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金波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王金波文集]->[二、回顾此前的一些事情]
王金波文集
·照片
法律文件
·山东省临沂市人民检察院起诉书
·山东省临沂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
1998
·论甘地主义
·由一位妇女想到的中国信仰问题
·分娩、阵痛与改革
·“计划生育”政策的罪恶
·传统教育制度的弊端及一些改革措施
·工会必须独立于政权之外
1999
·“六四”与我——“六四”10周年祭
·组党运动与争取公民权利
·漫谈“两国论”和法轮功
·致胡江霞
2000
·我们为什么要批评中共?
·试论合法性问题及其他
·思想启蒙与当前的民运工作
·墙外追思
2001
·随笔集
·让我记下一笔警察侵犯公民权利的罪行
·未来中国国家结构形式的一种设想
·关于《未来中国国家结构形式的一种设想》的几点说明——与王小宁先生商榷
·老而弥坚
·林牧先生的毛衣
·中共党票还有多少吸引力?
·吃不到葡萄说葡萄甜的人
·我“失踪”之后
2001-2005
·狱中书信集(致父母)(49封)(20020223-20041129)
2005
·我的18次绝食经历
·我为何要进行连续106天的绝食
·在《改善政治犯良心犯关押状况的呼吁》上的签名
·我参与组党后最初几个月的活动
·紧急呼吁关注绝食中的张林先生
·中秋忆师涛
·张林,又一个百日绝食
·论姜福祯先生的“既爽也累”
·面对国家恐怖主义,我做好了最坏的准备
·我愿为中国的民主化进程奉献我的一生——《狱中书信集(致父母)》序
·我在莒南县看守所两次挨打的经过
·警察终于来找我了
·好人没自由,社会治安能好吗?
·王东海、程云惠夫妇二三事
·希望胡锦涛是在真心纪念胡耀邦
·燕鹏兄,愿你早日获得自由
·上网奇遇记
·由关于扎卡维的报道看中国政府的阴暗心理
·非暴力精神永不可战胜
·权利不应轻言放弃
·这些人为什么英年早逝?
·民进党应检讨自己的大陆政策
·沉痛哀悼乡贤刘宾雁先生
·马英九,拿出你的诚意来
·当前国内民运应重视人权工作
·祭孙先生中山陵
·又是新年,想想这些苦难的人们
·天水兄,你承受的苦难太多了!
·继续与《民主论坛》同行
2006
·颜钧兄弟,请多保重
·杨天水案的一点新情况
·赵紫阳先生周年祭
·中国的社会公正问题亟待解决
·致中华人民共和国第十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四次会议的公开信
跋涉:组党
·一、终于找到了
·二、回顾此前的一些事情
·三、警察露面之前
·四、警察露面了
·五、潍坊之行
·六、软禁
·七、去杭州之前
·八、秦永敏与《中国人权观察》
·九、吕洪来与《笔谈》
·十、中国发展联合会与《参照》
·十一、安均与《腐败行为观察》
·十二、初到杭州
·十三、告别临沂
·十四、再到杭州
·十五、浙北之行
·十六、在杭州的最后日子
·十七、中国民主党浙江筹委会与《在野党》
·十八、又是软禁
·十九、多说几句
2007
·我心依旧
·我在监狱里剃光头纪念“六四”15周年
·中共第17届中央政治局成员的有关构成与数据统计
2008
·不要危言耸听——驳《温家宝排在胡锦涛前 中南海大地震?》一文的无知
·黑暗时代的一盏明灯
·强烈谴责盗用我的信箱给别人发送邮件的行为!
·中国中央级官员和中央级机构的官方排名顺序
2009
·中国中央级政务部门官方门户网站的建成及主要官员简历网上公开情况
·中国地方省级政务部门官方门户网站建成情况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二、回顾此前的一些事情

