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侯文豹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侯文豹]->[跋扈的强权——陈光诚的妻子袁伟静被暴力绑架回山东临沂]
侯文豹
·维权绝食,一场伟大的公民运动
·欲盖弥彰的颠覆国家政权罪——强烈抗议江苏警方逮捕杨天水先生!
·致孟繁,我的知己——为二月十四日所题
·向十三位有良知的中国人致敬!
·紧急情况:齐志勇被绑架!
·话说当今中国
·捍卫自由表达权——坚决支持章诒和女士
·侯文豹:媒体报道可以影响群众的安全感吗?
·侯文豹:"和谐社会"是靠封杀不同声音和强制弘扬"主旋律"来构建的吗?
·侯文豹 颠言疯语
·顺应中共生存第一的主张,坚决支持原合肥工业大学教授王大齐先生的生存权要求!
·侯文豹:强烈抗议并谴责河南省当局非法限制著名防艾人士——高耀洁医生的自由!
·侯文豹:换届选举工作就能不顾离退休老工人的正常生活了吗?
·侯文豹:中国通过什么方式维持了相对较高的经济增长速度?
·齐志勇 侯文豹:愿我们共同感受神的恩典——请为刘凤钢牧师伸出您宝贵的援手 !
·今日中国“小姐”的宣言
·邓小平先生给中国人带来了什么?
·侯文豹:达尔文主义模式的中国政治生态
·21世纪的“华人与狗不得入内”——评《北京奥运会及其筹备期间外国记者在华采访规定》
·向文化保守主义者开战,扬起中国的自由文化风帆!
·今日香港之政治现状是全体港人的耻辱!
·囚者之思
·再致孟繁___为2月14日而题
·2005年9月27日的入室殴打案至今无音讯____请北京警方给齐志勇一个合理且合法的说法!
·中国政府允许高耀洁教授赴美领奖___一个值得肯定的举动!
·春雨来了
·声讨山东临沂当局非法且非人道的行径!
·爱殇
·就中国公民齐志勇的困境致中国残联主席——邓朴方的一封信
·如何看待中美两国的“人权报告”
·巩俐的狂妄
·孙志刚——一个值得纪念的中国人
·:"国家预防腐败局"——又一个吸食"民脂民膏"的机构
·“构建中国和谐社会”的又一颗炸弹
·侯文豹:中国什么时间才能够不再出现"文字狱" ——就力虹一案致胡锦涛先生
·安徽维权人士侯文豹今被解除取保候审
·我的关于当前及今后一个时期热点问题之观点——三月22日与警方的座谈纪要
·在中国我们都是“精神病”__声援维权勇士汪国强先生
·拒绝遗忘,说出真相——[六四]伤残者齐志勇的现状
·请不要再往自己身上贴黑点_就严正学一案向其承办人员进言
·伤痛依旧的中国——六.四18周年赋
·关注“焚毛像者”的命运 !
·向往自由的灵魂 !
·官商勾结导致职工权益为零——原淮北市濉溪县水泥厂资产被侵吞始末
·谁叫你不幸生在中国了?
·一个农村女孩的苦难
·苦难铸就了齐志勇的自由灵魂——纪念六.四18周年
·为自由而存在——关注胡佳
·暴政的结果必然是.......
·山西"黑奴"事件点燃了中国人良知的地火!
·民间对日索赔司法途径已死,如何才能够“柳暗花明"?
·厦门反PX游行是中国各地的榜样!
·中国大陆的自由民主是台湾民主的基本保障!
·中国疯狂的"砸锅浪潮"说明了什么?
·安徽淮北原濉溪县水泥厂职工权益被侵害始末!
·温家宝,你吃错药了!
·强烈谴责对陈光诚进行新的迫害!
·七一有感
·戏终究有落幕的那一天——关注郭飞雄"非法经营"案
·理性的回应民意诉求——纪念台湾7.15解除戒严20周年
·自由的文字是人类精神的见证
·山西黑砖窑风暴缘何由互联网掀起?
·为了千年盛事与伟大目标,请务必还高智晟律师以自由!
·为什么中国的商品安全成为了国际舆论的焦点?
·侯文豹提名胡佳为第一届“中国自由文化奖”人权奖候选人
·胡锦涛先生,你如何面对她们充满心酸与血泪的泣诉?
·想念
·秋雨 伊人
·网络作家贺伟华被强送精神病院——可悲的中国
·跋扈的强权——陈光诚的妻子袁伟静被暴力绑架回山东临沂
·落叶
·中国的腐败特色
·猪飞了——关于猪肉价格飞涨的话题
·构建和谐社会,民生重要,民权更重要!
·究竟谁是国家的敌人?
·民主中国,我的梦想
·南京“彭宇案”以司法裁决的方式颠覆了中国的道德传统!
·中国人的造反精神
·北京建委两名官员在法庭的 “不严肃”羞辱了谁?
·民主制度是社会公平公正的唯一保障
·滥用公款应该等同于贪污!
·无法突破的黑暗-- 徐州风华园社区维权困境
·冷观十七大——中国需要的是政治改革
·人间天堂的罪恶——强烈抗议杭州当局继续关押吕耿松!
·“满清新政”与今日中国之出路
·中国维权动态报告(8~9月)
·北京,你有法治吗——为李和平律师被暴力绑架施暴而质询北京市政府
·纵容屠杀的“不干涉内政”
·我所希望的中共十七大_9月24日与政治警察的座谈
·侯文豹提名杨春光为第一届《中国自由文化奖》诗歌奖候选人
·中国历史上的反压迫抗暴运动
·永不放弃
·安徽政协常委汪兆钧给胡温的公开信
·以“突破信息封锁,建立宪政民主”为己任的《议报》
·改革才有未来__向中共党内良知李锐致敬
·司法机关必须全额“吃皇粮”
·无耻的“抵制网络歌曲恶俗之风”座谈会
·中国人何时才能够拥有民主?
·北京给齐志勇冠上“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
·李银河,有几个人能感觉 “做个中国人真骄傲”
·“辞职门”浪潮再次凸现了中国劳工的现实困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跋扈的强权——陈光诚的妻子袁伟静被暴力绑架回山东临沂

