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江中学子
[主页]->[现实中国]->[江中学子]->[致卫生部陈竺部长的一封信]
江中学子
·大图:宜黄“民生工程”暗藏杀机
·大图:江西宜黄官员花招多(十)
·大图:江西宜黄官员知法犯法5
·大图:江西宜黄官员李惠兰
·大图:宜黄官员设“美人计”暗算访民
·大图:他们热烈地谈论“翻墙和上访”
·大图:江西官员传授访民“致富捷径”
·小图:江西宜黄官员知法犯法5
·(图文)江西宜黄官员知法犯法4
·小图:宜黄“民生工程”暗藏杀机
·小图:江西宜黄“杀人工程”
·宜黄“民生工程”暗藏杀机(2)
·宜黄“民生工程”暗藏杀机2
·小图:宜黄“民生工程”暗藏杀机1
·图:当局指使人拔邹引娇种的菜
·(慎入/视频,图)邹怀钢神侃1
·图:江西宜黄官员李惠兰假装打电话
·小图:江西下放知青邹引娇的遭遇2
·小图:江西官员传授访民“致富捷径”
·小图:江西官员传授访民“致富捷径”
·小图:江西官员传授访民“致富捷径”
·小图:江西官员传授访民“致富捷径”
·图:江西官员传授访民“致富捷径”
·小图:宜黄官员设“美人计”暗算访民
·小图:宜黄官员设“美人计”暗算访民
·大图:江西下放知青邹引娇的遭遇(二)
·小图:江西下放知青邹引娇的遭遇(二)
·(视频,图)邹引娇县城房产既被霸占又面临被政府强拆1-2
·(慎入/视频,图)邹怀钢神侃2
·(视频,图)大陆首家官办赌场
·(视频,图)邹引娇县城房产既被霸占又面临被政府强拆(二)
·小图:江西下放知青邹引娇的遭遇(二)
·图:江西下放知青邹引娇的遭遇(二)
·3
★★★★★
·(视频,图)我的辟谣书
·抚州爆炸案一周年 物是人非
·抚州悲曲:钱明奇的拆迁 败诉与信访
·凤凰周刊:抚州爆炸案制造者的上访人生
·小图::宜黄官员花招多(十)
·(视频,图)江西宜黄县信访局罗文利局长回的短信
·(视频,图)邹怀刚夫妻已办理假离婚
·(视频,图)江西房霸邹怀刚夫妻
·江西宜黄官员知法犯法5
·(视频,图)庆安子弹飞,宜黄石头飞
·大图:江西下放知青邹引娇的遭遇(二)
·李惠兰开车来邹怀刚家
·(视频,图)大陆首家官办赌场
·(视频,图)李金珠等人疯狂盗摘邹引娇种的菜
·(图)宜黄县经适房和廉租房
·(视频,图)宜黄县经适房和廉租房
·(视频,图)邹引娇菜地被征未赔分文
·(视频,图)邹引娇菜地被征未赔分文
·(视频,图)李金珠等人疯狂盗菜
·小图:江西下放知青邹引娇的遭遇(二)
·(视频,图)江西宜黄县信访局罗文利局长回的短信
·邹怀刚夫妻说李惠兰要升镇长
·小图:宜黄官员花招多(十)
·(图)邹引娇母子种的菜00
·(图)邹引娇母子种的菜01
·(图)邹引娇母子种的菜02
·(图)邹引娇母子种的菜03
·(图)邹引娇母子种的菜04
·(图)邹引娇母子种的菜05
·(图)邹引娇母子种的菜06
· 县里给了邹国宏“101万拆迁款”
·宜黄官员用挖掘机等谋杀访民
·江西宜黄“翻墙”镇长李惠兰
★★★★★
·潘洪其:“强拆”不可能“有理”
·评论:非法强拆才可能导致“国将不国”
·离谱的“以强拆带动自愿拆迁”
·(图文)江西宜黄邹引娇房屋进入强拆倒计时01
·(图文)人生路上风雨兼程
·(图文)养兔兼钻研中草药
·(图文)江西邹引娇房屋进入强拆倒计时02
·(图文)江西宜黄邹引娇房屋进入强拆倒计时03
·(图文)宜黄官员设套绑架和从楼顶偷袭
·(图文)邹怀刚:你全家都会死在这里,不晓得怎么个死法
·(图文)江西宜黄邹引娇房屋进入强拆倒计时04
·(视频,图)江西宜黄官员派挖掘机将邹怀刚前屋和店面推倒
·(视频)县里派挖掘机将房霸邹怀刚前屋和店面推倒
·(图)江西宜黄官员元宵节后继续拆迁“攻坚战”
·(图)中国医学院潜规则:医学生未完成毕业前临床实习同样可以顺利毕业
·江西某高校王牌专业大学生:诊所上班遇检查脱白大褂躲仓库
·高格非:寻找中医失落的传承
·(图)江西宜黄强拆前的谣言和阴谋
·(图)江西宜黄拆迁公司:半夜派人来拆,你房子倒了与我无关
·(图)江西宜黄官员强拆前耍花招写出无法律效力的《承诺函》
·(图)江西宜黄官员强拆前接连拟出三份《承诺函》和两份《承诺书》
·(图)江西宜黄官员:你文采很好,但有些东西不能那样写
·(图)江西宜黄官员强拆前的“演练”和“擦枪走火”
·“拆错了”比“非法强拆”更可怕
·(图)江西宜黄县拆迁公司负责人赤膊上阵充当强拆急先锋
·(图)江西宜黄拆迁办:你房屋属于违章建筑,县里会派人强拆
·关于“宜黄县一拆迁对象泼汽油不慎烧伤”的事实情况
·宜黄强拆一户动用11个单位185人
·(图)江西宜黄访民养的“无抗兔”
·一位宜黄退伍军人的呐喊:县政府民政局还我公道
·(图)江西宜黄叶县长在拆迁办开“空头支票”
·医疗黑幕,一层纸的后面是铜墙铁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致卫生部陈竺部长的一封信