王金波

   跟欧阳懿不同,在98组党运动中,我是以一个民运新人的身份参加的。因此,虽然我看了《四川民主党筹组侧记及评述》之后产生了强烈的共鸣,也想写一下回顾98组党的事情,但总是觉得有些困难。因为,我对98组党之前的一些民运状况并不了解。作为一个新人,我承认,当时在临沂,我只有26岁,缺乏经验,孤零零一个人,的确犯了一些错误——在以后的叙述中,读者可以看出后来的我跟当时的我在很多方面发生了变化。

   现在,让我简单地回顾一下98组党之前我个人的一些情况。而且,由于此前我未参加民运,不可能从大的角度谈国内国际形势。

   1995年8月我进入临沂制药厂工作时,临沂制药厂已于当年开始间歇性停产,并于4年前开始亏损。我自1995年8月29日至1996年11月29 日一直在五车间(针剂车间)的洗瓶工序干。因工资已拖欠三个月,所以头三个月我必须花自己的钱。但当时家里已穷得连这个钱也拿不出来,所以我不得不找同学借了几百块钱用在了三个月的生活费上。后来开始发工资了,但只有200多,有几次连200都不到。不仅如此,其间经常停产,但每隔两三天却要点名,所以多数人无法另找工作——因为,国企的诱惑力对大多数工人还是很大的,大家都盼着有一天制药厂能起死回生。

   1996年底,制药厂实行分厂制,我因忍受不了针剂车间的压抑气氛,调到片剂分厂跑销售。经过一个月的培训,1997年元旦后我去青岛出差。但我根本就没把精力放在业务上,而是每天定时收听外电。好不容易签了几千块钱的合同,回到厂里还没发货呢,全厂停产了。春节后因为那个刻骨铭心的爱情故事,尽管基本上一直处于停产状态(但要经常到厂里集合点名),我也有时打打零工,但多数是在写情书。春天过去了,爱情故事也结束了,传来了济南三株集团公司同临沂制药厂合作的消息。8月11日,双方签订合同,成立临沂三株药业公司。

   但就在这个时候,一股神秘的力量笼罩了我。

   原来,就在写情书的同时,我还于6月4日这天给香港的韩东方写了一封信。信的前半部分主要是我的经历、临沂制药厂的一些情况,后半部分主要是1989年5月19日我写给“天安门广场上绝食的大哥哥大姐姐们”的声援信底稿。此外,我还讲了我的一个设想:我有可能在“六四”周年纪念日去北京天安门广场打出要求平反“六四”的横幅。我之所以这么想,是因为工作的确令我失望,而我因没有毕业证又很难找到合适的工作,加上当时我已经明白爱情的结局只是一场悲剧,所以我产生了这样的极端想法。老实说,当时我认识到了一旦将此付诸实施必将坐牢,但我宁愿如此。现在想来,如果不是几重绝望一起袭来,我是不会产生这种极端想法的。然而,也许正是因为我曾有过这种极端的想法,所以此后一直到2001年入狱,“两会”、“六四”、“十一”、中共十五大期间我一直受到特别“关照”。

   说到毕业证的问题(详见《“六四”与我——“六四”十周年祭》),1995年7月离校前,本应结业证跟毕业证一起发下来,但不知为何,学校当时声称江西省教育厅没发下来,要拖一段时间。我托一个家在本校的同学帮我拿,但一两个月后他来信说不知为何仍然没有下来。后来没了下文。1996年春天我父亲接到学校的信,催我去进行最后一次补考,但我断然拒绝了。我的行为方式有时候与众不同,而且很固执,任谁也改变不了。虽然我明知这样对我今后的工作、谋生极为不利,但我没有给自己留后路——实际上,当时我的前途到底在哪里,我一片茫然。

