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侯文豹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侯文豹]->[侯文豹提名杨春光为第一届《中国自由文化奖》诗歌奖候选人]
侯文豹
·致孟繁,我的知己——为二月十四日所题
·向十三位有良知的中国人致敬!
·紧急情况:齐志勇被绑架!
·话说当今中国
·捍卫自由表达权——坚决支持章诒和女士
·侯文豹:媒体报道可以影响群众的安全感吗?
·侯文豹:"和谐社会"是靠封杀不同声音和强制弘扬"主旋律"来构建的吗?
·侯文豹 颠言疯语
·顺应中共生存第一的主张,坚决支持原合肥工业大学教授王大齐先生的生存权要求!
·侯文豹:强烈抗议并谴责河南省当局非法限制著名防艾人士——高耀洁医生的自由!
·侯文豹:换届选举工作就能不顾离退休老工人的正常生活了吗?
·侯文豹:中国通过什么方式维持了相对较高的经济增长速度?
·齐志勇 侯文豹:愿我们共同感受神的恩典——请为刘凤钢牧师伸出您宝贵的援手 !
·今日中国“小姐”的宣言
·邓小平先生给中国人带来了什么?
·侯文豹:达尔文主义模式的中国政治生态
·21世纪的“华人与狗不得入内”——评《北京奥运会及其筹备期间外国记者在华采访规定》
·向文化保守主义者开战,扬起中国的自由文化风帆!
·今日香港之政治现状是全体港人的耻辱!
·囚者之思
·再致孟繁___为2月14日而题
·2005年9月27日的入室殴打案至今无音讯____请北京警方给齐志勇一个合理且合法的说法!
·中国政府允许高耀洁教授赴美领奖___一个值得肯定的举动!
·春雨来了
·声讨山东临沂当局非法且非人道的行径!
·爱殇
·就中国公民齐志勇的困境致中国残联主席——邓朴方的一封信
·如何看待中美两国的“人权报告”
·巩俐的狂妄
·孙志刚——一个值得纪念的中国人
·:"国家预防腐败局"——又一个吸食"民脂民膏"的机构
·“构建中国和谐社会”的又一颗炸弹
·侯文豹:中国什么时间才能够不再出现"文字狱" ——就力虹一案致胡锦涛先生
·安徽维权人士侯文豹今被解除取保候审
·我的关于当前及今后一个时期热点问题之观点——三月22日与警方的座谈纪要
·在中国我们都是“精神病”__声援维权勇士汪国强先生
·拒绝遗忘,说出真相——[六四]伤残者齐志勇的现状
·请不要再往自己身上贴黑点_就严正学一案向其承办人员进言
·伤痛依旧的中国——六.四18周年赋
·关注“焚毛像者”的命运 !
·向往自由的灵魂 !
·官商勾结导致职工权益为零——原淮北市濉溪县水泥厂资产被侵吞始末
·谁叫你不幸生在中国了?
·一个农村女孩的苦难
·苦难铸就了齐志勇的自由灵魂——纪念六.四18周年
·为自由而存在——关注胡佳
·暴政的结果必然是.......
·山西"黑奴"事件点燃了中国人良知的地火!
·民间对日索赔司法途径已死,如何才能够“柳暗花明"?
·厦门反PX游行是中国各地的榜样!
·中国大陆的自由民主是台湾民主的基本保障!
·中国疯狂的"砸锅浪潮"说明了什么?
·安徽淮北原濉溪县水泥厂职工权益被侵害始末!
·温家宝,你吃错药了!
·强烈谴责对陈光诚进行新的迫害!
·七一有感
·戏终究有落幕的那一天——关注郭飞雄"非法经营"案
·理性的回应民意诉求——纪念台湾7.15解除戒严20周年
·自由的文字是人类精神的见证
·山西黑砖窑风暴缘何由互联网掀起?
·为了千年盛事与伟大目标,请务必还高智晟律师以自由!
·为什么中国的商品安全成为了国际舆论的焦点?
·侯文豹提名胡佳为第一届“中国自由文化奖”人权奖候选人
·胡锦涛先生,你如何面对她们充满心酸与血泪的泣诉?
·想念
·秋雨 伊人
·网络作家贺伟华被强送精神病院——可悲的中国
·跋扈的强权——陈光诚的妻子袁伟静被暴力绑架回山东临沂
·落叶
·中国的腐败特色
·猪飞了——关于猪肉价格飞涨的话题
·构建和谐社会,民生重要,民权更重要!
·究竟谁是国家的敌人?
·民主中国,我的梦想
·南京“彭宇案”以司法裁决的方式颠覆了中国的道德传统!
·中国人的造反精神
·北京建委两名官员在法庭的 “不严肃”羞辱了谁?
·民主制度是社会公平公正的唯一保障
·滥用公款应该等同于贪污!
·无法突破的黑暗-- 徐州风华园社区维权困境
·冷观十七大——中国需要的是政治改革
·人间天堂的罪恶——强烈抗议杭州当局继续关押吕耿松!
·“满清新政”与今日中国之出路
·中国维权动态报告(8~9月)
·北京,你有法治吗——为李和平律师被暴力绑架施暴而质询北京市政府
·纵容屠杀的“不干涉内政”
·我所希望的中共十七大_9月24日与政治警察的座谈
·侯文豹提名杨春光为第一届《中国自由文化奖》诗歌奖候选人
·中国历史上的反压迫抗暴运动
·永不放弃
·安徽政协常委汪兆钧给胡温的公开信
·以“突破信息封锁,建立宪政民主”为己任的《议报》
·改革才有未来__向中共党内良知李锐致敬
·司法机关必须全额“吃皇粮”
·无耻的“抵制网络歌曲恶俗之风”座谈会
·中国人何时才能够拥有民主?
·北京给齐志勇冠上“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
·李银河,有几个人能感觉 “做个中国人真骄傲”
·“辞职门”浪潮再次凸现了中国劳工的现实困境
·北京“国保”正在剥胡温构建和谐社会的脸皮
·丑陋的河南警察集体杀人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侯文豹提名杨春光为第一届《中国自由文化奖》诗歌奖候选人

