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姜福祯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福祯文集]->[本该杀掉毁人不倦的郑筱萸]
姜福祯文集
·哦,老泪,老肋!——政治犯W的故事
●1998●
·写给孩子们——兼以此文献给孙维邦夫妇、陈兰涛夫妇
●1999●
·赔偿请求书
●2000●
·鱼翔斋闲话
○2000~2002○
山东“六.四”政治犯群像系列
·雪落大海静无声——王在京先生祭
·张杰:囚室里的一道风景
·行者无疆:我的联号张铭山
●2001●
·孙维邦和他的共产主义文化批判
·老张赢,共产党也赢
·关于王金波先生被捕的几点质疑
·天上星星一点点──一组没寄出的贺年卡
·兄弟,你们去吧!
·缺席后的出席──关于申奥的几句话
·岂有文章乱天下──呼吁释放因言获罪的牟传珩先生
·法律到哪里止步?──关于“撞了白撞”的法理思考
·若望不能忘──悼王老若望
○2001~2002○
重涉旧尘
·我的一九八一
·一创刊就终刊的《人》
●2002●
·警匪一家:张铭山小吃店遭劫
·从查禁“口袋书”想到中国人的精神
·劣质焦炭与三个代表
·封堵两亿手机 违宪不商量——浅析与天下万众为敌的手机实名制
·反贪均富,还财于民
·谁敢动我的奶酪?(诗三首)
·李昌平说法实录
·返本归真解放中国──我读李昌平
·关于革命与改良的一些思考──献给杨建利先生
·号角为谁吹响?──写给《切.格瓦拉》上演两周年
·贺《民主论坛》创刊四周年
·反贪是个纲,纲举目张
·最热的天吃最甜的西瓜
·牟传珩、燕鹏颠覆国家政权案在青岛开庭──因言获罪.因网获罪
·《民主论坛》为什么是不可替代的?
·愤怒的葡萄
·用旧报纸擦屁股易患口号癌
●2003●
小康风景线
·公正是现代社会的第一要义
·关于李海仓现象的几点深思
******
·寻找汤戈旦:在时代的坐标上──纪念汤戈旦逝世十周年
·行路难:谁剥夺了我们的行路权?
·俄国十月革命是对斯托雷平反动的反动──斯托雷平反动与中国改革(上)
·“六.四”之后中国改革的基本走势──斯托雷平反动与中国改革(下)
·谁是大英雄──布什、萨达姆、秦始皇、张艺谋?
·与《民主论坛》同行──纪念《民主论坛》《民主通讯》创刊五周年并兼写给王金波先生
·关于“沦陷区”的说话问题──有感于香港大游行和和余杰获万人杰奖
·世象杂说:狗恶酒酸“酸”几许?
·好誓言与好制度──有感于官员上任宣誓程序出台
·对《宪法.序言》几个细节的点评
·教育、医疗产业化的实质是“劣币驱逐良币”
·写在何德普先生开庭前夕
·感受罗永忠
·“牛奶美人”与“荔枝美人”
●2004●
·山东异议人士王金波身体虚弱家属要求保外就医
·山东著名民运人士燕鹏成功渡海投奔台湾海岛
·名目亮眼的网络刊物《民主通讯》和《民主论坛》
·为燕鹏获准赴美干杯!
·“九一一”我遭遇“恐怖”袭击
·文化稽查与“恐怖”袭击
·我们推荐王金波
·妞妞事件昭示了什么?
·从长春半导体厂改制看国企改革的罪恶(上)
·从长春半导体厂改制看国企改革的罪恶(下)
●2005●
·关于文化专制与诺贝尔文学奖的乱侃
·向赵紫阳三鞠躬
·制度缺失下贪官们的若干保护伞
·世象短喻(三则)
·王金波在山东第一监狱沓无音信生死不明 紧急呼吁海内外同仁关注王金波先生在狱中状况
·济南监狱置若罔闻依旧不许王金波父子见面
·补充签名和简单说明
·祸不单行,王金波母亲又遇车祸
·医患矛盾的实质是医疗产业化
·谁扛着中国文化的正红旗?──关于文化困境与诺贝尔文学奖的乱侃
·在《改善政治犯良心犯关押状况的呼吁》上的签名
·自律、狗律、他律
·我思
·试论中国社会的新法西斯主义——对刘亚洲《信念与道德》批判的再批判
·陈延忠先生的政治交代
·1998年的政治生态──写在中国民主党组党七周年之际
·任意车边的土皇帝──也给东海一枭敲敲警钟
·我拿什么拯救你,我的朋友──关于张林的一点政治学比较
·陈延忠先生病逝
·监狱:中国人权的盲区──陈增祥出狱后念起维权经
·海内外异议人士就燕鹏在台尴尬处境致台湾政府的公开信
·呼吁紧急关注山东邹城任自元事件签名
·我们有什么,我们没有什么?──由一桩小案例惹起的反思
·寂寞兰栾新建
·你走了,星光还在
挂在欲望脖子上的项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本该杀掉毁人不倦的郑筱萸

