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姜福祯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福祯文集]->[“仰望星空”必须从仰望善制开始]
姜福祯文集
·谁敢动我的奶酪?(诗三首)
·李昌平说法实录
·返本归真解放中国──我读李昌平
·关于革命与改良的一些思考──献给杨建利先生
·号角为谁吹响?──写给《切.格瓦拉》上演两周年
·贺《民主论坛》创刊四周年
·反贪是个纲,纲举目张
·最热的天吃最甜的西瓜
·牟传珩、燕鹏颠覆国家政权案在青岛开庭──因言获罪.因网获罪
·《民主论坛》为什么是不可替代的?
·愤怒的葡萄
·用旧报纸擦屁股易患口号癌
●2003●
小康风景线
·公正是现代社会的第一要义
·关于李海仓现象的几点深思
******
·寻找汤戈旦:在时代的坐标上──纪念汤戈旦逝世十周年
·行路难:谁剥夺了我们的行路权?
·俄国十月革命是对斯托雷平反动的反动──斯托雷平反动与中国改革(上)
·“六.四”之后中国改革的基本走势──斯托雷平反动与中国改革(下)
·谁是大英雄──布什、萨达姆、秦始皇、张艺谋?
·与《民主论坛》同行──纪念《民主论坛》《民主通讯》创刊五周年并兼写给王金波先生
·关于“沦陷区”的说话问题──有感于香港大游行和和余杰获万人杰奖
·世象杂说:狗恶酒酸“酸”几许?
·好誓言与好制度──有感于官员上任宣誓程序出台
·对《宪法.序言》几个细节的点评
·教育、医疗产业化的实质是“劣币驱逐良币”
·写在何德普先生开庭前夕
·感受罗永忠
·“牛奶美人”与“荔枝美人”
●2004●
·山东异议人士王金波身体虚弱家属要求保外就医
·山东著名民运人士燕鹏成功渡海投奔台湾海岛
·名目亮眼的网络刊物《民主通讯》和《民主论坛》
·为燕鹏获准赴美干杯!
·“九一一”我遭遇“恐怖”袭击
·文化稽查与“恐怖”袭击
·我们推荐王金波
·妞妞事件昭示了什么?
·从长春半导体厂改制看国企改革的罪恶(上)
·从长春半导体厂改制看国企改革的罪恶(下)
●2005●
·关于文化专制与诺贝尔文学奖的乱侃
·向赵紫阳三鞠躬
·制度缺失下贪官们的若干保护伞
·世象短喻(三则)
·王金波在山东第一监狱沓无音信生死不明 紧急呼吁海内外同仁关注王金波先生在狱中状况
·济南监狱置若罔闻依旧不许王金波父子见面
·补充签名和简单说明
·祸不单行,王金波母亲又遇车祸
·医患矛盾的实质是医疗产业化
·谁扛着中国文化的正红旗?──关于文化困境与诺贝尔文学奖的乱侃
·在《改善政治犯良心犯关押状况的呼吁》上的签名
·自律、狗律、他律
·我思
·试论中国社会的新法西斯主义——对刘亚洲《信念与道德》批判的再批判
·陈延忠先生的政治交代
·1998年的政治生态──写在中国民主党组党七周年之际
·任意车边的土皇帝──也给东海一枭敲敲警钟
·我拿什么拯救你,我的朋友──关于张林的一点政治学比较
·陈延忠先生病逝
·监狱:中国人权的盲区──陈增祥出狱后念起维权经
·海内外异议人士就燕鹏在台尴尬处境致台湾政府的公开信
·呼吁紧急关注山东邹城任自元事件签名
·我们有什么,我们没有什么?──由一桩小案例惹起的反思
·寂寞兰栾新建
·你走了,星光还在
挂在欲望脖子上的项链
·钱有多大?
·两个灵魂
·中国伦理学 之一
·中国伦理学 之二
·春晖汤 吃人——历史和现实的一些论证
·新生活——关于吃人的合理性的一些例证
·九岁女孩
○2005~2008○
砚边余墨
·砚边余墨──随笔
·砚边余墨(二题):自由的深度和层次
·砚边余墨(杂文四题)
●2006●
谈张五常该不该打倒
·张五常:这只坐在云彩上的猪
·张五常的写作路线
·经济学上的恐怖主义
·我最瞧得起的还是秦晖与郎咸平──简单回应吴辉先生几句
·在中国初步建立福利制度的可能性探讨
·“多数人暴力”与个人主义乌托邦
·专制与腐败:张五常视野里改革制胜的雌雄双剑
我所亲历的网络控制
·2006年网络怪谭录——我所亲历的网络控制(3之1)
·“网上议政”神话的破灭——我所亲历的网络控制(3之2)
·中国网络“半瘫痪”——我所亲历的网络控制(3之3)
微观生活(三题)
·横扫一切丰乳肥臀
·樱花一颗色三种
·高树原来斩千刀
世象短语
·“国情依赖症”可以休矣!
·“扒裤权”的诞生说明了什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仰望星空”必须从仰望善制开始

