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姜福祯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福祯文集]->[5.《物权法》关系辩正]
姜福祯文集
·行路难:谁剥夺了我们的行路权?
·俄国十月革命是对斯托雷平反动的反动──斯托雷平反动与中国改革(上)
·“六.四”之后中国改革的基本走势──斯托雷平反动与中国改革(下)
·谁是大英雄──布什、萨达姆、秦始皇、张艺谋?
·与《民主论坛》同行──纪念《民主论坛》《民主通讯》创刊五周年并兼写给王金波先生
·关于“沦陷区”的说话问题──有感于香港大游行和和余杰获万人杰奖
·世象杂说:狗恶酒酸“酸”几许?
·好誓言与好制度──有感于官员上任宣誓程序出台
·对《宪法.序言》几个细节的点评
·教育、医疗产业化的实质是“劣币驱逐良币”
·写在何德普先生开庭前夕
·感受罗永忠
·“牛奶美人”与“荔枝美人”
●2004●
·山东异议人士王金波身体虚弱家属要求保外就医
·山东著名民运人士燕鹏成功渡海投奔台湾海岛
·名目亮眼的网络刊物《民主通讯》和《民主论坛》
·为燕鹏获准赴美干杯!
·“九一一”我遭遇“恐怖”袭击
·文化稽查与“恐怖”袭击
·我们推荐王金波
·妞妞事件昭示了什么?
·从长春半导体厂改制看国企改革的罪恶(上)
·从长春半导体厂改制看国企改革的罪恶(下)
●2005●
·关于文化专制与诺贝尔文学奖的乱侃
·向赵紫阳三鞠躬
·制度缺失下贪官们的若干保护伞
·世象短喻(三则)
·王金波在山东第一监狱沓无音信生死不明 紧急呼吁海内外同仁关注王金波先生在狱中状况
·济南监狱置若罔闻依旧不许王金波父子见面
·补充签名和简单说明
·祸不单行,王金波母亲又遇车祸
·医患矛盾的实质是医疗产业化
·谁扛着中国文化的正红旗?──关于文化困境与诺贝尔文学奖的乱侃
·在《改善政治犯良心犯关押状况的呼吁》上的签名
·自律、狗律、他律
·我思
·试论中国社会的新法西斯主义——对刘亚洲《信念与道德》批判的再批判
·陈延忠先生的政治交代
·1998年的政治生态──写在中国民主党组党七周年之际
·任意车边的土皇帝──也给东海一枭敲敲警钟
·我拿什么拯救你,我的朋友──关于张林的一点政治学比较
·陈延忠先生病逝
·监狱:中国人权的盲区──陈增祥出狱后念起维权经
·海内外异议人士就燕鹏在台尴尬处境致台湾政府的公开信
·呼吁紧急关注山东邹城任自元事件签名
·我们有什么,我们没有什么?──由一桩小案例惹起的反思
·寂寞兰栾新建
·你走了,星光还在
挂在欲望脖子上的项链
·钱有多大?
·两个灵魂
·中国伦理学 之一
·中国伦理学 之二
·春晖汤 吃人——历史和现实的一些论证
·新生活——关于吃人的合理性的一些例证
·九岁女孩
○2005~2008○
砚边余墨
·砚边余墨──随笔
·砚边余墨(二题):自由的深度和层次
·砚边余墨(杂文四题)
●2006●
谈张五常该不该打倒
·张五常:这只坐在云彩上的猪
·张五常的写作路线
·经济学上的恐怖主义
·我最瞧得起的还是秦晖与郎咸平──简单回应吴辉先生几句
·在中国初步建立福利制度的可能性探讨
·“多数人暴力”与个人主义乌托邦
·专制与腐败:张五常视野里改革制胜的雌雄双剑
我所亲历的网络控制
·2006年网络怪谭录——我所亲历的网络控制(3之1)
·“网上议政”神话的破灭——我所亲历的网络控制(3之2)
·中国网络“半瘫痪”——我所亲历的网络控制(3之3)
微观生活(三题)
·横扫一切丰乳肥臀
·樱花一颗色三种
·高树原来斩千刀
世象短语
·“国情依赖症”可以休矣!
·“扒裤权”的诞生说明了什么?
·对外花枝乱颤,对内剑戟斧钺
·热闹大了:所有的狗都在狂吠
·且看樊纲鬼话一箩筐——世象短语
·官人、名人移民与“硕鼠”定律——世象短语
·“馨吻脸脖”又如何?
·“考霸”还是考奴?
******
·编辑和写手的二重奏
·纸船渡忠魂
·2005年最撼动人心的一本书:《束星北档案》
·政治童工刘胡兰事迹愚弄国人半个多世纪
·2005年网络怪谭录
·陈大胡子别传
·布衣夜行者的精神资源
·表哥──欲望时代落魄者的一个标本
·读书随笔录二题──官本位,民何在?
·真言如玉 掷地有声——读卢跃刚万言抗辩书札记
·语言霸权环境下的信息吊诡及其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5.《物权法》关系辩正

