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家庭教会
[主页]->[宗教信仰]->[家庭教会]->[刘凤钢:老百姓到哪里去伸冤]
家庭教会
·董继勤受洗前被按手祷告(图)
·严正学受洗前被按手祷告(图)
·胡石根受洗前被按手祷告(图)
·圣爱团契肢体受洗后合影
·圣爱团契肢体受洗后与施洗弟兄合影
·2011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洗礼
***********
·追求民主与信仰耶稣的关系
·辛亥百年北京一良心犯致信两岸国民党
祷告·中国
·为曾判刑20年的政治犯胡石根弟兄祷告
·将坐满8年牢的政治犯何德普不应再多坐三个月牢
祷告·中国2010年11月
·何德普已坐满8年牢却不能回家
·为即将出狱骨头最硬的何德普弟兄祈祷
·软禁下的胡石根弟兄55岁生日
·为访民窝棚中的主内肢体们祈祷
·为坐满22年牢的良心犯秦永敏祈祷
·请为被抓的白东平弟兄祈祷
·2010年11月圣爱团契祷告小结
祷告·中国2010年12月
·两月来众肢体不能来教会
·为近来时常失去自由的贾建英姊妹祈祷
·为胡石根高洪明严正学贾建英等肢体祈祷
·北京圣爱团契圣诞节街头传福音
·北京部分良心犯的岁末相聚
·2010年12月圣爱团契祷告小结
祷告·中国2011年1月
·为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的福音工作祈祷
·为北京的民运、维权、上访等民间人士祈祷
·为一周后即将出狱的何德普祈祷
·让我们为出狱后的何德普祈祷
·我们教会的聚会被阻止请为我们祈祷
·2011年1月圣爱团契祷告小结
祷告·中国2011年2月
·狱中的胡佳我们给你拜年为你祈祷
·刚出狱的何德普又回到我们教会并做见证
·为遭软禁不能来主日敬拜的何德普祈祷
·2月20日圣爱团契众肢体被粗暴软禁
·22日圣爱团契部分肢体依旧被监视
·因两会对异议人士的软禁今天就开始了吗
·请为因两会不能来聚会的主内肢体们祈祷
·2011年2月圣爱团契祷告小结
祷告·中国2011年3月
·因两会被软禁的基督徒为秦永敏等朋友祈祷
·9级大地震应警示我们要为人类祈祷
·圣爱团契为仍未恢复自由的肢体们祈祷
·为记念主的好仆人袁相忱梁惠珍而祈祷
·追思记念中国的圣徒袁相忱梁惠珍
·2011年3月圣爱团契祷告小结
祷告·中国2011年4月
·让我们为中国祈祷
·为肢体胡石根、何德普、董继勤、倪玉兰祈祷
圣爱团契文稿
·在逼迫中恢复的一个北京团契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文告(1)
·圣爱团契文告(2)
·圣爱团契文告(3)
·圣爱团契文稿4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文稿(5)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文稿6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文稿7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文稿8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文稿9
·为维权自焚者王学勤祈祷
·为因两会而被限制自由的杨靖弟兄祈祷
·我一个良心释放犯基督徒要去申诉
·北京一家庭教会过圣诞
·我们必须具有信仰因为它是人的天性
·就鞍山市基督徒被警察马毅刑讯逼供一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
***
·新疆75事件后北京政治犯徐永海的公开信
·北京一政治犯的六封求助信与一本书
·揭开宇宙终极奥秘
***
·当代中国三大教案之一鞍山教案
·当代中国三大教案之二萧山教案
·当代中国三大教案之三两山后教案
***
·让我们一起公开高声地为主传福音吧!
·自然科学与宗教信仰的和谐统一
为主坐牢
·徐永海:为主做工、为主坐牢
·徐永海:在杭州看守所里我提起上诉
·徐永海:上诉书
·徐永海:在监狱里我提起申诉
·徐永海:申诉书
·徐永海:监视居住未抵刑期法官业务不精
·徐永海:就监视居住给中级法院的信
·徐永海:就监视居住给高级法院的申诉书
·徐永海:到全国最高法院上访记
·徐永海:申诉一年多未给答复就此事致最高法院的上访信
·2004年中国三基督徒被判刑之起诉书
·2004三基督徒被判刑之判决书
·2004三基督徒被判刑之裁定书
·因鞍山萧山两大教案我们被判刑坐牢
袁相忱
·中国家庭教会的发起人袁相忱牧师
·袁相忱老仆人的生命见证——你要誓死忠心
·家庭基督教徒袁福生
·主为我死,我为主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刘凤钢:老百姓到哪里去伸冤

