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侯文豹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侯文豹]->[一个农村女孩的苦难]
侯文豹
·中国公众为何敌视“学院知识分子”?
·悲也,泣也!唐荆陵又遭暴徒围殴
·为营救杨天水先生进行募捐的紧急呼吁!
·维权绝食,一场伟大的公民运动
·欲盖弥彰的颠覆国家政权罪——强烈抗议江苏警方逮捕杨天水先生!
·致孟繁,我的知己——为二月十四日所题
·向十三位有良知的中国人致敬!
·紧急情况:齐志勇被绑架!
·话说当今中国
·捍卫自由表达权——坚决支持章诒和女士
·侯文豹:媒体报道可以影响群众的安全感吗?
·侯文豹:"和谐社会"是靠封杀不同声音和强制弘扬"主旋律"来构建的吗?
·侯文豹 颠言疯语
·顺应中共生存第一的主张,坚决支持原合肥工业大学教授王大齐先生的生存权要求!
·侯文豹:强烈抗议并谴责河南省当局非法限制著名防艾人士——高耀洁医生的自由!
·侯文豹:换届选举工作就能不顾离退休老工人的正常生活了吗?
·侯文豹:中国通过什么方式维持了相对较高的经济增长速度?
·齐志勇 侯文豹:愿我们共同感受神的恩典——请为刘凤钢牧师伸出您宝贵的援手 !
·今日中国“小姐”的宣言
·邓小平先生给中国人带来了什么?
·侯文豹:达尔文主义模式的中国政治生态
·21世纪的“华人与狗不得入内”——评《北京奥运会及其筹备期间外国记者在华采访规定》
·向文化保守主义者开战,扬起中国的自由文化风帆!
·今日香港之政治现状是全体港人的耻辱!
·囚者之思
·再致孟繁___为2月14日而题
·2005年9月27日的入室殴打案至今无音讯____请北京警方给齐志勇一个合理且合法的说法!
·中国政府允许高耀洁教授赴美领奖___一个值得肯定的举动!
·春雨来了
·声讨山东临沂当局非法且非人道的行径!
·爱殇
·就中国公民齐志勇的困境致中国残联主席——邓朴方的一封信
·如何看待中美两国的“人权报告”
·巩俐的狂妄
·孙志刚——一个值得纪念的中国人
·:"国家预防腐败局"——又一个吸食"民脂民膏"的机构
·“构建中国和谐社会”的又一颗炸弹
·侯文豹:中国什么时间才能够不再出现"文字狱" ——就力虹一案致胡锦涛先生
·安徽维权人士侯文豹今被解除取保候审
·我的关于当前及今后一个时期热点问题之观点——三月22日与警方的座谈纪要
·在中国我们都是“精神病”__声援维权勇士汪国强先生
·拒绝遗忘,说出真相——[六四]伤残者齐志勇的现状
·请不要再往自己身上贴黑点_就严正学一案向其承办人员进言
·伤痛依旧的中国——六.四18周年赋
·关注“焚毛像者”的命运 !
·向往自由的灵魂 !
·官商勾结导致职工权益为零——原淮北市濉溪县水泥厂资产被侵吞始末
·谁叫你不幸生在中国了?
·一个农村女孩的苦难
·苦难铸就了齐志勇的自由灵魂——纪念六.四18周年
·为自由而存在——关注胡佳
·暴政的结果必然是.......
·山西"黑奴"事件点燃了中国人良知的地火!
·民间对日索赔司法途径已死,如何才能够“柳暗花明"?
·厦门反PX游行是中国各地的榜样!
·中国大陆的自由民主是台湾民主的基本保障!
·中国疯狂的"砸锅浪潮"说明了什么?
·安徽淮北原濉溪县水泥厂职工权益被侵害始末!
·温家宝,你吃错药了!
·强烈谴责对陈光诚进行新的迫害!
·七一有感
·戏终究有落幕的那一天——关注郭飞雄"非法经营"案
·理性的回应民意诉求——纪念台湾7.15解除戒严20周年
·自由的文字是人类精神的见证
·山西黑砖窑风暴缘何由互联网掀起?
·为了千年盛事与伟大目标,请务必还高智晟律师以自由!
·为什么中国的商品安全成为了国际舆论的焦点?
·侯文豹提名胡佳为第一届“中国自由文化奖”人权奖候选人
·胡锦涛先生,你如何面对她们充满心酸与血泪的泣诉?
·想念
·秋雨 伊人
·网络作家贺伟华被强送精神病院——可悲的中国
·跋扈的强权——陈光诚的妻子袁伟静被暴力绑架回山东临沂
·落叶
·中国的腐败特色
·猪飞了——关于猪肉价格飞涨的话题
·构建和谐社会,民生重要,民权更重要!
·究竟谁是国家的敌人?
·民主中国,我的梦想
·南京“彭宇案”以司法裁决的方式颠覆了中国的道德传统!
·中国人的造反精神
·北京建委两名官员在法庭的 “不严肃”羞辱了谁?
·民主制度是社会公平公正的唯一保障
·滥用公款应该等同于贪污!
·无法突破的黑暗-- 徐州风华园社区维权困境
·冷观十七大——中国需要的是政治改革
·人间天堂的罪恶——强烈抗议杭州当局继续关押吕耿松!
·“满清新政”与今日中国之出路
·中国维权动态报告(8~9月)
·北京,你有法治吗——为李和平律师被暴力绑架施暴而质询北京市政府
·纵容屠杀的“不干涉内政”
·我所希望的中共十七大_9月24日与政治警察的座谈
·侯文豹提名杨春光为第一届《中国自由文化奖》诗歌奖候选人
·中国历史上的反压迫抗暴运动
·永不放弃
·安徽政协常委汪兆钧给胡温的公开信
·以“突破信息封锁,建立宪政民主”为己任的《议报》
·改革才有未来__向中共党内良知李锐致敬
·司法机关必须全额“吃皇粮”
·无耻的“抵制网络歌曲恶俗之风”座谈会
·中国人何时才能够拥有民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个农村女孩的苦难

