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姜福祯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福祯文集]->[共产党是一个党]
姜福祯文集
·号角为谁吹响?──写给《切.格瓦拉》上演两周年
·贺《民主论坛》创刊四周年
·反贪是个纲,纲举目张
·最热的天吃最甜的西瓜
·牟传珩、燕鹏颠覆国家政权案在青岛开庭──因言获罪.因网获罪
·《民主论坛》为什么是不可替代的?
·愤怒的葡萄
·用旧报纸擦屁股易患口号癌
●2003●
小康风景线
·公正是现代社会的第一要义
·关于李海仓现象的几点深思
******
·寻找汤戈旦:在时代的坐标上──纪念汤戈旦逝世十周年
·行路难:谁剥夺了我们的行路权?
·俄国十月革命是对斯托雷平反动的反动──斯托雷平反动与中国改革(上)
·“六.四”之后中国改革的基本走势──斯托雷平反动与中国改革(下)
·谁是大英雄──布什、萨达姆、秦始皇、张艺谋?
·与《民主论坛》同行──纪念《民主论坛》《民主通讯》创刊五周年并兼写给王金波先生
·关于“沦陷区”的说话问题──有感于香港大游行和和余杰获万人杰奖
·世象杂说:狗恶酒酸“酸”几许?
·好誓言与好制度──有感于官员上任宣誓程序出台
·对《宪法.序言》几个细节的点评
·教育、医疗产业化的实质是“劣币驱逐良币”
·写在何德普先生开庭前夕
·感受罗永忠
·“牛奶美人”与“荔枝美人”
●2004●
·山东异议人士王金波身体虚弱家属要求保外就医
·山东著名民运人士燕鹏成功渡海投奔台湾海岛
·名目亮眼的网络刊物《民主通讯》和《民主论坛》
·为燕鹏获准赴美干杯!
·“九一一”我遭遇“恐怖”袭击
·文化稽查与“恐怖”袭击
·我们推荐王金波
·妞妞事件昭示了什么?
·从长春半导体厂改制看国企改革的罪恶(上)
·从长春半导体厂改制看国企改革的罪恶(下)
●2005●
·关于文化专制与诺贝尔文学奖的乱侃
·向赵紫阳三鞠躬
·制度缺失下贪官们的若干保护伞
·世象短喻(三则)
·王金波在山东第一监狱沓无音信生死不明 紧急呼吁海内外同仁关注王金波先生在狱中状况
·济南监狱置若罔闻依旧不许王金波父子见面
·补充签名和简单说明
·祸不单行,王金波母亲又遇车祸
·医患矛盾的实质是医疗产业化
·谁扛着中国文化的正红旗?──关于文化困境与诺贝尔文学奖的乱侃
·在《改善政治犯良心犯关押状况的呼吁》上的签名
·自律、狗律、他律
·我思
·试论中国社会的新法西斯主义——对刘亚洲《信念与道德》批判的再批判
·陈延忠先生的政治交代
·1998年的政治生态──写在中国民主党组党七周年之际
·任意车边的土皇帝──也给东海一枭敲敲警钟
·我拿什么拯救你,我的朋友──关于张林的一点政治学比较
·陈延忠先生病逝
·监狱:中国人权的盲区──陈增祥出狱后念起维权经
·海内外异议人士就燕鹏在台尴尬处境致台湾政府的公开信
·呼吁紧急关注山东邹城任自元事件签名
·我们有什么,我们没有什么?──由一桩小案例惹起的反思
·寂寞兰栾新建
·你走了,星光还在
挂在欲望脖子上的项链
·钱有多大?
·两个灵魂
·中国伦理学 之一
·中国伦理学 之二
·春晖汤 吃人——历史和现实的一些论证
·新生活——关于吃人的合理性的一些例证
·九岁女孩
○2005~2008○
砚边余墨
·砚边余墨──随笔
·砚边余墨(二题):自由的深度和层次
·砚边余墨(杂文四题)
●2006●
谈张五常该不该打倒
·张五常:这只坐在云彩上的猪
·张五常的写作路线
·经济学上的恐怖主义
·我最瞧得起的还是秦晖与郎咸平──简单回应吴辉先生几句
·在中国初步建立福利制度的可能性探讨
·“多数人暴力”与个人主义乌托邦
·专制与腐败:张五常视野里改革制胜的雌雄双剑
我所亲历的网络控制
·2006年网络怪谭录——我所亲历的网络控制(3之1)
·“网上议政”神话的破灭——我所亲历的网络控制(3之2)
·中国网络“半瘫痪”——我所亲历的网络控制(3之3)
微观生活(三题)
·横扫一切丰乳肥臀
·樱花一颗色三种
·高树原来斩千刀
世象短语
·“国情依赖症”可以休矣!
·“扒裤权”的诞生说明了什么?
·对外花枝乱颤,对内剑戟斧钺
·热闹大了:所有的狗都在狂吠
·且看樊纲鬼话一箩筐——世象短语
·官人、名人移民与“硕鼠”定律——世象短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共产党是一个党

