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性格懦弱行為兇殘 口是心非兩面三刀]
胡志伟文集
·有華僑的地方就有《春秋》
·一生行芳志潔輕財重義
·〈日軍芷江洽降與蕭毅肅上將紀念座談會〉發言
·國軍三大參謀長之首
·貶抑國軍戰績必然貶損整個中國抗戰
·恢復歷史真相才對得起殉難的三千萬軍民
·極左黨棍仍在竄改歷史
·張宏志站在日寇立場醜詆抗日軍民
·忘記歷史的民族沒有前途
·美國外交官洩密致使國軍突擊隊全軍覆沒
·文集第七集目錄
·傳記文學、口述歷史與當代史研究
·傳記與傳記文學的分野
·中國古代的傳記文學的分類
·傳奇文與碑傳文的區分
·第三勢力人物傳記的空白年份
·傳記的價值在於真實
·顧維鈞口述史料不幸被刪
·九.一八與七.七事變的禍首
·
·「善惡必書」是中國傳統史德
·文史叢刊掛名者多出力者少
·軍閥、漢奸翻案是由於「史盲」太多
·一窩蜂為周作人唱讚歌是「美麗的諘
·軍閥的後代花錢出書為其先人塗脂抹粉
·註解:
·海峽兩岸口述歷史的今昔及其牽涉的若干道德、法律問題
·兩千五百年前就有口述歷史
·《我的前半生》是口述歷史佳作
·《顧維鈞回憶錄》是黃鐘大呂
·《周宏濤回憶錄》披露不少內幕秘辛
·《李宗仁回憶錄》謊話連篇
·訪錄者切忌逢君之惡
·臺灣聘用史學俊彥從事口述歷史
·大陸從事口述歷史者門檻太低
·部份作者與編輯缺乏史學訓練
·香港口述歷史的現狀
·民間的史學探索促使官方逐漸開放史料
·有關傳主與執筆者分享版權的爭議
·口述歷史引發的誹謗訴訟
·在兩岸都當烈士的騙案
·誹謗死人的立法與判例
·高幹子女張戎所撰《毛傳》引起的法律訴訟
·真史戰勝偽史
·結論
·註釋
·〈中國自由文化運動第一屆年會〉紀實
·江澤民父江冠千是胡蘭成親密助手
·《滾滾紅塵》是為漢奸翻案的始作俑者
·三毛自殺與《滾滾紅塵》
·兩岸三地奉旨諛上的周作人、胡蘭成熱
·泛濫於學術界的「漢奸無罪」論
·江澤民之父是胡蘭成助手
·〔附錄一〕《滾滾紅塵》與胡蘭成
·胡蘭成的劣行穢語
·胡蘭成至死不悔
·唯一未被平反昭雪的中共高層冤案
·性格懦弱行為兇殘 口是心非兩面三刀
·望長城內外唯餘荒土 大河上下無官不貪
·殺二十萬人換取二十年的穩定
·展示社會變遷民俗潮流名人言行
·記敘重大歷史事件補充正史之缺失
·記載重要的統計數字
·激濁揚清 言必有據
·不以人廢言 不以蠡測海
·一百個偶然演變成一個必然
·一、 襄公之仁
·二、 主帥優柔寡斷舉棋不定
·三、 粗枝大葉,麻痹輕敵
·四、 專家判斷失誤
·五、 忽視情報工作
·六、 主管官員尸位素餐、能不稱官
·七、 人事傾軋,以私害公
·八、 驕兵悍將陽奉陰違,抗命怠工
·九、 軍閥政客引狼入室與吃裏扒外
·十、 軍閥作亂的後遺症
·十一、軍閥餘孽叛變
·十二、啣私怨導致叛變
·十三、被俘乞活出賣黨國
·十四、為保身家、發橫財而叛變
·十五、共諜與內奸偷竊情報、策動叛變
·十六、共方心理戰、情報戰奏效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八、外國干涉中國內政
·錚錚鐵漢 萬古流芳
·首屈一指的戰地記者
·首位向全球宣告二戰結束的記者
·出生入死、實地報導
·在立法院為調景嶺老兵請命
·籌款建華夏大廈振奮時報員工士氣
·遵循記者操守、牢記社會責任
·文集第八集目錄
·對蠅營狗苟之徒深惡痛絕
·四十年如一日忠於國家
·黃嘉音與黃嘉德弟兄的遭遇
