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家庭教会
[主页]->[宗教信仰]->[家庭教会]->[[消息]刘凤钢已于今日上午出狱]
家庭教会
·浙江杭州朱虞夫来到我们的家庭教会(图)
·请关心政治释放犯查建国的身体
·我们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所走过的道路
·在家庭教会中的徐永海
·因“两会”我们团契的6位基督徒失去自由
·圣爱团契六基督徒今日恢复自由
·胡石根等基督徒被阻止参加教会活动
·基督徒徐永海在复活节前被软禁
·任畹町就余杰、王怡白宫骗案及危害 致布施政府、德国总理、媒体、西方各国及中国民运的声明书
·刚出狱的维权人士残疾人倪玉兰已经流落街头
·救救政治犯的孩子!
·在刘京生被捕的日子里
·为良心犯妻子贾建英祷告
·北京一教会对发起焚烧古兰经的琼斯牧师说不
·圣爱团契纪念家庭教会的先行者袁相忱(图1)
·因刘晓波获奖圣爱团契受骚扰
·焦国标:为义受逼迫的人有福了——采访中国自由民主党创始人胡石根先生
·2010年11月圣爱团契祷告小结
·北京圣爱团契圣诞节街头传福音
·2010年12月圣爱团契祷告小结
·何德普个人简历(本人所写)
何德普
·何德普个人简历(本人所写)
·何德普:八十年代初我参与竞选人民代表的简单回顾
·何德普:写给每一位关心中国政治体制改革的朋友
·何德普:民主墙精神永不倒 无私奉献的墙下人
·何德普:就全国人大常委会颁布的《村民委员会组织法修订草案》致人大法工委的公开信
·何德普:罪恶的子弹与愤怒的呐喊
·何德普:中国北京独立参选人竞选人大代表100天纪实
·何德普:关注“六、四”后的组党人士——胡石根、康玉春等人的处境
·何德普:建国先生、高洪明先生被警方从家中带走
·何德普:查建国先生,高洪明先生的组党案即将开庭
·何德普:法轮功学员也享有公民权中共不应用专政手段对待法轮功
·何德普:抗议中共当局对京津党部副主席查建国、高洪明判处重刑,强烈抗议中共对民主党人的政治迫害
·何德普:关于授予徐文立、秦永敏、王有才、查建国、高洪明优秀民主党人称号的决定
·何德普:公心至上的民主党人——查建国、高洪明兼谈民主党与共产党的主要区别
·何德普:公开感谢信
·何德普:查建国、高洪明现关押在北京第二监狱,其家属在探视上受到狱方的刁难
·何德普:《新世纪宣言》代表了民主党集体的思想
·何德普:郑重启事
·何德普:强烈抗议中共对民主党人刘世遵的政治迫害
·何德普:自由选举的旗帜在台湾上空高高飘扬——献给为推动自由选举的朋友
·何德普:中国民运道德规范约法八章
·何德普:抗议中共对民主党人何德普的政治迫害
·何德普:慰问安福兴先生
·何德普:请关心我们老百姓在拆迁中的住房问题
·何德普:中共权利机关------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是个什么东西
·何德普:强烈抗议中共继续对民主党人进行政治迫害!
·何德普:强烈抗议中共继续对民主党人进行政治迫害!
·何德普:就老百姓住房困难和拆迁中的困惑一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
·何德普:呼吁关注徐文立
·何德普:建立工资谈判制度,直接选举工会主席,就此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
·何德普等:我们郑重向你们反应一件人命关天的重大事件
·何德普:关于废除劳教制度的情况通报
·何德普:基督教的一万件衣物被中共北京警方扣押
·何德普:基督教的一万件衣物被中共北京警方扣押
·何德普:“百元捐款、人道援助”就是好!
·何德普:“百元捐款、人道援助”就是好!
·何德普:我们在春节慰问了北京的良心犯家属
·何德普:我在狱中狱
·何德普过去参加人大代表选举,现在建议讨论“百姓权益问题”
·请帮助何德普和他的家人
·为公义而坐牢的何德普弟兄
·希望何德普弟兄能在监狱里读到《圣经》,请主内弟兄姊妹为此祷告
·将坐满8年牢的政治犯何德普不应再多坐三个月牢
·将坐满8年牢的政治犯何德普不应再多坐三个月牢
·圣爱团契为狱中何德普狱外贾建英祈祷
·为良心犯妻子贾建英祷告
·旧稿:何德普已坐满8年牢却不能回家
·何德普多坐3月牢来迎接刘晓波获奖
·为近来时常失去自由的贾建英姊妹祈祷
·为即将出狱骨头最硬的何德普弟兄祈祷
·去接出狱的何德普却被警察拦阻相见
·去接出狱的何德普却被警察拦阻相见
·整个宇宙都在耶稣的手心里
北京李克牧师文章
·李克牧师:我的人生简历
·北京三自会纪实
·三自爱国运动六十年的思考
·中国近代史真相(基督教的社会作用)
·神的权柄统管万有
·救主降世普天同庆——圣诞节的思考
·救主降世普天同庆——圣诞节的思考
·天堂存在的证据
·李克牧师:论守主日与守安息日问题
·剖析丁光训的本质
·研读《我所知道的父亲吴耀宗》有感
·世界大结局与撒旦魔鬼的末日
·赵复三的异化人生
·缸瓦市教会事件的真相
北京一基督徒良心犯致信北大
·2012两会被软禁者的公开信(一)致信北大
·我们来大声宣扬上帝是真的客观存在
·基督徒良心犯致信北大1
·基督徒良心犯致信北大2
·基督徒良心犯致信北大3
·前额叶使人具有信仰而应信仰耶稣
***
终极论
***
·我为什么要进行“前额叶与信仰”的研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消息]刘凤钢已于今日上午出狱

