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侯文豹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侯文豹]->[北京“国保”正在剥胡温构建和谐社会的脸皮]
侯文豹
·巩俐的狂妄
·孙志刚——一个值得纪念的中国人
·:"国家预防腐败局"——又一个吸食"民脂民膏"的机构
·“构建中国和谐社会”的又一颗炸弹
·侯文豹:中国什么时间才能够不再出现"文字狱" ——就力虹一案致胡锦涛先生
·安徽维权人士侯文豹今被解除取保候审
·我的关于当前及今后一个时期热点问题之观点——三月22日与警方的座谈纪要
·在中国我们都是“精神病”__声援维权勇士汪国强先生
·拒绝遗忘,说出真相——[六四]伤残者齐志勇的现状
·请不要再往自己身上贴黑点_就严正学一案向其承办人员进言
·伤痛依旧的中国——六.四18周年赋
·关注“焚毛像者”的命运 !
·向往自由的灵魂 !
·官商勾结导致职工权益为零——原淮北市濉溪县水泥厂资产被侵吞始末
·谁叫你不幸生在中国了?
·一个农村女孩的苦难
·苦难铸就了齐志勇的自由灵魂——纪念六.四18周年
·为自由而存在——关注胡佳
·暴政的结果必然是.......
·山西"黑奴"事件点燃了中国人良知的地火!
·民间对日索赔司法途径已死,如何才能够“柳暗花明"?
·厦门反PX游行是中国各地的榜样!
·中国大陆的自由民主是台湾民主的基本保障!
·中国疯狂的"砸锅浪潮"说明了什么?
·安徽淮北原濉溪县水泥厂职工权益被侵害始末!
·温家宝,你吃错药了!
·强烈谴责对陈光诚进行新的迫害!
·七一有感
·戏终究有落幕的那一天——关注郭飞雄"非法经营"案
·理性的回应民意诉求——纪念台湾7.15解除戒严20周年
·自由的文字是人类精神的见证
·山西黑砖窑风暴缘何由互联网掀起?
·为了千年盛事与伟大目标,请务必还高智晟律师以自由!
·为什么中国的商品安全成为了国际舆论的焦点?
·侯文豹提名胡佳为第一届“中国自由文化奖”人权奖候选人
·胡锦涛先生,你如何面对她们充满心酸与血泪的泣诉?
·想念
·秋雨 伊人
·网络作家贺伟华被强送精神病院——可悲的中国
·跋扈的强权——陈光诚的妻子袁伟静被暴力绑架回山东临沂
·落叶
·中国的腐败特色
·猪飞了——关于猪肉价格飞涨的话题
·构建和谐社会,民生重要,民权更重要!
·究竟谁是国家的敌人?
·民主中国,我的梦想
·南京“彭宇案”以司法裁决的方式颠覆了中国的道德传统!
·中国人的造反精神
·北京建委两名官员在法庭的 “不严肃”羞辱了谁?
·民主制度是社会公平公正的唯一保障
·滥用公款应该等同于贪污!
·无法突破的黑暗-- 徐州风华园社区维权困境
·冷观十七大——中国需要的是政治改革
·人间天堂的罪恶——强烈抗议杭州当局继续关押吕耿松!
·“满清新政”与今日中国之出路
·中国维权动态报告(8~9月)
·北京,你有法治吗——为李和平律师被暴力绑架施暴而质询北京市政府
·纵容屠杀的“不干涉内政”
·我所希望的中共十七大_9月24日与政治警察的座谈
·侯文豹提名杨春光为第一届《中国自由文化奖》诗歌奖候选人
·中国历史上的反压迫抗暴运动
·永不放弃
·安徽政协常委汪兆钧给胡温的公开信
·以“突破信息封锁,建立宪政民主”为己任的《议报》
·改革才有未来__向中共党内良知李锐致敬
·司法机关必须全额“吃皇粮”
·无耻的“抵制网络歌曲恶俗之风”座谈会
·中国人何时才能够拥有民主?
·北京给齐志勇冠上“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
·李银河,有几个人能感觉 “做个中国人真骄傲”
·“辞职门”浪潮再次凸现了中国劳工的现实困境
·北京“国保”正在剥胡温构建和谐社会的脸皮
·丑陋的河南警察集体杀人案!
·东莞市,一个视《劳动法》为粪土的血汗城市!
·中国政府是如此的“重视”艾滋病工作......
·以“非暴力革命”运动来改变中国
·构建“和谐社会”仅有胡萝卜是无法做到的!
·强烈要求安徽淮北警方依法受理侯文豹的护照申请
·支持吕耿松,废除刑法105条款
·最需要接受“普法”的是中国共产党
·"百年一遇"的冰冻为"千年一遇"的盛事降温
·换一种思维看问题——关于汪洋现象
·百日内连出重特大事故,中国铁路究竟是怎么了???
·请政府立即降半旗为5.12地震遇难者致哀!
·我哭了——国务院决定,2008年5月19日至21日为全国哀悼日
·怀念我的女人——孟凡
·杨佳案等于把司法公正扔进了垃圾箱!
·胡佳,我亲爱的兄弟,你在哪里?
·请求各位的帮助:左臂粉碎性骨折手术失败的问题
·不取消过路过桥费就征收燃油税,继续忽悠吧!
·经济萧条下公务员可以集体涨工资?
·政府无视农民的知情权参与权,强制为农民“服务”!
·如此“公务员考核规定”可以休也!
·中国政府完全有能力给普通民众进行免费体检!
·暗夜,旷野, 孤独 ,梦里的家园 ......
·预言2009,小麦价格猛涨!!!
·能被异见者冲击的政府是什么样的纸老虎?(念胡佳)
·人大会议年年胜利闭幕伤害到了谁?
·我的一段记忆
·十一届全国人大安徽团114名代表构成比例简报
·母亲的举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北京“国保”正在剥胡温构建和谐社会的脸皮