   
   
   根据笔者8月24晚上十点三十分左右与北京的维权活动家——胡佳先生的通话了解到:当日上午,按照计划意欲前往菲律宾替丈夫陈光诚领“麦格塞塞人权奖”的袁伟静在陈光诚的辩护律师李劲松的陪同下,前往首都机场。北京时间11点50左右,袁伟静在机场海关处遭到拦截,海关人员声称袁伟静的护照无效,并称受山东省外事科委托,宣布袁伟静护照无效。但至13点15分,等在外面的朋友们仍没有看到袁伟静身影,袁伟静的手机也无法接通。但是在临近晚上9:30的时候,胡佳接到了袁伟静的电话,在电话里,声音失常的袁伟静紧张的告诉胡佳,自己已经被强行绑架回到山东临沂的家中......然后就传来袁伟静被殴打的声音,紧接着的是袁伟静痛苦的呼号声,最后电话被强行挂断。而此时,胡佳的声音也嘶哑的几乎难以听清楚,因为他已经连续近七十个小时没有休息,23日晚上一整夜的在电脑上撰写关于袁伟静24日出境领奖事宜的相关情况。24日一整天又在为袁伟静出行遇到强行阻拦而忙碌着。
   
   胡佳原本是计划自己亲自开车送袁伟静去首都机场的

   
   24日上午9点20分,胡佳与妻子曾金燕以及打算前往菲律宾替丈夫领奖的袁伟静,被北京警方拦截在胡佳居住的北京BOBO自由城的小区楼下。先行下楼的胡佳被5名警察纠缠、拦截,与记者通话的胡佳气喘吁吁的念出了其中参与拦截的两名警员的警号:048002、054635。当时有国际主流通讯社、媒体(美联社、路透社、香港有线电视台等)的记者和英国使馆官员以及国外人权观察家一直在现场观察。而他们也被警方强行带入警卫室进行身份核实。最后由于胡佳始终无法摆脱众多警员的纠缠与拦截,不得已委托陈光诚的辩护律师——李劲松开车送袁伟静到首都机场,稍后就传来了袁伟静在机场海关被告知因为护照作废而失踪的消息。
   
   关于袁伟静的护照问题,胡佳认为这只是有关当局的一种借口,目的就是为了阻止袁伟静前往菲律宾替自己丈夫陈光诚领取“菲律宾麦格塞塞”人权大奖。
   
   他说:“前一天我们接到过山东省外事科的电话称袁伟静的护照无效。当时我们曾经询问过莫少平律师,莫律师说在法律上,这一类的机构没有权利宣布谁的护照是否有效。而事实上,包括陈光诚的护照,在上一次被警方查扣后也被送还回来,足以说明他们夫妇二人的护照都是没有问题的。
   
   就在22日下午,笔者还与著名的六四伤残者——齐志勇先生探讨过此番袁伟静领奖成行的可能性问题。我们都认为相关当局应该乐观其成。因为强行的进行暴力阻拦将会再次激起国际社会与舆论的反弹,更何况,不管是出于营造和谐稳定的国家形象,还是为了改善中国的人权纪录更或者为了展示迎接2008北京奥运会的盛事而展现一定的努力,都不应该横加阻拦,因为她的出行目的相当的简单,仅仅是代替自己的丈夫领奖而已!可是我们的这么一些小小的期望还是被残酷的现实给击得粉碎!
   