[消息]刘凤钢已于今日上午出狱
     
     坐牢3年的刘凤钢今日上午已从杭州西郊监狱出狱。因患心脏病、高血压、糖尿病等,他还时常感到心慌、气短、憋气,他将于明日上车返回北京。
     
     刘凤钢坐牢期间,曾受到极大的关注,2003年、2004年、2005《各国人权报告》上和2004年、2005年、2006年《国际宗教自由报告》均谈到此事。

     
   2007年2月4日
     
     
     
         刘凤钢坐牢的原因与坐牢中的经历
     
            徐永海
     
     (此文曾以《为主坐牢3年的刘凤钢即将出狱》为标题已发表在1月27日的《民主论坛》上)
     
     刘凤钢弟兄在2003年10月13日被抓,2004年8月被判有期徒刑3年(2003年11月14日起至2007年2月4日止,判决书原话)。几天后刘凤钢弟兄即将出狱。
     
     2000年,中国东北辽宁鞍山,一些主内弟兄姊妹定期在一起聚会、学习《圣经》,当地公安人员说他们是邪教,对他们刑讯逼供、暴力取证,之后还将李宝芝姊妹劳动教养2年。李宝芝家属和他们的教会特意托人来北京,希望我们帮助他们。
     
     刘凤钢去了鞍山,参加了李宝芝的旁听,并到劳教所看望了李宝芝。回来后,刘凤钢将公开开庭的过程、弟兄姊妹的证言证词写成了文章《我所了解的辽宁省鞍山市李宝芝“邪教”一案的事实与经过》。为了帮助主内肢体,能有很多的基督徒为此祷告,我用电子邮件将刘凤钢的文章发给一些主内弟兄姊妹,此文后来被发表在美国的华人基督教会杂志《生命季刊》上。(见《生命季刊》杂志,第五卷,第四期,12/2001,总第二十期www.cclife.org/htdocs/cclife.nsf/0/ea722d25c452e1a085256b3e00739971)
     
     2003年的夏天,刘凤钢弟兄对我说,他受美国傅希秋弟兄的委托去了一次浙江。并告诉我说,那里的一些家庭教会的教堂被炸、被拆毁,他要帮助那里的弟兄姊妹。他将他写的文章《我所了解的浙江主内弟兄姊妹被逼迫的情况》给我看,我给做了修改,张胜其弟兄将此文发给了美国的傅希秋弟兄。
     
     出于肢体之爱,当东北鞍山的弟兄姊妹在为主受苦时,我们帮助了他们。当浙江萧山的弟兄姊妹在为主受苦时,我们帮助了他们,写了《我所了解的辽宁省鞍山市李宝芝“邪教”一案的事实与经过》、《我所了解的浙江主内弟兄姊妹被逼迫的情况》。
     
     2003年10月刘凤钢弟兄被抓,11月我和张胜其弟兄被抓。因为这两篇文章和刘凤钢的另一篇文章《在北京远郊的山区传福音被警察盘查的经过》,我们被判有期徒刑,刘凤钢3年,我2年,张胜其弟兄1年。罪名是“为境外刺探、非法提供国家情报罪”。张胜其弟兄已于2005年2月7日出狱,我已于2006年1月30日出狱,刘凤钢弟兄将于2007年2月4日出狱。
     