·鄭成功父子與蔣中正父子
·由秀才封王,拄撐半壁舊山河
·蔣中正臥薪嘗膽毋忘在莒
·鄭經治台時兩岸暗中通商
·蔣經國所託非人
·清廷不滅明鄭猶如芒刺在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性格懦弱行為兇殘 口是心非兩面三刀

   性格懦弱行為兇殘 口是心非兩面三刀
   ——《周恩來的真面目》——
   三十年前的一月,北京長安大街出現了哭送「好總理」的壯觀場面;四月五日,天安門廣場爆發了以悼念周恩來為名的反抗「秦皇」暴政之四‧五運動。
   三十年過去了,改革開放的洪流滌蕩著獨裁政權的種種污泥濁水,讓魑魅魍魎一一原形畢露,周恩來也不能例外。
   對周恩來心醉神迷頂禮膜拜最甚的是一窩中共高幹子弟,為了維繫這一特權階級的既得利益,他們刻意把周恩來塑造成一尊超凡入聖的偶像,唸叨他「在文革浩劫中保護了大批老幹部」。然而,從現已解密的檔案資料可知,迫害老戰友劉少奇、賀龍、彭德懷、陶鑄致死,製造彭羅陸楊冤獄等等,周恩來都直接插手,他還指導專案審查、羅織罪名,擬定結論,對各該當事人的含冤而死,實乃難辭其咎。最令人髮指的是,他曾在把劉少奇定性為「叛徒、內奸、工賊」的專案審查報告上批示「此人該殺!」四字。他親自掀起與操控的「抓五‧一六份子」運動迫害了數千萬無辜民眾,其中幾十萬人被折磨致死,幾百萬人因酷刑致殘。在整個文化大革命運動中,周恩來是唯一沒被打倒的中共高層領導人;他怎麼保住自己的地位呢?就是不斷地出賣別人,連自己的乾女兒與親弟弟都不放過。

   總而言之,毛澤東之所以能成為擁有絕對權威的獨裁者,所以能把國家民族的命運玩弄於股掌之上、殺害超逾八千百黎民百姓*,周恩來負有不可推卸的重大罪責。
   周恩來外表溫文儒雅,待人笑容可掬,接物彬彬有禮,說話細聲細氣,直到二○○一年,曾任毛澤東機要秘書、做過十四個月「黨和國家領導人」的王力在香港發表兩巨冊八十萬言回憶錄**證實周恩來曾於一九三一年親自指揮殺手勒斃顧順章全家與親友卅七人分別掩埋三處民居庭院,善良的人們誰也不會相信連稚齡孩童與曾營救過周的恩人(斯勵)都逃不過他的毒手。早在一九三四年冬紅軍「長征」出發前,為了不暴露西竄行蹤,擔任中共紅軍總政委的周恩來悍然下令殺害了上萬名傷病號以及「政治不可靠」份子,這就是震驚中外的「萬人坑事件」。還有,一九五五年四月,周恩來赴印尼萬隆出席亞非會議前,已收到情報知悉印航克什米爾公主號專機被放置了定時炸彈,卻還下令中國代表團其他成員按原計劃登機,他為了迷惑國民黨特務機關不再更改計劃以確保他自己的安全,硬是把自己的部屬與外國記者等十一人葬身於太平洋波濤之中,讓別人給自己當掩體。這一切表明了,這個被人為套上奪目光環的「偉人」,實際上是個權慾私心極重、明哲保身第一而又性格懦弱、行為兇殘的濫小人。他不是浩劫中扶危濟困的善人,而是助紂為虐的幫兇;他不是善於在政壇走鋼絲繩的雜技大師,而是內心人格分裂,表裏不一的兩面派。
   周恩來的口是心非、兩面三刀還表現在:上世紀五十年代他三次親赴印度勸說達賴喇嘛回國,說盡了好話,許盡了善願。然而五十年代末,他下令殘酷鎮壓抗暴起義的藏民,拆寺院、鬥喇嘛、毀菩薩、燒經書;六十年代中期他派遣紅衛兵入藏「把喇嘛制度徹底打碎」,甚至強迫班禪喇嘛吃屎。