   回过头来讲那股神秘的力量。8月28日,平时跟我没有任何交往的厂人事劳资科科长纪平突然让跟我住一个宿舍的同事周蒙把我叫到她的办公室闲聊。其间她站在办公桌旁,一边整理着什么东西,一边与我有一句没一句地扯着,一边时不时地往窗外楼下看去,甚至她到厂部办公室接电话时都一再嘱咐我先等一下,她马上就过来。一两个小时后她说没事了,你回去吧,欢迎常来坐坐。下楼时正遇见周蒙,我觉得他的神情有点奇怪。回到宿舍我正纳着闷,不知纪平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呢,一个同事回来了。这个同事见没有别的人在场,就神情严肃地问我,你有没有干什么瞎巴事(方言,指不好的事、坏事)?我一听愣了,反问他你觉得我可能会干瞎巴事么?他沉思了一下说我觉得你不会干瞎巴事,但有件事我觉得非常奇怪,并且估计跟你有关系。原来上午他从外面回宿舍时发现门被反锁上了,里面有一些奇怪的声音,他喊了好大一会儿门才打开,里面出来三个衣冠楚楚的人,其中一人拿着一个精致的小箱子。三人说了句“我们是来找工作的,纪科长让我们来看看宿舍”,掉头就走。他越想越觉得不对头,看这三个人穿的衣服很值钱,根本不像找工作的,而停产期间宿舍里只有我常住(周蒙家就在本厂,他平时早出晚归,只在宿舍睡觉),他就问了我。我马上意识到,这应该是国家安全局的。我对这个同事说,不错,我就是反对共产党,总有一天我会公开站出来反对共产党的。果然下午两点多,从未跟我打过交道的厂部办公室主任傅玉明找到我,临沂市国家安全局将我传唤了八九个小时。

   其实,当时我跟民运界没有建立任何联系。虽然我给韩东方打过几次电话,但他都不在。除此之外,我没有任何其他人的联系方式。但是,我毕竟料到这一天早晚会到来——当国家安全局的警车带着我驶进大院(中共临沂市委和临沂市政府所在的戒备森严的办公大院,临沂人习惯上称之为“大院”。当时临沂市国家安全局在大院西部一座楼上办公)时,我就说了这句话。在一个好像是会客室或会议室的大办公室里,那位姓武的处长(后来得知他是二处处长。但至今我不知道他的名字)和二处的辛科长(后来得知他的名字叫辛磊),以及一个好像是国际关系学院毕业的小李,问了我很多问题。当时,我不知道这应该叫做“讯问”。

   他们问了我的一些经历,包括家庭情况,还问了我的一些观点。我如实回答了,并且说,估计你们应该是因为我给韩东方写信才叫我来的。他们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后来他们走了,让另一个年轻的警察看着我,还给我拿来一份饭。这份饭具体是什么我已记不清,只依稀记得其质量比我平时吃的要好,所以吃了几口。后来我困了,竟然躺在连椅上睡了一小觉。后来我常常想,当时我怎么竟然能睡着呢?也许,是无知者无畏吧。后来他们问我能否回我的宿舍把我的笔记本拿给他们看看,我说可以,他们就带我回到了我的宿舍,我把几个笔记本拿出来让他们看。他们简单地看了看,挑出两个笔记本和三本书,又带我回到他们那里。我和那个看我的年轻警察在那个办公室待了一会儿,他们又回来了,让我简单写一写我对这事的看法。我写了一遍,内容是承认我不应该跟韩东方联系。但他们不满意,让我重写。我问他们怎么写,他们几乎是教着我如何写,我就按他们说的写了,其中包括承认跟韩东方联系是“犯罪行为”的内容。他们拿着我写的那张纸走了。又过了一段时间,他们回来了,还有一个当官模样的人,武处长介绍说这是某局长,我现在记不清他姓什么了。这位局长对我说话的时候就不像武处长和辛磊那么和善了,而是有些居高临下的样子。他说我们早就掌握了你的情况,你要注意,这样下去很危险的,以后别再这样了,回去好好上班,别想三想四了。于是,武处长和辛磊把我送回了我的宿舍,并嘱咐我不要跟别人说这件事情,否则对我影响很不好。就这样,接下来几个月我再也未跟他们打交道。

