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侯文豹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侯文豹]->[侯文豹:中国通过什么方式维持了相对较高的经济增长速度?]
侯文豹
·爱殇
·就中国公民齐志勇的困境致中国残联主席——邓朴方的一封信
·如何看待中美两国的“人权报告”
·巩俐的狂妄
·孙志刚——一个值得纪念的中国人
·:"国家预防腐败局"——又一个吸食"民脂民膏"的机构
·“构建中国和谐社会”的又一颗炸弹
·侯文豹:中国什么时间才能够不再出现"文字狱" ——就力虹一案致胡锦涛先生
·安徽维权人士侯文豹今被解除取保候审
·我的关于当前及今后一个时期热点问题之观点——三月22日与警方的座谈纪要
·在中国我们都是“精神病”__声援维权勇士汪国强先生
·拒绝遗忘,说出真相——[六四]伤残者齐志勇的现状
·请不要再往自己身上贴黑点_就严正学一案向其承办人员进言
·伤痛依旧的中国——六.四18周年赋
·关注“焚毛像者”的命运 !
·向往自由的灵魂 !
·官商勾结导致职工权益为零——原淮北市濉溪县水泥厂资产被侵吞始末
·谁叫你不幸生在中国了?
·一个农村女孩的苦难
·苦难铸就了齐志勇的自由灵魂——纪念六.四18周年
·为自由而存在——关注胡佳
·暴政的结果必然是.......
·山西"黑奴"事件点燃了中国人良知的地火!
·民间对日索赔司法途径已死,如何才能够“柳暗花明"?
·厦门反PX游行是中国各地的榜样!
·中国大陆的自由民主是台湾民主的基本保障!
·中国疯狂的"砸锅浪潮"说明了什么?
·安徽淮北原濉溪县水泥厂职工权益被侵害始末!
·温家宝,你吃错药了!
·强烈谴责对陈光诚进行新的迫害!
·七一有感
·戏终究有落幕的那一天——关注郭飞雄"非法经营"案
·理性的回应民意诉求——纪念台湾7.15解除戒严20周年
·自由的文字是人类精神的见证
·山西黑砖窑风暴缘何由互联网掀起?
·为了千年盛事与伟大目标,请务必还高智晟律师以自由!
·为什么中国的商品安全成为了国际舆论的焦点?
·侯文豹提名胡佳为第一届“中国自由文化奖”人权奖候选人
·胡锦涛先生,你如何面对她们充满心酸与血泪的泣诉?
·想念
·秋雨 伊人
·网络作家贺伟华被强送精神病院——可悲的中国
·跋扈的强权——陈光诚的妻子袁伟静被暴力绑架回山东临沂
·落叶
·中国的腐败特色
·猪飞了——关于猪肉价格飞涨的话题
·构建和谐社会,民生重要,民权更重要!
·究竟谁是国家的敌人?
·民主中国,我的梦想
·南京“彭宇案”以司法裁决的方式颠覆了中国的道德传统!
·中国人的造反精神
·北京建委两名官员在法庭的 “不严肃”羞辱了谁?
·民主制度是社会公平公正的唯一保障
·滥用公款应该等同于贪污!
·无法突破的黑暗-- 徐州风华园社区维权困境
·冷观十七大——中国需要的是政治改革
·人间天堂的罪恶——强烈抗议杭州当局继续关押吕耿松!
·“满清新政”与今日中国之出路
·中国维权动态报告(8~9月)
·北京,你有法治吗——为李和平律师被暴力绑架施暴而质询北京市政府
·纵容屠杀的“不干涉内政”
·我所希望的中共十七大_9月24日与政治警察的座谈
·侯文豹提名杨春光为第一届《中国自由文化奖》诗歌奖候选人
·中国历史上的反压迫抗暴运动
·永不放弃
·安徽政协常委汪兆钧给胡温的公开信
·以“突破信息封锁,建立宪政民主”为己任的《议报》
·改革才有未来__向中共党内良知李锐致敬
·司法机关必须全额“吃皇粮”
·无耻的“抵制网络歌曲恶俗之风”座谈会
·中国人何时才能够拥有民主?
·北京给齐志勇冠上“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
·李银河,有几个人能感觉 “做个中国人真骄傲”
·“辞职门”浪潮再次凸现了中国劳工的现实困境
·北京“国保”正在剥胡温构建和谐社会的脸皮
·丑陋的河南警察集体杀人案!
·东莞市,一个视《劳动法》为粪土的血汗城市!
·中国政府是如此的“重视”艾滋病工作......
·以“非暴力革命”运动来改变中国
·构建“和谐社会”仅有胡萝卜是无法做到的!
·强烈要求安徽淮北警方依法受理侯文豹的护照申请
·支持吕耿松,废除刑法105条款
·最需要接受“普法”的是中国共产党
·"百年一遇"的冰冻为"千年一遇"的盛事降温
·换一种思维看问题——关于汪洋现象
·百日内连出重特大事故,中国铁路究竟是怎么了???
·请政府立即降半旗为5.12地震遇难者致哀!
·我哭了——国务院决定,2008年5月19日至21日为全国哀悼日
·怀念我的女人——孟凡
·杨佳案等于把司法公正扔进了垃圾箱!
·胡佳,我亲爱的兄弟,你在哪里?
·请求各位的帮助:左臂粉碎性骨折手术失败的问题
·不取消过路过桥费就征收燃油税,继续忽悠吧!
·经济萧条下公务员可以集体涨工资?
·政府无视农民的知情权参与权,强制为农民“服务”!
·如此“公务员考核规定”可以休也!
·中国政府完全有能力给普通民众进行免费体检!
·暗夜,旷野, 孤独 ,梦里的家园 ......
·预言2009,小麦价格猛涨!!!
·能被异见者冲击的政府是什么样的纸老虎?(念胡佳)
·人大会议年年胜利闭幕伤害到了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侯文豹:中国通过什么方式维持了相对较高的经济增长速度?