尊敬的各位评委:
   你们好,第一届<中国自由文化奖>的提名就要在明天结束了,在本人前不久提名北京的胡佳、曾金燕夫妇为人权奖候选人之后,本人经过再三斟酌,现决定提名在2005年秋病逝的著名先锋诗人杨春光先生为第一届〈中国自由文化奖〉之诗歌奖候选人。
   在这里,本人谨以贵州的张嘉谚先生在2006年10月6日于杨春光先生病逝一周年之际所撰写的悼念文章作为荐语:

   在大陆网络诗界,杨春光年仅四十九岁的英年早逝,因其决非海子顾城似的“自杀”,而应归咎于身陷极权体制境遇中而遭致“围追堵截”般的“谋杀”!已经在众多网站论坛“一死激起千层浪”(汪峰评语),其巨大的冲击波摇撼着众多诗人的目光,成为近些年来大陆网络罕见的重大事件。杨春光以生命为代价的反极权话语的“后政治”先锋诗学现象,必将引发大陆诗人与知识精英深入的思考,杨春光之死及其思想与先锋诗学的精神幅射力,势将在未来国人争取民主自由的进程中发挥深远的影响。现我仅从诗人的角度,以下面几条赞赏杨春光先生——
   
   1、 在互联网没出现的上世纪8-90年代,坚决叛离极权意识束缚,以其独立的思考,长期坚持地下的自由的先锋诗学理论与先锋诗歌创作——-中国当代隐态写作;
   2、 以其特出的组织能力、活动能力与敢于牺牲不怕付出的社会责任感,对青年后学悉心帮扶引导,团结、凝聚和带动了一大批中国自由诗歌力量,对中国自由诗歌写作精英的形成,起了极大的催生作用;
   3、 以其身处现行体制中的骇人胆识,提出并践行现场性、平面性、直截了当批判性的“后政治”诗学理论,是迄今为止中国大陆反极权专制最勇敢最坚决最彻底的绝无半点含糊、回避与妥协的诗学姿态;
   4、 以其磅礴的创造活力,撰写了上百万字的诗学理论,创作了成组成堆“以麻袋装”的大批量的颇具“黄蜂精神”(刺后即死)的后政治诗歌作品。自由写作成绩异常突出;
   5、 以其宽容谦和的人格精神,对于推动网络民主,尊重自由言论,摒弃人身侮辱漫骂,倡行平等对话、进行求异存同争论风气的形成,起了良好的示范性影响;
   6、 由于自由写作姿态反叛极权话语的尖锐猛烈,受到大陆官方诗界、民间诗界与犬儒精英的一致拒绝和回避,导致其思考与诗学建树的长期封埋,迄今为止一部作品也不能出版。即使在如今相对宽松的网坛,他那直面极权政治富于强烈解构权力话语的诗歌作品仍难以面世;
   7、 因坚持自由反叛性写作声援民主活动而挨过毒打,进过监狱,长期受监控,处于随时被害被抓的黑暗威压之中,仍毫不动摇地坚持诗歌自由写作的信念,争取中国知识分子言论自由的理想,终致脑血栓重病。后虽因国内外道义捐助挽回生命,但其在长年的政治高压和经济困窘中,不屈不挠地继续其笔争性思考写作,最后终于抛下弱妻稚子,以其充满创造力的盛年身体为代价,为中国的民主自由事业,为中国诗歌的自由发展献出了宝贵的生命。
   杨春光的特性(本人加注)以下仍为张嘉谚先生悼文之要点:
   (一)
   
