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侯文豹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侯文豹]->[安徽政协常委汪兆钧给胡温的公开信]
侯文豹
·戏终究有落幕的那一天——关注郭飞雄"非法经营"案
·理性的回应民意诉求——纪念台湾7.15解除戒严20周年
·自由的文字是人类精神的见证
·山西黑砖窑风暴缘何由互联网掀起?
·为了千年盛事与伟大目标,请务必还高智晟律师以自由!
·为什么中国的商品安全成为了国际舆论的焦点?
·侯文豹提名胡佳为第一届“中国自由文化奖”人权奖候选人
·胡锦涛先生,你如何面对她们充满心酸与血泪的泣诉?
·想念
·秋雨 伊人
·网络作家贺伟华被强送精神病院——可悲的中国
·跋扈的强权——陈光诚的妻子袁伟静被暴力绑架回山东临沂
·落叶
·中国的腐败特色
·猪飞了——关于猪肉价格飞涨的话题
·构建和谐社会,民生重要,民权更重要!
·究竟谁是国家的敌人?
·民主中国,我的梦想
·南京“彭宇案”以司法裁决的方式颠覆了中国的道德传统!
·中国人的造反精神
·北京建委两名官员在法庭的 “不严肃”羞辱了谁?
·民主制度是社会公平公正的唯一保障
·滥用公款应该等同于贪污!
·无法突破的黑暗-- 徐州风华园社区维权困境
·冷观十七大——中国需要的是政治改革
·人间天堂的罪恶——强烈抗议杭州当局继续关押吕耿松!
·“满清新政”与今日中国之出路
·中国维权动态报告(8~9月)
·北京,你有法治吗——为李和平律师被暴力绑架施暴而质询北京市政府
·纵容屠杀的“不干涉内政”
·我所希望的中共十七大_9月24日与政治警察的座谈
·侯文豹提名杨春光为第一届《中国自由文化奖》诗歌奖候选人
·中国历史上的反压迫抗暴运动
·永不放弃
·安徽政协常委汪兆钧给胡温的公开信
·以“突破信息封锁,建立宪政民主”为己任的《议报》
·改革才有未来__向中共党内良知李锐致敬
·司法机关必须全额“吃皇粮”
·无耻的“抵制网络歌曲恶俗之风”座谈会
·中国人何时才能够拥有民主?
·北京给齐志勇冠上“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
·李银河,有几个人能感觉 “做个中国人真骄傲”
·“辞职门”浪潮再次凸现了中国劳工的现实困境
·北京“国保”正在剥胡温构建和谐社会的脸皮
·丑陋的河南警察集体杀人案!
·东莞市,一个视《劳动法》为粪土的血汗城市!
·中国政府是如此的“重视”艾滋病工作......
·以“非暴力革命”运动来改变中国
·构建“和谐社会”仅有胡萝卜是无法做到的!
·强烈要求安徽淮北警方依法受理侯文豹的护照申请
·支持吕耿松,废除刑法105条款
·最需要接受“普法”的是中国共产党
·"百年一遇"的冰冻为"千年一遇"的盛事降温
·换一种思维看问题——关于汪洋现象
·百日内连出重特大事故,中国铁路究竟是怎么了???
·请政府立即降半旗为5.12地震遇难者致哀!
·我哭了——国务院决定,2008年5月19日至21日为全国哀悼日
·怀念我的女人——孟凡
·杨佳案等于把司法公正扔进了垃圾箱!
·胡佳,我亲爱的兄弟,你在哪里?
·请求各位的帮助:左臂粉碎性骨折手术失败的问题
·不取消过路过桥费就征收燃油税,继续忽悠吧!
·经济萧条下公务员可以集体涨工资?
·政府无视农民的知情权参与权,强制为农民“服务”!
·如此“公务员考核规定”可以休也!
·中国政府完全有能力给普通民众进行免费体检!
·暗夜,旷野, 孤独 ,梦里的家园 ......
·预言2009,小麦价格猛涨!!!
·能被异见者冲击的政府是什么样的纸老虎?(念胡佳)
·人大会议年年胜利闭幕伤害到了谁?
·我的一段记忆
·十一届全国人大安徽团114名代表构成比例简报
·母亲的举动
·敢问北京警方:你们能否对齐志勇人性化些?
