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侯文豹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侯文豹]->[拒绝遗忘,说出真相——[六四]伤残者齐志勇的现状]
侯文豹
·致孟繁,我的知己——为二月十四日所题
·向十三位有良知的中国人致敬!
·紧急情况:齐志勇被绑架!
·话说当今中国
·捍卫自由表达权——坚决支持章诒和女士
·侯文豹:媒体报道可以影响群众的安全感吗?
·侯文豹:"和谐社会"是靠封杀不同声音和强制弘扬"主旋律"来构建的吗?
·侯文豹 颠言疯语
·顺应中共生存第一的主张,坚决支持原合肥工业大学教授王大齐先生的生存权要求!
·侯文豹:强烈抗议并谴责河南省当局非法限制著名防艾人士——高耀洁医生的自由!
·侯文豹:换届选举工作就能不顾离退休老工人的正常生活了吗?
·侯文豹:中国通过什么方式维持了相对较高的经济增长速度?
·齐志勇 侯文豹:愿我们共同感受神的恩典——请为刘凤钢牧师伸出您宝贵的援手 !
·今日中国“小姐”的宣言
·邓小平先生给中国人带来了什么?
·侯文豹:达尔文主义模式的中国政治生态
·21世纪的“华人与狗不得入内”——评《北京奥运会及其筹备期间外国记者在华采访规定》
·向文化保守主义者开战,扬起中国的自由文化风帆!
·今日香港之政治现状是全体港人的耻辱!
·囚者之思
·再致孟繁___为2月14日而题
·2005年9月27日的入室殴打案至今无音讯____请北京警方给齐志勇一个合理且合法的说法!
·中国政府允许高耀洁教授赴美领奖___一个值得肯定的举动!
·春雨来了
·声讨山东临沂当局非法且非人道的行径!
·爱殇
·就中国公民齐志勇的困境致中国残联主席——邓朴方的一封信
·如何看待中美两国的“人权报告”
·巩俐的狂妄
·孙志刚——一个值得纪念的中国人
·:"国家预防腐败局"——又一个吸食"民脂民膏"的机构
·“构建中国和谐社会”的又一颗炸弹
·侯文豹:中国什么时间才能够不再出现"文字狱" ——就力虹一案致胡锦涛先生
·安徽维权人士侯文豹今被解除取保候审
·我的关于当前及今后一个时期热点问题之观点——三月22日与警方的座谈纪要
·在中国我们都是“精神病”__声援维权勇士汪国强先生
·拒绝遗忘,说出真相——[六四]伤残者齐志勇的现状
·请不要再往自己身上贴黑点_就严正学一案向其承办人员进言
·伤痛依旧的中国——六.四18周年赋
·关注“焚毛像者”的命运 !
·向往自由的灵魂 !
·官商勾结导致职工权益为零——原淮北市濉溪县水泥厂资产被侵吞始末
·谁叫你不幸生在中国了?
·一个农村女孩的苦难
·苦难铸就了齐志勇的自由灵魂——纪念六.四18周年
·为自由而存在——关注胡佳
·暴政的结果必然是.......
·山西"黑奴"事件点燃了中国人良知的地火!
·民间对日索赔司法途径已死,如何才能够“柳暗花明"?
·厦门反PX游行是中国各地的榜样!
·中国大陆的自由民主是台湾民主的基本保障!
·中国疯狂的"砸锅浪潮"说明了什么?
·安徽淮北原濉溪县水泥厂职工权益被侵害始末!
·温家宝,你吃错药了!
·强烈谴责对陈光诚进行新的迫害!
·七一有感
·戏终究有落幕的那一天——关注郭飞雄"非法经营"案
·理性的回应民意诉求——纪念台湾7.15解除戒严20周年
·自由的文字是人类精神的见证
·山西黑砖窑风暴缘何由互联网掀起?
·为了千年盛事与伟大目标,请务必还高智晟律师以自由!
·为什么中国的商品安全成为了国际舆论的焦点?
·侯文豹提名胡佳为第一届“中国自由文化奖”人权奖候选人
·胡锦涛先生,你如何面对她们充满心酸与血泪的泣诉?
·想念
·秋雨 伊人
·网络作家贺伟华被强送精神病院——可悲的中国
·跋扈的强权——陈光诚的妻子袁伟静被暴力绑架回山东临沂
·落叶
·中国的腐败特色
·猪飞了——关于猪肉价格飞涨的话题
·构建和谐社会,民生重要,民权更重要!
·究竟谁是国家的敌人?
·民主中国,我的梦想
·南京“彭宇案”以司法裁决的方式颠覆了中国的道德传统!
·中国人的造反精神
·北京建委两名官员在法庭的 “不严肃”羞辱了谁?
·民主制度是社会公平公正的唯一保障
·滥用公款应该等同于贪污!
·无法突破的黑暗-- 徐州风华园社区维权困境
·冷观十七大——中国需要的是政治改革
·人间天堂的罪恶——强烈抗议杭州当局继续关押吕耿松!
·“满清新政”与今日中国之出路
·中国维权动态报告(8~9月)
·北京,你有法治吗——为李和平律师被暴力绑架施暴而质询北京市政府
·纵容屠杀的“不干涉内政”
·我所希望的中共十七大_9月24日与政治警察的座谈
·侯文豹提名杨春光为第一届《中国自由文化奖》诗歌奖候选人
·中国历史上的反压迫抗暴运动
·永不放弃
·安徽政协常委汪兆钧给胡温的公开信
·以“突破信息封锁,建立宪政民主”为己任的《议报》
·改革才有未来__向中共党内良知李锐致敬
·司法机关必须全额“吃皇粮”
·无耻的“抵制网络歌曲恶俗之风”座谈会
·中国人何时才能够拥有民主?
·北京给齐志勇冠上“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
·李银河,有几个人能感觉 “做个中国人真骄傲”
·“辞职门”浪潮再次凸现了中国劳工的现实困境
·北京“国保”正在剥胡温构建和谐社会的脸皮
·丑陋的河南警察集体杀人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拒绝遗忘,说出真相——[六四]伤残者齐志勇的现状

