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寧死不屈的藏族反共抗暴戰鬥]
胡志伟文集
·從文學作品探討中國現代史--重讀《汪政權的開場與收場》--
·以德服人的外交家--評歷史小說《鑿空行--張騫傳》--
·--評舒巷城自傳體小說《艱苦的行程》--
·文學作品可以與政治無關嗎?
·一生真偽有誰知?——讀曹汝霖《一生之回憶》有感
·一本按語多於厚文的奇書——重讀莊士讀回憶錄《紫禁城的黃昏》——
·奈何橋畔的怒吼
·文集第三輯
·文集第四集
·文集第五集目錄
·文集第五集文章
·胡志偉文集第六集
·《長征的神話與真相》序言
·12個月逃竄6000公里損失20萬官兵
·毛泽东两次险些被国军活捉
·所謂北上抗日純係無恥謊言
·歷史是一面鏡子
·十年天地干戈老 四海蒼生同聲哭*
·朱德李富春陳毅等百多名中共高幹中招被囚
·台灣國防部情報局心戰專家炮製的「共革會」假案
·「同國民黨反動派長期鬥爭的繼續」
·種瓜得瓜 種蒺藜者收穫芒刺
·「我一定要在有生之年帶著你們打回大陸去」——反攻大陸的國光計劃曝光
·十七名精英將校擬訂113本反攻計劃
·第一梯次擬登陸廈門福州廣州
·蔣介石說:與其死在台灣,不如死在大陸戰場
·蔣介石說:我們反攻是行使國家主權
·美國主流輿論盛讚老蔣「至死不渝其志」
·《十大戰爭真相》第二輯序言
·在無數片面之辭中發掘歷史真相
·民間史料比官方正史更鮮活更具體
·口述歷史暴露出驚人的史實
·1962年中共一度打算撤離上海
·兼聽則明,偏信則暗
· 痛悼好好先生姚立夫
·《春秋》壯盛的作者陣容
·有華僑的地方就有《春秋》
·一生行芳志潔輕財重義
·〈日軍芷江洽降與蕭毅肅上將紀念座談會〉發言
·國軍三大參謀長之首
·貶抑國軍戰績必然貶損整個中國抗戰
·恢復歷史真相才對得起殉難的三千萬軍民
·極左黨棍仍在竄改歷史
·張宏志站在日寇立場醜詆抗日軍民
·忘記歷史的民族沒有前途
·美國外交官洩密致使國軍突擊隊全軍覆沒
·文集第七集目錄
·傳記文學、口述歷史與當代史研究
·傳記與傳記文學的分野
·中國古代的傳記文學的分類
·傳奇文與碑傳文的區分
·第三勢力人物傳記的空白年份
·傳記的價值在於真實
·顧維鈞口述史料不幸被刪
·九.一八與七.七事變的禍首
·
·「善惡必書」是中國傳統史德
·文史叢刊掛名者多出力者少
·軍閥、漢奸翻案是由於「史盲」太多
·一窩蜂為周作人唱讚歌是「美麗的諘
·軍閥的後代花錢出書為其先人塗脂抹粉
·註解:
·海峽兩岸口述歷史的今昔及其牽涉的若干道德、法律問題
·兩千五百年前就有口述歷史
·《我的前半生》是口述歷史佳作
·《顧維鈞回憶錄》是黃鐘大呂
·《周宏濤回憶錄》披露不少內幕秘辛
·《李宗仁回憶錄》謊話連篇
·訪錄者切忌逢君之惡
·臺灣聘用史學俊彥從事口述歷史
·大陸從事口述歷史者門檻太低
·部份作者與編輯缺乏史學訓練
·香港口述歷史的現狀
·民間的史學探索促使官方逐漸開放史料
·有關傳主與執筆者分享版權的爭議
·口述歷史引發的誹謗訴訟
·在兩岸都當烈士的騙案
·誹謗死人的立法與判例
·高幹子女張戎所撰《毛傳》引起的法律訴訟
·真史戰勝偽史
·結論
·註釋
·〈中國自由文化運動第一屆年會〉紀實
·江澤民父江冠千是胡蘭成親密助手
·《滾滾紅塵》是為漢奸翻案的始作俑者