   在24日凌晨三点二十八分胡佳发给笔者的电子邮件中,胡佳就袁伟静出境领奖可能遭遇到的情况进行了预估。
   
   根据胡佳的分析,自从2007年7月4日晚,有关当局通过监听电话获知了陈光诚妻子袁伟静突破山东警方的封锁,已经到京,国保方面立刻就此做出专门的指挥部署。山东省公安厅负责国保的副厅长亲自带领一班人马于7月6日到达北京,与北京市相关方面一起研究处置方案。山东国保对未能非法拘禁住袁伟静而做出了检讨,并表示一定配合好在北京的工作。力争尽快在未形成更大国际影响的情况下将袁伟静母女带离北京。
   
   或许是当局顾忌北京是奥运会举办城市,而且过去一年在打击维权方面没有取得预期效果,如果由北京方面直接采取绑架措施影响太坏,付出的道义成本太高,将来也有其他需要承担责任的后患。所以北京方面就把绑架袁伟静的任务交给了山东国保和临沂地方官员。已经负责非法拘禁袁伟静长达两年的山东省沂南县地方官员,这次首当其冲负责在北京通州区BOBO自由城每日值守。他们曾经在2005年9月从北京将陈光诚绑架回山东,2006年6月再次在北京国保的配合下将陈光诚70岁的母亲和3岁的儿子绑架回沂南县。可以说这群基层政府人员已经成为绑架盲人、妇女、老人、儿童的行家里手。这群人最早出现在7月6日傍晚18:10。先有北京方面的便衣用暴力方法拦截胡佳,山东临沂男女多名地方官员向袁伟静靠进,甚至短暂与袁伟静搭话。当时虽然胡佳和北京的便衣扭打成一团,但袁伟静非常冷静警觉,不容那些山东人员贴身靠进,怀孕的曾金燕也和胡佳一道阻拦山东人员接近袁伟静,并且让她抱着孩子先返回到胡佳的家里。
   
   此后的30天里,每天山东人员都在小区内或者小区大门口外24小时驻扎。两辆山东的汽车昼夜开着空调运转。但他们自知龌龊丢人,所以把汽车牌照都拆掉了,其实这也是临沂政法部门车辆的"通病"为了避免袁伟静和两岁的陈克斯被绑架,胡佳和曾金燕再没有让母女俩走出过自己家楼下的院子。每次小克斯下楼玩耍,胡佳和曾金燕都跟着负责警戒,胡佳也带着照相机或摄像机,以备纪录突发的情况。
   
   北京有关方面为每名负责非法拘禁的便衣都发了袁伟静和她女儿陈克斯的照片。胡佳他们在警方手中发现了这种用A4纸打印的图片。每次袁伟静和陈克斯一下楼,北京方面的便衣就立即象注射了兴奋剂一样站立行动起来,胡佳曾经听到他们打电话给山东绑架人员,并始终负责监视胡佳他们的一举一动。
   
   自从袁伟静进入胡佳的家里近50天以来,有十几家海外媒体的记者朋友,以及英国和欧盟的人权官员
   到访。袁伟静获得了"二十一世纪基金会"颁发的"受难者家人奖",陈光诚也被麦格塞塞奖基金会宣布为本年度的获奖者。这使得北京有关方面感到即便让山东人员绑架袁伟静和两岁的陈克斯,造成的国际关注也会太大。并且已经有海外电视媒体捕捉到了山东政府人员的镜头。所以最终撤销了给山东警方的命令,让他们在8月6日左右完全撤离了北京。随后,北京方面调整策略,将绑架改为惯用的软禁。
   
   8月23日,山东地方当局责成压制陈光诚中的头号打手----沂南县公安局副局长刘长杰,威胁陈光诚的亲属,说地方当局准备启用对陈光诚案件相关的构陷手段,采取措施阻挠袁伟静替光诚领奖。而且声称山东政府认为袁伟静在北京营救自己丈夫的努力是“胡闹”。联想到几天前,上海国保给郑恩宠律师扣上了“犯罪嫌疑人”的罪名,剥夺他出国的权利。那么,北京与山东方面将会采取什么方式来对待袁伟静呢?
   
