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贺伟华
[主页]->[百家争鸣]->[贺伟华]->[刘建翔: 贺伟华指责荆楚是对的!2007中国人权(论坛)宣言起草和发表的经过]
贺伟华
·新的一年---法学家的春天
·响应高智晟律师的号召,倡议“中国民权运动绝食日”
·高智晟律师,冲锋陷阵是战士的工作!请你回到你的未来规划指挥部去!
·郭飞雄先生,我们心目中的英雄!请更勇敢些!
·现代民主社会与国家对中国艰苦卓绝的民主运动的历史责任与义务!
·全球公民绝食抗暴维权运动的普及与策略之我见
·对叫嚷“投机民运论者”的一点看法
·贺伟华:与高智晟律师同步绝食声明
·法学家的悲壮
·站在维权第一线的政治家,永远是时代的主流
·绝食者的笔录:我被带到中共耒阳市公安局问讯的经历
·向兽行宣战---论强制拆迁
·从中国国情咨询网维权成功,看大陆新闻自由的发展走向
·任意抓捕南海三山“守土保家农民”,中共悍然与八亿农民为敌!
·陈光诚案8月18日下午2点半开庭, 请大家紧急救援
·抗议当局的任意拘捕行为,还高律师、陈光诚以自由
·八月十八日,电话慰问沂南法院门前的维权勇士
·抗议中共黑社会暴行,保障高律师及家人的生命安全
·论中国非暴力民主运动的政治化、集体化、组织化、街头化走向
·网络电话会议集体电话慰问采访遭遇暴力殴打受伤的高律师
·从泛蓝成员孙不二遭传讯, 看中国政治的未来走向
·民间自发农民减负组织的出现, 中国基层民主建政的希望
·杜绝血腥暴力殴打下的灾难性维权
·倡议全社会联动捐助孙不二行动,抗议相关黑社会无耻暴行
·被摩托车撞飞两米后所留下的残存根据
·贺伟华: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对中共暴行的调侃与轻蔑
·怀念飞雄——为铁窗中的英雄呐喊
·沉默的权利与民粹的“暴力”——为高律师正名
·从公民维权到民主运动,高律师的伟大尝试
·独立评论:对高是否认罪的“全民公决”很无耻!
·医疗减肥致人死命,医院门前人潮涌动、炮竹连天!
·《韩美整容中心》周健命案深入调查:赔款九十八万!
·我对《中国人权论坛宣言》签名的声明
·回张子霖先生话
·《中国人权论坛》及宣言签名真相
·刘建翔: 贺伟华指责荆楚是对的!2007中国人权(论坛)宣言起草和发表的经过
·三个和尚没水吃,怎么哪个宣言论坛还没有搭好!
·维权斗士郭起真素描
·论中国民运人士的两套衣
·由启靖"一家三口"的不幸遭遇想起——中共如何这般残忍,民主大业又怎一个棒打鸳鸯了得?
·请关注郭飞雄律师的命运
·关于请求支持《民主论坛》的公开信
·参与声援《两千万退党大潮》后的遭遇与感受
·诗魂力虹素描【在押维权人士、民主人士、自由作家档案】
·还原一个真实原本的高智晟
·一条导致作者被抓、百余人受调查的短信
·快讯:河南农民状告劳动教养制度违法,已获批立案(图)
·中国泛蓝前途依然光明,孙中山信仰者是它的后盾!
·对当局篡改我文章的特别声明
·快讯:耒阳市公安局门前警车被烧!
· 我针对中共之临界暴力控制策略实践的阶段性成果分析与感受
·我针对中共之临界暴力控制策略实践的阶段性成果分析与感受
·一九九八年以前中共当局对我个人迫害案例综合(1)
·国安的上门威胁、铁屋子里的对抗
·揭中共奴隶制黑幕 维权者贺伟华被抄家
·部分海内外营救文章:谁是精神病?
·就賀偉華需要說的幾句話
·自由在挣扎中冷凝(1)
·Skype-s.com行网络中奖欺诈,请大家小心上当!
·百姓座上议政席?试论南沙炼油化工项目能否上马!
·2008年1月中国民间群体维权事件分析与回顾
·雪灾之后,耒阳再度陷入停电、停水!
·关注南沙石化污染项目维权,保护生态环境
·中国农民土地产权革命系列报道评论:石破天惊!警察制止强拆,保护太平村村民
·有几百人被骗被吃迷药暴力关押:紧急呼吁营救奴工
·山西临汾村民集体维权成功,山海化工厂被勒令停产
·陕西劳工血铅中毒被解雇,130受害者集体维权 (图)
·奥运光环下掩盖的人权灾难、私权侵犯
·祝贺贵州民间第四届人权研讨会顺利召开
·中国爆发电力危机,大部分地区拉闸限电
·中国人权运动的困境与希望
·是民粹文革?宪政革命?还是权贵资本寡头专制?
·广东阳江涉黑团伙被剿灭,当地物价应声下跌
·北京"家乐福"发生顾客挤压事故 九人受伤无人过问
·郭泉事件,呼唤着中国的民主企业家
三、民主、革命与临界暴力革命理论
·论2008年中国农民土地产权革命的发展与策略
·谁是中国民主建政的力量源泉——论中国农民的亮剑精神
·对中国爆发农民土地产权革命的原因分析与结果预测
·民主运动与民间抗争临界暴力控制策略探讨(之一)
·民间反抗临界暴力控制策略:生物武器肉毒毒素的科学利用
·对话与争鸣:民主的真相
·中国民主革命正义性与必然性
·独立分析:答《穷人愈穷,中国是否需要革命》
·暴力与非暴力、革命与改良之辩证(之一)
·贺伟华:暴力与非暴力、革命与改良之辩证
·谁说打假、扫黑、批愚是民主运动的唯一出路
·泛绿、泛蓝与大陆同胞和衷共济,共筑中国民主辉煌
·现代民主社会与国家对中国艰苦卓绝的民主运动的历史责任与义务!
·全民的反抗,彻底埋葬中共特权腐败阶层(之一)
·递进民主:全民抗税---抗拒体制性权力腐败的第一步
·递进民主:实现权力制衡的第一步---与权力保持距离
·递进民主:多米诺骨牌效应---物价飞涨、房市崩溃、金融危机、银行倒闭
·递进民主:自由来源于天赋,不需要乞求恩赐
· 递进民主:现代文明构筑之探索
·中国民主革命之路探索(连载)
·中国民主革命之路探索(之2)
·中国民主革命之路探索(之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刘建翔: 贺伟华指责荆楚是对的!2007中国人权(论坛)宣言起草和发表的经过

