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江中学子
[主页]->[现实中国]->[江中学子]->[复旦五官科医院草菅人命(对比材料)]
江中学子
·失业夫妻7
·失业夫妻8
·失业夫妻9
·失业夫妻10
·失业夫妻11
·图中共当局严密监视(一)
·监视(二)
·监视(三)
·监视(四)
·监视(五)
·监视(六)
·监视(七)
·监视(八)
·监视(九)
·监视(十)
·监视11
·监视12
·监视13
·监视14
·监视15
·监视16
·监视17
“夕阳特务队”成员老王夫妇、徐老师夫妇、小老头、胖老头
·(图)中共线人邻居老王夫妇(A)
·老王(B)
·老王(C)
·老王(D)
·老王(E)
·老王(F)
·老王(G)
·老王(H)
·老王(I)
·老王(J)
·老王(k)
·老王(L)
·老王(M)
·老王(N)
·老王(O)
·老王(P)
·老王(Q)
·老王(R)
·老王(一)
·老王(二)
·老王(三)
·老王(四)
·老王(五)
·老王(六)
·老王(七)
·老王(八)
·老王(九)
·老王(十)
·老王(11)
·老王(12)
·老王(13)
·老王(14)
·老王(14A)
·老王(14B)
·老王(14C)
·老王(14D)
·老王(14E)
·老王(14F)
·老王(14G)
·老王(14H)
·老王(14I)
·老王(14J)
·老王(14K)
·老王(14L)
·老王(14M)
·老王(14N)
·老王(14O)
·中共线人徐老师夫妇(A)
·徐氏(B)
·徐氏(C)
·徐氏(D)
·徐氏(E)
·徐氏(F)
·徐氏(G)
·徐氏(H)
·徐氏(I)
·徐氏(J)
·徐氏(K)
·徐氏(L)
·徐氏(M)
·徐氏(N)
·徐氏(O)
·徐氏(p)
·徐氏(Q)
·徐氏(R)
·徐氏(S)
·徐氏(T)
·徐氏(u)
·徐氏(15)
·徐氏(16)
·徐氏(17)
·徐氏(18)
·徐氏(19)
·徐氏(20)
·徐氏(21)
·徐氏(22)
·徐氏(23)
·徐氏(24)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复旦五官科医院草菅人命(对比材料)

对比事实
    1996年12月6日下午,郦卫华老师临时将第一节自习课改上语文课,让没带《读写月报》的同学到其任教的另一班(隔壁高二<3>班)去借,当时该班在上自习课,但无老师在场。我向好友陈国华同学借书时,在该班教室内距陈国华座位不远处被一位同学(事后了解是该班班长)强行拦住去路,双方发生口角争执,陈国华见状下位将书递给我。见未拦住,愤怒之下,对方及该班其他3位与之相好的同学动手打了我几拳,其中一拳打在右眼上。事后我到解放军第94医院等省内知名医院就诊,当时除右眼稍红肿视力下降外,眼底检查并无异常(96年12月10日解放军第94医院眼科专家门诊检查病历显示“右眼球结膜轻度充血,角膜未见异常,眼底(-)”)。在宜黄一中邹在刚、汤长英二位校长协调下,对方4人写了检讨并赔偿了200元。2000年9月江西中医学院新生入学体检时,左眼裸视0.8,右眼裸视0.1,学院附属医院省中医院眼科贾洪亮医生检查右眼眼底后,诊断为“右眼视网膜脱离”。2001年2月2日到五官科医院就诊,吕嘉华医生诊断为“右眼视网膜脱离”,而非“右眼陈旧视网膜脱离”。吕医生在检查之后亦未提及其它不良情况,更无“告知手术效果差,但被告强烈要求手术,故当值医生收入院”。入院时右眼裸视0.02(在一米处能看清0.1视标,即0.1×1m/5m),光感以上视力,明显优于医院所称“入院时检查右眼视力10cm手动”。术前吕医生检测眼压、检查眼底,无青光眼迹象,术后一段时间内眼底亦无青光眼改变(01年3月1日五官科医院眼科权威陈钦元教授临床高级诊疗中心门诊检查病历显示“(视)乳头色泽可”),可见医院所称“术前曾测眼压59mmHg”“术中见视乳头呈晚期青光眼性病理改变”纯属捏造。2月15日第一次手术,次日上午右眼揭开纱布后眼前一片漆黑,手术明显出现差错,何来“入院后第一次手术顺利”“术后三天内复查视力10cm手动”。2月20日(术后第六天)晚右眼剧痛(部分填充在玻璃体腔内的硅油进入前房,前房充满硅油,阻碍房水循环,眼压急剧升高,硅油填充术最严重并发症—继发性青光眼急性发作,须紧急处理),但当晚无值班医生,剧痛持续了一夜。继发性青光眼急性发作期间,右眼前房充满硅油,而非“前房消失”。次日上午吕医生查房时看了一眼就走了,迫不得已,自己签字由其助手姜春晖医生动手术取前房硅油降眼压.术后疼痛有所减轻,眼压略有下降,医院即称“术后右眼疼痛减轻,眼压下降”,但眼压值仍高于正常范围,前房硅油也未取净,医院就只字不提。五官科医院、瑞金医院眼科专家门诊检查病历显示:“前房内有硅油,占1/4空间”“眼压40—50mmHg”(正常眼压10—21mmHg)。