   在中共的宣傳品中,周恩來是個清風兩袖、脂膏不潤的「好總理」,但據香港文化文化藝術出版社新書《面具後面的周恩來》所載的知情者回憶錄揭示,在一九五九——一九六一年所謂「三年災荒」期間,周恩來無視於四千四百萬農民餓斃這一嚴峻事實,向蘇聯及其東歐衛星國廉價出口糧食474萬噸、向匈牙利贈送三千萬盧布的貨物、350萬英鎊現款,向東德贈送五千億盧布的食品;在安徽農村「易子而食」的年月,他寧可將食品爛在倉庫也不准開倉濟貧。他以慈禧太后「甯贈友邦,毋與家奴」的陰暗心態,無償援助越南二百億美元、阿爾尼亞一百億,加上對羅馬尼亞、柬埔寨、古巴、坦桑尼亞、巴勒斯坦等國「支援世界革命」的巨額費用,外援總額達到國民生產總值的6.92%,為世界鉅富美國的692倍。在抗戰最艱苦、前線吃緊的年代,他挪用中央撥付的八路軍軍費,在重慶夜夜笙歌、花天酒地;為了收買美國政客與中華民國政府毀約斷交,他不惜以一噸頂級鮑魚款待美國第卅七任總統尼克松;在城市居民月薪不值一瓶茅臺酒的年代,他大筆一揮就贈送尼克松廿噸貴州茅臺。
   周恩來最愧對列祖列宗與子孫後代的罪孽是:為了把國共內戰上綱為國際問題、讓緬甸政府到聯合國控告中華民國「侵犯主權」,悍然把雲南省最肥沃的江心坡(相當於安徽省面積)贈與緬甸;為了獻媚新沙皇,他親自與外蒙分裂主義者簽訂「中蒙友好協議」並主持外蒙主權移交儀式;為了離間日美關係,他不放過一切機會鼓吹「琉球屬於日本」,此舉不僅直接導致釣魚台列嶼領土爭端,更使中國在東海的油氣資源長期被日本奪佔,海洋戰略形勢長期受到壓抑。據不完全統計,在周恩來任中國大陸政府首腦的廿六年內,他親自簽署賣國條約就割讓了中國固有領土431萬平方公里,相當於一百廿個台灣的面積。
   他把良心賣給魔鬼,還想要人民記住「恩惠」。他一生作偽,給自己爭得短暫的名利,留給後人的卻是哀鴻遍野、滿目瘡痍的國土。他以偽善的面目遮掩了陰險、狡詐、冷酷、卑鄙、自私、貪婪的真面目;他瞞天過海,耍盡渾身解數,欺世盜名,無所不用其極,直至生命垂危才悟出]「紙包不住火」的道理,害怕仇家報復、焚屍揚灰、禍延妻孥,乃給妻子鄧穎超留下「不留骨灰不建墓碑遠離中南海」的椎心泣血遺囑。
   中共歷屆當權派把周恩來裝扮成完人與尊神,乃是為了愚弄人民,讓他們繼承周的忠君思想、忍辱負重、逢君之惡,「以大局為重」,以便延續這個封建王朝的獨裁統治。長期以來,周恩來的「道德形象」與「教化作用」就是維繫中共「黨天下」「家天下」集權體制的凝合劑,一旦有人敢重新評價周恩來、剝開他的畫皮,那就可能催生全民範圍的反思,就可能動搖整個特權階級的根本利益。唯其如此,作家鄭義搜集了許多第一手資料,用無可否認的事實把周恩來這一具「偽神」趕下神壇,讓海內外的中國人明瞭這類封建崇拜造神運動的荒謬與殘忍,從而促進神州大地開展政治體制的改革。
   
   **香港北星出版社2001年10月出版的《王力反思錄》第752-753頁披露:「顧順章叛變後,康生到處找周恩來,在一個理髮館找到了。他們決定把顧順章的大小老婆、兩個孩子處死……康生向斯大林匯報這事時,斯大林說周恩來、康生是好小夥子」。有關顧順章滅門血案的慘事,中港臺三地出版了不少專書,然而由中共中央的機要人員以文字形式承認這一滅絕人性的慘案,《王力反思錄》是始作俑者。
   *據一九八九年版的《Guinessbook of World Record》記載,前此中共已殺害六千三百七十八萬四千名無辜百姓,這尚不包括六‧四天安門大屠殺、計劃生育強制殺嬰、歷次「嚴打」運動以及近年汕尾東洲血案、番禺大石村屠殺、臨沂野蠻計生事件、重慶特鋼維權運動等慘案中遇害的民眾。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