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侯文豹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侯文豹]->[就中国公民齐志勇的困境致中国残联主席——邓朴方的一封信]
侯文豹
·平安夜前夕的疯狂──杨天水先生被南京警方刑事拘留!!!
·锐意进取的《民主论坛》VS步履蹒跚的中国共产党
·杨天水监禁已十五天,没给任何法律手续!——南京警方究竟在干什么?!!!
·没完没了的恐惧,没完没了的神经质,造就没完没了的迫害!!!
·致天水先生
·强烈谴责北京警方对高律师的一系列迫害行径!
·我的过往
·中国公众为何敌视“学院知识分子”?
·悲也,泣也!唐荆陵又遭暴徒围殴
·为营救杨天水先生进行募捐的紧急呼吁!
·维权绝食,一场伟大的公民运动
·欲盖弥彰的颠覆国家政权罪——强烈抗议江苏警方逮捕杨天水先生!
·致孟繁,我的知己——为二月十四日所题
·向十三位有良知的中国人致敬!
·紧急情况:齐志勇被绑架!
·话说当今中国
·捍卫自由表达权——坚决支持章诒和女士
·侯文豹:媒体报道可以影响群众的安全感吗?
·侯文豹:"和谐社会"是靠封杀不同声音和强制弘扬"主旋律"来构建的吗?
·侯文豹 颠言疯语
·顺应中共生存第一的主张,坚决支持原合肥工业大学教授王大齐先生的生存权要求!
·侯文豹:强烈抗议并谴责河南省当局非法限制著名防艾人士——高耀洁医生的自由!
·侯文豹:换届选举工作就能不顾离退休老工人的正常生活了吗?
·侯文豹:中国通过什么方式维持了相对较高的经济增长速度?
·齐志勇 侯文豹:愿我们共同感受神的恩典——请为刘凤钢牧师伸出您宝贵的援手 !
·今日中国“小姐”的宣言
·邓小平先生给中国人带来了什么?
·侯文豹:达尔文主义模式的中国政治生态
·21世纪的“华人与狗不得入内”——评《北京奥运会及其筹备期间外国记者在华采访规定》
·向文化保守主义者开战,扬起中国的自由文化风帆!
·今日香港之政治现状是全体港人的耻辱!
·囚者之思
·再致孟繁___为2月14日而题
·2005年9月27日的入室殴打案至今无音讯____请北京警方给齐志勇一个合理且合法的说法!
·中国政府允许高耀洁教授赴美领奖___一个值得肯定的举动!
·春雨来了
·声讨山东临沂当局非法且非人道的行径!
·爱殇
·就中国公民齐志勇的困境致中国残联主席——邓朴方的一封信
·如何看待中美两国的“人权报告”
·巩俐的狂妄
·孙志刚——一个值得纪念的中国人
·:"国家预防腐败局"——又一个吸食"民脂民膏"的机构
·“构建中国和谐社会”的又一颗炸弹
·侯文豹:中国什么时间才能够不再出现"文字狱" ——就力虹一案致胡锦涛先生
·安徽维权人士侯文豹今被解除取保候审
·我的关于当前及今后一个时期热点问题之观点——三月22日与警方的座谈纪要
·在中国我们都是“精神病”__声援维权勇士汪国强先生
·拒绝遗忘,说出真相——[六四]伤残者齐志勇的现状
·请不要再往自己身上贴黑点_就严正学一案向其承办人员进言
·伤痛依旧的中国——六.四18周年赋
·关注“焚毛像者”的命运 !
·向往自由的灵魂 !
·官商勾结导致职工权益为零——原淮北市濉溪县水泥厂资产被侵吞始末
·谁叫你不幸生在中国了?
·一个农村女孩的苦难
·苦难铸就了齐志勇的自由灵魂——纪念六.四18周年
·为自由而存在——关注胡佳
·暴政的结果必然是.......
·山西"黑奴"事件点燃了中国人良知的地火!
·民间对日索赔司法途径已死,如何才能够“柳暗花明"?
·厦门反PX游行是中国各地的榜样!
·中国大陆的自由民主是台湾民主的基本保障!
·中国疯狂的"砸锅浪潮"说明了什么?
·安徽淮北原濉溪县水泥厂职工权益被侵害始末!
·温家宝,你吃错药了!
·强烈谴责对陈光诚进行新的迫害!
·七一有感
·戏终究有落幕的那一天——关注郭飞雄"非法经营"案
·理性的回应民意诉求——纪念台湾7.15解除戒严20周年
·自由的文字是人类精神的见证
·山西黑砖窑风暴缘何由互联网掀起?
·为了千年盛事与伟大目标,请务必还高智晟律师以自由!
·为什么中国的商品安全成为了国际舆论的焦点?
·侯文豹提名胡佳为第一届“中国自由文化奖”人权奖候选人
·胡锦涛先生,你如何面对她们充满心酸与血泪的泣诉?
·想念
·秋雨 伊人
·网络作家贺伟华被强送精神病院——可悲的中国
·跋扈的强权——陈光诚的妻子袁伟静被暴力绑架回山东临沂
·落叶
·中国的腐败特色
·猪飞了——关于猪肉价格飞涨的话题
·构建和谐社会,民生重要,民权更重要!
·究竟谁是国家的敌人?
·民主中国,我的梦想
·南京“彭宇案”以司法裁决的方式颠覆了中国的道德传统!
·中国人的造反精神
·北京建委两名官员在法庭的 “不严肃”羞辱了谁?
·民主制度是社会公平公正的唯一保障
·滥用公款应该等同于贪污!
·无法突破的黑暗-- 徐州风华园社区维权困境
·冷观十七大——中国需要的是政治改革
·人间天堂的罪恶——强烈抗议杭州当局继续关押吕耿松!
·“满清新政”与今日中国之出路
·中国维权动态报告(8~9月)
·北京,你有法治吗——为李和平律师被暴力绑架施暴而质询北京市政府
·纵容屠杀的“不干涉内政”
·我所希望的中共十七大_9月24日与政治警察的座谈
·侯文豹提名杨春光为第一届《中国自由文化奖》诗歌奖候选人
·中国历史上的反压迫抗暴运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就中国公民齐志勇的困境致中国残联主席——邓朴方的一封信