   
   
   
   侯文豹
   

   
   
   前些日子在《新浪杂谈》的一个跟帖中认识了一个非常有个性而又很
   坚强的女孩──梁毅静,她是因为自己的父亲与当地政府的经济纠纷
   而走上艰难的上访、维权之路的。经过近十多年的打官司与不停的到
   市里、省里、北京的数十次上访,家里的经济状况已经极为艰难,为
   了能够替父亲讨回公道,为了可以继续自己的维权之路,她不惜寻求
   “卖身”,以便能够延续她的上访之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下面是她的哭诉:
   
   我是梁毅静,安徽省灵璧县人,在1992年的时候,我们家还是当地一
   个条件很好的家庭,一个很让人羡慕的家庭,我家是做生意的,父亲
   曾经是方圆百里有名的能人,脑袋活手艺好,生意做得不错。1990年
   代初,灵璧县地方建乡镇企业,政府下公文跟百姓借钱,我爸爸先后
   把自己的钱和亲戚朋友的钱投进去了数十万元,当时政府说是给利息
   的,后来还有20多万没还的时候,他们办的乡镇企业就倒闭了。我们
   家和当地政府打了十几年的官司,但当地法院都是以种种原因推迟了
   我们对政府的起诉。到现在当地政府还欠我们家本金30万左右,如果
   要算利息这十几年的利息加上也要近100万,我的父亲早已变得很憔
   悴,我的母亲也因为这个事情也和我的父亲离了婚,这并不是母亲不
   好。是父亲想让母亲得到解托,他们才离了婚。
   
   政府为了不让我们把事情搞到北京,他们想了很多让人都不敢相信的
   办法,他们在2005到2006年先后三次将我父亲梁茂容行政拘留,其中
   有一次连拘留证都没给。又在2006年7月16号以“非法上访”的罪名
   将父亲劳教两年,本市电视台的直播新闻栏目作为重点“警示”对象
   连续报道了数天。
   
   在父亲被劳教的日子里,家人们没有被当地政府的这一行为而压倒。
   2006年我开始自己去北京为父亲讨个说法。看到了天安门,但我却没
   心情欣赏梦寐向往已久的地方,当我迈着沉重的脚步走出北京站,徘
   徊在街头,我迷茫了,我不知道该往那里走。只记得爸爸以前说过北
   京南站有个“上访村”,试试运气先到南站看看吧,坐上公交到了南
   站,几经打听我找到了所谓的“上访村”。
   
   我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没想到在北京这么繁华的都市背后竟然有这
   样的地方,我想我只在港台片中的贫民区才看过这样的景象,这种繁
   华背后的凄惨我不知道怎样形容他,肮脏的街道(所谓的街道更应该
   说是条巷子)街上零散着几家买快餐小吃的,都是那种几张桌凳,上
   面都油腻腻的,黑不溜丘,街上靠墙角排满了帐篷,就是那种塑料布
   顺着墙的一角搭拉下来,里面放点破衣服被子什么的,都是些上访的
   住在里面,到了吃饭时间,就在帐篷外不知在哪里捡的柴火几块砖头
   上面放个好象以前是盛油漆铁筒子里面煮着在菜市场捡来人家不要了
   的菜,有的都已经腐烂。
   