·三毛自殺與《滾滾紅塵》
·兩岸三地奉旨諛上的周作人、胡蘭成熱
·泛濫於學術界的「漢奸無罪」論
·江澤民之父是胡蘭成助手
·〔附錄一〕《滾滾紅塵》與胡蘭成
·胡蘭成的劣行穢語
·胡蘭成至死不悔
·唯一未被平反昭雪的中共高層冤案
·性格懦弱行為兇殘 口是心非兩面三刀
·望長城內外唯餘荒土 大河上下無官不貪
·殺二十萬人換取二十年的穩定
·展示社會變遷民俗潮流名人言行
·記敘重大歷史事件補充正史之缺失
·記載重要的統計數字
·激濁揚清 言必有據
·不以人廢言 不以蠡測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寧死不屈的藏族反共抗暴戰鬥

   一九五○年共軍賀龍彭德懷陳賡等部合圍西藏,昌都地區總管丹增班覺率領藏軍抵抗。十月十九日昌都失守,萬餘藏軍陣亡。丹增率殘部投降,旋隨達賴喇嘛赴北京簽訂「和平解放西藏」協議。出於求生的本能,他放棄了祖先對佛教的虔誠信仰,加入了唯物論的共產黨,成為中共官僚體系中的新貴,官至全國政協副主席。其女兒珠牡生在北京,從小就對故土產生熾烈的神往,自十二歲起每年都要到青藏高原去度過幾個月。一九九六年五月,她在北京民族大學舞蹈系任教師時,踏上了西藏高原上的雪山之王——崗仁波欽,它是被佛教、印度教都尊崇為聖山的雪峰——去看望青梅竹馬的貝吉多傑。她獨自駕駛西藏政府無償提供的三菱越野車,馳騁千多公里荒無人煙的高原,見到了魂牽夢縈的兒時情人。遙憶十二年前她利用暑假離開北京到拉薩看望貝吉,貝吉領她來到甘丹寺的廢墟,深情地問她:「只要你把心給我,我就立刻脫下僧袍,與你相伴,到藏北無人區深處去開闢我們的命運」,珠牡在驚詫中說了個「不」字,貝吉從僧袍中抽出藏刀在英俊的臉上劃了一道血痕,發誓永絕紅塵。
   珠蜂在哲蚌寺後的山崖上找到了練禪修的貝吉,真誠地表示「來把心交給你」,貝吉說:「我的心已經沒有了——作為獻祭交給佛了,也就不能再要你的心。」
   七年前,戒嚴部隊血洗北京前,珠牡就以創作採風的名義來到唐古拉山脈尋找貝吉的母親,從她口中知道了她所陪伴的那位苦修僧人有過一段光榮的抗暴歷史:一九五九年秋,共軍佔領了寺廟,許多僧侶被殺,他和卅多個鐵棍僧保護一位年老的上師逃出寺院,就在唐古拉山下遭遇百多名共軍騎兵。僧眾很快只剩下十個人,上師的頭被劈碎。忽然一名披熊皮的勇士乘坐黑色鬃馬衝進戰場揮動長刀劈倒幾十名共軍,最後他的黑馬腹部被炮彈撕裂,牠倒下之前還撲上去咬碎了一個士兵的頭殼。活著的七、八個僧人跟隨勇士走上山坡。不久,共軍在山坡下架起了十幾門迫擊炮,共軍用藏語向僧眾喊話招降。在絕望中,他隨著僧眾下山投降,剩下勇士用雙手拄著長刀佇立在金色的岩石上,被炮彈炸成碎片。僧人被關押廿年,出獄後就來到這塊金色的岩石下苦修,藉此融化他心中的羞愧。
   聽了這個故事後,珠牡在那金石的岩石上創作了一個男子舞——「鷹」,她把壯烈成仁的勇士視為金色的雄鷹。
   益西卓瑪是康藏一帶有名的美人,十七歲時被丹增班覺誘姦,成了他的情婦。一九五九年,她對丹增的媚共言行感到極大的恥辱,遂落髮為尼,發誓將終生為湔雪他的罪惡而祈禱。