   尊敬的陈部长:
   
    您好!
   
    我是江西中医学院06届中西医结合专业本科毕业生李志强 ,籍贯江西省抚州市宜黄县。母亲68年下放,79年恢复商品粮,87年自愿自费响应计生,留下后遗症,长期吃药,深受疾病折磨,遍尝求医问药之苦。父亲残疾,下岗。为治好母亲的病,也为实现自己救死扶伤的理想,我选择了医学。功夫不负有心人,2000年9月考入江西中医学院,步入梦寐以求的医学学府。 01年2月因右眼模糊到复旦五官科医院治疗,因医院草菅人命导致重残,长期药物相伴。因病休学一年后,02年3月复学。贫寒的家境和坎坷的遭遇激励我奋进,除刻苦学习理论知识外,业余时间自学《江西草药》等,并多次到深山采药实践,熟悉数百种中草药的采集和临床运用。学习期间,勇于实践,先后多次运用中西药物、针灸、拔罐等治疗过数十例患者,疗效尚佳。母亲经中草药、针灸治疗后,病情有所好转。05年2月至06年2月学院安排在江西省中医院实习,得到多位名老中医指教。在老师的教诲和自己的努力下,在从医之路迈出了坚实的一步。治病前,未拖欠学校任何费用。06年7月应届本科毕业,专业成绩优秀,学院减免了部分费用,但仍欠费15350元,毕业证、学位证、报到证均被学院扣留。尽管当地政府设有贫困生助学金,但我做为一名寒门学子未得当地任何资助。