   
   發表時間:3/11/2007
   
   尊敬的中国残联主席——邓朴方先生:
   

   你好,本人侯文豹,安徽淮北人,是现居住在北京市宣武区右内大街39号的中国公民——齐志勇先生的朋友。今天之所以要致信与你,不仅仅是因为你是现任的中国残联主席,是负责中国残疾人事业的最高责任人,更因为我知道你也是残疾人,是文革受难者,1968年八月你在文革暴力惨无人道的迫害下跳楼自杀未果,但是因为救治不当,导致胸部以下丧失知觉,最终高位截肢。完全能够相信你对于政治劫难的有着深层次体会,并且对于残疾的身体所遭受的痛苦有着切身的感受。同时,你也是中国政协十届常务委员,并身兼2008年北京奥运会执行主席。无论从哪一方面来说,你都有责任来过问与解决齐志勇先生当前所遭受的困境!
   
   与你一样,现年51岁的齐志勇先生也是政治事件的受难者。所不同的是,你比他早了21年。你是文革的受难者,而齐志勇则是六四天安门事件的受难者。在将近18年前的1989年六月三日的那个夜晚,是齐志勇永生难忘的伤痛之夜。
   
   下面是齐志勇对于那个令他惨遭劫难的夜晚的自述:
   
   当天解放军对天安门及整个长安街进行清场,在北京城建六公司上班的齐志勇晚上下班走在六部口附近,当时的时间是1点20左右,天空上出现信号弹'叮咚叮咚'的 打起来了,我特别着急,我要回家嘛,正在这个时候有个人叫我 '小齐',我一回头,哟,我们单位的一个同事。'嘿,你怎么上这儿来了?'我说:'我们去干活了,我说':'你们家不是住石碑儿胡同吗'?他说:'对,家里天气热,没睡着觉,而且我们家门口那儿全是坦克了,还有拿着枪的军人,这可麻烦了,可能要开枪了,可能真要镇压了!'
   
