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贺伟华
[主页]->[百家争鸣]->[贺伟华]->[苏格拉底的“死亡之吻”——守法即为正义]
贺伟华
·今年的六四,是我的生日
·八九那年代——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书生意气(2)
·八九那年代(2)初稿
·八九那年代(3)——公民反抗与宪政民主追求
五《共产受难者援助与救济》
·《共产受难者人道援助与救济》今日捐赠:贺伟华(我的人权与人道事业)
·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碑
·从天而降的六千元稿酬,催生捐献与使用计划
·《共产主义受难者人道援助与救济》社论:
·《共产主义受难者人道援助与救济》今日关注:高智晟
·《共产主义受难者人道援助与救济》今日关注:盲人维权律师陈光诚
·《共产主义受难者人道援助与救济》今日关注:国民党员戴平山
·《受难者人道援助与救济》今日捐赠:“闹市修行”
·《共产主义受难者人道援助与救济》今日捐赠:高峰
六、个人连载
· 大年初二深夜和女儿的对话
·我的公开“打狗行动”声明
·我的打狗行动续集
·从“林黛玉”出家、李银河被禁音想起
·纳粹帝国滋生崛起的土壤及其群众基础
·苏格拉底的“死亡之吻”——守法即为正义
·无法收场的悲哀――强权者的恶梦
·利益诱惑、暗箱操作换来的究竟是什么?
·陋室随想笔录:电磁攻击又如何剥夺我的自由?
·陋室随想笔录:以亲身经历述说监控技术的发展
·陋室随想笔录:对精神控制与催眠术的感受
·陋室随想笔录:逐渐蒸发的生命活力???
·陋室随想笔录: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陋室随想笔录:地狱之门
·陋室随想笔录:睁眼说瞎话的女人
·陋室随想笔录: “泰坦尼克”家庭颠覆案后续---刻骨铭心的记忆
·陋室随想笔录:刑场上没有婚礼
· 陋室随想笔录:伍继光教授的忠告
·陋室随想笔录:《面粉厂的技术员经历》
·陋室随想笔录(连载):我的打包工、维修工生涯
·陋室随想笔录(连载):陋室门前的偶遇
·强权下的罪恶(2004年原稿)
·强权下的罪恶连载之一
·强权下的罪恶之二---自序
·强权下的罪恶连载之三---前言
·强权下的罪恶连载之四---当事人简介
·强权下的罪恶连载之五
·专制暴政下的女权主义误区(之二)
·专制暴政下的女权主义误区
·西方的良药,东方的祸水:马克思走下神坛(上)
·西方的良药,东方的祸水:马克思走下神坛(3之2)
·西方的良药,东方的祸水: 马克思走下神坛(3之3)
·无法收场的悲哀――强权者的恶梦
·我被逮捕的真相
·大年初二深夜和女儿的对话
七、哲学与政治
·藏民启示录:中国未来的方向(1)
·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喝彩
·掀起拯救中国扒粪运动高潮、为新闻自由闯关
·脊梁----走向现代公民社会
·从主权在君到主权在民---人民主权的起点
· 递进民主:现代文明构筑之探索
·读书心得:康德哲学思想对唯物主义的批判
·多元化公民社会
·我们头上的星空,还有心中无限的敬畏
·现代民主政治、公共理性对马克思主义的回应
·读书心得:康德哲学思想对唯物主义的批判
·多元化公民社会
·我们头上的星空,还有心中无限的敬畏
·现代民主政治、公共理性对马克思主义的回应
·脊梁----走向现代公民社会
·论马克思主义的起源、发展及其本质
·马克思主义思想理论研究与批判对中国大陆公民维权运动的意义
·现代多元民主政治思想对马克思主义一元专制的回应
·现代文明思想库:读《现代民主政治〉心得之一
·从主权在君到主权在民---人民主权的起点
·胡温暴政的奴隶制本质与中国人奴的革命权利
八、人文
·“非人状态”与“道德存在”
·“囚禁的亲情”
·夸父追日、天涯求梦之路
·中国——监控无处不在,一个全民动员的警察国家!
·童奴泪——响彻云天、泣轨神、惊天地的《同一首歌》
·信仰者的苦难
·燃起自由的篝火,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壮行
·官民冲突愈演愈烈.知识分子集体失语
·无法承载的生命之轻---鲜活消逝于五指之间
·从权力中心下放农村 并不意味着落花飘零、好景不再
· 老子的养生哲学与贾宝玉的出家
· 拯救与逍遥
·生存的意义生存的意义
· 生与死的抉择
·永远的丰碑
·半个世纪的法西斯专制,五十五年的民族悲歌
·奠基于苦难的史诗般经济学辉煌
·突破网络封锁之后,惊闻汕尾东洲血腥镇压有感!
·信仰危机与屈原自杀
·权力与金钱不是万能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苏格拉底的“死亡之吻”——守法即为正义

    苏格拉底的“死亡之吻”——守法即为正义
   作者:贺伟华
   在古希腊时代,伟大的哲学家、思想家突然遭遇死亡的威胁,被法庭判取了死刑,他的朋友们想方设法的营救他,为他设计好了逃生之路。然而,笑对死亡,遵守并履行法律成了苏格拉底的唯一选择,为此,不再有任何的人情、也无视任何的拯救。为什么?苏格拉底用生命的代价向人民完成了他最后的演讲:守法即为正义。
   
