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大家]->[郭国汀律师专栏]->[郭国汀与刘晓波先生关于人民起义权利的对话]
郭国汀律师专栏
·惊闻郑恩宠律师夫人蒋美丽被拘捕!
·郑恩宠案二审会维持原判,辩护律师难辞其咎。
·求名求利的律师代表
·答L君之三项基本原则
·郑恩宠案网友评论
·网友支持或反对郑恩宠的评论
·支持或反对郑恩宠的网友评论之二
·中国律师声援支持郑恩宠
·吴国策律师:“求名求利的律师代表——某律师的心里”系他人盗名发表的声明
·中国律师声援支持郑恩宠律师
·网警\网友\特务与郑恩宠案
·郑恩宠律师的最后一篇代理词
·关于记者杨金志、陈斌严重侵犯郑恩宠律师名誉权的律师函
·郭国汀律师如果你还是个真正的男人的话,请你勇于承担败诉的责任。
·郑恩宠案上海当局特务什么下流无耻的手段皆用
·谋害郑恩宠的凶手是谁?
·郑恩宠案上海高院驳回上诉后网友们的评论
·请记住一位伟大的律师英雄——郑恩宠/郭国汀
***(四)香港联中公司与厦门国际贸易信托投资公司国际贸易争议再审案
·司法腐败的典型案例
·最高法院无理拖宕九年拒不下判再审案代理词
·反了你!竟敢不尊敬我大法官!
·就十五载官司致最高法院法官的公开函
·中国法官如何让吾尊敬/南郭
·最高法院的院长们为何威胁郭国汀律师?
***(五)涉外亿元合同诈骗案
·涉港“亿元”合同诈骗案之辩护词/郭国汀
·惊心动魄的辩护
·涉外亿元诈骗案致有关负责人的公开函
·致福建省委、省政府各位领导及福州市委、市府各位负责人的公开信
·关于本司与福州市粮油公司贸易纠纷案及因此而被无辜拘留、逮捕者至福州市、福建省、中国政府、公安、检察各部门负责人公开函:
·亿元合同诈骗案至福州市市长函
·亿元合同诈骗案至福州市委书记函
·关于亿元合同诈骗案至福州市委书记的函
·亿元合同诈骗案至中央政法委书记紧急呼吁函
·福州市公安局插手涉港经济纠纷造成海内外不良影响事
·亿元合同诈骗案郭国汀律师与龚雄副市长会谈备忘录
***(59)(五)郭国汀律师名案劲辩
***(1)政治良心案
·力虹(张建红)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的咄咄怪事
·郭国汀力虹被中共无罪重判的真实原因
·评论严正责令胡锦涛立即无条件释放朱宇飙律师!
·简析严正学所谓颠覆国家政权案
·严正学所谓[涉嫌颠覆国家政权案]必须公开审判
·强烈谴责胡锦涛公然践踏法律任意拘禁人律师的恶劣行径
·东洲惨案发生的根源——呼吁由联合国组织调查团进行公正调查/郭国汀
·评吴爱中张惠刘兰(法轮功讲真相)案的两审判决
·郑恩宠律师“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辩护词
·律师关于郑恩宠案的二审辩护词
·郑恩宠非法为境外提供国家秘密罪刑事申诉状
·郭国汀:我为什么为清水君辩护
·作家张林又被刑事拘留!
·声援支持杨天水和张林
·杨天水是令人敬佩的民主战士
·辩护律师郭国汀获准会见杨天水
·坚决支持李国涛先生的义举,反对极权专制独裁政治!
·师涛是当代中国英雄——
·六四与师涛
·师涛为中国记者受难为自由民主坐牢
·郭国汀指雅虎遵守当地法律说无法律根据
·辩护律师郭国汀获准会见师涛
·长沙国安局无理拒绝辩护律师会见师涛
·答mironet质疑何谓真正的中国人权律师?
·向刘晓波,余杰先生学习,致敬!