    二次手术失误后,医院不但不救治,反而赶出院,我母子俩被迫到复旦大学、市卫生局和市政府申诉,要求治疗,而非“要求原告将被告视力恢复”。为推卸责任,医院断医断药二次开出院小结逼迫我出院,根本不存在“原告多次解说,并2次请院内有关专家会诊”“原告邀请专家会诊,尽心尽力地为被告治疗”。因医院延误治疗导致硅油填充术并发症—继发性青光眼得不控制,持续高眼压使右眼视神经受压萎缩丧失视功能,这是导致失明的直接原因,院方捏造“由于病情复杂、病程长,术后出现增殖性改变,下方部分视网膜浅脱离”。青光眼导致的视神经受损是不可逆的,一旦视神经萎缩,手术即失去意义,此时硅油留置眼内无治疗作用(视网膜脱离术在玻璃体腔内填充硅油主要起支持视网膜作用,待视网膜稳定复位后,一般术后3个月即可取出),且硅油留置过久易导致继发性青光眼、硅油乳化、白内障、角膜病变、视网膜病变等诸多并发症,应尽早取出。此时右眼已丧失光感,无“视力”可言,院方所称“专家认为进一步手术治疗不能提高视力,可出院,酌情采用药物对症治疗”显然是为医院借法院强制患者出院编造理由。

    对比医院3月5日、6月5日出具的两份出院小结,在6月5日出具的出院小结上在介绍入院时情况时,院方添入了“视盘色淡,C/D=0.8”(青光眼眼底表现),将患者五官科医院、瑞金医院眼科门诊检查病历对比医院出具的病历资料,均表明医院存在伪造病历资料行为。概括起来在两方面:一.患者术前无青光眼病史,医院捏造术前就有青光眼病史;二.医院延误治疗导致硅油填充术并发症—继发性青光眼得不控制,持续高眼压使右眼视神经受压萎缩丧失视功能,这是导致失明的直接原因,医院捏造“术后右眼疼痛减轻,眼压下降”“由于病情复杂、病程长,术后出现增殖性改变,下方部分视网膜浅脱离”。
   民事诉状
   原告: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 住所地:上海市汾阳路83号 邮编:200031 法定代理人:张重华 职务:院长
   被告:李志强,男,1979年12月15日出生,汉族 身份证号:362527791215001 江西中医学院2000届中西医结合专业学生 户籍所在地:江西省南昌市江西中医学院 现通讯地址:上海市汾阳路83号眼耳鼻喉科医院7病区11床 住院号:235759
   诉讼请求:一.判令被告排除对原告的妨碍,立即出院;二.本案诉讼费由被告承担。
   事实与理由:被告1996年12月因右眼拳击伤视力下降,于2000年9月在学校体检时发现“右眼视网膜脱离”。于2001年2月2日来原告处就诊,诊断以“右眼陈旧视网膜脱离PVRDI”告知手术效果差,但被告强烈要求手术,故当值医生收入院。入院时检查右眼视力10cm手动,术前曾测眼压59mmHg,经被告及其家属同意,于2月15日行“玻璃体切割、视网膜复位、硅油填充术”,手术顺利,术中见视乳头呈晚期青光眼性病理改变。术后三天内复查视力10cm手动,视网膜平整,术后七天右眼疼痛,眼压升高,前房消失,向被告及家属说明情况,并经同意后,隔天做少量硅油取出及前房成形术,术后右眼疼痛减轻,眼压下降。
    对上述治疗,被告存有异议,多次去复旦大学、市卫生局和市政府上访,要求原告将被告视力恢复。对此,原告多次解说,并2次请院内有关专家会诊,告知已无进一步治疗之可能,被告不理解,且违反医院规章制度,干扰病房管理。为此,原告在市政府协调下于2001年5月23日组织市内眼科专家对其会诊。经检查后,专家一致认为:被告入院后第一次手术顺利,术后视网膜复位,但由于病情复杂、病程长,术后出现增殖性改变,下方部分视网膜浅脱离。专家认为进一步手术治疗不能提高视力,可出院,酌情采用药物对症治疗。但被告拒不采纳专家意见,原告通知被告出院,被告拒不出院并多次去市委、市府、市卫生局、复旦大学医管处等党政机关提出无理要求,并直接影响了党政机关的正常办公。
   
    综上所述,被告来原告处就诊,原告邀请专家会诊,尽心尽力地为被告治疗,但由于被告右眼陈旧视网膜脱离、病情复杂、病程长,以目前的医学发展水平,实难达到被告的要求。而被告无理要求拒不出院,严重干扰了医院的正常秩序,影响医院管理和病床的周转率,使一些应入院手术的病人无法入院。为维护医院的正常运转秩序,保护其他病人之利益,特向贵院起诉,恳请贵院判令被告立即出院。
