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姜福祯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福祯文集]->[任志强被气死了!]
姜福祯文集
·妞妞事件昭示了什么?
·从长春半导体厂改制看国企改革的罪恶(上)
·从长春半导体厂改制看国企改革的罪恶(下)
●2005●
·关于文化专制与诺贝尔文学奖的乱侃
·向赵紫阳三鞠躬
·制度缺失下贪官们的若干保护伞
·世象短喻(三则)
·王金波在山东第一监狱沓无音信生死不明 紧急呼吁海内外同仁关注王金波先生在狱中状况
·济南监狱置若罔闻依旧不许王金波父子见面
·补充签名和简单说明
·祸不单行,王金波母亲又遇车祸
·医患矛盾的实质是医疗产业化
·谁扛着中国文化的正红旗?──关于文化困境与诺贝尔文学奖的乱侃
·在《改善政治犯良心犯关押状况的呼吁》上的签名
·自律、狗律、他律
·我思
·试论中国社会的新法西斯主义——对刘亚洲《信念与道德》批判的再批判
·陈延忠先生的政治交代
·1998年的政治生态──写在中国民主党组党七周年之际
·任意车边的土皇帝──也给东海一枭敲敲警钟
·我拿什么拯救你,我的朋友──关于张林的一点政治学比较
·陈延忠先生病逝
·监狱:中国人权的盲区──陈增祥出狱后念起维权经
·海内外异议人士就燕鹏在台尴尬处境致台湾政府的公开信
·呼吁紧急关注山东邹城任自元事件签名
·我们有什么,我们没有什么?──由一桩小案例惹起的反思
·寂寞兰栾新建
·你走了,星光还在
挂在欲望脖子上的项链
·钱有多大?
·两个灵魂
·中国伦理学 之一
·中国伦理学 之二
·春晖汤 吃人——历史和现实的一些论证
·新生活——关于吃人的合理性的一些例证
·九岁女孩
○2005~2008○
砚边余墨
·砚边余墨──随笔
·砚边余墨(二题):自由的深度和层次
·砚边余墨(杂文四题)
●2006●
谈张五常该不该打倒
·张五常:这只坐在云彩上的猪
·张五常的写作路线
·经济学上的恐怖主义
·我最瞧得起的还是秦晖与郎咸平──简单回应吴辉先生几句
·在中国初步建立福利制度的可能性探讨
·“多数人暴力”与个人主义乌托邦
·专制与腐败:张五常视野里改革制胜的雌雄双剑
我所亲历的网络控制
·2006年网络怪谭录——我所亲历的网络控制(3之1)
·“网上议政”神话的破灭——我所亲历的网络控制(3之2)
·中国网络“半瘫痪”——我所亲历的网络控制(3之3)
微观生活(三题)
·横扫一切丰乳肥臀
·樱花一颗色三种
·高树原来斩千刀
世象短语
·“国情依赖症”可以休矣!
·“扒裤权”的诞生说明了什么?
·对外花枝乱颤,对内剑戟斧钺
·热闹大了:所有的狗都在狂吠
·且看樊纲鬼话一箩筐——世象短语
·官人、名人移民与“硕鼠”定律——世象短语
·“馨吻脸脖”又如何?
·“考霸”还是考奴?
******
·编辑和写手的二重奏
·纸船渡忠魂
·2005年最撼动人心的一本书:《束星北档案》
·政治童工刘胡兰事迹愚弄国人半个多世纪
·2005年网络怪谭录
·陈大胡子别传
·布衣夜行者的精神资源
·表哥──欲望时代落魄者的一个标本
·读书随笔录二题──官本位,民何在?
·真言如玉 掷地有声——读卢跃刚万言抗辩书札记
·语言霸权环境下的信息吊诡及其他
·布什主义面对中国的一次重要脉动——对布什与余杰等人会见的一点感想
·一个好人走了,一种精神留下了——沉痛哀悼张胜凯先生
·麻雀:犬儒时代的飞行者——读张铭山《北墅“同学录”》
·我与人民英雄纪念碑——兼以此文纪念“六.四”十七周年
·司法腐败严重蚕食百姓的基本权利
·老洪的灯——别一种纪念
·要工资、还是要道德,问题在此——再说张厚兴劳动争议案
·从“破船”现象到“口袋负责制”
·低收入群体真的涨过工资吗?
·权力与权利博奕的辩证法——关于陈光诚案的几点断想
·“以药养医”的潘多拉魔盒何时关闭?
·写给欧阳小戎、小乔
·在昝爱宗的言路上漫步
·关于一些人的一些白话
·“线上人格”与“权上人格”——从贪官刘俊卿看官场人格分裂
·读牟光华《六民主义论》
·重提“大刀向贪官们的头上砍去!”
·青岛“马六”豪华轿车撞人案即景——网民义愤填膺一片喊杀声
·自由圣火不死不灭——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首届年会
·绝对权力导致绝对疯狂——索性偏执一回
·我想为未来可能发生的“六件可怕事情”再添一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任志强被气死了!

