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侯文豹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侯文豹]->[北京“国保”正在剥胡温构建和谐社会的脸皮]
侯文豹
·理性的回应民意诉求——纪念台湾7.15解除戒严20周年
·自由的文字是人类精神的见证
·山西黑砖窑风暴缘何由互联网掀起?
·为了千年盛事与伟大目标,请务必还高智晟律师以自由!
·为什么中国的商品安全成为了国际舆论的焦点?
·侯文豹提名胡佳为第一届“中国自由文化奖”人权奖候选人
·胡锦涛先生,你如何面对她们充满心酸与血泪的泣诉?
·想念
·秋雨 伊人
·网络作家贺伟华被强送精神病院——可悲的中国
·跋扈的强权——陈光诚的妻子袁伟静被暴力绑架回山东临沂
·落叶
·中国的腐败特色
·猪飞了——关于猪肉价格飞涨的话题
·构建和谐社会,民生重要,民权更重要!
·究竟谁是国家的敌人?
·民主中国,我的梦想
·南京“彭宇案”以司法裁决的方式颠覆了中国的道德传统!
·中国人的造反精神
·北京建委两名官员在法庭的 “不严肃”羞辱了谁?
·民主制度是社会公平公正的唯一保障
·滥用公款应该等同于贪污!
·无法突破的黑暗-- 徐州风华园社区维权困境
·冷观十七大——中国需要的是政治改革
·人间天堂的罪恶——强烈抗议杭州当局继续关押吕耿松!
·“满清新政”与今日中国之出路
·中国维权动态报告(8~9月)
·北京,你有法治吗——为李和平律师被暴力绑架施暴而质询北京市政府
·纵容屠杀的“不干涉内政”
·我所希望的中共十七大_9月24日与政治警察的座谈
·侯文豹提名杨春光为第一届《中国自由文化奖》诗歌奖候选人
·中国历史上的反压迫抗暴运动
·永不放弃
·安徽政协常委汪兆钧给胡温的公开信
·以“突破信息封锁,建立宪政民主”为己任的《议报》
·改革才有未来__向中共党内良知李锐致敬
·司法机关必须全额“吃皇粮”
·无耻的“抵制网络歌曲恶俗之风”座谈会
·中国人何时才能够拥有民主?
·北京给齐志勇冠上“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
·李银河,有几个人能感觉 “做个中国人真骄傲”
·“辞职门”浪潮再次凸现了中国劳工的现实困境
·北京“国保”正在剥胡温构建和谐社会的脸皮
·丑陋的河南警察集体杀人案!
·东莞市,一个视《劳动法》为粪土的血汗城市!
·中国政府是如此的“重视”艾滋病工作......
·以“非暴力革命”运动来改变中国
·构建“和谐社会”仅有胡萝卜是无法做到的!
·强烈要求安徽淮北警方依法受理侯文豹的护照申请
·支持吕耿松,废除刑法105条款
·最需要接受“普法”的是中国共产党
·"百年一遇"的冰冻为"千年一遇"的盛事降温
·换一种思维看问题——关于汪洋现象
·百日内连出重特大事故,中国铁路究竟是怎么了???
·请政府立即降半旗为5.12地震遇难者致哀!
·我哭了——国务院决定,2008年5月19日至21日为全国哀悼日
·怀念我的女人——孟凡
·杨佳案等于把司法公正扔进了垃圾箱!
·胡佳,我亲爱的兄弟,你在哪里?
·请求各位的帮助:左臂粉碎性骨折手术失败的问题
·不取消过路过桥费就征收燃油税,继续忽悠吧!
·经济萧条下公务员可以集体涨工资?
·政府无视农民的知情权参与权,强制为农民“服务”!
·如此“公务员考核规定”可以休也!
·中国政府完全有能力给普通民众进行免费体检!
·暗夜,旷野, 孤独 ,梦里的家园 ......
·预言2009,小麦价格猛涨!!!
·能被异见者冲击的政府是什么样的纸老虎?(念胡佳)
·人大会议年年胜利闭幕伤害到了谁?
·我的一段记忆
·十一届全国人大安徽团114名代表构成比例简报
·母亲的举动
·敢问北京警方:你们能否对齐志勇人性化些?
·我的一段记忆《二》
·2009夏秋北平之行
·中国往何处走?——10月17日纪念赵紫阳诞辰90周年
·杨天水南京狱中病重!
·ZT 安徽省五河县倾力锻造“塔利班份子”
·黄琦被判3年——荒唐国的荒唐事!
·流浪
·零八宪章是中国政治变革的最好切入点
·对这个政权已经不想置词了!
·黎明前的暗夜
·如此河蟹社会,你让我们怎么活下去?《转》
·多等一天也太久-请打电话关注胡佳
·21年专制阴影下的抗争——记六四受难者齐志勇
·被“精神病”——和谐社会大幕下的悲剧
·胡佳,我亲爱的兄弟,你受苦了!
·从广本罢工事件看中国的劳工维权运动
·这就是末日前的疯狂?----从刘贤斌再次被捕谈起
·刘贤斌,你永远不会孤单!
·“民运苦行僧”李海
·《转》两个人,千万颗心的感动——致明先、贤斌
·感动与激励——写在晓波获奖之后 《转》
·我的姑娘
·《转》孙立平:中国社会正在加速走向溃败
·我被媳妇占领了!
·欧阳小戎:北漂逸闻录·序篇
·互联网推动了中国社会与政治的变革
·小安妮今日飞赴美国
·政治正确的泛滥——关于电影《色戒》的争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北京“国保”正在剥胡温构建和谐社会的脸皮

