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知熠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郭知熠文集]->[武松会不会爱上潘金莲?]
郭知熠文集
·评毛泽东的自我评价
·毛泽东与克林顿论
·闲谈李敖的大陆之行(之二)
·裸体:是美感还是淫荡?
·思想和思想家宣言
·论裸体的相对权利
·也谈女“性解放”与男“性荒淫”
·关于《思想和思想家宣言》答读者
·人生闲笔之四
·一个关于性饥渴强度的有趣公式
·闲话李敖的“吹牛”
·从自称“当代鲁迅”所想到的
·关于女人“性放纵”答悠彩
·中国人成不了思想家的真正理由
·人生闲笔之五
·论专制制度与一个人的家天下
·人生闲笔之六(我与世界的冲突)
·人生闲笔之七
·人生闲笔之八
·论流氓燕的“成名”
·闲话毛泽东:毛诗词中的“风流人物”究竟指谁?
·评高校将成为中国的最大妓院
·人生闲笔之九
·论曹操一生的最大失误
·为什么顾城失了他的伊甸园?
·男人是势利的,还是女人是势利的?
·女人为什么痛恨顾城?
·我为杨振宁辩护(打擂版)
·荒唐的裸奔者
·论媒体的独立性 - 与徐沛商榷
·关于媒体的独立性和良知答丁柯
·汤加丽出裸体写真集究竟为了什么?
·再论人生为己,兼谈扑克牌桌旁的人生
·人生闲笔之十 (谈谈“真”与“理”)
·再为杨振宁辩护
·妓女与嫖客论
·论势利
·论爱情与虚荣
·关于处女膜与性高潮的一点思考
·幸福与快乐论
·闲话毛泽东:谈毛泽东的愚民政策
·闲话芙蓉姐姐现象
·论快乐
·北外的处女率想说明什么?能说明什么?
·我看周恩来
·论权威与奴性
·鲁迅的形象会更高大吗?
·江湖骗子郑奎飞
·为什么男人们普遍重视处女膜?
·中国的传统文化究竟是什么东西?
·什么样的女子更爱金钱?
·翁帆会不会爱上杨振宁?
·老夫少妻的婚姻有相对的稳定性?
·为什么婚姻是爱情之坟墓?
·李敖大师是思想家吗?
·论尼采的鞭子与女人
·叛逆
·尼采为什么会疯?
·孤独
·春天
·女人爱钱有错吗?
·苏格拉底的爱情观批判
·爱情就是老鼠爱大米?
·苦恼
·论爱国与自私
·爱情究竟是什么?
·评刘备的“换妻如换衣”
·永远的情人
·论鲁迅的出现是中国思想界的灾难
·关于尼采之疯答刘书林
·我为毛泽东辩护
·论名声
·三国里没有处女情结?
·杨开慧是被毛泽东害死的?
·郭知熠对话录:关于神
·章子怡与孔子之比较
·美国会走向共产主义?-与王童探讨
·论爱情的极致:恋人死后自己自杀的逻辑何在?
·我的两个古怪的梦想
·武松会不会爱上潘金莲?
·自恋的伟人
·爱情物质化,究竟是谁之过?
·郭知熠胡说八道(一)
·郭知熠胡说八道(二)
·郭知熠胡说八道(三)
·郭知熠胡说八道(四)
·郭知熠胡说八道(五)
·郭知熠胡说八道(六)
·郭知熠胡说八道(七)
·郭知熠胡说八道(八)
·郭知熠胡说八道(九)
·郭知熠胡说八道(十)
·郭知熠胡说八道(十一)
·郭知熠胡说八道(十二)
·郭知熠胡说八道(十三)
·郭知熠胡说八道(十四)
·郭知熠胡说八道(十四)
·郭知熠胡说八道(十五)
·郭知熠胡说八道(十六)
·郭知熠胡说八道(十六)
·郭知熠胡说八道(十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武松会不会爱上潘金莲?