   
   
   
   
   根据有关的报道,中国2006年的经济增长速度仍然达到了10. 7%的相对较高的数字。而此前的十多年里,经济增长的速度也基本上保持在了两位数的高增长速度点上运行。那么,中国的较长期的经济高增长是依靠什么来达到的呢?

   
   简单而明了,表面上看是因为大量的外来资本持续不断的涌进中国,大规模的在中国东部及沿海地区投资的效应。但其根本的的原因是通过长期的压制中国公民的合情、合理、正当且合法的公民权利来达到的!
   
   为什么作出如此论断呢?或许有人会说笔者武断,或者说肤浅。究竟是不是呢?下面是笔者的几点个人观点:
   
   首先,虽然自上世纪70年代末以来,虽然中国走上了所谓的“改革之路”,但是中国的主要政治特征与社会特征依然沿袭着旧有的那一套体制。自上而下的权力系统仍旧维持着所谓的“民主集中制”,而具有中国特色的“民主集中制”,其本质上是政治上的独裁与专制。很早以前在中国的民间就广泛流传着一则口语:先民主,后集中,党委定调,群众讨论,领导拍板。党的权力在事实上决定了一切事务,不论政治、经济、司法、民事等等,但凡事关公民权利的事务,党“无私的”包揽了全部,最终导致了事实上的党国不分,党事即等于国事,国事混同于党事的“党国政治”。此点,各位几乎每天都可以从中国中央电视台的《新闻联播》的新闻报道中看到,但凡各种大会一定得有“党和国家领导XXX参加并发表了重要讲话......”
   
   其次,在数量上占绝对多数的农民阶层与工人阶层在基本的公民权利层面上还存在着根本的缺失。首先,农民既不具有自己的代言人,也没有正常的选举权力,缺乏维护其群体自身利益的有效载体和渠道。其直接的后果就是累年的无休止的各种“税赋、杂费、提留、统筹”。关于这一方面的资料,安徽的著名作家陈桂隶、春桃夫妇二人合著的《中国农民调查》上有大量的真实调查文字,那些文字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广大农民群体因为权利的缺位所遭受到的不公正、乃至于是非法侵害的遭遇和苦难。
   