   
   根据著名“6.4”伤残者、北京的齐志勇短信通报,11月9日晚上9点
   左右,北京民间关注艾滋病志愿者、著名维权人士胡佳,准备到医院
   看望并照顾待产的妻子曾金燕,在住家下面遭到北京市公安局国保总
   队的警察的强行阻拦,并遭到暴力殴打,身体多处受伤。

   
   11月10日晚间,笔者打电话到胡佳那里,向胡佳表示问候并了解到了
   关于遭到北京市公安局国保总队便衣警察强行拦截并施暴的具体情
   况:9日晚上9点左右,胡佳和岳母带了曾金燕爱吃的饭菜,准备到医
   院照顾她。他们走到一楼楼道口处,那里空间很狭小,遭到北京市公
   安局国保总队的便衣警察拦住,不让他们出去,胡没有理会他们。胡
   佳表示,
   
     “在这个时候,我不想发生任何冲突,要用全部精力照顾好我妻
     子,和岳母轮流换班照顾她。我坚持要走,其中有一个北京国保
     总队的便衣国保警察迅即对我动用暴力,先抓我衣领,一拳打在
     我嘴唇上,感到口腔里有淡淡的咸味,估计是里面流血了,我当
     时右手拿着饭菜,左手去抵挡他。”
   
   胡佳描述,在楼下和警察打了两分钟,时间虽然不长,但国保的拳头
   一直打过来,最后他只好把准备带到医院给妻子吃的饭菜扔下,用双
   手跟国保拼命较量。胡佳说:
   
     “国保受过训练,他们抓人的时候,使用的是专业的反肘动作,
     把人胳膊向后强扭,把人弄倒。当时便衣国保就想用那种方法扭
     我右臂,但没有成功,可是我的右臂还是受伤了,一直到现在还
     是肘部和右手的中指很痛,也握不住东西,当时由家里开车出来
     的时候,操作换挡的动作都比较困难,握方向盘都靠左手。”
   
   在电话里,胡佳指出:当时在场的国保警察们都没有穿制服,也没有
   出示证件或者透露自己的名字。打胡佳的国保便衣应该是北京市公安
   局国保总队的,身高1.75米左右,身体很壮,年岁在40岁上下,带着
   眼镜,是长期以来看管胡佳夫妇的现场负责人。胡佳表示:“该国保
   便衣警察是一个凶悍的打手,话不对路马上对你动用暴力,打你的时
   候好象马上要看到你痛苦的样子,要快速制服你的姿态,他下手很
   猛、很重,官爬得越高的人越是流氓。”另外有两个通州区国保支队
   的便衣警察在旁边观看没动手,两分钟以后,这两个便衣警察拦住胡
   佳,打胡佳的北京国保总队的便衣国保就去打电话。胡佳说:
   
     “这可能是他们的安排,打我、拦截、等待请示他们上级的全过
     程有七、八分钟。”
   
   因为他们看到并感觉胡佳是拼命也要前往医院看望妻子的态势,经过
   请示后放行,但是在胡佳后面仍然有两辆便衣国保的车辆跟踪随行。
   
   从11月8日开始,曾金燕身体发生呕吐和腹痛,家人送她入院观察。
   9日晚上10点钟左右,看到胡佳后,开始很高兴,但是当看到丈夫嘴
   唇有血迹和嘴唇肿起,就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不到两分钟,她就开始
   呕吐。胡佳表示,“9日晚上到10日凌晨,金燕剧烈吐了四次,最后
   一次还吐了我一身,把所有的东西都吐完了,她嗓子也很疼,喝一点
   水都吐,出现脱水状态,医生也认为是精神受到刺激才这样。”10日
   早上,曾金燕只喝了一点小米粥,没有在吐。胡佳说:
   
     “现在她的情况还算稳定,经过9日晚上的折腾,应该说会不可
     避免的影响到她的精神状态,她人完全虚脱了,中间曾经使用一
     段时间的插管供氧,谢天谢地,她没有出现脱水现象,生小孩是
     要具有相当的体能的。”
   
   胡佳最后特别指出,他已经被北京市公安局国保总队非法拘禁在Bobo
   自由城家中已长达176天了。
   
   写到这里,笔者想要向那些“负责”在Bobo自由城执行“监管与软
   禁”任务的国保便衣们说一句心里话:不错,党国政府的确是命令你
   们在执行“特别任务”,你们也能够以在执行公务为由来寻求开脱,
   但动辄对象胡佳这样奉行非暴力维权的人士横加施暴,丝毫没有人性
   的强行阻拦胡佳看望与照顾正处于分娩前期的妻子,并且对胡佳施加
   以暴力殴打,无论如何是不能够被原谅的,请你们务必要明白到专制
   与极权一定会被民主的力量所埋葬的,你们将来终究会为自己的施暴
   行为负责任的!你们的丑陋并且极端没有人性的行为也正在一点一点
   的剥掉胡温“构建和谐社会”的脸皮!
   
   
   民主论坛 上载:[2007-11-20] 修订:[2007-11-20]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