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傳奇文與碑傳文的區分]
胡志伟文集
·第十三輯目錄
·大智大勇 巾幗英雄
·聯合國裡的華人
·痛悼國煊兄
·張發奎扶植胡志明攀登北越元首寶座
·民初最傑出的黑幕小說作家朱瘦菊
·四千二百年人類歷史上的牛年大事——諸侯盟,誰執牛耳?
·一代詞宗陳蝶衣軼事
·孫寶剛先生行述
·陳孝威先生行述
·第十四輯目錄
·《流亡詩集》舊金山發佈會側記
·以一人而敵一國 振千仞足垂千秋
·從大陸小說看吏治腐敗道德淪喪
·蓋棺論定唐德剛
·從書海中探索歷史真相
·蔣介石研究:從「險學」到「顯學」
·張發奎評騭政壇人物
·孽書壓死書店老闆
·第十五輯目錄
·推動中國現代化的頂天立地巨人--介紹陶涵力作《蔣委員長:為現代中國而奮鬥》
·撥開迷霧 揭穿謊言 拒絕遺忘 正視歷史——紀念張學良誕辰110週年國際學術研討會紀實——
·中華瑰寶的守護神 圖書文博界泰斗——蔣復璁先生逝世廿週年紀念座談會紀實
·眼看他起朱樓 眼看他樓塌了——傳奇人物沈野的白雲蒼狗
·神戶僑領梅州首府潘植我傳
·抗戰時期國府怎樣供養五百萬軍隊
·黃世仲對辛亥革命的傑出貢獻
·——四千二百年人類歷史上的兔年大事 投至狐蹤與兔穴,多少豪傑
·香港番禺同鄉總會慶祝民國一百週年特刊序
·第十六輯目錄
·迄今為止最好的口述歷史
·為編輯們說一句公道話
·大家都來竭誠支持琉球復國運動
·介紹武之璋新書《原來李敖騙了你》
·族群融合是歷史發展的大趨勢
·天字第一號大右派章乃器
·錢海岳及其鴻篇巨制《南明史》
·抗戰時期國府怎樣供養五百萬軍隊
·南明王朝到國外借兵反攻復國的軼事
·國史館出版物的文獻價值無窮無盡
·第十七輯目錄
·《張發奎口述自傳》得獎報導
·《洪秀全演義》編註後記
·《林彪密函蔣介石》序
·中菲之爭:不戰而屈人之兵
·揭秘「對日戰略打擊方案」
·從歷史看入越作戰必勝
·古代的諡號與現代的褒揚令
·民族自治应纠正为「民族融合」
·《張發奎口述自傳》得獎報導
·第十八輯目錄
·《吾國與吾民》序言
·《怎樣活到一百歲》序言
·《中日大戰一
·日本竊佔琉球經過
·略論莫言小說的人民性
·且看國民黨如何處置趙仲容烈士遺屬?
·記取甲午戰爭教訓 肅清日本潛伏間諜
·人從虎豹叢中健
·2012年兩岸南海能源論壇紀要
·第十九輯目錄
·有錢一條龍 無錢一條蟲
·人心不足蛇吞象 世事到頭螳捕蟬
·張發奎談南昌暴動細節
·黃 世 仲 傳
·沉痛悼念張校長世傑先生
·上海人製作的藏書票及藏書票上的上海
·上海人製作的藏書票及藏書票上的上海
·上海聖約翰大學對中國現代化的貢獻
·《香港二十八總督》展示的155年香港歷史
·第二十集目錄
·敢於向鄧小平嗆聲的一哥會計師容永道
·《反攻大陸 空降青海》書摘
·真實與虛構—名人傳記與口述歷史研究
·名人死後多年 才能蓋棺論定
·香港教育制度的痼疾
·薛耕莘坐冤獄二十五年
·打著右派旗號臥底海外民運的林希翎
·世上豈無千里馬 人中難得九方皋
·在香港的五四中學校友
·第二十一集目錄
·中國古今稿酬考
·今古茫茫貉一丘 功名常笑爛羊頭
·精彩紛呈、火花四濺的兩岸關係研討會
·從百年來國家元首薪俸說起
·外交部怎樣變成援交部
·勞苦功高的饒漱石為什麼不能平反?