   
   
   
   
   

   
   作者:郭知熠
   
   
   最近一段时间,笔者一直在讨论爱情这个主题,并且提出了关于爱情的所谓“爱情渗透理论”。郭知熠先生自称这个理论是世界上迄今为止最好的爱情理论(信不信由你!哈哈)。
   
   当然,“自称”是一回事,而“证明”是另一回事。非常明显的是,一个理论的正确与否取决于它的解释能力。这个所谓的“爱情渗透理论”是否能够解释各种各样的爱情现象呢?如果这个理论不能解释很多爱情现象,郭知熠先生就难逃自我吹嘘之嫌疑,或者难逃“欺骗”公众之嫌疑。
   
   本着这个基本考虑,笔者想从历史上的爱情或非爱情故事(这些故事也包括小说)中寻找素材,一个很自然的理由是我们都非常熟悉它们。今天我们在这里讨论一个非常奇怪的问题:武松会不会爱上潘金莲?
   
   武松和潘金莲都是小说《水浒传》中的人物,也是我们家喻户晓的人物。对于这个问题,其实答案是非常清楚的。武松自然是不会爱上潘金莲的。可是为什么?为什么武松不会爱上潘金莲?!
   
   不知读者诸君是否曾经思考过这个问题?在《水浒传》中潘金莲将武松接到家里住后,曾经想法勾引武松,可是,武松却完全不为所动。我们在这里将相关的段落引用如下(郭知熠又来这一套!):
   
   “有话即长,无话即短。不觉过了一月有馀,看看是十二月天气。连日朔风紧起,四下里彤云密布,又早纷纷扬扬飞下一天大雪来。当日那雪直下到一更天气不止。
   
   次日武松清早出去县里画卯,直到日中未归。武大被这妇人赶出去做买卖,央及间壁王婆买下些酒肉之类,去武松房里簇了一盆炭火,心里自想道:‘我今日着实撩斗他一撩斗,不信他不动情。’
   
   那妇人独自一个冷冷清清立在帘儿下等着,只见武松踏着那乱琼碎玉归来。那妇人揭起帘子,陪着笑脸迎接道:‘叔叔,寒冷?’武松道:‘感谢嫂嫂忧念。’入得门来,便把毡笠儿除将下来。那妇人双手去接。武松道:‘不劳嫂嫂生受。’自把雪来拂了,挂在壁上;解了腰里缠带,脱了身上鹦哥绿纻丝衲袄,入房里搭了。
   那妇人便道:‘奴等一早起。叔叔,怎地不归来吃早饭?’武松道:‘便是县里一个相识,请吃早饭。却才又有一个作杯,我不奈烦,一直走到家里来。’那妇人道:‘恁地;叔叔,向火。’武松道:‘好。’便脱了油靴,换了一双袜子,穿了暖鞋;掇个杌子自近火边坐地。那妇人把前门上了拴,後门也关了,却搬些按酒果品菜蔬入武松房里来,摆在桌子上。
   
   武松问道:‘哥哥那里去未归?’妇人道:‘你哥哥每日自出去做买卖,我和叔叔自饮三杯。’武松道:‘一发等哥哥家来吃。’妇人道:‘那里等得他来!等他不得!’
   
   说犹未了,早暖了一注子酒来。武松道:‘嫂嫂坐地,等武二去烫酒正当。’妇人道:‘叔叔,你自便。’那妇人也掇个杌子近火边坐了。火头边桌儿上摆着杯盘。那妇人拿盏酒,擎在手里,看着武松道:‘叔叔,满饮此杯。’武松接过手来,一饮而尽。那妇人又筛一杯酒来,说道:‘天色寒冷,叔叔,饮个成双杯儿。’武松道:‘嫂嫂自便。’接来又一饮而尽。
   
   武松却筛一杯酒递与那妇人吃。妇人接过酒来吃了,却拿注子再斟酒来,放在武松面前。那妇人将酥胸微露,云鬟半亸,脸上堆着笑容,说道:‘我听得一个闲人说道:叔叔在县前东街上,养着一个唱的。敢端的有这话麽?’武松道:‘嫂嫂休听外人胡说。武二从来不是这等人。‘妇人道:‘我不信,只怕叔叔口头不似头。’武松道:‘嫂嫂不信时,只问哥哥。’那妇人道:‘他晓得甚麽。晓得这等事时,不卖炊饼了。叔叔,且请一杯。’连筛了三四杯酒饮了。
   