    如果把高智晟、郭飞雄之类的人称之为当下中国大无畏的公共知识分子,那么,已逝的杨春光也应该叫大无畏的“公共诗人”。
   
   如果中国最需要的是高智晟、郭飞雄这样富于良知,富于胆魄,富于牺牲精神为公众事业奋争的“现代斗士”,那么,杨春光也是当下中国最需要的诗人。
   
   当今,游离于社会公众之外的中国诗歌已近无人问津;然而因了网络,在中国“玩诗”的人比任何时期都要兴旺,再把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已成名和未成名的加起来,中国的诗人实在太多了。
   
   而中国大陆最需要的诗人,我似乎只看见一个杨春光!
   
   (二)
   
   诗人杨春光以下品质,实为当下中国之必需——
   
   一、不为“私我写作”的流行病污染,摒弃“个人写作”自以为是的孤芳自赏,以精力充沛的生命活力为公众事业而掬躬尽瘁写作到最后一息;
   
   二、坚持绝不投降的反抗专制主义写作立场,毫无顾忌地向极权意识作无畏笔争,那样一种毫不示弱的诗写姿态:
   
   三、绝无嫉贤妒能的小家子气。常大处着眼又不避琐细;具有无私忘我的胸襟与大度包容的肚量;具有容受不同意见的人格力量与凝聚不同人才的组织才能
   
   四、以高瞻远瞩的文化战略眼光,雄厚磅礴的诗学理论对于中国诗界及知识界所作的激荡、推动与整合的强烈影响;
   
   五、以敏锐的思想探索触角,大胆广泛的先锋诗写实验,完全为中国公众而写作的诗性文本等等。
   
   (三)
   
   很多诗人不喜欢杨春光的诗,很多自以为已扬名立万的作家、评论家未必理解杨春光的诗,包括笔者在内。
   
   我一向推崇杨春光的为人:坦诚大度、无私无畏、胸襟开阔、目光远大。我也十分推崇杨春光的诗学理论,将现代诗学与特定的国情紧密结合,将诗人写作与反专制主义与反极权主义话语联系起来——他的代表作《诗从语言始到政治止》系统提出的诗写主张与话语策略,坚决、干脆、透彻、深切,最是当下中国之必需!杨春光一系列决绝、彻底、放纵、细密、而且气势磅礴的诗学理论,使中国当下其他各种包装得煞有介事的诗论主张相形逊色!
   
   而我从未认真肯定过杨春光的诗歌,我写的《“国民公敌”杨春光》一文,多是从其人其诗学主张落笔的;杨春光曾希望我续写他的诗歌评论,我没有干脆地答应,至今也没有写。因为我觉得杨诗虽然写得大胆、让人看得好玩开心,但私下认为太过粗糙,潜意识里甚或认为近乎粗制滥造。说白了,就是免不了用缺乏“艺术性”来打量杨的诗歌作品。我相信,对杨诗持我这种看法的人不在少数。
   
   我一直没有好好读懂杨春光!
   
   现在我忽然明白了——杨春光看似“粗造”的诗歌作品,根本不是为当今远离民众的诗人写的,也不是为关心什么文本建设的评论家写的,杨春光根本就不考虑要为这些“业内人士”写诗!他大处着眼,俯瞰体制病象,瞩望中国大众而写作,他的诗歌作品是为中国需要而写的。
   
   杨春光可能是迄今为止最为突出的漠视业内人士只为中国大众写诗的中国诗人!
   
   他也不为自己写诗——像那些自以为清高的自我抚摸者。
   他为中国人写!
   
   只要你是中国人,只要你对中国当下社会有真感受真体验,你一定会为杨春光的诗歌作品感到震动!你一定会为杨春光那大无畏的大呼猛进的敢挑敢揭敢骂敢嘲敢打敢拚甚至敢操敢日的汹涌诗篇而感到痛快淋漓!!!
   
   这样的诗,绝非小圈子互相把玩的小玩艺儿!这样的写作,习惯传统审美的眼光绝对不会欣赏!但我而今意识到了,以艺术之“精”与“美”衡量杨春光的诗歌,绝对是误读!
   在杨春光的诗歌面前显得可笑的,是我这种诗评家!
   
