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家庭教会
[主页]->[宗教信仰]->[家庭教会]->[刘凤钢:老百姓到哪里去伸冤]
家庭教会
·英国国教向达尔文道歉
·为新世纪的中国请全世界的弟兄姊妹为我们祷告
·十字架与新世纪的福音使命
·千年之交——中国北京“存在上帝与灵魂”科学讨论会
·高洪明:为了宗教信仰自由致两会的公开信
·我要向国家领导人传道
·在家庭教会中贾建英谈见证
·宋耀如牧师的誓言
·浙江杭州朱虞夫来到我们的家庭教会(图)
·请关心政治释放犯查建国的身体
·我们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所走过的道路
·在家庭教会中的徐永海
·因“两会”我们团契的6位基督徒失去自由
·圣爱团契六基督徒今日恢复自由
·胡石根等基督徒被阻止参加教会活动
·基督徒徐永海在复活节前被软禁
·任畹町就余杰、王怡白宫骗案及危害 致布施政府、德国总理、媒体、西方各国及中国民运的声明书
·刚出狱的维权人士残疾人倪玉兰已经流落街头
·救救政治犯的孩子!
·在刘京生被捕的日子里
·为良心犯妻子贾建英祷告
·北京一教会对发起焚烧古兰经的琼斯牧师说不
·圣爱团契纪念家庭教会的先行者袁相忱(图1)
·因刘晓波获奖圣爱团契受骚扰
·焦国标:为义受逼迫的人有福了——采访中国自由民主党创始人胡石根先生
·2010年11月圣爱团契祷告小结
·北京圣爱团契圣诞节街头传福音
·2010年12月圣爱团契祷告小结
·何德普个人简历(本人所写)
何德普
·何德普个人简历(本人所写)
·何德普:八十年代初我参与竞选人民代表的简单回顾
·何德普:写给每一位关心中国政治体制改革的朋友
·何德普:民主墙精神永不倒 无私奉献的墙下人
·何德普:就全国人大常委会颁布的《村民委员会组织法修订草案》致人大法工委的公开信
·何德普:罪恶的子弹与愤怒的呐喊
·何德普:中国北京独立参选人竞选人大代表100天纪实
·何德普:关注“六、四”后的组党人士——胡石根、康玉春等人的处境
·何德普:建国先生、高洪明先生被警方从家中带走
·何德普:查建国先生,高洪明先生的组党案即将开庭
·何德普:法轮功学员也享有公民权中共不应用专政手段对待法轮功
·何德普:抗议中共当局对京津党部副主席查建国、高洪明判处重刑,强烈抗议中共对民主党人的政治迫害
·何德普:关于授予徐文立、秦永敏、王有才、查建国、高洪明优秀民主党人称号的决定
·何德普:公心至上的民主党人——查建国、高洪明兼谈民主党与共产党的主要区别
·何德普:公开感谢信
·何德普:查建国、高洪明现关押在北京第二监狱,其家属在探视上受到狱方的刁难
·何德普:《新世纪宣言》代表了民主党集体的思想
·何德普:郑重启事
·何德普:强烈抗议中共对民主党人刘世遵的政治迫害
·何德普:自由选举的旗帜在台湾上空高高飘扬——献给为推动自由选举的朋友
·何德普:中国民运道德规范约法八章
·何德普:抗议中共对民主党人何德普的政治迫害
·何德普:慰问安福兴先生
·何德普:请关心我们老百姓在拆迁中的住房问题
·何德普:中共权利机关------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是个什么东西
·何德普:强烈抗议中共继续对民主党人进行政治迫害!
·何德普:强烈抗议中共继续对民主党人进行政治迫害!
·何德普:就老百姓住房困难和拆迁中的困惑一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
·何德普:呼吁关注徐文立
·何德普:建立工资谈判制度,直接选举工会主席,就此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
·何德普等:我们郑重向你们反应一件人命关天的重大事件
·何德普:关于废除劳教制度的情况通报
·何德普:基督教的一万件衣物被中共北京警方扣押
·何德普:基督教的一万件衣物被中共北京警方扣押
·何德普:“百元捐款、人道援助”就是好!
·何德普:“百元捐款、人道援助”就是好!
·何德普:我们在春节慰问了北京的良心犯家属
·何德普:我在狱中狱
·何德普过去参加人大代表选举,现在建议讨论“百姓权益问题”
·请帮助何德普和他的家人
·为公义而坐牢的何德普弟兄
·希望何德普弟兄能在监狱里读到《圣经》,请主内弟兄姊妹为此祷告
·将坐满8年牢的政治犯何德普不应再多坐三个月牢
·将坐满8年牢的政治犯何德普不应再多坐三个月牢
·圣爱团契为狱中何德普狱外贾建英祈祷
·为良心犯妻子贾建英祷告
·旧稿:何德普已坐满8年牢却不能回家
·何德普多坐3月牢来迎接刘晓波获奖
·为近来时常失去自由的贾建英姊妹祈祷
·为即将出狱骨头最硬的何德普弟兄祈祷
·去接出狱的何德普却被警察拦阻相见
·去接出狱的何德普却被警察拦阻相见
·整个宇宙都在耶稣的手心里
北京李克牧师文章
·李克牧师:我的人生简历
·北京三自会纪实
·三自爱国运动六十年的思考
·中国近代史真相(基督教的社会作用)
·神的权柄统管万有
·救主降世普天同庆——圣诞节的思考
·救主降世普天同庆——圣诞节的思考
·天堂存在的证据
·李克牧师:论守主日与守安息日问题
·剖析丁光训的本质
·研读《我所知道的父亲吴耀宗》有感
·世界大结局与撒旦魔鬼的末日
·赵复三的异化人生
·缸瓦市教会事件的真相
北京一基督徒良心犯致信北大
·2012两会被软禁者的公开信(一)致信北大
·我们来大声宣扬上帝是真的客观存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刘凤钢:老百姓到哪里去伸冤