·当一名律师无辜失去自由时——无题
***(2)民告官---行政诉讼案强制拆迁案
·国家赔偿行政诉讼案代理词
·政府欺诈何时休?!评一起政府参与非法强制拆迁案
·关于苏州市丽人服饰有限公司被非法强制拆迁案的法律分析意见
·苏州“历史文化街区”拆迁案代理词
·苏州市衣丽人服饰有限公司诉苏州市相城区建设局非法作出<房屋拆迁许可证>行政诉讼争议案
·关于苏州市丽人服饰有限公司被非法强制拆迁案的法律分析意见
·苏州市衣丽人服饰有限公司诉苏州市相城区建设局非法作出<房屋拆迁许可证>行政诉讼争议案代理词
·烟台「历史文化街区」拆迁案代理词
·社会公共利益与强制拆迁
·身残志坚受苦遭难的马亚莲二次劳教案:行政复议申请书/郭国汀
·马亚莲案代理词
·马亚莲因强迁上访两次劳教争议案行政上诉状
·上海黄浦区法院第三次变相密秘审判马亚莲二次劳教行政诉讼案/郭国汀
·苏州历史文化街区拆迁争议案上诉状
·苏州 “历史文化街区”拆迁争议上诉案代理词
·苏州“历史文化街区”拆迁案代理词
·敬请关注一起严重违法强制拆迁苏州相城区民营企业案
·非法强制拆迁民营企业争议案一审代理词/郭国汀
·一起非法强制拆迁争议案的法律意见书
·苏州市衣丽人服饰有限公司诉苏州市相城区建设局非法作出《房屋拆迁许可证》行政诉讼争议案代理词
·张锐诉上海市普陀区房屋土地管理局之行政诉讼案有关问题的初步法律意见
***(3)行政诉讼案
·征收船舶港务费行政争议案代理词
·行政处罚行政诉讼案上诉状
·谢安诉湖南省醴陵市工商行政管理局不当行政处罚案
·行政处罚行政诉讼案代理词
·对一起复杂行政诉讼案的法律思考
·虚假抵押行政侵权案代理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郭国汀与刘晓波先生关于人民起义权利的对话

郭国汀与刘晓波先生关于人民起义权利的对话
   今读刘晓波关于非暴力言说,有一位江苏酸秀才指责袁红冰\郭国汀是软体动物!刘晓波也指责<未来中国论坛>鼓吹暴力革命.刘荻再次俨然以一位心理学专家的资态公然指责袁红冰的革命强制力说.我现在才明白为何余杰变得如此面目全非.也明白了为何有那么一批政治白痴,仍然对所谓"非暴力运动"那么热衷.诸位只要想想:英国和美国皆为自由民主人权法治的宪政国家,且均有雄厚的宗教信仰基础,当权者大多是精英富有人文精神的绅士,故他们能被甘地的非暴力不合作抵抗运动,及马路德金的非暴力民权运动所感动.而中国的当权者是什么货色?!刘晓波先生,我不得不指出你所代表的一批精英为何对高智晟律师冷嘲热讽.根源在于你们内心强烈的妒忌心,或许你自已都未能意识到.妒忌心人皆有之,唯有圣人才能完全排除该人类的恶性.因为汝等专家学者博士教授一大堆头衔,且奋斗了数十年居然突然被一个未上过大学且来自间的土胞子高智晟创了头功,那种妒贤嫉能之心是何等强烈.以致余杰老兄居然干出排挤郭飞雄此等拙劣勾当,犯了大错又死不认错,自编种种谎言想蒙混过关,结果越越黑.居然还有脸<以真话维权>再度嘲讽高智晟谎报军情,以抬高自已.
   刘余两位曾是我十分敬佩的人物,当你们被中共拘留时,我在上海第一时间公开发表声明:向刘晓波、余杰学习致敬!我曾多次为余杰辩护。如今不幸得很,你们越走越远了。尽管如此,我仍然敬佩两位过人的才华,但在这伟大历史变革时期,两位千万不可一失足成千古恨,前功尽弃,是为忠告。对于一个极权专制流氓暴政,刘先生期望人民放弃革命,自我约束坚决不用革命暴力,甚至公然为胡锦涛辩护,因为江泽民判刑更多。这真令我大跌眼镜。一个公然宣称要向金二世学政治的政治白痴,一个将清水君,杨天水,张林,师涛,郑贻春,许万平无罪重判的暴君,一个将包抱括刘荻在内的网络写手罗永忠,新青年四君子,杜导斌,任自元无罪重判或关押的法盲;一个将郑恩宠,郭国汀,朱久虎,郭飞雄,高智晟,张鉴康,陈光诚,杨在新,李和平,腾彪,范亚峰等人权律师或判刑或拘禁或构陷或驱逐的人权恶棍,居然在刘兄眼中成了比江泽民有所进步,因而刘兄已然心满意足。如果一个一贯杀人放火强奸无恶不作的混浊世魔王过去每天杀人100,强奸10人,由于 人民的反抗也由于国际互联网的普及他有所顾虑收敛故他现在一天仅砍50颗头颅,仅强暴5位少女,他是否有资格获得刘兄的赞赏?显然刘兄不会,那么胡锦涛较之江泽民实质上又有何两样?