       老百姓到哪里去伸冤
       
        刘凤钢
   
       【此稿为旧稿,发表在博讯2003年6月07日】

     
      4月10日,我的主内弟兄徐永海在上班期间,公安、法院伙同开发商大搞突然袭击,强拆了徐永海的住房,并限制人身自由九个小时之久。4月20日,徐永海来到了位于天安门广场东侧人民大会堂南门的全国人大常委会,去反映此事。不但没有被接待反而以扰乱社会秩序拘留了十五天。
     
      我想到了,1920年毛泽东带领湖南乡众高举请愿牌到中南海去求见总理靳云鹏,反映湖南省长张敬尧欺压百性一事。(选自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毛泽东追寻的年代》作者李友刚)。本人也曾到过全国人大常委会去反映一个抗美援朝老兵无家可归的问题。警卫人员指使我到永定门人大信访办去,它位于偏僻的小胡同里,是几间底矮的用瓦棱铁搭成的小棚子,接待窗口只有拳头大小,很多上访人员身带行李东倒西歪。到了接待时间,各接待室空无一人,看到这种情景我高声大喊,“共产党执政50年了,就这样对待老百性吗?”随我去的朋友叫我小点声,免得遭到不测。一会儿出来一位五十几岁身穿劳动服的男员工,手持扩音话筒,问我什么事,我说明来意。他进里间,叫出一位40岁左右的女工作人员,我将《致全国人大书》递了进去,她草草的看了一眼,从窗口扔了出来说:“这事我们不管。”我立即答道;“我就知道你们官官相互不会管的,我只是送达,将来我到联合国人权组织告你们,必须走完中国的司法程序”。说完我就愤然离去了。读到这里不了解中国国情的人不禁要问,为什么中国人总是要找一个明智之君,难道自己就不能维护自己的权利吗?
     
      记得小时侯读过一篇古文,名字叫《苛政猛于虎》,讲的是一位老妇人与儿子为逃避过重的苛捐杂税逃到深山老林开荒种地,儿子不幸被老虎吃掉了,孔子看到老妇人痛哭儿子的场面,悲叹道,苛政猛于虎也!
     
      古往今来在中国千百年以来,什么事情,对老百姓来说不都是猛于虎吗?远的不用说,目前国家拆迁不就猛于虎吗?非典不就猛于虎吗?就是一个小小的疾痛对弱势群体来讲也同样猛于虎。
     
       常常听到这样的话,中国的报纸除了日期是真的,其它全是假的,连天气预报都不真实,我想此言有些偏激了点,但在这一党执政,独揽一切,在伟、光、正的领导下,能怪人家说这样的话吗。别说,我还真读过几篇好文章,反映的是某某老百姓受了冤枉,一家人倾家荡产拿着血衣进京打官司,一打就是几年,结果怎什么呢?丈夫离婚了,父母气死了,实在没有办法只有把冤情印成材料,只要北京官员到外地开会,就到会场上去发。有的接待人员不知出于何种考虑,直接了荡、不加掩饰地告诉上访者:“你就是告到北京、告到中央还得由本地处理”。可见地方官员称霸一方一手遮天是何等的严重。
     
      每当我看到此类文章,我真是拍案而起,可是见多了,手拍烂了,又能怎样呢?要是那些执政的、掌权的,拍案而起,又不知有多少个人头落了地。
     
    我因支持声援徐永海弟兄维权行动,警方曾多次找我谈话,说:“有问题可以通过法律程序向上反映,不要有过激行为,否则-----”我立即反驳道:“国家司法机关是百姓寻求保护的最低地线,他们违法,我们又到哪里去告他们呢?就如同捕鸟的人,先把鸟轰起来,再用事前准备好的网抓捕,有什么两样。”
     
      徐永海弟兄只是到全国人民代表大会门前反映情况,就被抓起来、坐了十几天的班房,如果真的象毛泽东当年举着请愿牌子到中南海,又不知该如何下场。
     
     我是一个基督教徒,处处用爱心对待这些不公的事,就象当年我们的主耶酥,他没有召集他的门徒推翻欺压在他们头上的罗马大帝国的殖民统治,更没有召唤十二营天使灭绝钉他十字架的人。而是为他们请求上帝饶恕他们:“因为他们所做的他们不知道”。
     
      不要只学西方民主国家表面的民主与科学,他们的内含是基督、是爱,基督徒在祷告时总是说:“主啊这些都是你的。”而在我们中国,什么都是我的:“革命的江山是我打下来的,只有我才有新中国,只有我才能发展中国,只有我人民才能幸福。”存在着这种思想怎样不引起千百年来“生产资料”重新分配的斗争呢?
       
       刘凤钢
     
     2003年5月26日
   
    刘凤钢 ,北京市海淀区西三旗市运七场宿舍东8排15号,电话:010-82904608,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