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家庭教会
[主页]->[宗教信仰]->[家庭教会]->[刘凤钢:就被公安人员殴打一事致北京市公安局的一封信]
家庭教会
·分别善恶树的奥秘
·历史规律不可抗拒——三自爱国运动六十年的纪实)
·北京三自会纪实(1979——2000)
·为真道竭力争辩(剖析“神学思想建设”的真相)
·剖析丁光训的本质
·赵复三的异化人生
·神的权柄统管万有——读《美国的本质》有感
·救主降世普天同庆——圣诞节的思考
·“万物的结局近了”——“主耶稣阿!我愿你来”
·“万物的结局近了”——“主耶稣阿!我愿你来”
·世界大结局与撒旦魔鬼的末日
·基督再来与世界末日
·以色列与阿拉伯
·论守主日与守安息日问题
·李克牧师:就缸瓦市教堂致信政府各级宗教事务领导同
·基督徒不可以诉讼告状吗
·缸瓦市教会事件的真相——对杨毓东牧师回忆录的思考
·就十字架被强拆92岁老牧师的紧急呼吁
·圣经为什么不能出版
·朋友!您了解基督教吗
·爱恨之奥秘
·为真道打那美好的仗
·重建圣殿——“这殿的荣耀必大过先前的荣耀”
·纪念“十九号文件”30周年
·清查三自教会财务回报情况
·落花有意流水無情:我所知道的父亲吴耀宗
·偶像算不得什么
·认真贯彻宗教政策 加强教会自身建设
****************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1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2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3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4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5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6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7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8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9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10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10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11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12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13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14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15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16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17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18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19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20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21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22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23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24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25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26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27
·人权日看望刚恢复自由的张文和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28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29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30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31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31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31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32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33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34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35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36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37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38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39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40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40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42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43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44
·请为被抓的王素娥李美青祈祷1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45
·请为被抓的王素娥李美青祈祷2
·请为失联的老木刘永平祈祷1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46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47
·请为被抓的王素娥李美青祈祷3
·请为失联的老木刘永平祈祷2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48
·请为被抓的王素娥祈祷4
·请为失联的老木刘永平祈祷3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49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50
·请为被抓的王素娥祈祷5
·请为失联的老木刘永平祈祷4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51
·请为被抓的王素娥祈祷6
·请为失联的老木刘永平祈祷5
·请为被抓的王素娥祈祷8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52
·请为被抓的王素娥祈祷9
·请为失联的老木刘永平祈祷6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53
·请为被抓的王素娥祈祷10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刘凤钢:就被公安人员殴打一事致北京市公安局的一封信

       就被公安人员殴打一事致北京市公安局的一封信
     
     刘凤钢
     
     (此稿为旧稿写于8年前的1998年12月8日)

     
   尊敬的北京市公安局一处领导:
     
     提起人民警察,人们不禁在脑海中浮现出身穿橄榄绿、头戴国徽、为保护国家和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英勇威武的形象,每当我在报刊上看到人民警察为抢救人民财产而献身的事迹,我从心中对这些人民警察肃然起敬。然而在我们人民警察队伍中的确也存在一些素质不高个别人和一些不文明执法、甚至执法犯法的现象。
     
     我叫刘凤钢,家住北京市宣武区菜园街24号院西楼二单元602号。在1994年11月19日至1994年11月23日期间,我在没有接到任何通知的情况下被公安人员监视。这些公安人员身着便衣,手拿步话机,有步行的、骑自行车的、骑摩托车、还有开轿车的,他们采取的是贴身跟踪、漫骂、扎自行车车带。在23日他们对我非法施暴大打出手。
     
     1994年11月23日下午,基督教信徒童土妹约我到北京市白塔寺袁相忱牧师家聚会,并且她要向我咨询出国手续之事(她儿媳在国外生小孩)。下午2时许,我行至白塔寺十字路口以西100米,路北一家水果店门口前,一位身穿了绿军大衣跟踪我多日的便衣警察,走到我身边用肩膀猛撞我一下,并说:“你为什么撞我?”我马上说:“不是我撞你,而是你撞我。”我的话音未落,身后七、八个便衣警察一拥而上,对我拳打脚踢,把我打躺在便道上的一排自行车上。当我爬起来时,又把我打倒在马路上,我再次爬起来时,这几个便衣警察又再次把我打躺在路旁的电线杆下,其中一位也是跟踪我多日的便衣警察,揪住我的衣服,凶狠地说:“回家不许出来,告诉你们那帮傻*(下流话)老实点。”我大声地质问:“你们是干什么的,为什么打我?”话音未落,几个便衣警察又一次一涌而上,又一次把我打躺在便道上的一家商店的柜台底下,其中一名身穿皮夹克和牛仔裤的便衣警察用脚照我的左眼猛踢。而后这几个便衣警察手持步话机驱赶围观的群众,同时这几个便衣警察也随着人群散开。过了一会儿我从地上爬起来,到照相馆照了相,然后到医院看了伤。
     
     第二天北京市公安局领导由白纸坊派出所带领下来到我家,说是来调查此事。我向局领导、派出所详细地说了我被打的经过,派出所讲:“你肯定是警察打的吗?”我向他们讲了这几天我被跟踪的情况和跟踪汽车的号码,然后他们走了。
     
     事情发生后,我多次找公安人员询问此事处理结果,起初宣武区公安分局陈开林说:“那些是刚从工厂里调上来的警察,素质太差,算了。”后来我对此事丝毫没有处理结果表示不理解,宣武区公安分局的一位姓冯的公安人员对我说:“你该上那告,上那告去。”
     
     我认为目前我国正在朝法制健全发展,出现法律问题有法可循、有法可依。我认为上述几位警察身着便衣殴打他人,这决不是政府行为。我要求一定严肃处理,向我本人赔礼道歉,并赔偿医疗费用。现正式向你们提交事情经过,望你们尽早调查解决。
     
     申诉人 刘凤钢
   
     1998年12月8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