   
   在清明节前将要出版的最新一期的由香港支联会主办并免费派送给相关团体与市民的《港支联通讯》期刊上会刊发由齐志勇先生委托笔者代为撰写的《拒绝遗忘,说出真相——[六四]伤残者齐志勇的现状》一文,全文中叙述以第一人称为叙述方式:
   
   公元1989年六月三日的那个夜晚是我遭受飞来横祸的夜晚,也是令我一生都难以释怀的一个夜晚。当晚我在下夜班的路上,在北京六部口附近遭到执行戒严清场"解放军"的枪击。我的左小腿被四颗子弹击中,被送往北京宣武医院,为了保住性命,在六月13日进行了截肢手术,从此我成为了一名残疾人,从此拉开了我恶梦不断的"新生活"。
   

   事后,中共政府告诉我,只要我承认我的残腿是工伤,就给我十万元的抚恤金!是要那十万元,还是坚持我的良知?最终我选择了我的良知,并且向世人说出了真相!但也从此开始了当局对于我及我家人的持续不断的打击报复与残酷的迫害。
   
   起初,因为我拒绝了北京相关机关对其"意外事故致残"的定性,并坚持向国际媒体证实了"6.4"真相的存在,便遭到了报复。数年前我曾尝试申请北京民政部门的失业津贴,但遭到拒绝。有官员嘲讽我说我背叛了自己的国家,在外国传媒面前批评中国。他们说我必定已经收了外国人的钱。再后来,当局不给我办理残疾人证明以及属于残疾人的各种福利保障。并拒绝给我"最低生活保障"。再后来,我用来艰难维持生活的小卖店也被北京市的有关部门以"整顿市容"为名而取缔。不得已我又申请开办一个废品收购站,但是却屡屡遭到辖区派出所所长的嘲讽、刁难和拒绝。全家挤在宣武区右内大街39号内的一个十多平米的简易楼里,现在我24岁的儿子因为我的原因,仅仅读了初中就失学了,现在只能够在外租房,四处打零工生活,小女儿霁霁已经是小学三年级了。更为致命的是,因为"6.4"受伤截肢时,因为输血感染了丙肝病毒,而治疗丙型肝炎的注射药剂费用高昂,一针就需要数百到近千元人民币,一段时间以后,实在负担不起,就改用了国内便宜的胰岛素、洛汀新等药品。即使这样,现在每月的药品费用也需要近两千元人民币。另外,由于多年以来的遭受迫害,近年来我又罹患上了糖尿病与脑血栓及高血压,数次被迫住进医院。高昂的医疗费用造成了全家生活的窘迫。更由于当局有关部门的从中作梗,我的妻子──路士英数次被打零工的单位"辞退",长期的处于失业状态。
   
   由于我始终坚持说出八九.六四的真相,坚持悼念赵紫阳先生,并且多方联系国际媒体援救国内一些政治受难者。2005年九月27日晚,我正在家学习圣经,接到一个片警打来的电话,询问我是否在家。我妻子刚出门倒垃圾,突然闯进四名不明身份的大汉,不由分说,迅即把我揪倒,拳打脚踢,一阵暴打。边打边喊:让你闭嘴!让你闭嘴!暴打后迅速撤离。我满脸伤痕,腿部多处淤血,一根肋骨被踩折。我是一位单腿残者,不可能有抵抗能力,只能被动挨打,我住进了宣武建工医院,最后付出了8000多元的医疗费,一直到今天,北京警方也没有就被暴力殴打事件给我一个说法,那8000多医疗费也就无从索赔。
   
   2006年二月份,我和胡佳、郭飞雄等人士加入了由高志晟律师发起的中国维权绝食运动。因此遭受了长达七周的非法软禁,被绑架到了北京郊外的一个山区。
   
   2006年下半年以来,对于山东临沂的著名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所遭受的非法迫害,我和胡佳、赵昕等朋友一起为了营救光诚先生而奔走。
   
   自从2005年一月17日赵紫阳先生逝世开始,我就屡屡被当局非法限制自由,甚至于我的女儿上小学天天也要警车强制接送,使她稚嫩的心灵蒙受了诸多的阴影与精神上过多的伤害。一年之中,只要是所谓的"敏感日子",我都会被非法加以软禁,甚至连一些西方政要们来华访问,我都会被莫名其妙的实施非法软禁。一年之中,我真正有人身自由的日子总共不到两个月。
   
   近期,北京警方竟然公开威胁我,说什么高志晟已经被我们给"半了",丁子霖她们也老实了,胡佳也出国了,你要是再坚持下去,我们有可能会严厉的处理你!
   
   纵然如此,我从不后悔自己的选择,或者埋怨自己的伤残与受到的一些苦难。事实上,我反而感觉自己在[六四事件]后获得了"重生"──我今年五十一岁,但实际上我认为自己就只有十八岁,因为我的『真正』生日,是在一九八九年六月四日!我坚信中国人的苦难就要结束了,中国人的自由与民主很快将会成为现实!"拒绝遗忘,说出真相"是我作为一名中国人的起码良知!
   
   
   
   转载于四月四日的<自由圣火>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