   综合几年来的经验,胡佳认为24日北京有关方面为了应对袁伟静准备出境而可能采取的三种方案:
   
   第一种,声称小区发生了刑事案件或者火灾,完全封闭BOBO自由城,阻挠外界朋友进入胡佳的家中,同时让几十名警察拉上警戒线封锁我家所在的76号楼区域,非法用暴力阻拦我们外出。这个方法在2006年8月18日时曾用于拦截英国使馆人权官员。这个拙劣的过程曾经被我拍摄下了部分画面。当天会有多家海外主流媒体的记者朋友来给袁伟静送行。所以,如果动用这个手段,那么他们将必须拦截很多人,让很多人成为目击者。这个方案是最愚蠢的,但出场人数多,场面很大,往往是北京有关方面的压轴戏。
   
   第二种,因为奥运采访规定,警方不拦截记者和外交官进入,但在76号楼楼下拦截袁伟静、曾金燕和我。北京有关方面已经太多次对我们使用过这种手段,没有任何一次他们有合法的手续,没有任何合法的理由。但这也会有很多目击证人。这是方案可以称之为次愚蠢。
   
   第三种,为了展现和谐社会,并且证明中国从来没有对公民非法拘禁,警方不做任何硬性阻挠,但严密监视我们到机场。当袁伟静独自进入办理手续的区域,再对她采取措施。最重的就是绑架或者扣押。其次就是声称她带有违禁品,予以拖延。还有一种可能是说她的护照存在问题。而实际上,袁伟静的护照完好,法律上完全有效。今年6月11日,山东政法部门甚至不得不把陈光诚的护照都归还给袁伟静。这次袁伟静在本人无法到场的情况下,我们代她前往使馆仍然顺利获得了菲律宾签证。并且去年在陈光诚案件开庭时,沂南县法院曾经让袁伟静作为证人出庭,这已经证明袁伟静的实际身份本来就
   是自由公民。北京有关方面在我家非法阻挠袁伟静外出时,都不得不承认袁伟静是自由的。
   
   胡佳还特别指出,还有另外一种百分之一的可能性,就是袁伟静能顺利成行。那将是一个双赢多赢的方案。出发前的袁伟静非常期盼这样的结果,假如真的能远赴菲律宾,将会等同于一个新奇迹。
   
   八月24日下午所上演的一幕丑剧再次应验了胡佳的第三种预测,也再一次无情的击碎了许多善良人士的期待与幻想!胡佳表示一定要尽快的把袁伟静此番的遭遇通报给主要民主政府以及国际社会,特别是一定要让在八月26日到访北京的德国总理——默克尔女士知晓,因为她一向的关注着中国的人权状况。尽最大可能的寻求国际社会以及舆论的支持!
   
   背景材料:
   
   今年7月4日,著名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的妻子——袁伟静为了救援仍在狱中并遭到毒打的丈夫,半夜带着2岁的幼儿翻过高墙,逃脱了已经长达2年的24小时监控,从山东老家奔赴北京为丈夫寻求法律援助,此前一直住在北京维权活动家——胡佳的家中。
   
   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今年35岁,5岁失明。18岁开始读盲校,高等院校毕业后,她一直致力于帮助农村的残疾农民以及周围乡亲们维护自身的利益和权利,惹恼地方当局。2005年春,因计划生育排名全省倒数第一,山东临沂市发起了一场“计划生育运动”,采取“坐联”、“办学习班”等方式抓捕殴打并关押了许多无辜的村民,他们用棍棒迫使妇女做俯卧撑,逼迫60多岁的亲兄妹互相殴打对方的脸,苍山县有的农民甚至被殴打致死,很多农民被抄家毁房。农民找到在当地有“赤脚律师”之称的陈光诚哭诉,之后,陈光诚2年来开始致力揭露当地计生黑暗,遭到当局构陷判刑4年零三个月,至今仍在狱中。陈光诚也因此先后获得了“言论自由奖”、“维权斗士奖”、“特别人权英雄奖”以及本年度的“新兴领袖奖”,他的妻子也获得了美国的“受难家人奖”。陈光诚本人还曾经被美国著名的《时代周刊》杂志选为封面人物。
   
   
   
   转载于<民主论坛>8月27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