   

姜福祯

   任志强被气死了!建设部送挽联和花圈,中央最高首长主持追悼会, 很多人大跌眼镜,眼镜片碎了一地,原来任志强这么牛呀!

   当然,这是一个梦。

   弗罗伊德说:“梦是愿望的达成。”难道我的愿望就是咒任志强去 死,这有点太不厚道了。尽管任志强无耻到相当程度,我也不该不厚 道到这种程度。反思良久,也就学习晒客把我的梦拿出来晒晒吧。

   我有一个朋友本来住在佳木斯附近一个小镇上,由于与丈夫离婚,而 两家只有一墙之隔,低头不见抬头见,感觉很不爽,就决意到外地混 生活。听说青岛是最适于居住的城市,就学了理发、美容、美甲等一 干手艺赶了过来,先是给别人打工,随后就和外甥女一起开了一家美 发店,与我的书店一墙之隔,同一个房东,同一套厨房、卫生间。她 干了几年生意还不错,但是房租不断上涨,就萌生了在青岛买一套二 手门头房子的宏伟计划,可是正遇到这几年房价涨的没谱,就是一 个十平米的门头房也不是十年八年的经营收入可以买上的。年届30, 姿色嫣然,于是她希望找一个小康型的老公,给她贴补一部分,父母 姐妹借一些也就差不多了。没想到小康型老公并不容易入窠,事业、 爱情都如同鸡肋,混下去除了常年劳累,没有多少剩余。悲凉之后, 这才想起回佳木斯买一套门面房,总觉得家乡房价低一些,日子好混 一些。没想到“天下乌鸦一般黑”,到处都是任志强的同党,回家一 看房价也很高了。高也罢,父母、孩子都在身边,又有父母肯借钱, 于是全家凑钱30余万在小镇上买了一块门面房,总算可以商住两栖 了。但是,钱虽然是自家人的,也要还的,其实还是当“房奴”而 已。

   最近电视上重播皇帝剧,我瞥了几眼屏幕,正碰上乾隆皇帝下江南时 的两个随从被掳去做苦工、挨鞭挞,也就想起了最近的黑砖窑。还有 看到报载外国有专家正在研究设计,在移动玻璃大厦里搞立体农业生 产。如此碎碎屑屑,也就过去了。可是,偏偏这些东西胡乱嫁接到一 起成就了如下一个怪梦:

   全国的房价不断上涨,可是越涨,越刺激人们的购买欲望。大家都相 信自己的房子会大幅度升值,同时越来越多的银行贷款还不上。房奴 很刺激,银行却很生气。任志强们也捶胸顿足。最后任志强向人大和 政府提出建议:让这些还不上贷款的“房奴”真的去当奴隶。这是不 得已而为之的“次优选择”。随后学者们就在理论上论证了“房奴” 为真奴的合理性与合法性。于是,大规模的“房奴”沦为奴隶,分别 在煤矿、砖窑、油田等地方做苦力,凡亲戚九族之内可以出贷款两倍 的赎金,朋友和其他人出三到五倍的赎金就可以把他们赎出来。一时 贷款归位,“产值”到手,赎金税入国库,房产商、银行、政府皆大 欢喜。

   记得在梦中见到我的这位朋友的时候,她正在被鞭挞,她乞求我想办 法赎她出去,哭得很厉害。也不知道我哪来的那么多钱,就把她赎了 出来。可是,问题来了,我们都一无所有,住在哪里?于是到山坡上 挖个坑,屋顶用席子转个圈一遮,房子就盖好了。出门一看,漫山遍 野都是差不多简陋的小屋。不仅山坡,许多城乡的偏僻角落都是这样 的房子,人们的住房欲望彻底崩溃了,其他消费欲望也很低。城市有 房有钱的富人,房屋大量闲置,不仅有高昂的物业费用,政府还要征 收一种高昂的闲置税。于是一种新的行业“看守工”诞生了。每栋闲 置的房子都要僱人来看守,工资不菲。与此同时粮食等农产品价格飙 升,农民囤积粮食很少出卖,富人们不得不经常开着奔驰到农村买农 产品,而农村信用合作社则发行了一种农业货币,城市有钱人不得不 兑换才能使用,而兑换的比价是一比二还要高。从前是劣币驱逐良 币,现在终于良驱逐劣币了,农民的日子过得很爽。一些有钱人在闲 置的房子里种上了粮食和蔬菜,由于采光不足,产量很低,于是他们 又疯狂种花,结果导致花卉市场价格低的惨不忍睹。也有人将整座楼 买下来再炸掉搞起了小农场──很快政府就征收建筑资源破损费和城 市土地资源挪用费。此时的房地产业终于彻底垮掉了。世界上最伟大 的房地产推销员任志强就这样被气死了!

   (2007年9月5日梦,9月10日记录整理)

民主论坛 2007-09-12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