   
    01年2月我因右眼模糊到复旦大学医学院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简称五官科医院)治疗,接连两次手术失误后,医院不但不救治,反而断医断药开出院小结赶出院。因医院延误治疗导致右眼被治瞎,左眼受影响视力下降。为推卸责任,医院两次开出院小结,多次威逼恐吓,并起诉至法院赶我出院。为毁灭物证,院方以右眼内手术填充物硅油要挟,称要取硅油就必须摘除眼球。未得逞。在法院袒护下,同年8月13日右眼手术填充物未取就被强制出院。上海治疗无望下,同年9月花费近万元至广州中山眼科医院将右眼玻璃体腔内及前房的硅油取出。在五官科医院住院期间,抚州市信访办、宜黄县人民政府多次派人到沪,并直接参与了强制我出院任务。上海市政府信访办主任在最后一次接谈时建议我回去找当地政府协商处理,但在当地得不到任何处理。
   
    诚然,任何手术都有风险,但手术失误后及时挽救是医院应尽的责任和义务。因为某些领导的麻木不仁,罪恶在阳光下延续。据我了解,已有数位治坏治瞎的患者被医院用这种卑劣的手段“送走”,做为五官科医院的受害者,我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然而正是这样一所医德医风严重滑坡的医院竟然是全国唯一的五官科三甲医院、上海市三级甲等专科医院 、复旦大学首家通过ISO9001国际质量体系认证的医院,并要创建“国内领先,亚洲一流”的专科医院,令人震惊!
    “健康所系,性命相托”这个制造光明和希望的地方却给患者带来了永远的伤害和痛苦,把健康和生命托付给这样一所医院怎能令患者放心。这所建于1952年有55年光辉历程的三甲医院涌现过一批优秀的医学人才,但是现在,由于某些领导的漠视生命和肆意妄为,伤害了患者,也玷污了医院,医院半个世纪的荣誉和圣洁付之一炬,令人痛心!
   
    一晃6年过去了,问题未得到任何处理。6年间我咨询过许多律师,律师普遍认为医疗事故鉴定的公平、公正性难以保证。此外,诉讼费、律师费及其它相关费用家中亦无力承受。事实胜于雄辩,以我掌握的病历资料可以说明:一、术前吕医生检测眼压、检查眼底,无青光眼迹象(留有病历),术后一段时间内眼底亦无青光眼改变(01年3月1日五官科医院眼科权威陈钦元教授临床高级诊疗中心门诊检查病历显示“网膜平,(视)乳头色泽可”),可见医院所称“术前曾测眼压59mmHg”“术中见视乳头呈晚期青光眼性病理改变”纯属捏造;二、第二次手术后,前房硅油未取净,眼压值仍高于正常范围(留有病历),因医院延误治疗导致硅油填充术并发症—继发性青光眼得不控制,持续高眼压使右眼视神经受压萎缩丧失视功能,这是导致右眼失明的直接原因,医院捏造“术后右眼疼痛减轻,眼压下降”“由于病情复杂、病程长,术后出现增殖性改变,下方部分视网膜浅脱离”混淆是非;三、医院存在篡改、伪造病历资料的行为。以上事实,请卫生部组织专家审核。
   
    20年前母亲响应计生在当地二甲医院人流留下后遗症,至今得不到药费。6年前我又在上海三甲医院右眼治瞎遗留手术填充物被强制出院惨遭不幸。为筹集我的治病费用,母亲放弃手术治疗,家中倾家荡产,治得这样的结果,让人心酸。尊敬的陈部长,您做为一位全国卫生系统最高级别的官员,一位国际知名的医学专家,一位全国人民寄予厚望的部长,我希望您能为我主持公道,伸张正义。新官伊始,万象更新。全国人民迫切地期待中国的医疗卫生事业在您的领导下焕发新的生机。新官上任三把火,改革创新敢为先,愿您熊熊燃烧的火光在照亮中国医疗卫生事业道路的同时,能给我带来光明,带来温暖,带来希望!感谢部长在百忙中阅读我的来信!
   
   江中学子李志强
   
   11月17日

此文于2007年12月02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