   
   根据著名“6.4”伤残者、北京的齐志勇短信通报,11月9日晚上9点
   左右,北京民间关注艾滋病志愿者、著名维权人士胡佳,准备到医院
   看望并照顾待产的妻子曾金燕,在住家下面遭到北京市公安局国保总
   队的警察的强行阻拦,并遭到暴力殴打,身体多处受伤。

   
   11月10日晚间,笔者打电话到胡佳那里,向胡佳表示问候并了解到了
   关于遭到北京市公安局国保总队便衣警察强行拦截并施暴的具体情
   况:9日晚上9点左右,胡佳和岳母带了曾金燕爱吃的饭菜,准备到医
   院照顾她。他们走到一楼楼道口处,那里空间很狭小,遭到北京市公
   安局国保总队的便衣警察拦住,不让他们出去,胡没有理会他们。胡
   佳表示,
   
     “在这个时候,我不想发生任何冲突,要用全部精力照顾好我妻
     子,和岳母轮流换班照顾她。我坚持要走,其中有一个北京国保
     总队的便衣国保警察迅即对我动用暴力,先抓我衣领,一拳打在
     我嘴唇上,感到口腔里有淡淡的咸味,估计是里面流血了,我当
     时右手拿着饭菜,左手去抵挡他。”
   
   胡佳描述,在楼下和警察打了两分钟,时间虽然不长,但国保的拳头
   一直打过来,最后他只好把准备带到医院给妻子吃的饭菜扔下,用双
   手跟国保拼命较量。胡佳说:
   
     “国保受过训练,他们抓人的时候,使用的是专业的反肘动作,
     把人胳膊向后强扭,把人弄倒。当时便衣国保就想用那种方法扭
     我右臂,但没有成功,可是我的右臂还是受伤了,一直到现在还
     是肘部和右手的中指很痛,也握不住东西,当时由家里开车出来
     的时候,操作换挡的动作都比较困难,握方向盘都靠左手。”
   
   在电话里,胡佳指出:当时在场的国保警察们都没有穿制服,也没有
   出示证件或者透露自己的名字。打胡佳的国保便衣应该是北京市公安
   局国保总队的,身高1.75米左右,身体很壮,年岁在40岁上下,带着
   眼镜,是长期以来看管胡佳夫妇的现场负责人。胡佳表示:“该国保
   便衣警察是一个凶悍的打手,话不对路马上对你动用暴力,打你的时
   候好象马上要看到你痛苦的样子,要快速制服你的姿态,他下手很
   猛、很重,官爬得越高的人越是流氓。”另外有两个通州区国保支队
   的便衣警察在旁边观看没动手,两分钟以后,这两个便衣警察拦住胡
   佳,打胡佳的北京国保总队的便衣国保就去打电话。胡佳说:
   
     “这可能是他们的安排,打我、拦截、等待请示他们上级的全过
     程有七、八分钟。”
   
   因为他们看到并感觉胡佳是拼命也要前往医院看望妻子的态势,经过
   请示后放行,但是在胡佳后面仍然有两辆便衣国保的车辆跟踪随行。
   
   从11月8日开始,曾金燕身体发生呕吐和腹痛,家人送她入院观察。
   9日晚上10点钟左右,看到胡佳后,开始很高兴,但是当看到丈夫嘴
   唇有血迹和嘴唇肿起,就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不到两分钟,她就开始
   呕吐。胡佳表示,“9日晚上到10日凌晨,金燕剧烈吐了四次,最后
   一次还吐了我一身,把所有的东西都吐完了,她嗓子也很疼,喝一点
   水都吐,出现脱水状态,医生也认为是精神受到刺激才这样。”10日
   早上,曾金燕只喝了一点小米粥,没有在吐。胡佳说:
   
     “现在她的情况还算稳定,经过9日晚上的折腾,应该说会不可
     避免的影响到她的精神状态,她人完全虚脱了,中间曾经使用一
     段时间的插管供氧,谢天谢地,她没有出现脱水现象,生小孩是
     要具有相当的体能的。”
   
   胡佳最后特别指出,他已经被北京市公安局国保总队非法拘禁在Bobo
   自由城家中已长达176天了。
   
   写到这里,笔者想要向那些“负责”在Bobo自由城执行“监管与软
   禁”任务的国保便衣们说一句心里话:不错,党国政府的确是命令你
   们在执行“特别任务”,你们也能够以在执行公务为由来寻求开脱,
   但动辄对象胡佳这样奉行非暴力维权的人士横加施暴,丝毫没有人性
   的强行阻拦胡佳看望与照顾正处于分娩前期的妻子,并且对胡佳施加
   以暴力殴打,无论如何是不能够被原谅的,请你们务必要明白到专制
   与极权一定会被民主的力量所埋葬的,你们将来终究会为自己的施暴
   行为负责任的!你们的丑陋并且极端没有人性的行为也正在一点一点
   的剥掉胡温“构建和谐社会”的脸皮!
   
   
   民主论坛 上载:[2007-11-20] 修订:[2007-11-20]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