   当中国诗坛遍地是“个人化写作”的呷呷声,当所有的中国诗人都在为自己写诗而自以为是,也都为个人的诗歌创作志得意满之时,只有杨春光,他写诗不为自己,他为中国而写诗,他的诗是为中国人写的。
   
   (四)
   
    我现在明白了,杨春光为什么要说他的诗是“激情叙事”写作。
   
   杨春光的“激情”,主要的还不是儿女私情,虽然杨在儿女私情上也那么激情洋溢。杨的激情,更多的是面向公众的激情——是向他的国家,他的人民,他所面对的专制主义死敌、极权主义魔军发出的!在杨春光身上,这种诗性激情的饱满,似乎随时随地都可以如岩浆喷发,如瀑布倾泻!这种激情的罕见,似乎是一个民族压抑多年忍无可忍的情感,要借杨春光猛犸雄狮般的嘶吼发出!浊浪滔滔,轰击一切……
   
   杨春光“一个人就是一个军团!”“一个人就是一场运动!”我是从其诗歌作品成组成群成堆成阵,其诗性言说汹涌不息的情感含量这个意义上说的。不信,你让当下中国各家媒体,各大众报刊发表他的诗歌看看!!!
   
   “叙事”,是九十年代以来流行于中国诗界并为诗人乐此不疲的“行话”。可究竟有哪个诗人的“叙事”作品与中国底层民众患难与共?与中国公众休戚相关?!像屈原的《国殇》,乐府民歌《十五从军征》,蔡琰的《悲愤诗》,陶潜的《咏荆轲》,杜甫的“三吏”、“三别”,元稹的《连昌宫词》,白居易的《卖炭翁》、《长恨歌》,直到吴伟业的《圆圆曲》那样,从而与中国古典诗歌精神相衔接?当今中国诗坛,直面社会现实与大众困境的“叙事”,似乎又只有杨春光乐意为之。我们且看他的《人妖》中国波普组诗中这一首《乡村人驴牛三鞭鲜味饭店》,以略见杨春光叙事作品之一斑——
   
   在一个名叫“乡村伟哥野味饭店”的/贸然来了一群穿公安制服的喝酒人
   
    叫驴闻之急忙躲开了(生怕吃它驴鞭)/等这群喝酒的人醉熏熏出来时/叫驴又往回来了,而母牛却突然躲了起来/这时叫驴很不解地去问母牛道/咋也躲呀?母牛说/我也怕他们吹我的牛B呀
   
   当这群喝酒的人走远了/饭店老板把驴牛都叫过来道/我的驴呀牛啊,你们以后别自作多情了/在这个年代,你们的驴鞭和牛B都过时了/如今咱这店里不仅养了小姐(真正的人民币)/还新购了足够的外国伟哥
   
   可又过了一天/还是那群公安局喝酒的人来了/他们这回不仅要吃人鞭、吹人民币了/还要专点本店的活驴、活牛烤吃/连那条刚下生的小公牛犊也不放过/老板想去别家买来也都不准/老板只得流着泪让厨师把它们活烤了
   
   从这以后/老板一狠心把自己的店名干脆更改为——
   “乡村人驴牛三鞭鲜味饭店”。
   ——《乡村人驴牛三鞭鲜味饭店》
   
   可见,杨春光的叙事作品所叙的,是中国老百姓耳闻目睹的人与事,是与中国平民百姓生存境遇密切相关的。杨这类叙事作品,其“事”多来自现实生活,杨诗中出现的“人”,如政治领袖,当红影星、商界大腕等等,多用真名,但又有某种符号意味。这似乎是为了使具体的人物与事物服从诗歌文体的变形需要,抒情需要和概括需要。杨因此更多的是将“叙事”渗透在激情抒写之中。试看他 1995年写的名篇《我想登上天安门》中的其中两节——
   
   我想登上天安门/我随随便便登上天安门/在金水桥畔随随便便一挥手/汹涌澎湃的红卫兵运动/立即变成了秩序井然的生态平衡运动/中国现代工业的污染/立即从每个人的眼角清除/让每个人的眼睛晴朗如蓝天/让每个人的瞳仁清澈如深井之水/让每个人的眉毛如湾湾天上之河/让每个人的头发如原始森林那样苍峻和豪气
   
   我想登上天安门/我在天安门层楼检阅台上随便走一走/五七年的反右跟着我成了拥护右派活动/大鸣大放晴空万里/民主运动万里无云/党内民主如日中天/党外民主如火如荼/党禁、报禁全部解开/人权自由不再作为虚词/全国从上至下全民直选/知识分子登上领导阶级的舞台/全国人民选我为开国总统/可我只干了一届/就主动下野/但留下了一部民主宪政的宪法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