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贺伟华
[主页]->[百家争鸣]->[贺伟华]->[公开信:与叶路先生讨论"民族的反省与自我完善能力"及美伊冲突]
贺伟华
·多元化公民社会
·我们头上的星空,还有心中无限的敬畏
·现代民主政治、公共理性对马克思主义的回应
·读书心得:康德哲学思想对唯物主义的批判
·多元化公民社会
·我们头上的星空,还有心中无限的敬畏
·现代民主政治、公共理性对马克思主义的回应
·脊梁----走向现代公民社会
·论马克思主义的起源、发展及其本质
·马克思主义思想理论研究与批判对中国大陆公民维权运动的意义
·现代多元民主政治思想对马克思主义一元专制的回应
·现代文明思想库:读《现代民主政治〉心得之一
·从主权在君到主权在民---人民主权的起点
·胡温暴政的奴隶制本质与中国人奴的革命权利
八、人文
·“非人状态”与“道德存在”
·“囚禁的亲情”
·夸父追日、天涯求梦之路
·中国——监控无处不在,一个全民动员的警察国家!
·童奴泪——响彻云天、泣轨神、惊天地的《同一首歌》
·信仰者的苦难
·燃起自由的篝火,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壮行
·官民冲突愈演愈烈.知识分子集体失语
·无法承载的生命之轻---鲜活消逝于五指之间
·从权力中心下放农村 并不意味着落花飘零、好景不再
· 老子的养生哲学与贾宝玉的出家
· 拯救与逍遥
·生存的意义生存的意义
· 生与死的抉择
·永远的丰碑
·半个世纪的法西斯专制,五十五年的民族悲歌
·奠基于苦难的史诗般经济学辉煌
·突破网络封锁之后,惊闻汕尾东洲血腥镇压有感!
·信仰危机与屈原自杀
·权力与金钱不是万能的
·信仰者的苦难---对“同唱一首歌”的亲身感受
·比尔*盖茨,知识经济、人文时代的宠儿!
·新年诗话
·请留意:人们利用传统污辱他人的时候,可能自己也会被传统埋葬!
·请留意:人们利用传统污辱他人的时候,可能自己也会被传统埋葬!
·我所经历与看到的中国劳工境遇(连载)
·我所经历与看到的中国劳工境遇2(连载)
·我所经历与看到的中国劳工境遇3(连载
·我被带到中共耒阳市公安局问讯的经历
·我被带到中共耒阳市公安局问讯的经历
· 拯救与逍遥
·专制暴政下的女权主义误区
·非政府组织与团队归属---生命意义的自我赋予
·被变质馄饨毒倒的人究竟有多少?
·一封导致被关疯人院的信件
·贺伟华:巨星陨落、光耀千古
九、杂文
·要“磁浮”?要奥运?还是要人权:论上海民众和平散步的意义
·要猪的竞技,还是人的奥运:回复王思源先生的奉劝
·裸照门:张柏芝的坦荡与阿娇的“虚伪”
·我命中注定自由、孤独的走过!
·网络大时代----专制政权的末日!
·新闻自由的意义:减肥致死案引发的扒粪挖贪风波
·缅甸军政府的血腥镇压、 中国责任与奥运
·或许我们难逃宿命,却在反抗宿命中获得自由!
·高山遣返案 中共指控真假莫辨
·《百姓》总编黄良天,开启拯救中国的“扒粪运动”
·辩论主题:八九民运是否真是第二次文化大革命?
·利益驱动下的权力疯狂、民生苦难与官民对立
·走向覆灭的特权腐败阶层(之一)
·为即将爆发的中国革命正名
·中国共产党在未来五年内分解成两党势在必然
·新左派劳工维权者的崛起---对掠夺性权贵资本的清算?
·评论:谁是抗战的主力---历史的真相
·在中国动用坦克、军警镇压平民,不叫“屠杀”!
·黄金高真是腐败分子吗?
·“宪政改革”,一个多么富有欺诈而鼓舞人心的称谓!
·官办媒体、主流话语之外的第二种声音----心灵之声
·人权与民权的关系
·民权运动与人权运动的内在渊源及关系界定
·中美首脑工作会晤----中国的“崛起”?抑或西方的没落?
·越南的政治变迁给中国人民的启示
·与老农的通信存档---难道你真是中共特务?
·自由主义不是冤大头:制度性缺陷是中共权贵腐败与堕落的根源
·中国从来就不缺独立思想者,所缺者宽容的环境
·新的“文革领袖”在哪里?访民期待您!
·关注民王炳章与杨天水两先生的不幸命运---与暴君的斗争与妥协
·从天赋人权看中共得网络监控
·“持不同金钱者”的诞生与力量
·荆楚,在强权者膝下,你做了些什么?
·揭开ZYZG《自由中国论坛〉的面纱,警惕中共布下的陷阱
·从倒扁浪潮看台湾的制度监督缺陷与法治无力
·严重的自然灾难, 再次凸显出公众对政府的信任危机
·独立评论:不可抗拒的中国民主化浪潮与民族利益
·要有真的物权保障,必须反出一个“自由新中国”——论自由宪政下的广义财产观与制度性保障
·"天灭中共 " 标语无处不在,中共官员避祸自顾不暇
·你不应该抱怨,存在就是合理!
十、个人经历、技术、网络等相关知识
·在广州天添化工公司工作时开发的系列技术资料及成果(1)
·在广州天添化工公司工作时开发的系列技术资料及成果(2)
·在广州天添化工公司工作时开发的系列技术资料及成果(3)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公开信:与叶路先生讨论"民族的反省与自我完善能力"及美伊冲突