五谈《物权法》

姜福祯

   《物权法》之争涉及方方面面的关系,无疑触动了强势和弱势两大社 会集团的敏感神经。历史或许会证明《物权法》,这是在一个在错误 的时间和空间位置上发生的一件错误的事情。

“改革派”和“左派”的关系

   立法的“改革派”用《物权法》忽悠大众,让大众觉得这是个迫切需 要好东西,废法的“左”派则用意识形态忽悠《物权法》,让大众觉 得这是一个全面放弃“社会主义”的妖怪。煞有介事,好象我们正走 在“社会主义”的康庄大道上!

   “改革派”忽悠大众的主要手法是大喊小叫《物权法》如何如何迫 切、如何如何必要,如何如何惠及每一个人,好象没有它立马就会死 人,这个法就是那只“悬壶济世”的宝壶,挽社稷于即倾的“御 手”。可是即使你说的天花乱坠,我们的“物”在哪里,我们的 “权”又在哪里──大众们最清楚。就这个是真的,其他都是画皮。 “改革派”还喜欢把“左派”说成保守、僵化、逆历史潮流,企图复 辟“毛时代”,这样的烟雾弹乱扔一气,果然吓跑了一些人。其实, “改革派”和“左派”都是歪戴着同一顶“红帽子”,都同样拒绝放 弃垄断政治权力,启动政治体制改革。

   “左派”的忽悠在于他们或者自信、或者谎称能够代表“全国人 民”,其实“全国人民”早就唾弃了“社会主义”的政治理念,对于 “背离社会主义”他们并不心疼。所以他们只可能代表“全国人民” 对权贵私有化,对贪污腐败的愤怒情绪,“左派”和民间资源的交汇 处就在这里,不能因为他们躲在陈旧的“批判武器”后面,也不能因 为他们是“左派”,就否定他们主张中的真问题。

   两方面的真问题归结到一起就是:是否必须毫不迟疑地牺牲“人民大 众”的经济利益,转而保护少数权贵的“私有财产”,如果有谁敢 说:必须牺牲“人民大众”,只有这一条路可走,只有《物权法》才 能救市场经济,才能救改革,也就才能救中国,那么OK!全体闭 嘴,可是谁敢这么说!大概,只有一向视民众为草芥的新自由主义者 和伪自由主义者张五常、张维迎之流才有如此胆量。因此,在赞成派 中,这一点都被包装起来了,不包装的时候,也是语焉不详。

   我注意到:他们大喇叭的高调是:《物权法》是迈向市场经济的关键 一步。低调是:有,比没有好!那么,我的小喇叭也有高低两个调 门,高调是:以社会主义公有制为主体统辖的《物权法》迈向的依旧 是权力经济。低调是:抢,比不抢好!?

