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江中学子
[主页]->[现实中国]->[江中学子]->[江中本科生血泪控诉复旦五官科医院(组图)]
江中学子
·袁氏1
·袁氏2
·袁氏3
·袁氏4
·袁氏5
·袁氏6
·袁氏7
·袁氏8
·袁氏9
·袁氏10
·袁氏11
·袁氏12
·袁氏13
·袁氏14
·袁氏15
·袁氏16
·袁氏17
·袁氏(18)
黑社会青年余康华严密监视邹引娇母子
·余某1
·余某2
·余某3
·余某4
·余某5
·余某6
·余某7
·余某8
·余某9
·余某10
·余某11
·余某12
·余某13
·余某14
·余某15
·余某16
·余某17
·余某18
·余某19
·余某20
·余某21
·余某22
·余某23
·余某24
·余某25
·余某26
·余某27
·余某28
·余某29
·余某30
·余某31
·余某32
·余某33
·余某34
·余某35
·余某36
·余某37
·余某38
·余某39
·余某40
·余某41
·余某42
·余某43
·余某44
·余某45
·余某46
·余某47
·余某48
·余某49
·余某50
·余某51
·余某52
·余某53
黑社会青年王明严密监视邹引娇母子
·王明(40)(图)
·王明41
·王明42
·王明43
·王明44
·王明45
·王明46
·王明47
·王明48
·王明49
·王明50
·王明51
·王明52
·王明53
·王明54
·王明55
·王明56
·王明57
·王明58
·王明59
·王明60
·王明61
·王明62
·王明63
·王明64
·王明65
·王明66
·王明67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江中本科生血泪控诉复旦五官科医院(组图)

上海复旦大学医学院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草菅人命

江中本科生右眼治瞎遗留手术填充物硅油强制出院

   
江中本科生血泪控诉复旦五官科医院(组图)

    我是江西中医学院中西医结合专业学生李志强,籍贯江西省抚州市宜黄县。2001年2月2日因右眼视物模糊到复旦大学医学院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简称五官科医院)就诊,吕嘉华医生检查后,诊断为“右眼视网膜脱离”,未提及其它不良情况,眼底亦无青光眼迹象(留有门诊病历)。入院时右眼裸视0.02(在一米处能看清0.1视标,即0.1×1m/5m),光感以上视力,角膜透明,前房深度正常,眼压正常,光定位正常,晶体透明,左眼裸视0.8。2月13日交陆仟元入院。2月15日吕嘉华医生行"玻璃体切割、视网膜复位、巩膜环扎、硅油填充术",因手术填充物硅油费用须另付,当日家人在仅欠硅油费壹仟余元情况下汇款捌仟元至医院银行账户上。次日上午右眼揭开纱布后眼前一片漆黑,手术明显出现差错,吕医生以"3—6个月恢复期"哄骗。2月20日晚10点右眼剧痛(部分填充在玻璃体腔内的硅油进入前房,前房充满硅油,阻碍房水循环,眼压急剧升高,硅油填充术最严重并发症—继发性青光眼急性发作,须紧急处理),痛得满头大汗,但当晚除值班护士外竟无值班医生,剧痛持续了一夜。次日上午吕医生查房时看了一眼就走了,其助手姜春晖医生说:"你马上签字动手术!"吕医生已走,迫不得已,自己签字由姜医生动手术取前房硅油降眼压.术后疼痛有所减轻,眼压略有下降,但眼压值仍高于正常范围,前房硅油也未取净。五官科医院、瑞金医院眼科门诊检查病历显示:"前房内有硅油,占1/4空间""眼压40—50mmHg"(正常眼压10—21mmHg)。2月23日吕医生又说要开第三刀。家人提出:二次手术失误,要换个好医生开刀。但院方置之不理。3月1日五官科医院眼科权威陈钦元教授临床高级诊疗中心门诊检查病历显示:“网膜平,(视)乳头色泽可。”可见此时虽持续高眼压,但视神经尚未严重受损,仍有复明希望。3月5日开出院小结,并将新病人带至床前赶我出院,家人向市卫生局信访办反映,经调解未出院。3月15日签第三次手术志愿书,但未手术。为迫使我出院医院中断治疗,家人向复旦医管处等部门反映情况要求治疗。4月3日院方召江西中医学院二位系领导来沪协调,院方答应安排陈钦元教授治疗。次日系领导返回,医院出尔反尔。医务科数次派人带我去测眼压,恶意隐瞒病情,欺骗说:"眼压不高了,可以出院。"