·我的一段记忆《二》
·2009夏秋北平之行
·中国往何处走?——10月17日纪念赵紫阳诞辰90周年
·杨天水南京狱中病重!
·ZT 安徽省五河县倾力锻造“塔利班份子”
·黄琦被判3年——荒唐国的荒唐事!
·流浪
·零八宪章是中国政治变革的最好切入点
·对这个政权已经不想置词了!
·黎明前的暗夜
·如此河蟹社会,你让我们怎么活下去?《转》
·多等一天也太久-请打电话关注胡佳
·21年专制阴影下的抗争——记六四受难者齐志勇
·被“精神病”——和谐社会大幕下的悲剧
·胡佳,我亲爱的兄弟,你受苦了!
·从广本罢工事件看中国的劳工维权运动
·这就是末日前的疯狂?----从刘贤斌再次被捕谈起
·刘贤斌,你永远不会孤单!
·“民运苦行僧”李海
·《转》两个人,千万颗心的感动——致明先、贤斌
·感动与激励——写在晓波获奖之后 《转》
·我的姑娘
·《转》孙立平:中国社会正在加速走向溃败
·我被媳妇占领了!
·欧阳小戎:北漂逸闻录·序篇
·互联网推动了中国社会与政治的变革
·小安妮今日飞赴美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安徽政协常委汪兆钧给胡温的公开信


   文章来源:原创 文章作者:汪兆钧 发布时间:2007-10-22
   【看中国报道】
   请政协安徽省委员会呈递
   给国家主席胡锦涛、总理温家宝的公开信
   —— 对策和谐社会
   安徽省政协常委 汪兆钧
   尊敬的国家主席胡锦涛、总理温家宝:二位领袖,您们好!
   
   我是安徽省政协常委汪兆钧,党的十七大会议已经结束,进一步确定了领导地位的您们二位,应当有精力和能力贯彻您们的施政方针了,故本人写此信:对策和谐社会。 锦涛主席上任后即提出了:“坚持以人为本”的“科学发展观”,“构建和谐社会”的执政理念。这确实切中了当前中国社会的要害,深得海内外的好评。但是,时间过去良久,中国的情况并没有往好的方向,往您们的执政理念上改变,恰恰不少地方变得更糟糕了!固然,社会上人们有所议论:您们的权力还受到制约,“政令不出中南海”,云云。
   然而不管怎么说,十七大开过了,您们的施政目标应当实际地展开了,您们的色彩、旗帜应当逐步地亮出来了!有人说:已经亮出来了,就是十七大会议公报,决议,文件! 但是,根据国际共运史,特别是根据中国共产党的历史,代表大会的决议和文件,均是妥协的产物。代表大会之后的内容多多,多多!
   我国人民在期待中度过了您们二位的第一个任期,您们的第二个任期,决不能再如此度过!因为中国的现实,无法让您们再如此度过!
   一、 横在中国社会的一对子母弹
   中国社会已经预埋了众多的炸弹,并非言过其实。如果说有的可以拖到您们第二个任期结束以后再说,那么有的则是无法绕过去的,即当前必须面对的炸弹!
   (一)、横在中国社会的第一颗炸弹 —— 股市
   当前中国的股市已是“皇帝的新装”,几乎谁都意识到它已蕴含了巨大的泡沫,但它还在疯涨!因为媒体都在鼓噪:“这是改革开放的伟大成果,是百年不遇的大牛市!”当然,主要是您们希望它是大牛市,作为普通老百姓也都希望它是大牛市。但是,现实情况会对我们所有的人开个大玩笑!
   今天中国的股市已经不是两年前,股改以前的中国股市了!