       老百姓到哪里去伸冤
       
        刘凤钢
   
       【此稿为旧稿,发表在博讯2003年6月07日】

     
      4月10日,我的主内弟兄徐永海在上班期间,公安、法院伙同开发商大搞突然袭击,强拆了徐永海的住房,并限制人身自由九个小时之久。4月20日,徐永海来到了位于天安门广场东侧人民大会堂南门的全国人大常委会,去反映此事。不但没有被接待反而以扰乱社会秩序拘留了十五天。
     
      我想到了,1920年毛泽东带领湖南乡众高举请愿牌到中南海去求见总理靳云鹏,反映湖南省长张敬尧欺压百性一事。(选自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毛泽东追寻的年代》作者李友刚)。本人也曾到过全国人大常委会去反映一个抗美援朝老兵无家可归的问题。警卫人员指使我到永定门人大信访办去,它位于偏僻的小胡同里,是几间底矮的用瓦棱铁搭成的小棚子,接待窗口只有拳头大小,很多上访人员身带行李东倒西歪。到了接待时间,各接待室空无一人,看到这种情景我高声大喊,“共产党执政50年了,就这样对待老百性吗?”随我去的朋友叫我小点声,免得遭到不测。一会儿出来一位五十几岁身穿劳动服的男员工,手持扩音话筒,问我什么事,我说明来意。他进里间,叫出一位40岁左右的女工作人员,我将《致全国人大书》递了进去,她草草的看了一眼,从窗口扔了出来说:“这事我们不管。”我立即答道;“我就知道你们官官相互不会管的,我只是送达,将来我到联合国人权组织告你们,必须走完中国的司法程序”。说完我就愤然离去了。读到这里不了解中国国情的人不禁要问,为什么中国人总是要找一个明智之君,难道自己就不能维护自己的权利吗?
     
      记得小时侯读过一篇古文,名字叫《苛政猛于虎》,讲的是一位老妇人与儿子为逃避过重的苛捐杂税逃到深山老林开荒种地,儿子不幸被老虎吃掉了,孔子看到老妇人痛哭儿子的场面,悲叹道,苛政猛于虎也!
     
      古往今来在中国千百年以来,什么事情,对老百姓来说不都是猛于虎吗?远的不用说,目前国家拆迁不就猛于虎吗?非典不就猛于虎吗?就是一个小小的疾痛对弱势群体来讲也同样猛于虎。
     
       常常听到这样的话,中国的报纸除了日期是真的,其它全是假的,连天气预报都不真实,我想此言有些偏激了点,但在这一党执政,独揽一切,在伟、光、正的领导下,能怪人家说这样的话吗。别说,我还真读过几篇好文章,反映的是某某老百姓受了冤枉,一家人倾家荡产拿着血衣进京打官司,一打就是几年,结果怎什么呢?丈夫离婚了,父母气死了,实在没有办法只有把冤情印成材料,只要北京官员到外地开会,就到会场上去发。有的接待人员不知出于何种考虑,直接了荡、不加掩饰地告诉上访者:“你就是告到北京、告到中央还得由本地处理”。可见地方官员称霸一方一手遮天是何等的严重。
     
      每当我看到此类文章,我真是拍案而起,可是见多了,手拍烂了,又能怎样呢?要是那些执政的、掌权的,拍案而起,又不知有多少个人头落了地。
     
    我因支持声援徐永海弟兄维权行动,警方曾多次找我谈话,说:“有问题可以通过法律程序向上反映,不要有过激行为,否则-----”我立即反驳道:“国家司法机关是百姓寻求保护的最低地线,他们违法,我们又到哪里去告他们呢?就如同捕鸟的人,先把鸟轰起来,再用事前准备好的网抓捕,有什么两样。”
     
      徐永海弟兄只是到全国人民代表大会门前反映情况,就被抓起来、坐了十几天的班房,如果真的象毛泽东当年举着请愿牌子到中南海,又不知该如何下场。
     
     我是一个基督教徒,处处用爱心对待这些不公的事,就象当年我们的主耶酥,他没有召集他的门徒推翻欺压在他们头上的罗马大帝国的殖民统治,更没有召唤十二营天使灭绝钉他十字架的人。而是为他们请求上帝饶恕他们:“因为他们所做的他们不知道”。
     
      不要只学西方民主国家表面的民主与科学,他们的内含是基督、是爱,基督徒在祷告时总是说:“主啊这些都是你的。”而在我们中国,什么都是我的:“革命的江山是我打下来的,只有我才有新中国,只有我才能发展中国,只有我人民才能幸福。”存在着这种思想怎样不引起千百年来“生产资料”重新分配的斗争呢?
       
       刘凤钢
     
     2003年5月26日
   
    刘凤钢 ,北京市海淀区西三旗市运七场宿舍东8排15号,电话:010-82904608,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