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姜福祯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福祯文集]->[谁是富人?——读韩进《茅于轼给中国人民玩的把戏很高明?》]
姜福祯文集
○2000~2002○
山东“六.四”政治犯群像系列
·雪落大海静无声——王在京先生祭
·张杰:囚室里的一道风景
·行者无疆:我的联号张铭山
●2001●
·孙维邦和他的共产主义文化批判
·老张赢,共产党也赢
·关于王金波先生被捕的几点质疑
·天上星星一点点──一组没寄出的贺年卡
·兄弟,你们去吧!
·缺席后的出席──关于申奥的几句话
·岂有文章乱天下──呼吁释放因言获罪的牟传珩先生
·法律到哪里止步?──关于“撞了白撞”的法理思考
·若望不能忘──悼王老若望
○2001~2002○
重涉旧尘
·我的一九八一
·一创刊就终刊的《人》
●2002●
·警匪一家:张铭山小吃店遭劫
·从查禁“口袋书”想到中国人的精神
·劣质焦炭与三个代表
·封堵两亿手机 违宪不商量——浅析与天下万众为敌的手机实名制
·反贪均富,还财于民
·谁敢动我的奶酪?(诗三首)
·李昌平说法实录
·返本归真解放中国──我读李昌平
·关于革命与改良的一些思考──献给杨建利先生
·号角为谁吹响?──写给《切.格瓦拉》上演两周年
·贺《民主论坛》创刊四周年
·反贪是个纲,纲举目张
·最热的天吃最甜的西瓜
·牟传珩、燕鹏颠覆国家政权案在青岛开庭──因言获罪.因网获罪
·《民主论坛》为什么是不可替代的?
·愤怒的葡萄
·用旧报纸擦屁股易患口号癌
●2003●
小康风景线
·公正是现代社会的第一要义
·关于李海仓现象的几点深思
******
·寻找汤戈旦:在时代的坐标上──纪念汤戈旦逝世十周年
·行路难:谁剥夺了我们的行路权?
·俄国十月革命是对斯托雷平反动的反动──斯托雷平反动与中国改革(上)
·“六.四”之后中国改革的基本走势──斯托雷平反动与中国改革(下)
·谁是大英雄──布什、萨达姆、秦始皇、张艺谋?
·与《民主论坛》同行──纪念《民主论坛》《民主通讯》创刊五周年并兼写给王金波先生
·关于“沦陷区”的说话问题──有感于香港大游行和和余杰获万人杰奖
·世象杂说:狗恶酒酸“酸”几许?
·好誓言与好制度──有感于官员上任宣誓程序出台
·对《宪法.序言》几个细节的点评
·教育、医疗产业化的实质是“劣币驱逐良币”
·写在何德普先生开庭前夕
·感受罗永忠
·“牛奶美人”与“荔枝美人”
●2004●
·山东异议人士王金波身体虚弱家属要求保外就医
·山东著名民运人士燕鹏成功渡海投奔台湾海岛
·名目亮眼的网络刊物《民主通讯》和《民主论坛》
·为燕鹏获准赴美干杯!
·“九一一”我遭遇“恐怖”袭击
·文化稽查与“恐怖”袭击
·我们推荐王金波
·妞妞事件昭示了什么?
·从长春半导体厂改制看国企改革的罪恶(上)
·从长春半导体厂改制看国企改革的罪恶(下)
●2005●
·关于文化专制与诺贝尔文学奖的乱侃
·向赵紫阳三鞠躬
·制度缺失下贪官们的若干保护伞
·世象短喻(三则)
·王金波在山东第一监狱沓无音信生死不明 紧急呼吁海内外同仁关注王金波先生在狱中状况
·济南监狱置若罔闻依旧不许王金波父子见面
·补充签名和简单说明
·祸不单行,王金波母亲又遇车祸
·医患矛盾的实质是医疗产业化
·谁扛着中国文化的正红旗?──关于文化困境与诺贝尔文学奖的乱侃
·在《改善政治犯良心犯关押状况的呼吁》上的签名
·自律、狗律、他律
·我思
·试论中国社会的新法西斯主义——对刘亚洲《信念与道德》批判的再批判
·陈延忠先生的政治交代
·1998年的政治生态──写在中国民主党组党七周年之际
·任意车边的土皇帝──也给东海一枭敲敲警钟
·我拿什么拯救你,我的朋友──关于张林的一点政治学比较
·陈延忠先生病逝
·监狱:中国人权的盲区──陈增祥出狱后念起维权经
·海内外异议人士就燕鹏在台尴尬处境致台湾政府的公开信
·呼吁紧急关注山东邹城任自元事件签名
·我们有什么,我们没有什么?──由一桩小案例惹起的反思
·寂寞兰栾新建
·你走了,星光还在
挂在欲望脖子上的项链
·钱有多大?
·两个灵魂
·中国伦理学 之一
·中国伦理学 之二
·春晖汤 吃人——历史和现实的一些论证
·新生活——关于吃人的合理性的一些例证
·九岁女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谁是富人?——读韩进《茅于轼给中国人民玩的把戏很高明?》