   刘建翔: 贺伟华指责荆楚是对的!2007中国人权(论坛)宣言起草和发表的经过
   自由中国论坛 2007-2-11
   
   我们看到贺伟华和荆楚在“博讯”的签名争论,扩大到很多问题,为了澄清荆楚的不实之词,我们只想用事实说话。
   

   摘2007年2月10日贺伟华回张子霖先生的话:你就整合民运,确实给我来过电话,听说你和任畹町、胡佳等准备整合民运,我当然支持,这更与杨在新发起的宣言不沾边。
   
   我没有听说过你要和杨在新等搞什么人权论坛,只知道你与胡佳、任老等奔忙于民主人权事业,对此我极力支持。我和任畹町老先生之间根本就不存在个人矛盾与冲突,而且从内心来说,一贯敬佩、同情与支持。而在民运策略上,则从不隐瞒个人的观点,也曾经对铁窗民运提出过自己的看法,敲了敲警钟。难道仅仅因此我就不再支持他的工作吗?难道仅仅因此,大家就有权力群起而攻之孤立于他?对于杨律师,我惹不起、躲得起,敬而远之。当然不可能参与他所发起的运动与宣言,当然对不征求我意见的胡乱签名表示费解!不支持杨在新并不说明我不支持中国人权事业;并不意味着我不支持任老!杨在新并不代表人权与民主。(以上摘 贺伟华回张子霖先生的话)
   
