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贺伟华
[主页]->[百家争鸣]->[贺伟华]->[诗魂力虹——监狱又如何囚禁你的灵魂?]
贺伟华
·利益诱惑、暗箱操作换来的究竟是什么?
·陋室随想笔录:电磁攻击又如何剥夺我的自由?
·陋室随想笔录:以亲身经历述说监控技术的发展
·陋室随想笔录:对精神控制与催眠术的感受
·陋室随想笔录:逐渐蒸发的生命活力???
·陋室随想笔录: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陋室随想笔录:地狱之门
·陋室随想笔录:睁眼说瞎话的女人
·陋室随想笔录: “泰坦尼克”家庭颠覆案后续---刻骨铭心的记忆
·陋室随想笔录:刑场上没有婚礼
· 陋室随想笔录:伍继光教授的忠告
·陋室随想笔录:《面粉厂的技术员经历》
·陋室随想笔录(连载):我的打包工、维修工生涯
·陋室随想笔录(连载):陋室门前的偶遇
·强权下的罪恶(2004年原稿)
·强权下的罪恶连载之一
·强权下的罪恶之二---自序
·强权下的罪恶连载之三---前言
·强权下的罪恶连载之四---当事人简介
·强权下的罪恶连载之五
·专制暴政下的女权主义误区(之二)
·专制暴政下的女权主义误区
·西方的良药,东方的祸水:马克思走下神坛(上)
·西方的良药,东方的祸水:马克思走下神坛(3之2)
·西方的良药,东方的祸水: 马克思走下神坛(3之3)
·无法收场的悲哀――强权者的恶梦
·我被逮捕的真相
·大年初二深夜和女儿的对话
七、哲学与政治
·藏民启示录:中国未来的方向(1)
·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喝彩
·掀起拯救中国扒粪运动高潮、为新闻自由闯关
·脊梁----走向现代公民社会
·从主权在君到主权在民---人民主权的起点
· 递进民主:现代文明构筑之探索
·读书心得:康德哲学思想对唯物主义的批判
·多元化公民社会
·我们头上的星空,还有心中无限的敬畏
·现代民主政治、公共理性对马克思主义的回应
·读书心得:康德哲学思想对唯物主义的批判
·多元化公民社会
·我们头上的星空,还有心中无限的敬畏
·现代民主政治、公共理性对马克思主义的回应
·脊梁----走向现代公民社会
·论马克思主义的起源、发展及其本质
·马克思主义思想理论研究与批判对中国大陆公民维权运动的意义
·现代多元民主政治思想对马克思主义一元专制的回应
·现代文明思想库:读《现代民主政治〉心得之一
·从主权在君到主权在民---人民主权的起点
·胡温暴政的奴隶制本质与中国人奴的革命权利
八、人文
·“非人状态”与“道德存在”
·“囚禁的亲情”
·夸父追日、天涯求梦之路
·中国——监控无处不在,一个全民动员的警察国家!
·童奴泪——响彻云天、泣轨神、惊天地的《同一首歌》
·信仰者的苦难
·燃起自由的篝火,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壮行
·官民冲突愈演愈烈.知识分子集体失语
·无法承载的生命之轻---鲜活消逝于五指之间
·从权力中心下放农村 并不意味着落花飘零、好景不再
· 老子的养生哲学与贾宝玉的出家
· 拯救与逍遥
·生存的意义生存的意义
· 生与死的抉择
·永远的丰碑
·半个世纪的法西斯专制,五十五年的民族悲歌
·奠基于苦难的史诗般经济学辉煌
·突破网络封锁之后,惊闻汕尾东洲血腥镇压有感!
·信仰危机与屈原自杀
·权力与金钱不是万能的
·信仰者的苦难---对“同唱一首歌”的亲身感受
·比尔*盖茨,知识经济、人文时代的宠儿!
·新年诗话
·请留意:人们利用传统污辱他人的时候,可能自己也会被传统埋葬!
·请留意:人们利用传统污辱他人的时候,可能自己也会被传统埋葬!
·我所经历与看到的中国劳工境遇(连载)
·我所经历与看到的中国劳工境遇2(连载)
·我所经历与看到的中国劳工境遇3(连载
·我被带到中共耒阳市公安局问讯的经历
·我被带到中共耒阳市公安局问讯的经历
· 拯救与逍遥
·专制暴政下的女权主义误区
·非政府组织与团队归属---生命意义的自我赋予
·被变质馄饨毒倒的人究竟有多少?
·一封导致被关疯人院的信件
·贺伟华:巨星陨落、光耀千古
九、杂文
·要“磁浮”?要奥运?还是要人权:论上海民众和平散步的意义
·要猪的竞技,还是人的奥运:回复王思源先生的奉劝
·裸照门:张柏芝的坦荡与阿娇的“虚伪”
·我命中注定自由、孤独的走过!
·网络大时代----专制政权的末日!
·新闻自由的意义:减肥致死案引发的扒粪挖贪风波
·缅甸军政府的血腥镇压、 中国责任与奥运
·或许我们难逃宿命,却在反抗宿命中获得自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诗魂力虹——监狱又如何囚禁你的灵魂?