   吾之论证中共的定义,欢迎批评批判,无论是共特还是硬体动物!
   中共政权是一个极权专制流氓暴政
   向刘晓波,余杰先生学习,致敬!
   南郭注:此篇短文是2004年12月刘余被中共当局拘禁次日写的。当时我并未考虑自已的安危。只有人人出说真实的心声,才能令中共当局有所顾虑,如果人人 保持沉默,暴政更加以为中国人民既是奴隶,最好欺负。如今,我得承认我对两位的看法正在发生变化,我不知道是我自已变了还是刘余两位变了,我认为我的坚决反共情怀始终未变,如果说有变化,只是变得更加坚定。南郭以为,那么既要英雄名,又想避开风险的做法是不可取的。余杰的做法我坚决反对。刘晓波的说法若仅从逻辑文字上看并无大错,然而在正义与恶较量的关健时期,宣杨此种言论,无异于上中国争自由民主人权的民众自动解除思想武装,客观上帮了中共大忙。余杰王怡排挤郭飞雄的拙劣做法不但人格道德品德上有大缺陷,而且在客观上帮了中共大忙。尽管我相信刘余王皆不可能主观愿望上与中共合作。至少目前如此。坚持在国内战斗是很了不起的,然而海内外民主自由力量唯有抛弃一切成见,精诚团结共同奋斗,才有可能终结中共极权专制流氓暴政。
   刘晓波:郭先生:
   你曾说过:“他们是当今中国真正的有良知敢担戴的知识分子的楷模,他们的人格力量,爱国爱中华民族的情怀,惊天地泣鬼神.他们皆为通今博古,满腹经伦之 士,纵横驰骋于国际大势,国家大事,今人敬佩不已.毫无疑问他们是中华民族最可贵最宝贵的栋梁之材.然而,当局却不能容忍他们讲真话,讲实话!一个害怕人 们真话的政府难道还是人民的政府吗!”
   你这样的赞辞,如果包括我在内,起码我个人不敢接受。
   你还说:“ 南郭以为,那么既要英雄名,又想避开风险的做法是不可取的。”
   平心而论,在今天的中国,想作英雄,根本无法规避风险。我不是英雄,从八九到今天,我只想作个有尊严而诚实的个人。但风险确实每天都在面对。
   我留在国内的最大心结是:六四屠杀,那么多普通的学生和民众死了,而我这个当年的风云人物却是幸存者。六四的冤魂至今仍然不得瞑目,让我无法摆脱内心深处的负罪感。所以,我想尽量以自己的言行赎罪,唯恐不及,何来英雄主义情怀!
   郭国汀:刘先生的真诚我绝对相信.然而在正义与邪恶大决战时期,阁下作如此声明不合时宜。
   首先,我得表达我对刘先生至诚的敬意.我之所以公开批评你的部分观点是因为这是涉及当前思想领域最重大的问题.具体我想做一番研究后再论.兹简要答复你的质询.
   您如果不想做英雄,可以理解.但不必对真正的英雄浇冰水.我认为你此篇有关非暴力和平抗争的主旨本身并无错,但在错误的时间地点发表是否对错值得深思.我指的既要英雄名,又千方百计避风险,那怕因此做出损德之举者是指余杰.不是指你.
   因了你的大名,你固然为自已赢得了部分言论自由权,余王亦然,因此你们并不感到有什么时候不自由.然而你们多是在中共许可的范围内言说而已,最多打打边球. 至少你们不敢公开批评指责胡锦涛诸多胡作非为之愚民政策,甚至江泽民也未见你们批判.对毛泽东你们的批判确实到位,但批毛已是没有多少风险的事,这正是精英人物的精明.我完全理解,在国内如此专制暴政下,不得不加强自保.
   你们的言论被中共当局彻底封杀,并不能影响多少公众,在国内仅有少数能突破网络封锁的人方能看到你们的高论.一般无名之辈根本没有任任言论自由.四新青年四君子,罗永忠,杜导斌正因为没有象你一样的知名度才会仅因几篇网文被追究煸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如今又有郭起真,李元龙,李建平,任自元,许万平,张林,杨天水,张建红,陈庆树,严正学,高智晟等人被以相同的罪名追诉!南郭注)。
   刘先生不愿意做英雄,你当然有权选择,至于我当时对你的赞赏,完全出于我的真诚.时代的发展,对英雄人物的要求自然也随之提高.你至少曾经英雄,现在也仍 不失部分英雄.而高智晟律师肯定是真正的英雄,我们绝不是在利用他! 如果刘荻转述你的话是事实的话,我认为非常不应该.你由于偏见,对高智晟律师的思想了解不多,因而不承认他是英雄."无私才能无畏,大智才能大勇".我注意到诸多笔会作家对高智晟多持怀疑,冷嘲热讽立场,您做为笔会会长的态度不能不说起到了相当不良的影响.