   

姜福祯

   “共产党是一个党”,这句话好象什么也没说。

   其实这句话,颇有新意,就好象民主是个好东西。这句话还有另一半 是:“共产党根本就不是一个执政党,而是政权本身。”(参看:孙 丰《共产党的原罪》之15)那么,不是执政党是什么党,是一个霸王 硬上弓的霸王党、窃国党、专政党。因为执政党是一个过程,是相对 于“在野党”才成立,没有一个“执政党”,老是执政,老是骑在在 公民的脖子上不走,还一个劲的吆喝“我代表你,我永远远代表你, 我千秋万代的代表你!”。我一不代表你,你就会偏离正确方向,你 就会走火入魔,你就会被西方敌对势力吞噬,你就会……

   世界上有这么非要代表你的“执政党”吗?没有。因此,共产党只是 一个党,而不是一个执政党。从前,是革命党,后来改革了,并没有 完成从革命党到执政党的转变。国民党结束了一党执政,目前在野, 一旦再次执政,也就是执政党了──无论在野在朝,国民党都不是专 政党,霸王党了。这种看似文字游戏的说法却总是关乎一些严峻的现 实:

   1、一个党,便没有在野的可能,一个党控制国家,便是一党专政,便是党国,不是民国,也就不是共和。

   2、一个党专政,独揽而不是共谋,此时便只有国民没有公民,也就没有党外人士参政议政的真实性。

   3、一个党,便没有真实地民意,也就没有民主,只有党的意志的集中。试想,没有民主,又何来民主(被)集中。

   4、一个党,便只有一个主义(党的主义),一个领袖(党的领导),一种意识形态(党奉行的思想和文化。)

   5、一个党,便没有公民选举,也就只有靠党内“路线”斗争嬗变权,垄断权力,权力的取得和丧失与民意基本无关。

   6、一个党,便没有民间言论空间,也就没有效的民间监督,当然也就无法有效抑制和解决政治和经济腐败。

   7、一个党,占有了所有国民财富,如果搞市场化,也就只有绝对权力进入市场,也就只能有权钱交易,裙带经济,权力私有化和层层叠叠的利益集团占有、瓜分国民财富。改革的实践,就是这样一个掠夺的过程,矫正这一点也同样需要多党政治才可以保证,并没有其他捷径。

   相对于现代宪政制度,所谓“执政危机”实际上是一个伪问题。

   孙丰如是破解“执”和“非执”这个迷团:执只是履行,“执”政不 能使“政”成为“执政者”的。在“执”和“政”之间不存在隶属或 领有联系。其实“执”就是轮值的意思,所以“执政党”是与政权绝 然分开的政党,更不“就是”政权。“执”里意味着一朝“不执”的 可能性和合理性。所以说共产党不是执政党,而是政权的占有者,掠 夺者。只有把政权当做了争夺的利益,把自己直接理解成政权或政权 的后台老板,把政权当成自己的财产或资源时,才会有个执政危机问 题,才可能发生出“丢失政权”这个观念。

   明白这些,再看最近那篇《非中共人士在中国政治舞台上扮演重要角 色》的文章,也就贻笑大方了。文章的前提是“执政党”的执政集团 里有“帮忙党”(我临时拿来的概念)人若干名参与,因此我非独 裁。这种说辞和逻辑还是在一党“钦赐”的前提下,与现代民主政治 舞台上的政党政治绝无关系。现代政党政治的核心是多党竞争“上 岗”,执政党对应于在野党,而“霸王党”没有对应力量的党,如果 有的话,只能是“帮忙党”、“花瓶党”、“奴才党”。

   可见,共产党只是一个垄断一切权力的政党,一个长期占据国家权力 并由此取消国民权利的政权本身。这就是共产党的“原罪”。

   (2007年1月31日于青岛咫尺居)

民主论坛 上载:[2007-02-01] 修订:[2007-02-01]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