   

姜福祯

   据说穷人、富人的划分有浓厚的意识形态色彩,不宜采用。外文的含 义我不懂,从中国现代“打土豪、分田地”的历史进程上看却是这 样。因为“为穷苦人民打天下”一直是共产党的承诺。但历史是历 史,目前穷人、富人说法除了文字层面的意义,难道还有其他吗?如 果没有,茅先生等人是危言耸听、还是忧国忧民?

   据说有人总想“杀富济贫”,剥夺富人。这样实际上就有两种不同的 力量和两种不同的剥夺方式──一种是来自官方对富人的剥夺,一种 是来自民间对富人的剥夺。这两种“剥夺”,目前哪一种是真、哪一 种是假?哪种属于实践、哪种属于心态?

   据说穷人、富人的权利是对等的,都需要保护。废话!法定的权利当 然需要保护。“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谁说可以肆意侵犯富人的权利 了。任何一个翻车前的富人罪甚至“原罪”都是假设和疑嫌。

   据说中国穷了几千年的一个主要原因是仇富。不要说中国并非穷了几 前年,而是中国的百姓穷了几千年。就是中国真的穷因是因为统治者 的“剥削压迫太甚”和重农主义的国是选择。中国历史上的巨富实际 上也大都是官商。

   一些统计资料显示,太子党一类富人,已经成为“富人”这个名词的 专用代名词──他们占据整个国家财富的95%以上。当下的富人是 谁?茅先生怕是心知肚明。当下“仇富”仇的内容是什么?茅先生怕 是心知肚明。茅先生为穷人办事的虚伪性在哪里?为富人说话的真实 内容是什么?茅先生还是心知肚明。那么,茅先生怎么了?推荐看一 下如下的文章。

   (2007年9月9日于青岛咫尺居)

   ------------------------------------------------------------

【附录】韩进:《茅于轼给中国人民玩的把戏很高明?》

   茅于轼先生发表了一篇《替富人说话,为穷人办事》的文章,我认为 他是给中国人民玩把戏。

   首先,中国现在需要特意为富人说话吗?我认为不需要。正如仇富是 个伪命题一样,说需要替富人说话也是一个伪命题。

   这些年来,我是接触了全国各地许多人的,从来没有感受到中国老百 姓是仇富的。中国人仇的只是腐败官僚,应该说中国人是仇腐不仇 富。既然不存在仇富的问题,替富人说话就是虚晃一枪,真实含义只 是替腐官遮掩了。

   表面上,茅于轼已经先作了声明,“我这里所说的富人不包括贪污盗 窃、以权谋私、追求不义之财的那些人,而是指诚实致富,特别是兴 办企业致富的企业家和创业者。”问题在于,当你把那些贪污盗窃、 以权谋私、追求不义之财的人划归另类之后,必须与之斗争。中国当 前的社会焦点,就是同这些人斗争。同这些人斗争是大事,是头等大 事,否则的话,所谓“为穷人办事”也就一钱不值,徒托空言耳!