   今天,即使法律有着这样或那样的缺陷,甚至法律已是赤裸裸的恶法,如果没有人遵守,就不可能有稳定的社会秩序、不可能有社会正义,那么,人们面对的将是野蛮原初社会的弱肉强食,弱势者将遭遇永无止境的阴谋计算与欺诈陷阱,只有法律,才是社会正义与秩序的唯一希望所在。由此,我们得以理解的苏格拉底法治观之真谛所在,实现法治的第一要务是公民的守法、对法律正义的捍卫。在此,没有私情的纠缠、没有情缘的妥协、没有救世主的救恩,只有等待法律的判决。

   
   在经年累月、永无止境的强权集体性欺诈中;在日复一日、周而复始的斗智斗勇的抗争中,我得以悟出法治的价值与意义。并深切的感受到要终结这一跨世纪难题、解开这一恩怨情仇的死结,唯一的途径与手段,只能是法律的惩治。因此,请不要再假惺惺的于情不忍,正义面前,没有人情;不要再期待我的妥协与交易,法治更不允许暗箱操作。
   
   如果你们实在拿不出任何的可以证明我有罪的证据,诽谤罪也许是你们唯一可以加罪于我的手段。请浏览我在博讯网的个人博客,里面既有千言万语发自内心的真诚陈述、心灵感悟,更有对呈现于我眼前的、我能够感受到的真相或假象的真实陈述。其中有无尽资源的可资大家证明我的“罪过”,也可以成为谣言诽谤的“根据与托词”。
   
   如果历史事件的当事人惧怕公开的法庭辩论可能暴露不可告人的个人隐私或历史真相的话,当事人一可以不出庭而提供证据;二可以不向公众公开你们的信息;甚至可以展开当局惯用的秘密审判手段。在此,我将不聘请任何律师、不需要任何的司法救济。即使我仅有的一点点法律常识,也足以应付将要发生的任何场面。
   
   既然有了法律可以解决各种民事纠纷与刑事纠纷,那么,任何不可告人的隐秘手段与计算都显得多余,民主阵容也完全不必要再像以前那样,违背自身所倡导与追求的民主与法治理念,去与地方强权黑恶势力暗中勾肩搭背、狼狈为奸。而忘记了自己当下的历史使命。不然可别怪我不客气的揭露出你们挂羊头卖狗肉之王道政治秘术的真相。在此仅举一例来证明民主阵容的麻木不仁与唾面自干:
   
   ◆营救飞雄◆
   这两天,大家看到有关飞雄在狱中的苦难遭遇突然之间有了报道,可是大家是否想到这其中的隐情与内幕?作为《维权风云》网刊的前编辑,在收集营救高律师与郭飞雄的信息资料时,早就发现对高律师的营救力度远远的高于对飞雄的人道救济。除了我动员的某些人及我自己写的相关稿件外,我甚至很难收集到有关飞雄的相关报道。把高智晟百人法律后援团改为高智晟、郭飞雄法律百人法律后援团也是在我对高寒的反复提醒下完成的。我真不知道,人们究竟把自己的心思放在什么地方。
   
   直到前几天,直觉告诉我飞雄在狱中的情况可能不妙,但人们似乎早已遗忘,因此而写下“怀念飞雄——为铁窗中的勇士呐喊”一篇的前段:
   “飞雄被捕已经三个多月了,人们似乎于岁月的流失与残忍之中把铁窗中的英雄淡忘,而我对飞雄的记忆不但没有由此尘封,而是逐日扩张,弥漫于整个脑海。情不自禁之下,不忍于人性的冷酷,而提笔纪录下曾经的相识、相知与相携。飞雄进入我的视野……”
   
   这时,整个文明社会才从我电脑中呈现出来的这些充满愤怒的字眼中清醒过来!算胡佳最有良心,于2007年1月9日首先发布“郭飞雄案件将要进入起诉程序”信息。紧接着才有“郭飞雄被广州警方刑讯虐待 据称高智晟案件未牵涉他人”等信息及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对飞雄家人的采访,才引发整个社会对飞雄在狱中被绑在床边几十天受尽折磨的关注。为什么?文明人类把他们的注意力放到哪里去了?
   
   他们要么关心的是大陆还自由的政治明星与大腕对他们的作用;要么关心的是眼前的新闻事件对政治炒作有何价值。竟然把真正堪称中国民主主将在狱中的苦难给遗忘了。在此,我不得不感叹功利动机又是如何主宰的人们的行为,以至于也堕落成和他们所嘲笑、轻视的大陆人民一样,只有功利,没有正义。
   
   他们要么关心的是我等大陆草民的个人隐私(强制规划我的未来),关心一个为中共强权所利用,用尽办法坑害于我的所谓“美女”的未来。这时,送上刑场美女的裸体勾引着那些所谓民主人士的目光,用被炒作得漫天喧嚣的绯闻与民主赦免代替应有的正义事业;用民主审判、集体围剿甚至全民公决来对待一个毕生赤诚奉献于民主事业而受尽强权虐待、打压、羞辱的被践踏者。然而,这种集体暴力能挽救你们的“心肝与宝贝”吗?只怕所谓的民主斗士们都已经拜倒在中共女特务的石榴裙下不敢抬头做人;以至于至今不能光明磊落的开始法庭审判及公开对话。
   
   我真有点怀疑,我现在所访问的究竟是www互联网,还是中共的局域网?这么多信息,竟来源于专制集团的暗箱操作,以至于国安与政治异端史无前例的紧密团结,来完成一个共同的背叛法治原则的勾当。
   
   最后,我再次重申我的观点,如果我有任何的罪过,我只接受法律的审判,甚至笑对死亡!但我绝不容忍任何的人情、妥协与交易。我的公民身份与公民权利(包括政治与经济权利),没有任何人可以私下剥夺。我的信仰、事业、婚姻自由,谁也无法剥夺,更不允许强制。不管这种强制来自于专制阵容还是民主阵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