   

姜福祯

   高官被杀凤毛麟角,因此很容易“大快人心”和“谢罪天下”。封建皇权制度下有“官当”“八议”,皇龙文化凌驾于一切社会公器之上,历史上虽然有龙头铡、虎头铡、狗头铡的行刑设置方式,表明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只是铡刀的装饰物略设等级,以示最后的尊贵。但是除了《铡美案》的榜样之外,从来都是狗头滚滚,小偷斩首弃市,大盗显贵逍遥。

   国家药监局长,干什么用的?专门监督检查药品是否构成危害国民生命健康的要害部门,本应该是全体公民的保护神。可是,丧尽天良的郑筱萸都干了些什么?

   据《亚洲时报》张一撰文/中国国家食品药品监管局原局长郑筱萸29日因为受贿、怠忽职守罪名成立被判死刑。在郑筱萸在任期间,中国爆出多起药品食品安全大案,涉及数以十万计受害人,合共死亡人数最少有35人,连美国方面最近也藉食品安全问题欲打开中美贸易问题的新战线。

   2003年发生的阜阳大头奶粉事件中:最少导致229名婴儿营养不良,其中轻中度营养不良的189人。又经国务院调查组核实,阜阳市因食用劣质奶粉造成营养不良的婴儿有229例,造成死亡的婴儿共计12人。

   2006年8月被曝光的欣弗事件里,共造成12人死亡。

   2006年5月被揭发的齐二有毒注射液事件,至今最少有11人因注射该药死亡。

   2006年5月24日,深圳法院开审PAAG隆胸事件:近年来,深圳富华美容医院连续推出PAAG注射隆胸手术,目前已有已发生183起不良事件,有53名香港妇女因痛楚胸部变形,当中6人终将乳房完全切除。医生警告,注射PAAG隆胸,纵不发炎也有变形危机,PAAG甚至可于体内游走,后果不堪设想。据称,PAAG隆胸材料泛滥于大陆很多美容医院,祸及人数可达30万。

   这还只是水面的浮萍,在这种虐杀之外是郑筱萸制下的药监局利益链的批文买卖假改革之名加重了了整个国民的看病贵,看病难的大困局,又有多少人因为无钱治病被迫困死在这种困局之中。我早就认为:一贪成功万骨枯(可参见拙文《重提“大刀向贪官们的头上砍去”!》载于《自由圣火》2006年11月19日)不能否认贪官的制度背景,但是社会危害和主观恶性是以行为能力和责任能力为基础的,郑筱萸利用绝对权力毁人不倦,江洋大盗、土匪强盗利用刀枪棍棒杀人越货看似手段不同,利益上实在是殊途而同归。以玩忽职守换取个人利益而故意草菅人命,此等猖狂是可忍孰不可忍?此等虐杀手段之龌龊不杀头,又有何人头可杀?

   前几年美国有一位战功还算显赫的将军,因为在个人履历表中多添了一项战功,被披露后,无地自容,悔恨自杀;有意思的是就在郑筱萸提出上诉的同时日本的农林水产大臣松刚利生因为涉嫌受贿而“畏罪自杀”,儒家文化熏陶下两位部长的廉耻观真是判若天壤之别!

   至于“坦白从宽”只是一项刑事政策,属于酌定情节,并非法定情节。我以为,制度之弊掩盖不了人性之恶,制度责任和法律责任各自仲伯。此案无论兀显得是“反腐秀”,还是当局持续“反腐的决心”,郑筱萸都必须承担死刑的法律责任。

   2007年6月于青岛咫尺居

自由圣火6/20/2007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