   我毫不怀疑您坚持在国内抗争的动机,也十分敬佩您的坚守.但无论如何,您不应当对此正义与邪恶决战时期(此时其可长可短,短则数月,长则数年,然而中国历 史肯定已进入了该决战期)拖后腿,尽管并非您本意.但抵毁高智晟,客观上起到了什么作用还用说明吗.顺便说一句:刘荻(如果不是假冒的)请你自重,你诽谤 高智晟精神不正常之论,不但荒唐至极,而且表明你的所谓心理学纯属书呆子式的知识,乱套! 我在此负责任地声明:高智晟律师不但是个大英雄,而且是当代中国最伟大的律师英雄,尽管他不是圣人,他也有人的弱点.他的成长升华,乃天时地利所造就.
   大漠落日:赞赏一楼郭兄之文。对台上的流氓政权,决然要以比它更高的道术战之方可。
   雷激:郭先生英雄情怀颇浓,狼奶喝多了无免疫抗体因子,可谅!若不从文化深层反思,恐会重蹈"成王败寇"的覆辙,危险啊!
   安魂曲:刘晓波这几天说的话和安魂曲这几年所认识所主张的已经几乎没有什么区别了。。。早知刘晓波如此想法,安魂曲才不会看他不爽呢(当然余杰王怡的人品问题不能用“政治正确“来原谅)。可惜的是,在高智晟这次出事前,刘先生却很少谈及这方面的道理,却总是满足于利用相对宽松的国内环境越来越过瘾地批判中共----也许刘先生是想利用有利形势占据批评专制的道义制高点,同时不想让别人觉得自己“不够革命“。。。不料余王事件一出,刘先生等才恍然大悟发现原来自己这么多年来整天批评中共,在别人眼里却还是“投降派“呢!而且你越不把道理讲清楚,类似高寒袁红冰这样的小人就越是能让他们自己显得比你更“革命“,从而在“道义“上压自己一头,就好比当年中共的王明李立三一样。
   关键还是刘晓波等此前从来没有把自己的政治定位和政治战略如此清晰地传递给大众,更没有经常性地对中国局势做出客观性的分析和判断-----结果明明扯蛋的一句“胡不如江“,这么多年来刘晓波先生自己明知不确,却对此缄口不言,反而颇有迎合,只懂得自己利用胡温新政的宽松,却从来也没有教会别人也去有效但小心地利用这一弱点。。。结果最后不少人相信了“胡不如江“、相信了“中共愈加反动“,并因此对刘晓波自己所坚持的“非暴力“原则尤其是统治阶级并非铁板一块的判断更加绝望----这些人反过来反而不能理解刘晓波的沉稳了,自然会越看刘晓波越不满意。
   不管怎样,希望经过最近的一系列风波,刘晓波等人能不再害怕随时大胆亮明自己的相对温和政治观点尤其是对中共现政权的某些客观认识-----如果民运中的 温和派平时都小心说话而不是更加负责任的话,那么民运迟早会被激进派所蛊惑,从而如刘晓波所说:葬送掉一次又一次本来可以很好利用的相对宽松环境。
   邵家华:同意郭先生的看法.如果先看到此篇文章,我就不会在刘晓波先生文章后跟帖。
   共产共妻:郭国汀律师历数共匪黑帮滔天罪恶的檄文,能否让对共匪暴政还抱有幻想的愚民贱奴清醒?
   国际航班:两位当事者都是大名鼎鼎的人物,本无我等无名之辈置喙之处,但有几句话实在不吐不快。我赞成非暴力,但也清楚暴力与非暴力是观点之争,没有道德上的高下。因此我很愿意听听主张暴力革命者的道理,为什么暴力革命是必须的、为什么非暴力行动不可取、暴力行动应如何入手、成算如何、如何化解暴力革命积蓄的仇恨......凡此种种。我以为鼓动者应该把这些东西论述清楚,才有说服力。但令我失望的是,郭先生走的却是另一条路:以道德批判、诛心之论占据道德制高点。要知道,这种论调相反观点的人一样可以说的天花乱坠,比如:“难道你们一定要把国内维权人士全部置于死地而后快?”之类。(这样的人坛子里就有)作为领袖级的人物,我希望郭律师能够以理服人。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