   "就在这时候听到路上脚步声,再一看就是身穿墨绿色军装的一队人,一排一排的一个长队,手持盾牌,头戴头盔拿着警棒的武装警察,装甲车也开过来了。一会"嗖"一刹车就停在六部口了。从上面出来两个当兵的,从驾驶室里出来以后,浑身是汗。走过去两个大学生,说:'市民们,这是人民子弟兵,是咱们的解放军啊,他也是没有办法,受李鹏的戒严令来到这儿是吧,大家要谅解他,谁有水给他一口'?
   
   "我看见一个市民,老大妈给他拿过一碗水来让他喝了。很平静的,当时心情也没有什么,等他过去了,哎呀,就听见"啪啪啪啪"枪声。怎么说呢,当时老百姓都在这儿,还在张望,没想到从那墙边上也就是说长安街我们的左侧南边这儿,猫着腰蹲着小跑儿的过来一些拿着冲锋枪的军人,右胳膊带着白毛巾,"啪啪啪啪",一边开枪一边跑,我们这边正好是个胡同口,站的人很多,(军人)就冲着胡同口里'啪啪啪啪'又是几枪。我看到了、也听见了,我看到他了,我就躺下了,当时昏天地暗的躺地下了,捂着自己的左腿,然后我就嚷嚷'救命啊!救命啊'。"一些人正顺着胡同往南跑。他们说,说赶紧回去,又有一个活着的,这样老百姓就过来了,当时一个小伙子马上就把自己新买的白汗衫,他还说呢"我这是新买的白汗衫",然后就给撕开了,撕了为我的左腿止血。四个小伙子提着我手、胳膊,拖着,说不行,我们得赶快找一块门板儿。到了这个医院一个老人说我们接到上级通知说停诊,你们赶紧去到急救中心去吧。到了急救中心,医生就说:这儿很忙,你看这儿无法救治,只能给他放个止血带。 "这时候又来了一辆面包工具车,司机说:'我车上有两个人,一个被枪打胸上,一个打头部了,够呛,这俩人可能都够呛,这人我赶紧带走,送到南城也就在宣武一带'。因为这儿比较激烈,到南城可能还好一点。这车上就两个座位。一个人手耷拉下来了,很低,我就给他扶上去了,全是血,弄得我满脸满身都是,司机说:'小伙子这人可能死了',当时我就晕过去了。
   
   "等我醒来的时候,已经到了宣武医院,在宣武医院门口的市民们看着心疼地说:'这又来了一个,刚死俩又一个,若需要输血我们可以输血。'接着又问:'你们家住哪儿啊?'我说我们家就住前面牛街 。医生说那俩已经死了,没办法了,赶紧拉太平间吧。然后这个大夫过来一摸我,说'你这主动脉怎么都没了'?当时我很恐惧啊!以为就要给我送太平间了。我说:'您救救我吧!我怕我死了家里都不知道我到哪儿去了。'"就这样大夫说赶紧送五楼,到了五楼,大夫说得照个片子。照了片子以后说主动脉被打断了,需要马上手术。然后另一个大夫来了对我说:'你再坚持一会,各个手术室都满了,甚至连妇产科的大夫都来帮忙了,所有的大夫我们都调进来了,都在抢救,你一定要坚持到底'。医生非常气愤地说,这纯属是政府血腥镇 压啊,我干了一辈子……。就这样他给我做了手术。"病房里地下也有躺着的,床上也有都是受伤的。听见还有一个女大学生嚷嚷:'疼啊疼啊',她是当天下午送来的,被催泪弹打到腿部了,疼得直嚷嚷。
   
   "6月13号医院就要给我截肢,让我妈妈签字,让直系亲属签字。我妈妈说:'我不签,我不能签字,我签什么字?我生了儿女四个孩子,这是我的二儿子,我生他是好胳膊好腿、白白胖胖的,没想到……',我妈就说:'我从小也是见过小日本国民党更见过八路军,结果被解放军给一枪打了,这还要截肢,我不能签。'"最终我的腿还是被锯了,到7月13号又锯了一次,我腿上的动脉被接上以后由于只有动脉过却没有静脉回流,整个膝盖以下都坏死了。"
   
   从那个悲惨的夜晚以后,齐志勇就从此完全的被非正常的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从此,他就由一个原本正常的男人变为了一个失去了左腿的残疾人;从此,他失去了自己的工作;从此,他就步入了苦难的深 渊!
   
