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焦国标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焦国标文集]->[黑窑案显缺乏新闻自由]
焦国标文集
·为中宣部谋划两条后路
·国台办污染台湾媒体
·扒坟撒骨的中国应该反思
·遥望上古贤人隐士
·你达赖爷爷
·不必痛恨陈水扁
·我对中国民主化的三桩祈愿——杰出民主人士奖受奖答词
·揪出陈良宇毕竟是好事
·中非论坛该死
·人在欧洲想台湾
·火葬:河南乡亲的头号心病
·中日观点的零距离接触----2006年三月访日对话摘要
·中国民主化的微观好处——《我的良知很跋扈》自序
·杀人与宰羊不同了——写于2006年12月30日萨达姆受刑日
·我的横贯美国之行
2007年
·民主化从胡锦涛的头发开始
·陆建华案草菅自由
·把国家主席还给人民
·团团、圆圆名字起得不地道
·台湾不是胡锦涛的祖业
·中正纪念堂是民主台湾的耻辱
·黑窑案显缺乏新闻自由
·听图图大主教台北演讲
·那默克尔是你们北京吓大的吗?
·中国应当避开魔鬼软实力
·一中各表:谁表?如何表?在哪表?结果如何?
·让我来给中南海上堂西藏课
·别再一听说“独立”就想杀人
·涮涮北大德语系主任黄燎宇
·请《新华网》、《人民网》扭转词语恐怖
·中俄模式:大国极权主义的衰亡模式
·抹黑“记者无国界”没有必要
·共产党的感恩焦渴
·推敲皇甫平的几处用词
·我实际是个硝驴皮的
·为中国2012年全国大选而奋斗
·建议将四川震区建成政治特区
·“一胎化”让中国几无真正的头生子
·我来贡献一个有中国特色的和解思路
·民主是国家首要核心利益
·三鹿何掺假?只因心中无神
·我认识的张丹红
·魏玛一场中国朗诵会
·“自由欧洲电台/自由电台”的缘起和运作
·陈水扁两大错与两大功
·急也要,等也要,促也要----也谈中国改革前途问题
·西藏语言、文化和汉人移民问题之我见
·政统、道统与国民性
·胡锦涛先生大阅兵给谁看?
·中南海西藏课五讲
·中国何时能开办耶稣学院?
·钱学森归国公案的核心是他不顾职业伦理
·轮奸井冈山的闹剧可以休矣!
·讨伐李光耀侮辱中国人
·“洋秋菊”遭遇中国式妒恨
·亨廷顿结论经不起推敲
·习近平强见天皇的几个基本问题
·一个孔子学院有多大?
·请秦晖先生慎用“我们”
·我的二〇〇九
·别再张嘴等着老鸹屙
·赵紫阳逝世五周年纪念
·杨宪益生平几个疑点
·奥巴马出顺贞门不走顺贞路之我见
·中国人的非正常活着
·执子之手,与子偕死──记文革期间自杀的三位大师夫妇
·“六四案”辩护律师孙雅臣的跌宕人生(上)
·齐家贞和她的新著《红狗》
·“六四案”辩护律师孙雅臣的跌宕人生(下)
·就死的模式
·危地马拉和平转型的技术操作步骤——(之一)
·丢弃右派父亲骨灰盒的少年
·中国媒体的一厘米主权
·危地马拉和平转型的技术操作步骤(之二)
·危地马拉和平转型的技术操作步骤(之三)
·焦国标:危地马拉和平转型的技术操作步骤(之三)
·东德的秘密警察档案是怎样保留下来的?
·贫乏的前苏联一党独裁
·中国人民族主义国民性举隅
·危地马拉和平转型的技术操作步骤(之五,全文完)
·“交友不慎,误入歧途”——江天勇律师的维权之路(上)
·“交友不慎,误入歧途”——江天勇律师的维权之路(下)
·《黑五类忆旧》发刊词
·让中国成为人权、民主、法治的国家(上)——李和平律师的维权之路
·我的夙愿 (附《黑五类忆旧》第二期目录)-
·我的夙愿(附《黑五类忆旧》第二期目录)
·斯大林崇拜“盛况”回眸
·胡锦涛为何不回故乡
·中国人应该给租界恢复名誉
·让中国成为人权、民主、法治的国家(下)——李和平律师的维权之路
·你是篱上一根条(附《黑五类忆旧》第三期目录)
·从属血气到属圣灵——李柏光律师的维权道路(上)
·为什么会出现黑五类现象——附《黑五类忆旧》第四期目录
·从属血气到属圣灵——李柏光律师的维权道路(下)
·贱民的种类(附《黑五类忆旧》第五期目录)
·为政治文明及格线而奋斗——滕彪律师的维权之路(上)
·卖字办《黑五类忆旧》启事
·仇恨如何才能消减
·为政治文明及格线而奋斗——滕彪律师的维权之路(下)
·焦国标:为政治文明及格线而奋斗——滕彪律师的维权之路(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黑窑案显缺乏新闻自由

     

   最近中国爆出山西一些窑厂灭绝人性使用青少年奴工的问题,引起海内外民众的普遍义愤。实际上据大陆媒体零星报导,青少年奴工现象已经在中国存在至少十年以上,可是一直未能进入公共视野,一直未能成为全社会关注的中心。

   日前与一位台湾记者朋友谈及此事,我问他台湾存在不存在类似的问题,他回答说,决无可能。我问,为什么?他说,一是台湾普通老百姓不像大陆社会这么麻木,对诸如此类的现像他们不会这么视而不见,似乎只要不是自己的孩子,是死是活他根本不关心;二是台湾媒体完全自由,每天正发愁找不到新闻呢,这样的恶性事件,不可能逃出台湾记者尖锐的眼睛。如果台湾哪个老板敢做这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台湾媒体早炸锅了。

   这位台湾朋友还说,莫说像奴隶一样使用童工,即便是青少年沿街乞讨这样的现象,台湾媒体也不会放过呼吁救助的责任,无论官方民间,台湾都不会让孩子们这么流落街头。   这位朋友的一席话调动了我在台湾的经历。去年六、七月之间和今年四、五月之间我两次去台湾,停留的时间加在一起恰好一个月。在这一个月的时间里,台北、台中、台南都去了。的确,无论在哪里,沿街乞讨的孩子我一个也没有碰到过。可是回想一下,同样的现象无论在中国的那个城市都是打头碰脸,随处可见。

   写到这里,我的内心不禁喷涌出愤青的情绪:就凭中国这黑窑之黑,国台办有什么脸面跟人家台湾交涉回归?就凭这黑窑之黑,北京政府有什么资格在台湾政府面前装蒜称大?就因为你有导弹吗?有导弹往你姥姥家捣好了!据说胡锦涛、温家宝、吴邦国、李长春都对山西黑砖窑作了批示,可是不想办法开放党禁、报禁,你们的批示就全都是假惺惺。

   首发VOA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