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江中学子
[主页]->[现实中国]->[江中学子]->[江西下放知青邹引娇母子致当地政府的一封公开信]
江中学子
·超生户2
·超生户3
·超生户4
·超生户5
·超生户6
·超生户7
·超生户8
·超生户9
·超生户10
·超生户11
·超生户12
·超生户13
·超生户14
·超生户15
·超生户16
·超生户17
·超生户18
·超生户19
·超生户20
·超生户21
·超生户22
·超生户23
·超生户24
·超生户25
·超生户26
·“瘌子”假装打电话27(图)
·超生户28
·超生户29
·超生户30
·超生户31
·超生户32
·明明假装打电话33(图)
·超生户34(图)
·儿童监控团35(图)
·慎入!江西宜黄“儿童监控团”36(图)
·慎入!江西宜黄“儿童监控团”37(图)
·慎入!雪天,“儿童监控团”38(图)
·慎入!雪天,“儿童监控团”39(图)
江西宜黄特务和线人
·慎入!中共收买失业长发女1(图)
·慎入!江西宜黄特务王××2(图)
·中共收买失业女3(图)
★★★★★
·慎入!江西宜黄“儿童监控团”39(图)
·慎入!线人“缺牙齿”装鬼(43)(图)
·慎入!雪天,中共线人“缺牙齿”(44)(图)
·慎入!雪天,中共线人“缺牙齿”(45)(图)
·中共线人光头夫妻1(图)
·慎入!中共线人A、B、D(55)(图)
·中共线人A、C、D(56)(图)
·慎入!中共线人张氏兄弟43(图)
·江西宜黄“儿童监控团”40(图)
·中共线人“缺牙齿”(46)(图)
★★★★★
·江西抚州媒体造假新闻(组图)
·宜黄县收买访民当线人(图文)
★★★★★
邹引娇次子李永强毕业证被扣
·邹引娇次子李永强毕业证被扣(图)
·江西宜黄书记县长拒百姓于门外(图)
·邹引娇母子赴省上访1(图文)
·邹引娇母子赴省上访2(图文)
·寒门学子因家人上访被退学1(图)
·[图文]寒门学子因家人上访受牵连被退学2
邹引娇卖屋治病被官强拆
·(图文)邹引娇卖屋治病被官强拆
·(图文)慎入!邹引娇卖屋治病被官强拆
·(图文)房屋拆毁赔偿协议
·(图文)江西宜黄官员又拟出黑协议1
·(图文)江西宜黄官员又拟出黑协议2
★★★★★
江西宜黄叶县长协调邹引娇上访问题纪实
·[图文]江西宜黄官员花招多(一)
·(慎入/组图)江西宜黄官员花招多(二)
·(慎入/组图)江西宜黄官员花招多(三)
·(视频,图)江西宜黄官员花招多(四)
·(视频,图)江西宜黄官员花招多(五)
·(图文)江西宜黄官员花招多(六)
·(图文)宜黄官员图穷匕见
·(图文)江西宜黄官员花招多(七)
·(图文)江西宜黄官员花招多(八)
·(图文)江西宜黄官员花招多( 九)
★★★★★
·黑社会青年王明(77)(图)
·中共线人黑社会青年王明(40)(图)
·中共线人吴氏夫妻开赌场(图)
·中共线人B(21)(图)
·中共线人“缺牙齿”装鬼(43)(图)
·黑社会青年王明(图)
·中共线人吴氏夫妻开赌场60(图)
·(图)砍刀准备好了没有,快点拿过来!(78)
·(图文)宜黄官员姜明阴险毒辣
·(图文)江西母子继续上访将死于非命
·江西宜黄再现“钓鱼岛、南海争端”(图文)
·(图文)江西宜黄对比新闻(一)
·(视频,图)江西宜黄对比新闻(二)
·(视频,图)江西宜黄对比新闻(三)
·告宜黄酷吏书(图)
★★★★★
·(视频,图)江西宜黄官员知法犯法
·(视频,图)江西宜黄官员知法犯法1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江西下放知青邹引娇母子致当地政府的一封公开信

   江西下放知青邹引娇母子致当地政府的一封公开信

   

   抚州市宜黄县人民政府:

   

    母亲87年响应计生留下后遗症后,多次向县、地区、省里反映要求药费,未得处理后,先后两次到京,国家计生委两次批文要求当地政府“妥善处理,结果望告”,但回到当地药费仍得不到解决。93年起自己经营店面,自赚药费,维持生计。该店面砖木结构上下两层,占地面积14.28平方米。99年谋生店面被县政府以“市容整治”为名拆毁,未赔分文,拆下的砖瓦木料也被县建设局运走。母亲多次向有关部门反映,抚州市信访办做了重要信访批文要求当地解决。县里多位领导口头答应安排一块地,但都不下文落实。

    我01年2月因右眼模糊到复旦五官科医院就诊,接连两次手术失误后,医院不但不救治,反而断医断药开出院小结赶出院。延误治疗导致右眼被治瞎,左眼受影响视力下降。为推卸责任,医院两次开出院小结,多次威逼恐吓,并起诉至法院赶我出院。为毁灭物证,院方以右眼内手术填充物(硅油)要挟,称要取硅油就必须摘除眼球。未得逞后,在法院袒护下,同年8月13日手术填充物未取就被强制出院。在五官科医院住院期间,抚州市信访办、宜黄县人民政府多次派人到沪,并直接参与了强制我出院任务。上海市政府信访办主任在最后一次接谈时建议我回去找当地政府处理,但在当地根本没人管,更得不到处理。

    我母子俩的要求:一、在原店附近的空地上(原为垃圾窖,现闲置,占地面积比原店小)重建店面,补偿砖瓦木料、工费等共计壹万元(原店花费了几仟元,现材料和工费均涨,故提此要求);二、计生后遗症治疗费每月400元,现在起付给即可,如手术,超出部分自己解决;三、如当地政府愿与上海五官科医院共同协商处理医疗纠纷,我们同意。

    母亲要求计生后遗症药费已20年,家中谋生店面被拆已8年,我到沪治病遭强制出院也已6年。在这期间,母亲找了当地政府有关部门无数次。我母子俩拿出了足够的耐心和诚意等待当地政府处理,而当地某些官员却只是推诿和拖延。官员又一任,问题依旧留。县委的一位官员说:你母子俩的问题要到联合国才会处理。一年又一年遥遥无期地等待,这是怎样的无助和无奈!在这个高唱和谐的社会里,我母子俩感到刺骨的寒冷!

    今年8月以来,我母子俩的遭遇先后在六四天网、博讯新闻网、维权联盟论坛、维权网等网站刊登,引起多方关注。10月20日宜黄县信访局罗局长联系了我。10月25日罗局长回复短信“对你遭遇我深表同情,有些事情正如你说的我也做不了主,你提出的几个问题也需要时间研究,我会把你的要求报告县里,希望你早点看好病,回来一起努力找领导,尽可能把问题解决”。我希望当地政府这次是带着处理问题的诚意与我联系。但日子一天天过去了,当地政府却没了回音。我母子俩有处理问题的诚心,当地政府却没有处理问题的诚意。为官一任,造福一方。再次恳请当地政府能以实事求是的态度解决问题,体现先进、示范县关注民生、廉政爱民的政府形象,感谢!

   

   邹引娇母子

   

   2007年11月6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