   一九六六年九月,由共黨高幹子女組成的恐怖組織紅衛兵到佛教格魯派的發祥地甘丹寺造反,他們為了褻瀆佛教的純潔性,強迫原來互不相識的男女僧人格勒與益西卓瑪在寺院前當眾交媾,然後殘酷地焚毀了這座具五百年歷史的古剎。益西含垢忍辱生下了貝吉多傑,然後帶著私生子在藏北高原流浪了九年。貝吉多傑是一千年前用長箭射殺郎達摩——一個焚燒佛經、拆毀寺廟、剜眼剝皮斷肢僧眾、逼迫僧人殺人打獵屠宰的吐蕃王——的藏族僧人的名字。益西希望兒子也能射出佛教復興的長箭。一九七六年,毛澤東死後,宗教迫害的壓力稍緩,益西託人將貝吉帶到北京交丹增撫養,她自己則在唐古拉山下專心為一個終生幽閉在山洞中的苦修僧人送水送食,並請那位僧人為消弭班覺和她自己的罪孽祈禱。
   胡耀邦執政時,重修西藏佛寺。一九八四年,益西將兒子從北京召回,旋送進拉薩西北部的哲蚌寺落髮為僧。一九八八年三月,珠牡坐進父親的高級轎車,隨同大活佛的車隊,駛向胡耀邦撥款重修的哲蚌寺。色拉寺和大昭寺的僧人都來到哲蚌寺主殿前的廣場參加祈禱法會。寬面大耳的大活佛端坐在法座上,滔滔不絕地讚頌中共撥出巨資和大量黃金、白銀用於修復寺廟,呼籲僧人要愛國,在宗教活動中要服從當局的政治控制,唯獨不肯宣講佛法。近千名盤膝席地而坐的僧人敢怒而不敢言,突然一個僧人——珠牡的偶像貝吉多傑起立怒吼:「你不要以為我們會對漢人共產黨現在所作的小恩小惠感激不盡,他們還虧欠我們很多——欠我們心靈的血債……你也不要指望我們會服從漢人共產黨的要求去詛咒達賴喇嘛。無論他在西藏還是萬里之外,他都是我們心中大慈大悲的觀音菩薩的化身。大活佛,你不該對漢人共產黨比對佛法還要忠誠。」結果是,僧官帶領兩個鐵棒喇嘛向貝吉衝去。次日,貝吉被捕,未經法庭公開審判就判處六年苦役,刑期從一九八八年三月至九四年三月。
   九二年夏,珠牡用重金買通了勞改營的武警頭頭,得到特許去勞改營探望貝吉。當時貝吉正因抗拒思想改造,不肯遵命詛咒流亡海外的達賴喇嘛而受到懲罰,被獄警捆在峭壁上讓烈日暴曬。貝吉告訴珠牡:「我的身體被捆住了,靈魂仍然像風一樣無拘無束」。
   貝吉刑滿釋放後曾回哲蚌寺住過幾天,然後便去朝拜崗仁波欽聖山。
   珠牡進藏途中聽聞了民間流傳的一則驚心動魄的故事:一九五九年反共抗暴失利後,一位康區理塘寺的僧人逃入了無人區。四十多年來,他一直像一隻危險的野獸在康巴地區遊蕩,經常襲擊公路上的中共軍政官員。前幾年他還在光天化日之下闖進安多縣,擄走了一名漢人副縣長——一九五九年「平叛」時,這個副縣長在共軍當排長,專門監督處決被俘的起義藏民。三天後,有人在安多北面的一個經石堆上發現了副縣長的頭顱,他的頭皮被剝光了,慘白的頭骨頂部刻著「復仇」二字,字跡間還塗上了紅色的礦物顏料,人皮也被剝下來鋪在經石堆旁,上面陳列著他的腸子和心臟。中共當局多次派遣小分隊進入無人區搜索,然而非但沒有抓住他,反而有不少士兵被吞沒在茫茫高原中。傳說那個僧人高大威猛,甚至馴服了一頭巨獅般雄壯的野犛牛,還騎著它截住一輛兵車,用犛牛的尖角刺穿警車的鐵皮,將車掀翻。一個倒楣的警察從車門滾出來,被犛牛的巨牙撕裂了咽喉、喝乾了血液,連腦袋都被嚼碎吞吃。另兩個紅色警察在翻倒的警車中嚇呆了,連掏槍射擊的勇氣都喪失了。最後,那個僧人驅趕著野犛牛飛快奔離了,牛角上還挑著那警察的無頭屍體。據那兩個倖存的警察說,僧人臨走發出的狂笑把公路旁的岩石都震裂了。這個僧人名叫江白多吉。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