   
   如果说创建于上世纪90年代初的中国股市,从一开始就是在政府的一手操作下,为当时的国营企业改制募集资金所为。那时候还是小试牛刀,跌宕频起,黑幕重重,多年熊市即使跌到谷底对我国的社会和政局不会有大的震荡,那么如今情况已经变了!从2006年下半年开始,股市一路狂升,A股市值截至到2007年“5.30”,由3万3千亿元,飙升至18万亿元人民币。中国股民已超过一个亿!而就在我收笔此信的前夕,不到半年时间,中国股市又往前冲了1/2!这样,中国股市在中国经济生活中的地位,中国股民对中国社会的影响力,其能量已经可以撼动中国社会了! 然而,中国的股市却并不是大牛市,而是一场大赌局!原因如下:
   
   1、 中国股市先天不足:
   中国的“股改”事实上截止到目前还只是一个概念而已,充其量只是将腐朽的“非流通股”逐步转化为市场的“流通股”,却并没有触及上市公司内部的改革。 因此这些政企不分,党政不分的上市公司还如国营企业一样,普遍地上演着一出出太平天国的宫廷剧:董事长洪秀全深居简出,贪图享受;实权人物杨秀清、韦昌辉们各图所需,争权夺利,当这些“王”们相互矛盾达到顶点,即进行一次内讧,周而复始!
   这些上市公司甚至比国营企业更糟糕,因为他们除了有“非流通股”使其稳坐太师椅,“流通股”还在进贡!——这是他们的特封资源!
   而证监会呢?政府的特命全权大臣,经过它的审查,会将溢价几十倍的股票抛向二级市场,在人为制造泡沫!
   垄断、腐朽、治理不当,这是从上到下,一连串,系统性的中国股市存在的问题!
   2、 中国经济先天有病:
   为什么中国“股改”这一概念刚刚飘上蓝天,就会出现银行资金大搬家呢?本来证监会担心股改因缺少资金难以为继,有关方面向外国投行贱卖国有股,却想不到一下子变得资金泛滥!他们确实没有看到中国银行业已如爆炒的锅,资金已按耐不住要往外跳!—— 因为中国的经济投资无益,负利率过高所致。所以并非中国的经济好得钱多得过剩,而是中国的资金找不到增值的出路,中国的经济先天有病,而且病得不轻!
   3、 一场大赌局:
   股市,本是以其可知与不可知的金融博弈去化解、平衡社会经济生活中的各类难以预测的风险。但尚若它能被人一眼看透,那么被看透的目标就是股市积聚能量的爆破点!
   中国股市一向被人认为是政策市,政府市,这已是国内外的共识。
   然而,因为中国共产党一贯伟大、光荣、正确!一贯突出政治!因此,为了保证党的十七大的顺利召开,以及为了2008年北京奥运会体面、隆重地……,这样一来,中国政府目前起码在形式上承担着中国股市的全部风险!
   世界上没有一个政府愿意把自己身陷股市。而中国政府却紧紧地攥住股市,这样就把一颗炸弹牢牢地绑在自己身上,这实在不是明智之举!
   当然,您们可以掩盖股市的危机,寄希望于一系列措施,“渡过”这一危机。如已在进行中的:香港红筹股回归;将国资委属下大型央企重组上市;加快民营高科技企业催生入市;开通QDII;央行加息、减税、提高法定准备金率;财政部发行特别国债;等等等等。
   且不说这些措施的实际效果,但可以肯定的一点是:您们不能改变一个规律 —— 经济规律!
   (二)、横在中国社会的第二颗炸弹 —— 物价
   当中国股市继续维持赌局式的“大牛市”,中国的物价将不能遏制地非正常上涨,一直上涨到人民不堪忍受的地步!
   “股市——物价”,形成横在中国社会的两颗炸弹!是您们,我们,大家都无法绕过去的一对子母弹!
   当然,物价上涨除股市之外,还有其他的因素,而这一切所带来的灾难,将不亚于股市崩盘的后果!
   对策:十七大已经结束,您们的政治目标基本达到。本人建议从现在起政府逐步脱离股市,中国股市的脆弱性,泡沫随时会破裂。这比拖下去要好,拖下去,尽管股民还会尝到点甜头,但损失将更惨,失败的股民将更多,积怨也将更深、更大!为此全国人民买单将更加痛苦!应当让中国股市的泡沫尽早捅破,但尽可能和缓地、有控制地捅破。而这是很难的,实在难以避免股市和社会的震荡,但此责任不在本届政府,是历史原因所造成,应当向全国人民解释清楚,明确地说:这是一件迟早要发生的事情!因此,以此为契机,全方位推进中国的股市、金融、乃至经济和政治的改革!
   您们向人民说清楚,并推出一系列改革的主张和措施,人民是会理解的,是会谅解的。
   
   而这次股市泡沫的破裂,将为您们提供对中国的全方位改革,特别是政治改革以最佳的契机和资源,这实在是对二位领袖政治魄力和才干的绝佳考验!
