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家庭教会
[主页]->[宗教信仰]->[家庭教会]->[刘凤钢:老百姓到哪里去伸冤]
家庭教会
·救主降世普天同庆——圣诞节的思考
·“万物的结局近了”——“主耶稣阿!我愿你来”
·“万物的结局近了”——“主耶稣阿!我愿你来”
·世界大结局与撒旦魔鬼的末日
·基督再来与世界末日
·以色列与阿拉伯
·论守主日与守安息日问题
·李克牧师:就缸瓦市教堂致信政府各级宗教事务领导同
·基督徒不可以诉讼告状吗
·缸瓦市教会事件的真相——对杨毓东牧师回忆录的思考
·就十字架被强拆92岁老牧师的紧急呼吁
·圣经为什么不能出版
·朋友!您了解基督教吗
·爱恨之奥秘
·为真道打那美好的仗
·重建圣殿——“这殿的荣耀必大过先前的荣耀”
·纪念“十九号文件”30周年
·清查三自教会财务回报情况
·落花有意流水無情:我所知道的父亲吴耀宗
·偶像算不得什么
·认真贯彻宗教政策 加强教会自身建设
****************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1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2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3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4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5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6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7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8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9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10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10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11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12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13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14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15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16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17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18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19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20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21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22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23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24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25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26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27
·人权日看望刚恢复自由的张文和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28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29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30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31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31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31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32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33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34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35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36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37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38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39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40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40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42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43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44
·请为被抓的王素娥李美青祈祷1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45
·请为被抓的王素娥李美青祈祷2
·请为失联的老木刘永平祈祷1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46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47
·请为被抓的王素娥李美青祈祷3
·请为失联的老木刘永平祈祷2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48
·请为被抓的王素娥祈祷4
·请为失联的老木刘永平祈祷3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49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50
·请为被抓的王素娥祈祷5
·请为失联的老木刘永平祈祷4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51
·请为被抓的王素娥祈祷6
·请为失联的老木刘永平祈祷5
·请为被抓的王素娥祈祷8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52
·请为被抓的王素娥祈祷9
·请为失联的老木刘永平祈祷6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53
·请为被抓的王素娥祈祷10
·请为被抓的王素娥祈祷10
·中国基督教家庭教会三大神学特点
·北京基督徒良心犯徐永海求助各位肢体朋友
·基督徒徐永海就信仰与科研的求助信
·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文告(1)
·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文告(1)
·圣爱团契文稿(2)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刘凤钢:老百姓到哪里去伸冤

       老百姓到哪里去伸冤
       
        刘凤钢
   
       【此稿为旧稿,发表在博讯2003年6月07日】

     
      4月10日,我的主内弟兄徐永海在上班期间,公安、法院伙同开发商大搞突然袭击,强拆了徐永海的住房,并限制人身自由九个小时之久。4月20日,徐永海来到了位于天安门广场东侧人民大会堂南门的全国人大常委会,去反映此事。不但没有被接待反而以扰乱社会秩序拘留了十五天。
     
      我想到了,1920年毛泽东带领湖南乡众高举请愿牌到中南海去求见总理靳云鹏,反映湖南省长张敬尧欺压百性一事。(选自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毛泽东追寻的年代》作者李友刚)。本人也曾到过全国人大常委会去反映一个抗美援朝老兵无家可归的问题。警卫人员指使我到永定门人大信访办去,它位于偏僻的小胡同里,是几间底矮的用瓦棱铁搭成的小棚子,接待窗口只有拳头大小,很多上访人员身带行李东倒西歪。到了接待时间,各接待室空无一人,看到这种情景我高声大喊,“共产党执政50年了,就这样对待老百性吗?”随我去的朋友叫我小点声,免得遭到不测。一会儿出来一位五十几岁身穿劳动服的男员工,手持扩音话筒,问我什么事,我说明来意。他进里间,叫出一位40岁左右的女工作人员,我将《致全国人大书》递了进去,她草草的看了一眼,从窗口扔了出来说:“这事我们不管。”我立即答道;“我就知道你们官官相互不会管的,我只是送达,将来我到联合国人权组织告你们,必须走完中国的司法程序”。说完我就愤然离去了。读到这里不了解中国国情的人不禁要问,为什么中国人总是要找一个明智之君,难道自己就不能维护自己的权利吗?
     
      记得小时侯读过一篇古文,名字叫《苛政猛于虎》,讲的是一位老妇人与儿子为逃避过重的苛捐杂税逃到深山老林开荒种地,儿子不幸被老虎吃掉了,孔子看到老妇人痛哭儿子的场面,悲叹道,苛政猛于虎也!
     
      古往今来在中国千百年以来,什么事情,对老百姓来说不都是猛于虎吗?远的不用说,目前国家拆迁不就猛于虎吗?非典不就猛于虎吗?就是一个小小的疾痛对弱势群体来讲也同样猛于虎。
     
       常常听到这样的话,中国的报纸除了日期是真的,其它全是假的,连天气预报都不真实,我想此言有些偏激了点,但在这一党执政,独揽一切,在伟、光、正的领导下,能怪人家说这样的话吗。别说,我还真读过几篇好文章,反映的是某某老百姓受了冤枉,一家人倾家荡产拿着血衣进京打官司,一打就是几年,结果怎什么呢?丈夫离婚了,父母气死了,实在没有办法只有把冤情印成材料,只要北京官员到外地开会,就到会场上去发。有的接待人员不知出于何种考虑,直接了荡、不加掩饰地告诉上访者:“你就是告到北京、告到中央还得由本地处理”。可见地方官员称霸一方一手遮天是何等的严重。
     
      每当我看到此类文章,我真是拍案而起,可是见多了,手拍烂了,又能怎样呢?要是那些执政的、掌权的,拍案而起,又不知有多少个人头落了地。
     
    我因支持声援徐永海弟兄维权行动,警方曾多次找我谈话,说:“有问题可以通过法律程序向上反映,不要有过激行为,否则-----”我立即反驳道:“国家司法机关是百姓寻求保护的最低地线,他们违法,我们又到哪里去告他们呢?就如同捕鸟的人,先把鸟轰起来,再用事前准备好的网抓捕,有什么两样。”
     
      徐永海弟兄只是到全国人民代表大会门前反映情况,就被抓起来、坐了十几天的班房,如果真的象毛泽东当年举着请愿牌子到中南海,又不知该如何下场。
     
     我是一个基督教徒,处处用爱心对待这些不公的事,就象当年我们的主耶酥,他没有召集他的门徒推翻欺压在他们头上的罗马大帝国的殖民统治,更没有召唤十二营天使灭绝钉他十字架的人。而是为他们请求上帝饶恕他们:“因为他们所做的他们不知道”。
     
      不要只学西方民主国家表面的民主与科学,他们的内含是基督、是爱,基督徒在祷告时总是说:“主啊这些都是你的。”而在我们中国,什么都是我的:“革命的江山是我打下来的,只有我才有新中国,只有我才能发展中国,只有我人民才能幸福。”存在着这种思想怎样不引起千百年来“生产资料”重新分配的斗争呢?
       
       刘凤钢
     
     2003年5月26日
   
    刘凤钢 ,北京市海淀区西三旗市运七场宿舍东8排15号,电话:010-82904608,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