伪学术与真专政的关系

   有位立法专家说:“反对《物权法》的人没有一个是学民法的。”且 不要说这种全称否定判断多么谬误,实际上所有“物”的规定性,都 离不开人的取得、使用、占有、流动的各种环节,没有为物而物的抽 象物。正如有人认为的:“现在围绕《物权法》(草案)的争论根本 不是什么”学术争论“,而是占人口绝大多数的中国老百姓跟盗窃国 有资产的窃国大盗及其走狗”精英“的你死我活的阶级斗争。”精英 “们的”法宝“是用”学术讨论“把一切反对意见全部扫地出门, 以”学术“的名义实行专政。但是这套把戏已经越来越不灵了。越来 越多的中国老百姓已经不买这个帐了。鲁迅说:”老百姓虽然不读诗 书,不明史法,不解在瑜中求瑕,屎里觅道,但能从大概上看,明黑 白,辨是非,往往有决非清高通达的士大夫所可几及之处的。“”精 英“们以为用一纸《物权法》就能瞒天过海,掠夺天下财而据之,也 未免太小看中国普通老百姓的智慧和力量了。”从实际占有到法律占 有,从正义精神的消解到人权线底线的“却魅”,既得利益集团和他 们的食客只经过短短十多年,真是不可小觑的高效率啊!

先富与后富的关系

   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立论基础上提出的“先富论”包含两个逻辑 前提。一是:“一部分人”是什么人?当然是“能人”,或者说是经 理人,是最具有经济活力的那帮人。也就是新派经济学家所谓“经济 人”。给这部分人脱颖而出的机会。二是:“共同富裕”。先富是手 段,同富才是目的。先富者,不能为富不仁,有义务,有责任帮助还 没有富起来的人。

   事实上如何呢?我们看到:的确有一个短暂的“万元户”“专业户” 阶段,也的确有一个乡镇企业繁荣的阶段,这时候的“能人”离权力 还有一段距离。“官倒”的力量还不算生猛。很快“一部分人”是有 权有势的共产党人借改革的东风,将手握的公产“有形资产和无形资 产倒卖出去”,暴富时代来到了──发财的人“狂飙突进”!随后, 是特区和沿海城市的“圈地运动”造就了大量亿万富豪,官商勾结、 互通有无,将国家的土地、工厂、校园、民宅、街道倒卖卖,权钱合 一,造就了一个个财富神话。在不费吹灰之力消灭了乡镇企业之后, 他们开始大规模瓜分国有资产。用得依然是“空手套白狼”的中国式 权力经济方式,通过国营银行借贷,几乎分文不出,或者出了了一点 钱,甚至一元钱就将国营企业归入到个人名下。对此却美其名曰: “资本运营”,玩的就是流通概念。鲁能“转制”表明:当今中国, 数以万亿计的国有资产,960万平方公里土地矿产,都不时会沦为权 贵者的囊中物。

   有资料显示:在金融、外贸、国土开发、大型工程、证券五大领域 中,担任主要职务的基本上都是高干子弟。中国的亿万富豪,九成以 上是高干子女,其中有2,900多名高干子女,共拥有资产20,000亿。 改革实际上成为借“公”船渡“私”货的过程。“先富者”并非最具 有经济创造力的经理人,而是“太子党”和他们的利益相关人,这些 人不代表先进生产力,这些人也不符合市场理性。权力经济本来就是 无序的的,非理性的。当下,无论中国的政治还是经济资源都被这极 少数人垄断。此时次地,此情此景,大概就是一些人所说的:“中华 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刻。”吧。一方面少数人非法或者不光采暴富, 一方面大部分人还身受“新三座大山”的压迫,温柔点说,也总该是 先富者“返哺”(实际上是还财与民)的时候了吧?可是先是有不良 经济学家牛头(民主制度市场)不对马嘴(中国的权力市场)的“经 济人假设”“次优选择”把“返哺”的事抛到爪洼国,后又有《物权 法》的出台给我等“后富者”的道义期待一计响亮的耳光。 “先富者”与“后富者”的关系眼看就这样被搞掂了。