   此致徐汇区人民法院
   具状人: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
   附件:一.本诉状副本一份;二.会诊纪要一份;三.出院小结一份;四.入院病史首页一份;五.复旦大学医管处调查报告复印件一份;六.原告治疗情况报告复印件一份;七.原告通知复印件一份。
   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
   (2001)徐民初字第2627号
   原告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住所地本市汾阳路83号。法定代表人张重华,职务院长 委托代理人杨绍刚,上海市九汇律师事务所律师。委托代理人吕嘉华,男,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工作。
   被告李志强,男,1979年12月15日出生,汉族,江西中医学院学生,户籍所在地江西省南昌市江西中医学院,现暂住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
   原告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诉被告李志强排除妨碍纠纷,于2001年6月11日向本院起诉,本院于同日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史建红独任审判,于2001年7月5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的委托代理人杨绍刚、吕嘉华到庭参加应诉,被告李志强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诉称:被告因体检时发现“右眼视网膜脱离”而于2001年2月12日来原告处就诊,原告于同月15日为其行“玻璃体切割、视网膜复位、硅油填充术”,手术顺利,术中见视乳头呈晚期青光眼性病理改变。术后7天被告右眼疼痛,眼压升高,前房消失,原告向被告及家属说明情况并经同意后,隔天做少量硅油取出及前房成形术,术后右眼疼痛减轻,眼压下降。因被告对上述治疗存有异议,故多次上访,虽经原告解释并组织专家会诊,告知被告已无进一步治疗之可能,但被告不予理解,在原告通知其出院后,其又拒不出院,并提出无理要求。被告的行为已影响了原告的正常医疗秩序,故起诉要求被告排除妨碍,迅即离开原告处。
   被告李志强未作答辩。
   经审理查明,被告李志强的右眼于1996年因拳击伤后视力下降,2000年9月其在学校体检时发现“右眼视网膜脱离”,遂被告于2001年2月12日至原告处治疗,原告以“右眼视网膜脱离”收治入院(住院号:235759),并于同月15日对被告进行了手术。术后7天被告右眼疼痛,眼压升高,前房消失,隔天做少量硅油取出及前房成形术,术后右眼疼痛减轻,眼压下降。因被告对上述治疗存有异议,故多次上访,虽经原告解释并组织专家会诊,告知被告已无进一步治疗之可能,但被告不予理解。原告于2001年6月5日出具出院小结,通知被告出院,但被告拒绝出院,仍居住在医院病房内。现原告起诉本院要求被告离开医院,以排除由于被告占据床位、干扰医院正常秩序而给原告带来的影响。 审理中,被告李志强拒绝签收诉状副本、应诉通知书、开庭传票,经本院留置送达,被告仍拒不到庭应诉,故本院依法缺席进行了审理。
   以上事实,有当事人陈述,原告提供的出院小结等证据证实,本院予以认定。
   本院认为,公民、法人的合法权益受法律保护。被告李志强因患眼病入住原告处治疗,现病情已稳定,治疗完毕,原告通知其出院,被告理应出院。现被告占据床位,拒不出院,已影响到原告床位的正常运转,对原告的医疗秩序造成一定影响,故原告的诉请,本院予以支持。被告如对原告的医疗行为不服,应通过其他合法途径予以解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三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五条的规定,判决如下:被告李志强应于本判决生效后三日内迁离原告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本案受理费50元,由被告李志强负担。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