   公开信:与叶路先生讨论"民族的反省与自我完善能力"及美伊冲突
   
   
   作者:贺伟华
   

   叶先生好!看到您的回信或称文章,很高兴能有一个大家一起讨论的机会,对于余杰所持观点、对于余杰的思想,我没有注意,没有具体去了解。有关美伊冲突,我观点,是对我力所能及收集到的资料的仔细分析之后得出的个人结论,当然有其片面性、更是有限的,它无法达到无限而成为绝对的正确。作为您所说人的无限性,我只能理解为人潜能无限开发的可能性,但绝不能理解为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天人合一,认为人可以通过修为(即道德修为)达到无限完美的境界,以至于人可以取代神而圣成仙。这必将导致我们传统思维中对人的苛求,比如对余杰的苛求就是一个实例,这必然导致精英与庸众的等级分工与儒家王道政治思想对国人的奴役。这正是我们应该批判与堤防的性善论与君子人格。
   
   对于我们民族是否拥有自我反思与完善的精神,我认为当然具有,问题是执政的中共政府是否具有自我反思与放心的能力;问题是中共政府是否允许人们进行公开的反思、讨论与争鸣,并真正的纠正它的问题与制度性的缺陷。我们看问题的视角也许不同,我所看到的是,二十七年的改革开放没有带来政治制度的根本性转换;非人道、侵犯人权的灾难在官权肆虐的现实情境中天天发生;自由思想者与言论者、抗艾滋病或环保公共知识分子丧失自由受到严密监控;具有反思能力而追求政治自由、公民权利的知识分子被打成政治异端关进了监狱。政府正策划实施着对人们日益严厉的思想控制与行为控制。我所看到的中国,在政府之外没有社会、党权专制之外没有人民、特权利益团体之外没有民族、除了腐败官员与政府当局的陈词滥调,我们听不到人民的声音;我们只有借助国际新闻媒体才能够了解发生在中国的真相。请问当此情境,我们又如何形成中华民族的自我反思与纠正能力;请问当此境地,中国的民主建政不依靠国际社会依靠谁?
   
   靠政府?靠腐败特权官员?如此的话,中国将永远没有主权在民的民主正义事业,人们将永远无法迎来真正的自由、和谐与幸福。
   
   有关美伊冲突,您误解了我的观点,对于核武器扩散这一威胁人类的重大问题,美国当然要高度重视,关键是找到导致矛盾、冲突的根源所在,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我认为它的根源正在中国。我的综合观点是:美国过于插手中东事务、甚至是甩开联合国及其西方盟国的先发制人是不明智的,把反恐战争扩大演变成与伊斯兰文明的对抗与冲突是极为不明智的,人可以被武力消灭、国家也可以被消灭,唯独文明与宗教无法消灭,除非种族灭绝,当阿拉伯人把美国称为国家恐怖主义时,人们应该明白问题的严重性。如果美国可以超越于国际法的约束单独行事,人们就丧失禁止恐怖分子与美国对抗的合法根据。因此冲突的双方必须成为可以对等谈判与对话的对手,才能达成谅解与互信。
   