   2007中国人权(论坛)宣言起草和发表的经过是:
   1月11日杨再行召集网上讨论,任畹町先生提出组建并定名“2007中国人权论坛”同时起草宣言,这个创议得到与会者7、8人的一致赞同,还同意了任畹町的提议,王德邦起草宣言,13日交稿,任畹町增补修改。
   
   1月15日网上讨论,近10人讨论第一稿,荆楚提出不同意见,任畹町提议荆楚也起草一个宣言。
   1月19日网上讨论,多数人决定不采用荆稿。荆稿宣言擅自改动主题为《中国人权保障大同盟》宣言,其中,还附录了自己的文章做注释,还有 “嘿嘿!原来这个李月月鸟的人权观,竟与我老太婆养猪是一个理儿,你说有意思不。” 的文字。
   
    大家认为,荆稿宣言仅是介绍人权知识,对现实的批评空泛,停留在民运的初、中级水平,并以自己的小文当宣言的注释,还有“嘿嘿”字样,无论在文体、文风、用语上和宣言满不对路,更不能满足人权事业的现实水准。
   
   讨论中,朱XX大谈,宣言要提出希望,要有末世感等等。任畹町提议朱XX也来起草宣言,朱说我是不写文章的,但答应了,邓XX要求朱6天交稿。
   
   [19:21:27] 荆X (王德佳) 说:宣言(草案)初稿拿出来了,请多多批评指正,好进一步修改。
   [21:07:39] 邓XX 说: 我看写的不太好
   [21:09:04] 任畹町 Ren Wanding 北京 说:大家评,意料之中,我正在找他有用的句子!
   【杨XX在 SKYPE 也说荆楚写的宣言不能用。】
   
   1月24日,朱XX未交稿。
   1月25、26日,邓XX对大家说再等一等朱稿。
   
   [2007-1-26 15:26:29] 任畹町 Ren Wanding 北京 说: 朱的稿件在哪里?等什么时候!当然!谁写的好就在谁的基础修改。
   
   1月26、27日,任畹町请邓XX传签名名单过来,没有结果。
   
   [2007-1-26 21:31:34] 邓XX说: 我们还没开始做事,在一个宣言上就搞成这样我们还能做成啥?你在宣言上下了很大的功夫大家是有目共睹的大家也非常尊敬你
   [2007-1-26 21:32:26] 邓X 说: 愿意让你来领头但也要听听大家的意见
   
   [2007-1-26 21:38:22] 任畹町 Ren Wanding 北京 说: 不奇怪。碰撞永远有,不必害怕。还是那句话,不看资格看文章水平。是我首先提出叫荆,朱也起草宣言大家附合的,这不是民主吗!
   
   [2007-1-26 21:58:51] 任畹町 Ren Wanding 北京 说: 宣言稿件经常给你送。签名名单初稿到今天你没做,你的工作成果没见。我再次要求你尽快明天12点前交流,我还有增补,不能再拖。我要问,你负责吗?说不过去呀!(对方不回答。)
   
   我知道,你想做大事,想超过前人,可以告诉你。“彼强我弱”,大事做不成。你对现状不清醒,光有热情。国内民运从来没有统一过。国内民运过去斗争同样很厉害,你不知道。所以,不应该要求过高。“彼强我弱”。 你看看,有几个干实事的!我对国内的情况和历史,对整体有把握,搞了这些名单,你讲话,是打着我的名义,有宣言作底,不是很好吗!我们已经团结了很多人。现在,就是你在那儿长时间等,幻想有更好的宣言。
   
   [2007-1-27 15:37:08] 任畹町 Ren Wanding 北京 说: 12点已过,签名名单请发来。
   (对方不回答。)
   
   [2007-1-27 15:52:05] 张文和 说:叫平日不写文章的人起草宣言是缺乏智商的,不会写文章的人,最后单独决定宣言是奇怪的。在宣言起草时刻,必然会有麻烦和困难,有人为问题。
   