·有關琉球主權與日本核試驗的官式答覆
·《十大超富發家秘史》序
·毛澤
·第二十二集目錄
·陶勇譚甫仁劉培善的離奇死亡
·李震擅燒江青裸照
·張莘夫的主兇之臨終懺悔
·國民黨烈士趙仲容後人在台灣的遭遇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
·銅鑼灣書店倖存者的遺言
·我所認識的阿海與李波
·訪台灣畫家林智信
·成都《當代史資料》回收事件
·第二十三集目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傳奇文與碑傳文的區分

   傳奇文與碑傳文的區分 已故的台大中國文學系主任臺靜農說:「史筆這一淵源,分爲兩大支流,一是碑傳文,一是傳奇文;傳奇文重創造不重寫實,碑傳文則重寫實不重創造」(註3)。臺靜農所說的傳奇文相當於我們今日所說的傳記文學。有人認爲,文學性與歷史性是不相容的,似乎一講文學性,就影響歷史的真實性。他們認爲寫歷史只能夠有什麽寫什麽,絕不能誇張想像、更不能虛構。因此一提到《左傳》、《史記》,他們便認爲那些記載都是真的、是實錄;然而中國古代的描寫情節、場面、人物爲中心的歷史著作,畢竟會包含想像、誇張、虛構成份的。譬如項羽被劉邦包圍在垓下時作詩曰:「力拔山兮氣蓋世,時不利兮騅不逝。騅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歌數闋,萬人頌之。這跟現代描繪戰爭的影片往往加插愛情片段故事,有著異曲同工之妙。又如《報任安書》評述李陵「提步卒不滿五千,深踐戎馬之地,足歷王庭,垂餌虎口,橫挑疆胡,迎億萬之師,與單于連戰十有餘日,所殺過當,虜救死扶傷不給,旃裘之君長咸震怖,乃悉徵其左右賢王,舉引弓之人,一國共攻而困之,轉戰千里,矢盡道窮,救兵不至,士卒死傷如積,然陵一呼勞,軍士無不起,躬自流涕,沬血飲泣,更能空拳,冒白刃,北向爭死敵者」,其中「億萬」「一國」「千里」等,自不無誇張、想像成份,但此文傳誦兩千一百多年,無人責備太史公造謠。相反,越是抽象、空洞、概括,就越保持真實。像《清史列傳》和《清史稿》中的列傳,千人一面,其形式主義泛濫至不忍卒讀,這就是「閉門造車」的後果。然而太史公寫七十篇列傳,其中絕大多數不是他同時代的人,傳中主要情節都是道聽途說的,即今人所謂「二手(甚至八、九手)傳播」,後人能苛求于司馬遷嗎?
   臺靜農又說:碑傳文未必重寫實不重創造,「碑傳文除了碑主的郡望官秩生卒當可徵信外,其品德行爲沒有不被加以藻飾誇張的……這一文體虛而不實,原是裝點死人的工作,而竟延續了一千六七百年之久。」早在八十多年前,梁任公就指出,私家之行狀、家傳、墓文等類「其價值不宜誇張太過。蓋一個人之所謂豐功傳烈,嘉言懿行,在吾儕理想的新史中,本已無足輕重,況此等虛榮溢美之文,又半非史耶?」(註4)這兩位大儒都認爲,在孝子順孫載筆具禮以求文的情形下,碑傳資料彰善掩過之意多,繩謬糾非之旨少。然而,不幸的是,我們今日所見的傳記作品,有許多尚停留在碑傳文的窠臼之中。最令人吃驚的一例是,上世紀五十年代在香港轟轟烈烈展開的第三勢力運動竟悄然消失於海峽兩岸編纂的史籍。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