   

从“反潮流”到“仰望星空”的历史诡异及其他

姜福祯

   

   文革之后“仰望星空”作为一种健康的理性几经重挫,以至于89 “6.4”之后荡然无存,这是有目共睹的。

   首先是从提倡思想解放到89民主墙运动的被取缔,随后是86年对所谓 “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不利”的胡耀邦的清理;直到89年由悼胡、反 腐败、反官倒而导致的轰轰烈烈的民主运动被镇压,中国人民“关心 国家大事”的权利在屡次欺骗打压之后终于丧失贻尽,这次邓小平是 用坦克划的句号,残酷、干净、彻底、毋容置疑。这种丧失实际上也 成了这个体制的致命缺陷。党内的腐败、体制的积恶,在没有民间反 对派和压力集团的状况下愈演愈烈,直到目前全面陷入物质主义、利 己主义的泥潭,除了极少数的异议人士和维权人士之外,还有谁以 “永恒的炽热”保持“凛然的正义”,不断追求“无穷的真理”。外 国媒体早就认为:“忘记民主。中国20多岁的人忙着享受生活,无暇 顾及政治。”(岂止20多岁!)这的确是整个民族的悲哀。温家宝的 担忧对于他个人或许是真诚的,但面对强大的制度却是无奈的和虚假 的。常识是首先要破除“党天下”的禁锢,让自由思考者有制度保 障,“仰望星空”才会成为一个真问题,也才会成为一个民族自我疗 伤、自我定位的理性选择,中华民族健康崛起的前景也才会出现。

   从毛泽东“反潮流”到温家宝“仰望星空”几十年历史的确有惊人的 相似之处。

   “文革”是党内意识形态分歧白热化的一次具体呈现,毛泽东先把自 己从“17年黑线压了红线”的党中央中超越出来(“资产阶级司令 部”)然后鼓励高举“造反有理”的大旗,一举粉碎“刘邓路线”, 随后继续提倡“反潮流”思想,这就为“大众狂欢”带来可能性和合 法性,虽然是“钦定”的合法性。民众是动态的、活跃的、真实的, 党内是固态的、僵化的、虚假的。毛泽东深知这一点,不仅仅是“利 用”,还上升到“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为党保鲜。毛 泽东的理论有许多真诚的部分,并非都是个人权谋,他的思路是:与 党内反动派的斗争是与国民党反动派斗争的继续。社会主义革命的对 象不在别处,“就在共产党内。”但是问题来了,谁来奋起反抗这些 “反动派”当然是依靠“关心国家大事”的人民群众,当时的最高指 示是:“你们要关心国家大事,要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 底!”“舍得一身剮,敢把皇帝拉下马拉下马!”(皇帝是指刘少 奇、邓小平和大大小小的当权派)。可见,不但关心,还要敢于“反 潮流”。记得当时民众也真把这种谎言政治当回事,津津乐道的是: “国家者我们的国家,人民者我们的人民,我们不说谁说?我们不做 谁做?”

什么是反潮流呢?

   简单说就是敢于逆潮流而上,在万众沉默中爆发。“反潮流”的主旨 精神相当豪迈:“不怕离婚、不怕坐牢、不怕杀头。”当时这样的典 型有王洪文、聂元梓、张铁生、黄帅等等。这些典型的作用就是说党 内不敢说,做党内不敢做,他们的言说和行为在毛泽东主持下的舆论 支持下往往由暗到明,由弱到强,由边缘到中心,以至所向披靡,达 到毛泽东想要达到的目标。但是这些反潮流的英雄并没有个人自由和 价值选择的空间,他们仰望的最高律令就是毛泽东思想的绝对权威, 他们的自由理念和民主价值观只能深深的藏在内心深处。就是偶而有 人在附在“毛皮”底下夹带点“私货”马上就会迎来粉身碎骨或者牢 狱之灾。比如遇罗克的《出身论》、杨曦光的《中国向何处去?》、 鲁礼安的《北斗星学会宣言》、李一哲的《关于社会主义的民主与法 制》、陈尔晋的《论无产阶级民主革命》(即《特权轮》)等等思想 都是被“钦定”异端而铲除的。

   邓小平是“皇帝”之一。他对“反潮流”的精神深恶痛绝,但他把这 种全民参与的“大民主”(大鸣、大放、大字报、大辩论)做成了 “压缩饼干”压缩到“民主墙上”并且最后利用了一次“西单民主 墙”为自己造势,利用民间道义资源达到清理华国锋等“凡是派”思 潮的目的,胜券在手之时当然也是“民主墙”取缔之日。胡耀邦、赵 紫阳一定程度主张独立思考、提倡“国事家事事事关心”还没有全然 剥夺“仰望星空”的权利,于是邓总是认为“资产阶级自由化泛 滥”,结果是废掉了他自己确认的胡耀邦、赵紫阳两个接班人。可见 在一个极权恶制之下“仰望星空”是多么艰难的事情。