   那妇人也有三杯酒落肚,哄动春心,那里按纳得住,只管把闲话来说。武松也知了四五分,自家只把头来低了。那妇人起身去烫酒。武松自在房里拿起火箸簇火。
   
   那妇人暖了一注子酒,来到房里,一只手拿着注子,一只手便去武松肩胛上只一捏,说道:‘叔叔,只穿这些衣裳,不冷?’武松已自有六七分不快意,也不应他。那妇人见他不应,劈手便来夺火箸,口里道:‘叔叔不会簇火,我与叔叔拨火;只要似火盆常热便好。’武松有八九分焦躁,只不做声。那妇人欲心似火,不看武松焦躁,便放了火箸,却筛一盏酒来,自呷了一口,剩了大半盏,看着武松道:‘你若有心,吃我这半盏儿残酒。’
   
   武松劈手夺来,泼在地下,说道:‘嫂嫂!休要恁地不识羞耻!’把手只一推,争些儿把那妇人推一交。武松睁起眼来道:‘武二是个顶天立地,噙齿戴发男子汉,不是那等败坏风俗没人伦的猪狗!嫂嫂休要这般不识廉耻!倘有些风吹草动,武二眼里认得是嫂嫂,拳头却不认得是嫂嫂!再来,休要恁地!’
   
   那妇人通红了脸,便掇开了杌子,口里说道:‘我自作乐耍子,不直得便当真起来!好不识人敬重!’搬了盏碟自向厨下去了。武松自在房里气忿忿地。”
   
   从小说中的介绍,潘金莲漂亮,性感,善解人意,为什么武松对她没有丝毫兴趣?
   
   我们在这里用“爱情的渗透理论”给出一个解释。笔者最近提出了一个爱情公式:爱情 = 爱情尊重感 + 暧昧。因为这个公式是“爱情渗透理论”的一个简化,所以,我们就用这个公式给予解释。在这里,所谓的“爱情尊重感”是指与爱情的产生有关的尊重感,是带有爱情目的性的尊重感。这个公式是说:当主体对某一个客体产生了爱情尊重感,而对方又对他态度“暧昧”,那么,主体就会在心里产生对于该客体的爱情。
   
   按照我们的公式:如果武松无法产生对于潘金莲的“爱情尊重感”,那么,他就无法产生对于潘金莲的爱情。问题又归结为:武松对于潘金莲会产生爱情尊重感吗?
   
   爱情尊重感是指一个人对于另一个人所产生的有爱情目的性的尊重感。武松是无法产生对于潘金莲的爱情尊重感的。这个原因在哪里?这个原因在于武松无法通过“可能性验证”。
   
   在“爱情的渗透理论”中,“可能性验证”与“爱情尊重感”是分开的。而在我们的爱情公式中,为了方便的缘故,我们将“可能性验证”融入“爱情尊重感”中。这样,我们就能够用“爱情= 爱情尊重感 + 暧昧”这个公式了。当我们简化一个理论的时候,它的概念往往需要浓缩更多的内容。问题是这样的浓缩是否合理?事实上,如果没有通过“可能性验证”,“爱情尊重感”永远无法产生。所以,将“可能性验证”浓缩进“爱情尊重感”不仅是一个选择,而且是较为合理的选择。
   
   那么,什么是“可能性验证”呢?“可能性验证”是指主体认为的可能性。当主体对于某一个客体产生“爱情尊重感”时,他的第一个要求是他认为这个爱情是“可能的”。可是,因为“乱伦禁忌”,武松从来不会认为他与潘金莲的爱情是可能的,因为潘金莲是他的哥哥的妻子。这一点武松说得非常明白:“武二是个顶天立地,噙齿戴发男子汉,不是那等败坏风俗没人伦的猪狗!嫂嫂休要这般不识廉耻!倘有些风吹草动,武二眼里认得是嫂嫂,拳头却不认得是嫂嫂!再来,休要恁地!”
   
   因为武松对于潘金莲无法通过“可能性验证”,武松永远不会认为他与潘金莲的爱情是可能的,武松也就永远不会产生对于潘金莲的爱情尊重感。因而,按照我们的爱情公式,武松也就永远不会产生对于潘金莲的爱情。
   
   
   
   
   写于2006年11月11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