   [2007-1-27 15:52:20] 任畹町 Ren Wanding 北京 说:我很清楚,这种人写不成,可是,你不能不给他机会,让他自己现,不然,他指手画脚,说你不民主,最后,还是预料之中,他拿不出东西来。现在,已经看出更多问题,以我名义征集的名单至今没成型。一个字,拖, 如果,再不出宣言,就会无限拖下去。宣言一旦发出,就会出双胞胎,闹,过去,见多了。现在的人自以为看不穿,也好,让人们去比较。我们有经验应付这种情况。我发了一个“起草宣言的说明”。
   
   争论集中在以下4个问题。
    1、我们今天写人权宣言,能不能回避概括1949年后近30年的中国人权民主事业史?要不要概括归纳民运的丰富历程、经验教训、贡献成果?或是停留在78年民主墙大篇简单传播人权知识?民运从始至终就是在经典原则的指导下前进的。
    2、我们今天批评中共,能不能回避当前政治、经济、文化、民生的种种具体弊端,或是重复多年的泛泛之言?
    3、面对近30年中国人权事业的理想追索,要不要重申并提出全面具体的政治主张?或是重复多年的泛泛之言?
    4、面对近30年“铁窗民主事业”的抗争,要不要适时地救援在狱的政治犯良心犯(自由信仰者)?
    总之,我们写一个有国情针对性、现实性的高水平宣言还是一个空泛无物的低水平宣言?
   
   [2007-1-30 下午 08:24:49] 义XXX 说: 宣言定稿了吗
   [2007-1-30 下午 08:26:39] 义XXX 说: 我很坚定的相信你
   [2007-1-30 下午 08:29:01] 任畹町 Ren Wanding 北京 说: 给你发宣言起草经过
   
   [2007-1-30 下午 09:33:00] 义XXX 说: 公开传播的过程很清楚
   [2007-1-30 下午 09:35:10] 任畹町 Ren Wanding 北京 说: 请相信我的认真负责,民主作风。但是,也有经验对付各种情况。(各种人为干扰)不应该一味迁就不正当的,个人意见第一的,损害民主的现象。
   
   关于“2稿共存统一签名”建议受阻的情况记录
   
   [下午 09:22:27] 李X 说: 我建议首先可以双文本共存。因为基本宗旨是一致的,并不冲突,只是有不同的表达方式,它们并不是坏事,而正可以互相映照。在于大家围绕、借助文本的参与、关注、探讨,在于活动。从这个意义上说,多文本不仅不是坏事,而且恰好是好事。签名者可以同时签两个文本,或者只签一个,或者不签。
   
   [下午 09:27:32] Tang XX说: 双文本共存,这个建议很有新意
   [上午 10:30:43] 湖北的刘XX 说: 可以
   [下午 09:36:50] 义XXX 说: 我支持两个文本都发
   
   [上午 11:59:11] 邓XX 说: 我不同意2个宣言,这是在搞分裂
   [上午 11:46:21] 中華律師(楊XX) 说: 不赞成搞多中心
   [下午 05:24:54] 中華律師(楊XX) 说: 反正我不赞成
   [上午 10:21:42] 荆X 说: 这样做不妥,其实质是分裂民主进步力量。
   
   [下午 10:09:37] 任畹町 说:“2稿共存统一签名”,既化解了宣言的正常争议,也破解了人为干扰,还统一了签名,是顾全大局的方策,已经得到无私者的响应。可以说,“2稿共存统一签名”的办法能够检测每人参与论坛的诚意。大家可以继续检验各人。
   
   李X 说,“2个文本基本宗旨是一致的,并不冲突,只是有不同的表达方式。”公布在一起,正是我们不同意见者的宽容胸怀,善于妥协。 何如“是想让国内外人们看笑话”呢!既无笑话可言,又是可行的无奈之举。
   “2稿共存统一签名”“分裂”何在?是不是你代表正统? 别人在和你“分裂”了!?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