   从另一方面讲,如果你把他们划归另类之后就再不理睬了,那他们这 些人肯定会偷偷地溜回来,重新挤进“富人”的行列里去!当你“富 人、富人”地念叨时,要知道人们心目中的富人只是有钱人,其含义 是把腐官、贪污盗窃者、以权谋私者、追求不义之财者和诚实致富者 全包括在一起的。当前中国真正的富人到底是哪些人呢?是腐官,是 那些贪污盗窃者、以权谋私者、追求不义之财者!诚实致富、兴办企 业致富的企业家和创业者虽然数量不少,但富裕的程度却远不能与那 些腐官之流相比。所以,当我们谈论富人的时候,在当前首先是指那 些腐官之流。茅于轼先生的文章,至少客观效果是煽起一股不分青红 皂白保护腐官和不义富人之风的,或者说他是有意这样教导人们的。

   中国穷了几千年,原因就是统治阶级剥削压迫太甚,不是象茅于轼说 的那样是因为仇富。中国人并不是“见到富人就想打倒”,而是见了 腐官就想杀掉。历史上在战争中确实有见到富人就要抢夺他们财物的 倾向。非常时期军队要活命,如果富人的财物不够,连穷人也要抢 的,甚至只要能抢得到,根本就不分穷人、富人。只有共产党的军队 才有明确的政治纲领,站在穷人的立场上,不抢穷人才成为信条。

   中国穷了几千年,原因到底是因为中国人仇富、还是因为统治阶级剥 削压迫太甚?是因为中国人民实在过不下去了、还是本来可以好好地 过日子、只是因为嫉妒有人富起来而眼红、而造反的?请问茅于轼先 生,你敢正面回答这个问题吗?

   我不知道当前中国有谁“准备打倒富人,再次剥夺他们”,从网上的 言论看,一些拥毛派是想打倒腐败官僚。尽管有些瞎眼的拥毛派对我 恨之入骨,其实他们若是行动起来,我只会帮忙,决不反对。依我 看,就是这些拥毛派也不是“反对为富人说话,反对保护富人”,拥 毛派的思想观点是更“左”一些,应该是因为他们看到了当前许多富 人富得来路不正。他们的观点是:“富人有几个是依法经营诚实劳动 富裕起来的?现在的富人有几个背后没有强大权力(包括来自政府和 黑社会、流氓势力),他们需要你这个老头去帮他们说话?”如果谁 以为拥毛派还是当年红军打土豪分田地时的思想水平,我相信这人一 定是白痴。如果故意说他们就是这水平,那一定是蓄意混淆是非,是 污蔑他们。

   对诚实致富的富人的确应该保护,对此谁也没意见。至于说话,他们 自己有能力,至少比穷人更有能力。虽然替他们说话也应该,但更需 要为另一些人说话,这就是穷人。不知茅先生以为如何?

   其实,不管是替富人说话也好,为穷人办事也好,最终必须落实到反 对腐败官僚、推动社会制度变革上。离开了这一点,都是伪善的空 谈。这一点,正是检验当前每个中国人道德品质的试金石、分水岭。

   那么在这一点上,茅于轼先生是怎样做的呢?他主张的是“踏踏实实 的做事。要帮助他们的孩子能够上学,有病时有钱看病,搞生产时有 钱买化肥农具,或能进城打工,碰到个别老板欺侮时有人帮他们维 权”,一句话,就是春节慰问贫困户的时候,建议再增加几斤面、几 斤米,如此而已。对于反对腐败官僚、推动社会制度变革,十分不 幸,茅于轼先生至少在这篇文章里一字未提。这就难免让人看出你到 底为谁帮腔的嘴脸。

   战斗未有穷期,把戏也远未演完,高明否?不高明也!

   ------------------------------------------------------------

   与韩进联系:辽宁省阜新市总工会 韩建梅(收转)

         邮编:123000

         电话:0418-283-6526

         手机:138-4180-9924

         电邮:[email protected]

         博客:http://bjxjhjzl.vip.bokee.com/

   ------------------------------------------------------------

   (韩进:中国笔迹学家)

民主论坛 2007-09-09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