发展与代价的关系

   一部分知识“精英”平常风度翩翩,道貌岸然,拿完干股和饱食终日 之后之后,就开始为利益集团鼓噪,一会说仇富很危险,一会说“代 价难免”。他们不是在为不法资本家代言,就是在为政府决策失误的 臭尻制造“卫生纸”。还有一部分学术“精英”们:煤矿死人,他们 怨你生错了地方,国有资产流失,他们说是:“腐败出一个新体 制”,环境污染他们说:“早期资本主义都这样”,工人下岗他们说 是“优胜劣汰”“减员增效”,农民失地他们说是“加速城市化进 程”,老百姓看不起病他们说:“医疗资源配置不足短期得不到解 决”,总之穷人孩子失学、大学生毕业即失业、逼良为娼、学术腐 败、治安恶化、社会道德败坏、贫富悬殊、社会分裂他们都不着急, 因为在他们眼里这都是“发展中的问题”,可是一有人反对《物权 法》他们就惊诧了了,就愤怒了。发展与代价的关系被他们妖魔化, 他们只要“精英”集团的暴富和奢侈权,不要草根大众的生存和发展 权。这就是他们“代价”论的实质。

坏的市场与好的市场

   好的市场经济是大家都有真金白银,等币等值;都有平等的竞争和发 展机会,结果可能悬殊,但是起点公平,尤其是政府权力受到最大限 制。大部分人物质和精神生活无忧,社会结构呈纺锤型。坏的市场经 济则相反,凭借权力和黑金,破坏了公平的市场规则,许多人的真金 白银被无端占有、稀释和巧取豪夺,资源向少数人手中严重倾斜,社 会结构呈宝塔型。最近,英国正在酝壤出台《同酬法》,届时全国的 公务员将减薪加税贴补低收入者,工资收入的40%将用来交税,这样 的举措就是为了防止形成塔式社会结构,促进全社会中产化。

   据说:《物权法》的一个政治正当性,就是能够实质性推进改革,能 够启蒙受计划经济毒害良久的中国人,从物的神圣性上认识市场经济 的必要性。此时,他们好象忘记了中国的国情,忘记了他们是在给谁 做嫁衣服。尤其是忘记了至今迟迟不启动政治体制改革,不放弃“社 会主义公有制”的权力黑洞造就的不伦不类的“坏市场”亟待矫正, 而不是顺其发展,助纣为虐,更不是物权启蒙的法学幻想。私有产权 无论作为一种制度安排还是心理暗示,在现实如此具体和严峻的情况 下,他们最需要的是生存的面包,是即时分享改革成果的希望,不是 遥远地关于自由占有的承诺。所以,被启蒙的只能是“剥夺剥夺者” 的革命冲动。这是一个“坏的市场”再加上一些追认“坏的市场”的 法律可能造就的矛盾。

相关物权法多少与实用的关系

   历史上有过许多庞大、严密的法律体系,诸如《罗马法》《拿破仑法 典》民国时代也有过《六法全书》。毛泽东对这些“封资修”的货色 一点也不赶兴趣。邓小平时代开始逐步立法,先是在1986年颁布《民 法通则》,随后相物权立法方面也有重大进展。《土地管理法》等一 系列相关法律法规的出台,对构筑可流转的不动产权利体系,起到了 重要作用。在实践校正下1988年,促成了《宪法》的修改。后来为抵 制开发区圈地热。1997年修改《土地管理法》,实践说明,在一种上 位法规缺位的情况系,通过修改和完善下位单行法规,正是及时解决 现实焦点问题的“短平快”方式,不必为求“高大全”而失去法律调 整的机会。目前最需要的是一部可以具备《物权法》大部分功能的 《土地法》,可以有效防止和保护国有财产和私有财产的《国有财产 法》和《私有财产法》,就是《物权法》不能不出台,也必须有一部 严格真实的《反对和防止贪污腐败法》和若干单行阳光法规与之相互 制掣。这些法规应该包括《公务员收入公开法》《大宗不动产和财产 登记法》《财产法》《遗产税收法》《无主和不明资产甄别法》《慈 善捐助法》等等。虽然,无法作到法网恢恢,疏而不漏,但是也不能 对权贵资本家们附首称臣,对他们也来点物权启蒙,到处高悬法律的 利剑,让他们最大限度地节制欲望,还财与民。

   (2007年3月15日于青岛)

民主论坛 上载:[2007-03-15] 修订:[2007-03-15]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