   起初,他因为拒绝了北京相关机关对其"意外事故致残"的定性,并勇敢的向国际媒体证实了"6.4"真相的存在,便遭到了报复。不给他办理残疾人证明以及属于残疾人的各种福利保障。并拒绝给他"最低生活保障"。再后来,他用来艰难维持生活的小卖店也被北京市的有关部门以"整顿市容"为名而取缔。不得已他申请开办一个废品收购站,但是却屡屡遭到其辖区派出所所长的嘲讽、刁难和拒绝。全家挤在宣武区右内大街39号的一个十多平米的简易楼里,今年26岁的儿子因为没有条件,仅仅读了初中就失学了,现在只能够在外租房,四处打零工生活,小女儿霁霁还在上学前班。更为致命的是,因为"6.4"受伤截肢时,因为输血感染了丙肝病毒,而治疗丙型肝炎的注射药剂费用高昂,一针就需要数百到近千元人民币。另外,由于多年以来的遭受迫害,齐志勇近年又罹患糖尿病与脑血栓,数次被迫住进医院。更由于有关部门的作梗,他的妻子──路士英女士数次被打零工的单位"辞退"。
   
   特别是在2005年9月27日晚上发生了被多名不明身分暴徒殴打的事情,彻底的使他的生活陷入了困境。
   
   2005年九月27日晚9点,在接完电话后,齐志勇的妻子出外倒垃圾,往返不过数分钟的时间,齐志勇和他四岁女儿在房间里,此时作为基督教徒的齐志勇在翻查圣经。就在这么短暂的时间里,四个汉子从其妻没有锁 的门闯进来。没有多余的话,没有碰家具和齐志勇的女儿,他们径直把齐拉倒在地面上,就用拳用脚打他的脸,踩他的胸腹和腿。对齐的询问他们不做任何回答,只是反复说一句话:要你闭嘴,要你闭嘴,听见没有!然后迅速撤离,以至于齐妻回来后看到的只是遍体鳞伤的齐志勇。齐不仅满脸是伤,腿部多处瘀血,而且被打折一根肋骨。由于被猛烈的殴打,伤势严重,不得不在医院治疗了一段时间,花费了将近万元的医疗费,再次造成了沉重的生活负担。
   
   这些人与齐志勇究竟有什么仇?齐志勇和妻子苦苦思索,并没有得罪过什么人。而且如果是流氓寻仇,通常会告知原因以使仇家恐惧,否则不是白打了吗?最使我们惊奇的是这些凶手行事的方式很不寻常:他们从埋伏,进入,殴打到退出,短短的时间,干得那么熟练,诡秘,有分寸,有效率,他们到底是些什么人?齐志勇时刻处在警察们的"保护"之下,为什么他们对此视而不见呢?退一步而言,假设此事非官方所为,可为什么时至今日,仍然没有给齐志勇一个明白的结果呢?发生在北京这个警力集中 ,警方素质最高的地方,应当不难侦破。特别是北京不久将为参加奥运会的世界运动员和观众提供安全保障,警方是决不会让人们看到:北京市民在市区内人口密集的居住区在自己的家中的人身安全都毫无保障,警方对于如此恶劣的伤人事件都毫无办法,而必然导致人们对于北京警方的能力提出质疑。
   
   鉴于齐志勇及其家人的生活困境,作为中国残联主席,作为全国政协常委,而且当前以民生为主题的两会正在进行。邓朴方先生你有权力,也有责任、有义务向北京市政府的相关部门进行交涉,落实齐志勇及其家人的最低生活保障,并保证齐志勇与妻子路士英女士的正常的工作谋生权利!而且就2005年九月27日晚遭多名不明身份壮汉暴力伤害一事向北京警方提出不论如何都要给齐志勇一个交待的合理且合法的要求。作为北京奥组委的执行主席,你也有义务、有权力要求北京市的相关部门予以解决,以便为明年奥运会的顺利举行创造良好的环境与氛围!
   
   
就中国公民齐志勇的困境致中国残联主席——邓朴方的一封信

   
就中国公民齐志勇的困境致中国残联主席——邓朴方的一封信

   
    此致 !
   
   
   
   侯文豹
   
   公元二零零七年三月九日
   
   
   转载自<自由圣火>三月11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