   而对于近二十年来中国经济增长做直接贡献的泛工人阶层也承受了代价高昂的“改革成本”。为什么说“泛工人阶层”呢?因为自从上世纪90年代以来,大量的农村剩余劳动力相继进入了以外来资本主导的东部及沿海经济开放地区做工,在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也可以被视作工人阶层,而更准确的称呼似乎应该为劳工阶层。在原有国有企业工作的数千万工人被以因为正常而不可避免的“改革代价”所带来的 “国有企业改制狂潮”给改下了岗,改制到失去了赖以为生的饭碗,美其名曰:“改革的阵痛!中国的工人们作出了伟大的牺牲!”而实质上却是,因为所谓的“国有企业改制”使得无法计算的公有财产变相的进入了权贵们的腰间。最终使得数以千万计的下岗、失业工人走到了生存无以为继的困苦境地。
   
   另一方面,在东部及沿海开放地区务工的数以亿计的劳工群体也同样遭受了因为基本公民权利缺失所引发的人身权利与经济利益被肆无忌惮侵害的生存苦难。大部分的劳工没有和资方签订劳资合约,大部分的劳工缺乏正常而有效的劳动保护措施,更缺乏合理、合法的劳动福利待遇,劳工的合法工资收入标准得不到保证,大量的因工致残个案得不到合法、合情、合理的补偿,而缺乏因劳工权利缺位所导致的没有与资方进行利益博弈的有效载体与渠道,最终结果是所有的不公正后果皆有在各方面都处于劣势的劳工来承受。
   
   笔者曾经在广东的一家台资企业工作考察了五年,在此期间,笔者亲眼目睹了大量的各种的劳工利益被非法侵害事例。比如笔者的一位工友,因为超时加班,导致左臂前半部分被机床给截断,被定性为二级伤残。但是,资方却仅仅支付了医疗费与住院期间的生活补助,留其在公司做基层的班长做一般的管理事务,决口不提因工至残的赔偿问题,伤残者只要提到赔偿的事情,公司方面就威胁要辞退他的工作。他到劳动部门去投诉,而劳动部门却再三的推诿、拖延,直至于不闻不问。作为一个外来的打工者,正常的法律诉讼程序是无论如何也走不起的!
   
   再者,还有大量的因为征地、暴力拆迁所造成的大量非法行径所导致的利益侵害。近些年以来,全国各地大量的在房地产搞开发、搞城市扩张、搞形象工程、搞面子工程,没有良知的资本与缺乏透明的权力两者结合就产生了肆意横行、疯狂掠夺的怪物。大量的房地产开发、无序的城市扩张、大量的形象工程,造成了GDP的畸形增长。数不清的强征、强拆引发了大量的利益被非法侵犯事件,并最终导致了大量的上访、大量的血案。关于此类事例,各位可以到中办、国办、国家信访局、各地政府门前的上访人群得到证实。
   
   最为世人不容的是,众多事关公民权利被侵犯、侵害的案件,司法机关竟然不予受理。特别是近年来的因为征地和拆迁所导致的侵害个体与群体的案件。前不久,中共中央理论刊物《求是》杂志二月份最新一期刊登了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罗干在2006年12月底在全国政法工作会议上的一个长篇讲话。罗干要求司法机构加强共产党的领导,成为调节社会矛盾、构建和谐社会的重要手段。罗干在文章中说,由于中国社会的深刻变化,“刑事犯罪、民事行政纠纷、群体性事件和各种治安事件持续高发。大量矛盾纠纷以案件的形式不断汇集到政法机关”。罗干要求各级司法部门在办案时不仅要维护社会稳定,更要促进社会和谐,“在处理群体事件时不能只满足暂时的平息”,而是要从根本上理顺群众情绪。我们不知道今后中国的各级司法机关将如何处理各种此起彼伏的群体事件,是不是还如从前一样压制被侵害群体的合理、合法的诉求?时至今日,早已没有人会相信通过加强党的领导就能够解决各种现实的问题与矛盾!中国共产党有必要正视公民的各种基于合法权利的正当诉求,有必要检视自我的管控措施,必须尊重公民的基本权利,唯有如此这般,才能够去谈民主,才能够构建和谐社会,才能够保证包括经济增长在内的各个方面均衡的发展和进步。
   
   转载自<自由圣火>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