     在狱中,我们都受了很多苦难,尤其是刘凤钢弟兄。他一个快50岁的人,身患重病,高血压、糖尿病、心脏病、低血钾,因为心肌梗塞在被抓前半年曾住院很长时间,在牢里谈不上有什么医疗条件。在牢里,我曾见过刘凤钢几次,他曾和我说过,他在看守所那段时间,由于血糖很高,眼睛看不清东西。由于低血钾,走路十分地困难。转到杭州西郊监狱后好些,但还是心脏不好,经常地出现闭气、心慌、难受。一个身患重病的人,即使在医院里,在很好的医疗条件下,还很难受、痛苦,我们的刘凤钢弟兄,在牢里,在那种专门用来惩罚人的地方,他所受到的痛苦,是我们难以想象的。
     
     刘凤钢的妻子毕玉霞姊妹也受了很多的苦,丈夫被抓时,儿子还小只有4岁,要吃、要喝、要照顾,她一个照顾家很不容易。还有一个更现实的问题是,刘凤钢被抓后,家里没有了经济来源,一家人生活陷入困境,不得不靠政府的“最低保障金”生活。为了获得这“最低保障金”,也不能为狱中的刘凤钢多说什么。
     
     面对这些痛苦,刘凤钢弟兄坚持信仰,没有动摇,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在监狱中,在失去自由的情况下,刘凤钢对主充满信心。不论在监视居住期间,还在监狱的牢房里,我几次听到刘凤钢弟兄赞美主的歌声。在监狱里,我们不许见面,只是有几次在上工的路上见过面,也不能多说。但是刘凤钢赞美主的歌声,使我感受到主给我们的力量。我出狱后,刘凤钢给我的来信中写到:“主的恩典够我用的”。
     
     现在刘凤钢要出狱了,祈求主继续保守刘凤钢弟兄,使他平安地回到我们中间,更好地继续为主做工。
     
     徐永海
     
     2007年1月27日
     
     
     徐永海,北京市西城区德胜门外新风南里10号楼6门501室,邮政编码:100088,电话:86-10-82082198,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监狱内外我们与家人所经历的苦难
     
               徐永海
     
     此文曾以《我们为主坐牢我们的家人为主受苦》为标题已首发在《自由圣火》上,经修改后为此标题
     
   一、左手受伤右手也痛
     
     袁相忱牧师是中国家庭教会的先行者,1979年袁相忱牧师为主坐牢出狱,1980年后袁相忱牧师就开始在自己的家中定期带领一些弟兄姊妹学习圣经。1989年10月以后,袁相忱牧师获得了公民权,袁相忱牧师的家庭教会也逐渐摆脱了“地下”秘密状态,更多的海外弟兄姊妹也能常来参加这个家庭教会,来分享主的恩典。
     
     1990年,美国更新传道会李定武牧师来到袁相忱牧师的家庭教会,那次李定武牧师讲的是《哥林多前书》第12章第26节“若一个肢体受苦,所有的肢体就一同受苦;若一个肢体得荣耀,所有的肢体就一同快乐。”他说:“我们全世界的基督徒是一个身体,你们中国的弟兄姊妹是左手,我们美国的弟兄姊妹是右手,你们左手受伤的时候,我们右手的心在流泪。”这句话我是第一次听到,当时我的眼泪就流了下来,我们是不孤单的,我们全世界的弟兄姊妹都是一家人。
     
     1994年,我和李定武牧师又在袁相忱牧师的家庭教会见过一次。聚会后我与李定武牧师、李陈长真师母还在一个餐厅中交谈了不短的时间。我们谈到了李定武牧师1990年的那次讲道“我们全世界的基督徒是一个身体,你们中国的弟兄姊妹是左手,我们美国的弟兄姊妹是右手,你们左手受伤的时候,我们右手的心在流泪”。李牧师和师母回到美国后,李陈长真师母定期给我寄来《更新》杂志。
     
     “全世界的基督徒是一个身体,你们左手受伤的时候,我们右手的心在流泪”,这句话影响了我以后的人生,我立志要一生为主做工,一生为主传福音。在袁相忱牧师的带领下,我们先后在刘凤钢家、武人刚家、勾庆惠家聚会。90年代初家庭教会还不是很多,把我们家庭教会的情况写成文章告诉给其它的弟兄姊妹,引导其它弟兄姊妹也在自己的家中办家庭教会,就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在1994年我们写了《北京基督教圣爱团契》一文。因这篇文章,1995年我被劳动教养2年,刘凤钢弟兄2年,高峰弟兄2年半。
     