   诗魂力虹——监狱又如何囚禁你的灵魂?
   
   作者 : 贺伟华,發表時間:3/21/2007
   【文章摘要】: 一个浪漫多情的诗人;一个赋予荒诞世界生命意义的伤痕剧作家;一颗永远自由奔放的心灵。有关力虹的记忆是从去年"爱琴海"覆灭的大悲痛、大绝望中获得的。这位温文尔雅的诗人、伤痕文学家如火山喷发一般,用颤抖的笔墨与不屈的呐喊,抒发着内心的愤怒。他震惊了整个世界,也深深的震撼着我的心灵。
   

   【正文】
   一个浪漫多情的诗人;一个赋予荒诞世界生命意义的伤痕剧作家;一颗永远自由奔放的心灵。有关力虹的记忆是从去年“爱琴海”覆灭的大悲痛、大绝望中获得的。这位温文尔雅的诗人、伤痕文学家如火山喷发一般,用颤抖的笔墨与不屈的呐喊,抒发着内心的愤怒。他震惊了整个世界,也深深的震撼着我的心灵。
   
   一、一个多情的诗人
   暴雨、泥泞中,狂风的阵阵呼啸有如小草的哀鸣,在抱怨这外在的强制、践踏与残暴。它既不忍心离弃这冤深似海的泥潭,又不安于现实。于是,在草根蝉鸣般的哀怨与呐喊中,绵绵不绝的是悲愤筑就的伤痕诗歌与文学。
   
   为什么突然降临于这个世界?为什么又突然的离去?为什么独自面对这种种意外、不幸与荒诞?目睹外在于我的现实,情感的本能在抗拒这生命的偶然,拒绝虚无而荒诞,追问生命的意义与价值。于是,理想、向往、憧憬产生了,它产生于一颗敏感而自由奔放的心灵。
   
   “诗歌是一种保证、一种许诺,使不安于现世又不肯离弃现世的人在生存世界的所有不完满、厄运、片面和灾难性的机遇中,与如歌的真实相遇。从而获得灵魂的升华,表达出对美好愿望的向往,是一种超越于现实对可能实现的人类道德、正义、伦理的呼唤。”[1]
   
   在那场大悲伤、大绝望的血腥屠杀与秋后算账中,敏感的诗人没有选择怅然离去、流亡、自我放逐;没有离弃这生之育之的土地。他匍匐于这片热土,聆听大地的声音,用优美绵长的诗歌与如歌的真实相遇。
   
   当政治异端们“登临望故国,谁识飘零倦客”,当六四受难者如漂浮不定的原子,孤立于社会与民众,力虹却以其诗人的情怀、文人的魅力重新赢得了人民、赢得了大地。“2004年他成为浙江文学院签约作家;2005年完成长诗《悲怆四章》、长篇小说《天衣差一寸》。同年8月在杭州参与创办著名思想人文网站《爱琴海》,任总编辑;他的剧作‘《红衣坊》在2006年1月出版,同名32集电视连续剧在央视播出’”。[1]
   
   在诗歌《大地》中,力虹这样写道:“必须从大地汲取力量!必须俯身下去/ 脸颊贴近地面,与昆虫、落叶、枯草站在同一个立场”,“从大地上汲取力量的人,是上苍赐福之人。” 力虹如其所言身体力行着,他赢得了大地、赢得了草根。这无异于创造了六。四受难者的奇迹,我们又该如何评价他的巨大个人魅力?我们该怎样探讨诗话语言文学的非意识形态亲和力?
   
   二、英雄人格与自由文化的旗帜
   在黑社会恐怖猖獗的政治高压环境中,为什么还会涌现出如此具有大义担当的英雄人物?为什么一颗自由奔放的心灵能够独立于现实震撼着神州大地,引发全社会的共振与共鸣?
   
   诗话的语言、诗意的情怀,产生于一颗不安于现实的心灵。安于现状者无须诗歌、不需要伤感、惆怅、愤怒与渴望,它只需要回归庸众,成为匍匐于强权与黑暗的犬儒;离弃、超脱于现实者同样没有诗意的生活,他只需在遁世中逃逸。唯有这不忍离弃又不安于现实者,勇敢于铁屋中肩扛铁闸,给大众以自由、给予未来以希望,成就其震世的英雄人格。
   
   “以前每读鲁迅先生,总会感慨先生那独立于‘铁屋之内’,‘肩着铁闸,放孩子们出去!’的伟大的悲悯情怀。爱琴海事件发生后,海内外众多网民们从世界各地,不约而同地奋起抗争,齐声呐喊,正是为了让文明的阳光透进黑暗的‘铁屋’,奋力肩住那扇通往自由的冷酷而沉重的闸门!”——力虹
   
