋弟兄为了主的事情受了很多苦,但是他为此感到很自豪,他说这不每个人都能经历的,为主受苦是一种荣耀。目前华惠棋一边开了一个小工厂,做油画、国画的镜框,一边做传福音的工作,在自己的家中有一个家庭聚会。
     
     徐永海
     
     2001年11月16日星期五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