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家庭教会
[主页]->[宗教信仰]->[家庭教会]->[耶稣说;让受压制者得自由]
家庭教会
·拿去恨人的心才会具有健康的心身
·圣经告诉我们除耶稣之外别无拯救
·人人有灵魂并且灵魂不死将受审判
·耶稣基督将会带领我们进入千禧年
**********
·宗教条例意见征求日基督徒学圣经警察上门来——新婚夜党员抄党章能被歌颂而
·为了科学为了宗教信仰自由与宗教批判自由——为此我要筹办“北京徐永海脑科
·为了科学与信仰为了具有大爱的心我们无罪——因基督信仰,我们曾坐牢,时常
****************
·通过脑科学来认识宗教对人类社会的作用
·“大脑有个崇拜区”请支持我的这个脑科学研究
***************
·请您支持对大脑前额叶的科学研究
***************
·推举长老
·按立长老(1)
·按立长老(2)
·按立长老证书
*************
*************
·前额叶使人具有信仰又是灵魂居所
***
·耶稣手握宇宙论
· 深入相对论就会发现宇宙在个点内
·开发空间能源彻底地解决能源问题
***********
·耶稣终极榜样论
·前额叶是爱情信仰与精神分裂症的脑基础
·我们人类必将走进大同社会千禧年
***********
·我们必须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
·我的坐牢经历与这本书的完成过程
·终极论——揭开宇宙及大脑及社会的终极奥秘
***********
·北京一家庭教会带领人就基督信仰的一些问答
·北京一家庭教会带领人论述坚持家庭教会
科学与存在上帝
·就修改相对论一家庭教会致信众肢体与朋友
·借着中微子超光速一事来修改相对论
·深入相对论就会发现宇宙在个点内
***
·坐牢8年的良心犯何德普耶稣爱你
·面对秦永敏被拘胡石根被撞怎么办
·请杨靖弟兄继续关心我们的家庭教会
·民运维权人王国齐弟兄需长期服药治疗
·北京基督徒给寒冷中的访民送棉衣棉被
科学与信仰耶稣
·人世间的最伟大的工程
·前额叶是爱情信仰与精神分裂症的脑基础
***
·徐永海就致信各位民运朋友的说明
我要为主去工作
·致信中国福音大会2011
圣爱团契的洗礼
·圣爱团契王志新弟兄受洗
·圣爱团契胡石根弟兄受洗
·圣爱团契严正学弟兄受洗
·圣爱团契董继勤弟兄受洗(图)
·王志新受洗前被按手祷告
·董继勤受洗前被按手祷告(图)
·董继勤受洗前被按手祷告(图)
·严正学受洗前被按手祷告(图)
·胡石根受洗前被按手祷告(图)
·圣爱团契肢体受洗后合影
·圣爱团契肢体受洗后与施洗弟兄合影
·2011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洗礼
***********
·追求民主与信仰耶稣的关系
·辛亥百年北京一良心犯致信两岸国民党
祷告·中国
·为曾判刑20年的政治犯胡石根弟兄祷告
·将坐满8年牢的政治犯何德普不应再多坐三个月牢
祷告·中国2010年11月
·何德普已坐满8年牢却不能回家
·为即将出狱骨头最硬的何德普弟兄祈祷
·软禁下的胡石根弟兄55岁生日
·为访民窝棚中的主内肢体们祈祷
·为坐满22年牢的良心犯秦永敏祈祷
·请为被抓的白东平弟兄祈祷
·2010年11月圣爱团契祷告小结
祷告·中国2010年12月
·两月来众肢体不能来教会
·为近来时常失去自由的贾建英姊妹祈祷
·为胡石根高洪明严正学贾建英等肢体祈祷
·北京圣爱团契圣诞节街头传福音
·北京部分良心犯的岁末相聚
·2010年12月圣爱团契祷告小结
祷告·中国2011年1月
·为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的福音工作祈祷
·为北京的民运、维权、上访等民间人士祈祷
·为一周后即将出狱的何德普祈祷
·让我们为出狱后的何德普祈祷
·我们教会的聚会被阻止请为我们祈祷
·2011年1月圣爱团契祷告小结
祷告·中国2011年2月
·狱中的胡佳我们给你拜年为你祈祷
·刚出狱的何德普又回到我们教会并做见证
·为遭软禁不能来主日敬拜的何德普祈祷
·2月20日圣爱团契众肢体被粗暴软禁
·22日圣爱团契部分肢体依旧被监视
·因两会对异议人士的软禁今天就开始了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耶稣说;让受压制者得自由

      耶稣说;让受压制者得自由——纪念“六•四”十周年
     
      徐永海
     
     (此稿为旧稿写于1999年4月30日,发表在小参考411期 1999,05,02)

     
     “六•四”运动时,也就是1989年5月,我们一些缸瓦市基督教会的主内弟兄姊妹,多次参加游行活动和看望绝食的学生。组织大家的是缸瓦市神职人员秦红红和后来成为工自联纠察队总指挥刘换文弟兄。在一次游行时,我们横幅上写的是“耶稣说:让受压制者得自由。”这句话是缸瓦市教堂杨毓东主任牧师说给我们的。
     
     6月3日晚上,我从天安门广场来到西单,听到西单的西边已有很多枪声,看到有子弹划向天空,看到路口的汽车被点着,火光冲天,有伤员被抬了下来。我随着人群去了离西单较近的邮电医院。我帮助给伤员缝伤口,有学生,有市民,也有几个武警。我看到一个学生的胳膊上被枪打了一个很大的洞,我看到一个学生颈部挨了一枪脸色紫青已经没有了呼吸和心跳,我看到一个姐姐面对死去的弟弟哭的失去了理智。5点我离开邮电医院时,这里已有23人死亡,300多人受伤。
     
     在以后的几年,每当6月4日,我都去天安门广场,思念那些死去的人和活着的人。1995年和1996年我没有去天安门广场,因为那时我被劳动教养,罪名是在《汲取血的教训,推动民主与法制进程——“六•四”六周年呼吁书》上签名。1997年和1998年,由于有警察监视,我没有去。但是今年1999年我一定要去,因为,我发现我忘不了“六•四”,忘不了那些死去的人,他们为了这个国家,为了这个民族,献了出自己的生命。“六•四”应该被人纪念,那些死去的人应该被人纪念。
   
      徐永海
      
     1999年4月30日
     
     (发表在小参考411期 1999,05,02)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