   后来仔细想想,当时跟我一起回我宿舍看我的书和笔记本时,他们并未仔细看每一本,恐怕说明此前他们早已看过。或许,就是白天看的。而我在我写的东西中承认跟韩东方联系是一种“犯罪行为”,其中有一种想法是:给后人留下资料,让他们看看,给一个生活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领土上(韩东方所在的香港当时刚刚由中国收回)的中国人写信竟然是“犯罪行为”,这岂不是滑天下之大稽?

   当然,我之所以写了那个东西,关键还在于我自身。现在我承认,写那个东西对我来说是一种侮辱。但是,当时我完全是孤零零一个人,不仅不认识一个民运人士,而且也没有一个民运人士知道我。我没有任何经验。而我想,我内心里的“趋利避祸”的软弱性因素占了上风。另外,我的无知也是一个重要的方面。我压根不知道,这种情况其实他们有可能从重处理,比如劳教。济南车宏年先生被劳教,借口就是给外界写“勾联信”。而我回到单位以后,很久都觉得那次我本来就没有什么危险。可以说,当时是我的“认罪”使我免予一难。但是,后来我并没有向朋友们隐瞒这一点,跟熟悉的朋友都讲过这次经历。至于后来我之所以变得态度强硬起来,并且明确向警方说明“虽然我明知你们已经知道了,但是别想从我的嘴里说出来”,则主要缘于姜福祯、林牧两位先生的正面影响,以及警方对我一再欺骗、甚至故意执法犯法的反面影响。

   这件事情过去没多久,就是中共15大了。此时我回到莒南老家农忙,15大闭幕次日回到临沂。当天,周蒙说,纪平这几天天天找我。次日我在厂里遇见纪平,但她却头一低过去了,没有理我。我想,恐怕又是国家安全局搞的鬼。

   10月,新成立的临沂三株药业公司开始运行。不久,临沂制药厂少数职工上岗,进入临沂三株药业公司工作。先是培训、学习,就是开会、听课之类,没几个人仔细听。11月底,销售公司开始分配市场,我被安排在上海片。但由于工作未正式展开,一直没有出差。12月底又全部调整,我被分配去跑北京片。但这片的负责人(好像是姓李,我记不太清了)自己开着药店,根本不管我们那几个人,所以一直窝在家里。当时规定销售公司的人没有工资,出差可以报车旅费,所以不出差就在那里干耗,一分钱收入也没有。但因为马上就是春节了,所以也就算了。

   1998年1月29日,正月初二,我用一个干传销的堂哥家的电话,给杨勤恒打了一个电话。此前一两天,我在收音机里听到杨勤恒公布了自己的联系方式。我跟他只是简单地说了几句话,并未留下我的联系方式。没几天,我听到他入狱的消息。

   春节假期没几天就结束了,我回到临沂上班。但是,北京片的负责人仍不管不问。北京片有几个同事本来跟我关系就不错,我们就商量了一下,主动请缨!副总经理兼销售公司经理钟宏世听了我们的情况,同意我们春节之后出差。于是,我们于2月17日去了北京。我们跑了几个地方,刚开始有眉目了,突然接到钟宏世的电话,要我赶紧回公司汇报工作。我说前两天不是刚刚用特快专递寄回市场调查报告了吗,他说是呀,写得不错,回来大家一起商量一下如何更好地开展下一步的工作。我真有些纳闷,试探着问了一句:“那三个人呢?”钟宏世迟疑了一下,说让他们也一起回来吧。他这一迟疑不要紧,我意识到事前他根本没有考虑到那三个人。于是我跟三位同事说了,他们都有些生气,但没有办法,买上车票,于3月1日到家。下午,我见到钟宏世,他很忙,我没有找他。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