   久违多年之后,温家宝总理多次流露过这种大焦虑、大忧患的意识, 今年先后在几次演讲和题词中提出“仰望星空”,在为香港学生题词 时重提给清华大学学生的勉语:“杜鹃再拜忧天泪,精卫无穷填海 心”以“精卫”、“杜鹃”精神为报国主张,尤其是最近在《人民日 报》发表了《仰望星空》的诗作,是这种忧患意识的集中诠释。此时 此地,作为一个政治家发表这首诗作大概不止是无病呻吟吧,因为危 机四伏、贫富悬殊利剑下的中国改革的确到了需要选择的时候了。温 家宝“仰望星空”的精神来自康德,并不费解,费解和诡异的是温总 理总知道当前正在为奥运和十七大“扫请障碍”,以前所没有的力度 和规模大肆封锁网络,遮蔽网民的视听,遮蔽极少数人“仰望星空” 的眼睛。近日这种封锁完全延伸到个人博客空间,一些最著名、最具 有影响力的记者、作家的博文都被删除,被有人称之为“斩首行 动”。试问温家宝我们“仰望星空”的制度保证在哪里?以下韩杰生 的一首诗歌是合乎当下糟糕的现实的──

释温家宝《仰望星空》

     你仰望星空,

     尽管真理想繁星一样闪烁,

     你却无法摘取,

     因为它们离你如此遥远。

   

     你仰望星空,

     尽管正义如天空庄严圣洁,

     你只能敬畏,

     因为你若践行必然招致身败名裂。

   

     你仰望星空,

     尽管自由宁静是星空秉性,

     你只能望空兴叹。

   

     因为你是党国中坚身不由己。

     你仰望星空,

     尽管炽热似恒星壮丽光辉,

     你只能深藏心底,

     因为烈焰会把你烧焦春雷将把你击碎。

     (《民主论坛》2007-09-05)

   我无意比较毛泽东的“反潮流”和温家宝“仰望星空”的异同,实际 上也无法比较,绝对权威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毛泽东的“反潮流” 是一种运动和实践,温家宝的“仰望星空”只能是一种方法,甚至只 能是一种表述、一种感叹。当年朱总理要“壮士断腕”,誓死要踏 “地雷阵”和为贪官准备“99口棺材”决战的豪言壮语不是还铿锵在 耳吗?

   值得关注的是官方媒体也有如下解释:

     “政治冷漠只是‘星空冷漠’的一部分。理想地说,一个时而仰   望‘星空’的人,一个留存一分灵魂生活的人,一个关注更广阔   的人世和更深邃的宇宙的人,才算是一个完整、健康的人。这样   的人的生活,才真正值得去过;这样的人组成的社会,才会持续   地创造美好、拥有美好。但是,目前我们的社会将人塑造成了另   一个样子。我们的民族当然需要一些仰望‘星空’的人,而那些   渴望灵魂自由的人,则需要这个民族的集体价值和这个国家的制   度激励才能够拥抱‘星空’。”(《南方都市报》社论)

   可见追求自由人的言说是相似的,可是现实是严酷的,“我们”不知 道“他们”还打算坏多久,“我们”需要返窮自问的是:如何知行和 一,在严酷的季节里我们还要让恶制走多远?能否为呼唤善制切实做 一个推手,而不是为这个恶制制造华胄和补药,这是拷问温家宝和每 一个正在“仰望星空”的人的真问题。

   (2007年9月7日于咫尺居)

   ------------------------------------------------------------

新闻背景

   康德在《实践理性批判》一书的最后说:

     “有两种事物,我们越是经常、持续地对它们反复思考,它们总   是以时时翻新、有增无已的惊叹和敬畏充满我们的心灵:这就是   头上的星空和内心的道德法则。”

   《人民日报》9月4日日刊发了国务院总理温家宝的诗作《仰望星 空》。温家宝寄语学子,勉励他们勤奋学习知识,希望他们经常地仰 望天空,学会做人,学会思考,学会知识和技能,做一个关心世界和 国家命运的人。温家宝的诗作如下:

     仰望星空

     我仰望星空,

     它是那样寥廓而深邃;

     那无穷的真理,

     让我苦苦地求索、追随。

     我仰望星空,

     它是那样庄严而圣洁;

     那凛然的正义,

     让我充满热爱、感到敬畏。

     我仰望星空,

     它是那样自由而宁静;

     那博大的胸怀,

     让我的心灵栖息、依偎。

     我仰望星空,

     它是那样壮丽而光辉;

     那永恒的炽热,

     让我心中燃起希望的烈焰、响起春雷。

民主论坛 2007-09-07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