     在我们坐牢期间,李陈长真师母还是定期给我寄来《更新》杂志。我出狱当天,我母亲就把寄来的杂志都交给了我。我流了眼泪,我知道在我坐牢期间,弟兄姊妹没有忘记我们,我们这个左手受伤,他们这个右手在流泪。
     
   二、帮助东北鞍山的弟兄姊妹
     
     2000年,中国东北辽宁鞍山,一些主内弟兄姊妹定期在一起聚会、学习《圣经》,当地公安人员说他们是邪教,对他们刑讯逼供、暴力取证。李宝芝姊妹被劳动教养2年,孙德祥弟兄、侯荣山弟兄被劳动教养1年,一些弟兄姊妹被罚款。
     
     弟兄姊妹们被刑讯逼供、暴力取证,他们没有胆怯,事后他们写了证言证词,申诉他们的遭遇。如侯荣山在证言中写到:“马义曾让他手下的人将我两手用拷子拷上,然后用绳子强行向上拉,用脚踩我两肩,还有一次,马义将我两手分别拷在两侧的管子上,两腿捆在一起,马义坐在我身上,用电棍电我上半身,用电棍在身上走了好几次,……用电炉子烤我的双膝,现在还留下很深的伤痕,记得给我上绳时,我没有按马义的意思去交待,当时被绳子吊的我两次休克,昏死过去,现在想起来还有后怕”。(更多的可见《生命季刊》第20期刘凤钢写的《我所了解的辽宁鞍山市李宝芝“邪教”一案的事实与经过》)
     
     2001年10月这个教会特意托北京郊区的弟兄姊妹来北京城里找我,当我看到这些证言证词时,我的心也在流泪。我体会到了什么是左手受伤右手也痛。东北鞍山的弟兄姊妹希望我们帮助他们,并参加李宝芝姊妹的公开开庭。我和刘凤钢弟兄当时决定尽自己的能力帮助他们。
     
     我们知道,我们帮助这些坐牢的弟兄姊妹,为他们申诉,有可能我们也要为此坐牢。我和刘凤钢弟兄都曾为主坐过牢,我们知道在中国坐牢是很痛苦的。在我被劳动教养2年中,我一直被关在一间6平方米的小牢房中,在牢房门的下方有个洞,吃的饭、喝的水都是从这个洞递进来。地板下有个便池,大小便都在这里。这里冬天没有暖气很冷,夏天通风不好很热。每隔半个月、1个月、2个月才能离开牢房到外边晒十多分钟的太阳。在这2年中,不许与家人见面、通信、通电话。刘凤钢弟兄在东北的劳动教养农场受了更多的苦,由于营养差,血钾低,刘凤钢曾有很长一段时期走路都十分地困难,但是还是必须参加繁重的劳动。
     
     我们坐牢时,我们经历了很多苦难,我们的家人经历更多的苦难。刘凤钢的母亲,一个信主几十年的老基督徒,就去世在我们为主坐牢期间。刘凤钢的母亲在归天之前,一直惦记着刘凤钢。刘凤钢释放回家后,母亲已经去世好几个月了。为这件事,刘凤钢一直感到深深地歉疚母亲。
     
     圣经,雅各书,第2章第14节到17节“我的弟兄们,若有人说,自己有信心,却没有行为,有什么益处呢?这信心能救他吗?若是弟兄,或是姐妹,赤身露体,又缺了日用的饮食,你们中间有人对他们说,平平安安地去吧,愿你们穿得暖吃得饱。却不给他们身体所需用的,这有什么益处呢?这样信心若没有行为就是死的。”这些东北的弟兄姊妹需要我们的帮助,如果我们只说,我们只能为他们祷告,不能具体地帮助他们,我们就不是真正的基督徒。
     
     我们决定帮助鞍山的弟兄姊妹,我因工作忙,只能刘凤钢弟兄一个人去鞍山,我给了刘凤钢1千元钱。这1千元钱,2年后成了我被判刑的证据。1千元钱,对有钱人来说不算什么,对现在的普通人来说可能也不算什么。但是对当时的我来说,这1千元还是很重要的。当时我一个月的收入也就1千多元钱。我和李姗娜马上就要结婚了,当时正是我们最需要钱的时候。半年后,2002年5月2日,我和姗娜结婚,家具花了5千多,婚礼花了5千多,共一万多点,这些钱都是我和妻子在结婚前省吃减用出来的,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