   基督教文明除了与伊斯兰教平等对话与交流,没有第二种选择。美国大中东民主计划如果是建立于宗教的强制与武力的征伐,在中东迎来的可能是"破碎的民主"与永无宁日的战乱。只有用"中东人权计划";用世俗化的民主政治制度、现代化成果与传统的阿拉伯世界接轨,在经济全球化的过程中完成阿拉伯世界的市场经济转型、契约伦理转换、自由精神构建、法治与宪政传统的缔造,才可能逐步完成伊斯兰文明的自由主义改造,也就是伊斯兰神权国家的政教分离。这是一个长久的过程。在此,我的观念与余杰有着天壤之别,他或许更希望基督教与民主的普世价值相捆绑,来推进中国的民主化建设,这最终导致了中华文明与基督文明的对抗,实际上阻止了中国的民主化进程。
   
   其实中国与阿拉伯世界的情形完全是两码事。无论是马克思主义还是现代民主政治思想,都是现代西方文明的成果。冷战时期的东西方对峙,实际上现代西方文明的内部征伐,马克思主义的中国,早已经抛弃了传统,而成为西方文明的一部分。自由主义与马克思主义的差别,也就是消极自由与积极自由、有限理性与绝对理性、人民主权与国家主权、人权与强权、唯心与唯物、法治与民主孰轻孰重的区别上,他们都有着几乎相同的理想与追求——自由、平等、博爱。这为中国向民主政治制度的过渡填充了传统与现代的文明断层。在对社会主义制度的弊端有了深刻的洞察与反思之后,我们向资本主义的转换显得如此的轻易,二十七年的改革开放与经济繁荣,让我们看到了人心所向,民主政治制度,简直就是全民的一致追求。现在唯一的障碍就是现行的体制及依附于这个体制的既得利益他团体。一个常驻中国的美国外交官说的好:"中国的问题仅仅是五百个高干的问题,解决了这五百个高干造成的现实困境,就解决了中国的问题。"
   
   而阿拉伯世界则完全不同,它与美国的冲突,正是传统野蛮落后文明与现代西方文明的冲突,人们生活在完全不同的精神世界里。十亿穆斯林在全球各地与不同的民族发生着冲突,穆斯林的最大特点,就是它轻视生命的野蛮性,在中国的新疆,对汉人的屠杀;在前苏联的车臣,与东正教俄罗斯人的血腥对抗;在巴勒斯坦,与以色列人的冲突;在克什米尔地区,印巴冲突随时可能爆发。而穆斯林内部纷争,更是难以控制,今天的伊拉克,教派之间的争斗没有人可以驾驭。美国与伊斯兰原教旨的对抗、美国对伊拉克的占领,无异于捅了一个马蜂窝、引爆了火药筒,从此国无宁日,难于自保。布什总统的"大中东民主计划"是一项一时无法落实的蓝图,充满着乌托邦色彩。美国的中东战略应该是"大中东人权计划",完成人权观念与自由思想的启蒙,就是阿拉伯人的成功与伊斯兰文明的进步。
   
   因此,我认为基督教文明与伊斯兰文明的冲突,绝不是西方文明的内部冲突,而是发生在现代与传统断层线上的对抗,其矛盾与冲突一时无法解决、还有待时日。而中国与美国的矛盾,恰恰是西方内部的矛盾,由此,中国的民主化希望就在眼前;由此,中国的民主化,需要的是外部的强大压力,它迅速取得成功的可能性,远远超过蒙昧时期的传统穆斯林民族。
   
   崛起的中国并不可怕,但崛起的中共高干,一旦头脑发热,则必将导致人类的灾难,这仅仅缘于我们制度缺乏给予了他们任意妄为的特权。这种缺陷,必然导致对人性尊严的践踏;导致对人类自由与和平的战争威胁。纳粹德国在六年的经济崛起后悍然发动了第二次世界大战;明治维新的日本在经济腾飞后发起对亚洲的侵略战争,规划其"大东亚共荣圈",问题的根源就在于这种特权。而中共的崛起,更让人陷入丧失思考与反省能力的大国狂妄之中。把希望寄托于中共高层人性的绝对完美上,无异于自欺欺人的自掘坟墓。其丧失人性的野蛮、恶毒、残酷与虚伪正是对叶先生说称道的民族反思完善能力的最好回答。幻想一个用核武器威胁人类和平而藐视一切人类尊严与价值的犯罪团伙具有人性中的善与爱,如同幻想财富野蛮掠夺者停止其对财富的贪婪,根本就是不切实际的东郭先生对豺狼的款款深情与殷切期待。
   
   在中共官员通过电子邮件威胁要彻底消灭我的今天,我给叶先生公开而认真的回复这封信,只要当局无法彻底剥夺我的言论自由,我将在"自由圣火"、"民主论坛"、"人与人权"、"博讯"等自由新闻网站继续发表我的政论,期待叶先生的继续讨论。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