   走进一家小旅馆,这儿的旅馆很便宜的,三元、五元的,都是大通
   铺,一间三、四平米的小房间都放三、四张上下铺的床。每个房间都
   散发着说不清但很难闻的味道,一个水龙头滴滴答答的滴着水,十几
   个人在排着队,更可怕的是夏天竟然连洗澡或者说擦擦身子的地方都
   没有。说实在的这种情况确实动摇过我为父亲讨公道的决心,但想到
   在这个法制的社会里父亲竟然被冤入狱,如果我因这点小困难就退
   却,谁来帮爸爸申冤,这样世间还有一点亲情吗?如果我那样做,我
   自己都不会原谅自己的自私,我要坚强地面对一切困难,既然别人能
   住我就能,别人能做到的我一定也能,我相信自己,但更多的是亲情
   给我的激励。
   
   多次都没有去信访局反映问题,都没成功就被我们本地“截访”的人
   员给强行阻止。2006年12月年底我又去北京,继续为维护爸爸的合法
   权益而奔走,而县政府知道后又派人去北京把我强制的带回了老家,
   一带回老家,就被公安局给予七天拘留,理由是“扰乱社会治安”。
   荒唐啊!我人都不在灵璧怎么会扰乱灵璧的社会治安呢,没扰乱,那
   他们凭什么拘留我呀?
   
   2007年1月2日灵璧县政府以办学习班为名义把父亲和我关在党校。被
   关到党校还有很多因为上访的老乡,他们告诉我什么时候写保证不告
   状了,什么时候就放我们出去,我气愤,欺负我们还不许我们喊冤
   的。2007年1月26号我开始绝食,在我绝食的第四天,他们怕出人命
   就把我放了出来,而我的父亲还被他们管在所谓的党校。我回家以后
   看到奶奶病了,已经住院。就因为担心爸爸和我而气病了,爸爸听说
   后要求回家看奶奶,他们不同意,爸爸着急,没办法往墙上撞去,他
   们看爸爸真的准备以死抗争,就把父亲也放出来。奶奶看到自己的儿
   子回来后病已得好转!
   
   2007年2月23日家里人开始忙哥哥的婚宴,下午弟弟说忙累了出去玩
   会,然后和几个朋友包了车走了,到了街北遇到一女人拦车,要搭便
   车,由于当时车上人做满了,并且人家几个都是男孩子出去玩的,所
   以就不愿意带她。当时那女人说话就不干不净的,其中有一个弟弟的
   朋友便下车理论,那女人老公以为这边有什么事就跑过来打下车的那
   个男孩子,在厮打中,拦车女人的老公头部受了不到两厘米的皮外
   伤,因为都是本街上的都认识,并且那个男人又大几岁,在街上混的
   很好,所以车上的几个孩子都没敢下车,只有我弟弟在拉架,他们家
   当时就报警了,就这样我弟弟因为拉架在宁波打工被抓回来,我哥哥
   去看望弟弟竟然把我哥哥也抓进去了,说他们是黑社会。听说要做便
   车的那个女人是公安局局长的干女儿,也有人说是地方政府报复我们
   家故意找茬的,如果说弟弟真的是黑社会还有人敢拦他的车坐吗?就
   算弟弟是,哥哥连现场都没沾又关他何事,哥哥现在新婚还未满月,
   嫂子在家以泪洗面,就这样一个家庭就为了向政府要债,就被政府这
   样对待我们,都说政府是百姓的青天,而这样的政府能叫青天吗?
   
   又有谁能帮帮我们,还我们家人一个公道,谁能帮帮我的亲人,帮帮
   我的父亲,不忍心看到父亲操劳半生,但又无(经济)能力帮其请律
   师,上诉。无奈所以决定“卖身”为父亲讨公道。
   
   具体事项:
   
   1、如有合适需要者,在不危及生命情况下我愿意捐献身体各器官包
     括血液、骨髓等
   2、在不违背道德、违反法律的情况下,只要在我的能力所及,愿意
     为雇主做任何事,也可终身受雇。
   3、以上几条均是自己真实意愿,他人不承担任何法律风险
   
   恳请善良的人士给予支持!
   
   梁毅静 跪拜为敬
   
   面对这么一位勇敢而又执著的女孩,面对着她所承受的悲苦,对于现
   实,我的心里感到了深深的悲哀!愿上帝保佑她得以寻求公理的降
   临!
   
   (2007年5月25日执笔)
   
   
   民主论坛 上载:[2007-05-29] 修订:[2007-05-29]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