   力虹的语言与行为,表达出一个正直文人的疾恶如仇、呈现出一个多情诗人的英雄人格。力虹于抗争带来巨大的震撼,引发了全社会心灵的共鸣,却独自承受着命运的责罚、经年累月的苦难与煎熬:
   
   上世纪七十年代,力虹“组织‘地平线诗社’,创办《地线平》诗刊,是力虹先生追求中国自由文化的开始。对于力虹先生的行为,其所在学校中文系党总支书记招来了公安局政治保卫处,以‘非法组织、非法刊物’即‘二非’的罪名,对《地平线》诗社成员实施打击与‘严控’。毕业时,力虹先生被‘发配边疆’, 到山区当中学语文教师一直到1984年。”[2]
   
   “1989年5月,关乎中国国家命运走向的重要时刻,力虹先生在宁波组织、发动和带领全市文学界、新闻界声援北京大学生的游行抗议活动,然后毅然奔赴北京,参与北大学生和北京市民在天安门广场的游行抗议活动。6月5日,力虹先生悲愤地佩戴着黑纱去编辑上班。8月3日被捕,被公安部门以‘反革命煽动罪错’判处劳动教养三年。”[2]
   
   “在谎言之中说出真相,在邪恶内部坚守正义,在黑暗深处开凿光明。”力虹先生的“爱琴海”网站如黎明前的灯塔,如黑暗中燃起的自由篝火,让人心中一亮、豁然开朗,他开创了大陆自由文化运动的思想言论平台。由此,中国自由知识分子纷至沓来,成就了东方“盗火者”的空前盛况。当人们看到一个诗人的如下篇章,或许能够体验到“爱琴海”网站被封所引发的悲愤、惆怅与期待:
   
   《爱琴海,你知道我在等你吗?》
    老墙
   
    自从那天你离我而去
    我的心
    没有了归宿
   
    乍暖还寒
    河边柳枝上的新意
    可是你归来的消息
   
    没有你的日子
    太阳是黑色的
    小鸟们都在哭泣
   
    期待着你的爱
    听风声如琴
    漫步于海滩上
   
    决定等你一千年
    决定等你两千年
    别让我变成魔鬼
    致爱琴海网站
    06.03.20
    (作者为小说家、《爱琴海》网热心作者,网站曾连载了他的长篇小说《空穴来风》)
   
   无论我们如何用诗化的语言来形容“爱琴海”被封所带来的举世悲愤都不为过;无论如何人们也无法慰籍、抚平这大悲伤与大绝望的创伤。从此,力虹如游魂野鬼一般,流离彷徨于“博讯”与“自由圣火”;如厉鬼一般,声讨这专制暴政的“野蛮拆迁”。 他不再是曾经温文尔雅的文人,他成了孤注一掷、与暴政生死决斗的自由战士!他发起“中国互联网暂行规定违宪审查全球大签名”活动;他撰写大量的政论文稿声援举中国公民维权运动;他义无反顾的为法轮功信仰受害者呐喊,声讨中共政府器官摘除的法西斯兽行!继高智晟律师之后,他成长为中国自由文化的旗帜与人道主义的化身。
   
   三、监狱又如何囚禁他的灵魂?
   2007年3月19日,当局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宣判力虹(本名张建红)有期徒刑六年,剥夺政治权力一年。力虹先生拒绝“低头认罪”。
   
   终于,他被再次投进了那漆黑一片的铁屋、死一般沉寂的牢笼!然而,他宽阔的肩膀却独自支撑起铁屋子的闸门,让自由、文明、人文的光芒得以普照。他继续用不屈的抗辩与呐喊,揭露着暗箱操作与罪恶,召唤着人们的声援——“这铁屋之中,掩盖着非人、残暴与兽行!”
   
   正如何家炜先生所言,“谁不能仰望长空就无法呼吸”“谁不能眺望大海就无法生存”,诗歌成就了力虹的敏感、筑就了力虹的意志、完美了力虹的人格、升华了力虹的信仰与虔诚。在经历了惊心动魄的大悲伤、大绝望之后,这正直的诗人还有什么苦难不能面对。
   
   铁窗不过是经年累月摧残与蹂躏的继续,监狱夺走的是行动自由,又如何囚禁一颗自由的灵魂?在愤怒、彷徨、绝望之余,我似乎看到一颗诗化的灵魂,在自由的飞翔!
   
   由于生命的偶然,我们不幸降生于这不自由的罪恶国度,我们的呼吁、呐喊与抗争,与其说营救力虹于苦难,不如说是民族大劫难中的自我拯救。唯有众志成城,勇敢的踏着力虹的足迹而前行,才能在自我拯救中拯救民族,迎来大众真正的自由与光明。
   
   注释:
   [1]:摘录于贺伟华的《信仰危机与屈原自杀》:
   [2] :摘录于郭国汀的文章《力虹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的咄咄怪事》
   [3]:摘录于北川的文章《愿殉自由死,终不甘为奴!》)
   (自由圣火首发稿)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