    医院断医断药,我右眼持续高眼压、发炎得不到及时治疗,右眼视神经严重受损,并导致健眼发炎、流泪,视力由0.8降至0.1,病情危急。母子俩到复旦大学、市卫生局、市政府申诉,要求治疗。经市政府信访办协调,5月23日组织市内部分眼科专家会诊,但禁止我旁听会诊讨论。院方自拟的会诊纪要严重歪曲事实,故拒绝交给我。5月31日张重华院长说:"你要出院,你不出院,我叫法院赶你出院!"6月1日再次签术前志愿书,此时右眼因高眼压持续过久使视神经受压萎缩,已无复明希望,唯一的治疗是取出眼内硅油减轻痛苦,但院方称要取硅油就必须摘除眼球,患者不同意,未手术。6月5日再次开出院小结赶我出院。6月11日医院捏造事实向徐汇区人民法院起诉。6月12日法院一名警官到病房送达传票,我向警官陈述了治病经过及病情恶化需手术治疗的事实。6月22日医院将病床床单、被套卷走。6月28日院方再次召江西中医学院二位系领导、抚州市信访办主任、宜黄县计生委主任和宜黄县西马路路长来沪,医院以不出院开除学籍恐吓。7月5日我因病不能到法院开庭。7月6日法院不顾事实送达判决,称"现病情已稳定,治疗完毕""应于本判决生效后三日内迁离原告处",令人震惊!7月10日医院将病床席卷一空,只剩下钢丝床架,医务科还威胁说:"再不出院将病床床架也拆掉,让你睡地上!"7月18日我到法院找主审法官史建红,就判决不公处说明了相关情况及右眼需手术取硅油,史法官表示会考虑。7月27日法院二名警官用警车将我母子俩带至执行庭,邹庭长送达了执行通知书,责令在7月29日17时出院,我陈述了相关事实并要求医院将右眼内手术填充物硅油取出,邹庭长说会与医院协商。8月2日院方第三次召江西中医学院一位系领导、抚州市信访办主任、宜黄县西马路路长及宜黄县公安局四名干警(干警未露面)来沪,医院再次以不出院开除学籍恐吓。8月13日中午医院以谈签字取右眼硅油为由将我母子俩骗至徐汇区人民法院后院,隐藏在院内的宜黄县公安局四名干警一拥而上,强行将我母子俩拖上院内备好的五官科医院院车,车内五官科医院二名司机、宜黄县公安局四名干警、抚州市信访办主任和宜黄县西马路路长共8人,将我母子俩软禁,日夜兼程押回江西,深夜三点至宜黄县,名为强制执行,实为绑架出院。病情紧急,上海治疗无望下,同年9月花费近万元至广州中山眼科医院将右眼玻璃体腔内及前房的硅油取出。上海市三级甲等专科医院、复旦大学首家通过ISO9001国际质量体系认证的医院如此草菅人命,惨无人道!

    第一次手术后,若及时治疗,复明希望很大,第二次手术后,若及时挽救,仍有复明希望。因医院断医断药导致硅油填充术并发症—继发性青光眼得不到控制,持续高眼压使右眼视神经受压萎缩丧失视功能。青光眼造成的视神经受损是不可逆的,一旦视神经萎缩,手术即失去意义,此时硅油留置眼内无治疗作用(视网膜脱离术在玻璃体腔内填充硅油主要起支持视网膜作用,待视网膜稳定复位后,一般术后3个月即可取出),且硅油留置眼内易导致继发性青光眼、硅油乳化、白内障、角膜病变、视网膜病变等诸多并发症,应尽早取出。但医院为毁灭物证,掩盖真相,以眼内硅油要挟患者,医务科称上海市其它医院不会给你取硅油,要取硅油就必须摘除眼球。患者不同意后,医院便提出“留油保眼”出院,医务科改称:留硅油在右眼内保持右眼不瘪掉,等右眼痛起来再摘除右眼眼球。强制出院后,同年9月我到广州中山眼科医院行右眼硅油取出术,术后右眼并未瘪掉,双眼外观无明显异常。院方所称留硅油保持右眼外观另有意图,因硅油填充术存在诸多并发症,届时因继发性青光眼再次急性发作急需手术降眼压或因其它并发症(硅油乳化等)需要手术,患者只得听任医院摆布,医院仍可借机摘除眼球。五官科医院如此行医,令人寒心!

    母亲自愿自费响应计生重病缠身,长期吃药。父亲残疾,下岗。为筹集我的治病费用,母亲放弃手术治疗,家中倾家荡产,治得这样的结果,让人心酸。06年7月应届本科毕业,学院减免了部分学费,但仍欠费15350元,毕业证、学位证、报到证均被学院扣留。目前,右眼视网膜脱离手术所导致的术后并发症(虹膜后粘连、继发性白内障)、后遗症(慢性结膜炎)及巩膜环扎过紧所致的眼球震颤、隐痛仍需治疗,长期药物相伴。为维护患者合法权益,我决心申诉到底,要求五官科医院承担赔偿责任。


此文于2010年12月11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