   但是,如果股市泡沫破裂了,而您们却不改革,文过饰非,可以想象将酝酿中国社会怎样的危机!
   二、破解中国经济“高速增长”之谜
   破解中国经济“高速增长”之谜十分必要。这样就使我们正视现实,实事求是。而不会拒绝进步,一味“坚持”,误国误民!
   2003年,安徽省政协在开常委会期间,考察了省内几个城市。在省会合肥,考察了新兴工业和开发区。这个城市至少有3个“汽车制造厂”。在庞大的生产线和隆鸣的机器声中,我走到市长旁边不无恭维地:“您是这个城市的总经理啊!”
   市长自在地点点头。
   可是事后我一想:这个城市的3个“汽车制造厂”,与其制造相同车型的制造厂,在全国都最少不下于3个,即这个城市的汽车工业只在国内最少有9个强有力的竞争者!天啊,这上百亿元的投资风险太大了!
   参观开发区,一个规划中的科技城已经报批,正在兴建,面积30平方公里!即42个北京故宫的面积!而我明明知道,这个城市10年前就已建的“经济技术开发区”还有一半的厂房在晒太阳,那么何故又来一个“科技城”呢?我是安徽省唯一的“科技实业家协会”的一名副理事长,我们的办公地点就在合肥,我从来没有见过,也没有听说过有哪一位市长或哪一位省长,跨入我们协会大门的一步!就凭合肥有个中国科技大学,就建这一“科技城”吗?那么,在中国科技大学里有哪些科技项目有应用价值?这些项目还有多长时间才能走出实验室?走出实验室后实现产业化还需多长时间?需多少投资?而那时市场情况怎样?国内和国际有哪些竞争者?竞争者大致情况怎样?……我可以说,这些问题,无论市长,还是省长,他们几乎一概不知!
   当然,我们不能过分要求他们一概都知。但是中国的问题就在这里!这个“科技城”是政府经营的,“科技城”的长官是政府任命的,投融资和土地批租都是以政府的名义进行的!我们的政府官员本来就不该直接去搞经济!早在上世纪80年代,中国的政治和经济改革集中在两点:党政分离;政企分离。这是当时的中国领导层和知识精英们总结了建国以来多方面的经验,准备对中国进行改革,起步的大计方针。然而“六四”以后终结了。因此,今天无论“主流经济学家”们设计多少“改革”的方案,无论洋博士还是土博士,这些“精英”们搬出多少理论和名词,只要回避“党政分离,政企分离”这一中国经济改革的基本点,都是空谈!
   对42个北京故宫的面积进行开发建设,其投资规模是可以想象的。而10年前始建的那个开发区,除了地皮涨价了,另一半厂房还在“招商引资”,可见如今这个“科技城”的命运和将走什么路,就一清二楚了!
   所以,今天中国经济的“高速增长”,其动力不是市场的行为,而是政府的行为,具体地说是地方政府的行为,是地方政府某些官员的行为!于是:有目标,无市场;有冲动,无计划;有眼前,无将来。那么,它就类同于1958年的“大跃进”!
   它与1958年“大跃进”的不同点是:金钱代替了口号,个人主义代替了集体主义。而相同点是:都不讲科学,都是“坚持党的领导”!
   这种“政府”主导型的经济,在官僚们的兴趣点上会突飞猛进;在他们的兴趣之外,则艰难求生,如众多的民营企业;而在他们的视野之外,则是破坏和倒退!
   我曾经到我家小保姆的家乡去拜望,这个离省会城市合肥距离不到50公里,离这个“科技城”不到45公里的村庄,天啊,《血战台儿庄》这部电影如果在这里拍摄,简直不用布景,躺几具尸体就可以了!我潸然泪下:原来中国的农村还这么穷!农民还这么苦!
   如此相近的距离,而如此巨大的反差,这经济的发展能“可持续”吗?
    一个生动的例子:我们今天的“新晋商”挖煤,把个花果城变成了污染城,逃难城,廉价的煤卖给日本人,日本人把煤倒入海里埋起来,曰:“留给后代们”!—— 听了这一真实的故事,不知我们中国人是什么感受?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