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大家]->[郭国汀律师专栏]->[我的几个基本观点答张国堂先生公开信]
郭国汀律师专栏
***(31)《孙文传奇》郭国汀译著
·南郭:关于孙文评价与网友们的争论
·有关孙中山评价的争论
·孙中山、蒋介石与苏俄
·孙中山蒋介石与苏俄的原则性区别
·《孙中山传奇》郭国汀编译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郭国汀编译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1、身世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3、孙文共和民主革命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6、日本政要支持孙文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8、义和拳乱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9、革命派与改良派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10、孙文革命与华侨和留学生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11、晚清的改革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传奇》12、四处筹资促革命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13、黄花岗起义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14、保路运动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15、武昌起义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16、袁世凯趁虚劫权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17、辛亥革命的意义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18、捍卫革命精神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19、宋教仁遇刺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20、二次革命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21、袁世凯破坏共和体制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22、中华革命党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23、袁世凯称帝闹剧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24、袁世凯众叛亲离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25、张勋复辟帝制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26.孙文护宪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27.著书立说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28.新文化运动和五四运动
·29.新文化及五四期间的孙文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30.东山再起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31、孙文为何联俄容共?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32.孙越上海宣言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33.阴差阳错 逼上梁山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34.以俄为师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35.反帝遵儒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36.关税事件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37.国民党一大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38.三民主义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39.屡战屡北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40.最后岁月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41.壮志未酬身先死
·国际权威专家对孙文的客观公正评价
·辛亥革命重大历史与现实意义
***(32)《还原蒋介石》郭国汀译著
·郭国汀谈论毛泽东和蒋介石
·我为何研究孙文,蒋介石及中华民国史?
·《民族英雄蒋介石》
·《还原蒋介石》:身世
·《还原蒋介石》:辛亥革命中的蒋介石
·《还原蒋介石》:二次革命
·《还原蒋介石》:中华革命党
·《还原蒋介石》:袁世凯称帝与张勋复辟
·《还原蒋介石》:军阀混战
·《还原蒋介石》:南北军政府对抗
·《还原蒋介石》:辞职将军蒋介石
·《还原蒋介石》:孝子情深
·《还原蒋介石》:情深义重
·《还原蒋介石》:远见卓识 肝胆相照
·《还原蒋介石》:壮志未酬身先死
·《还原蒋介石》:列宁的对华政策
·《还原蒋介石》:中共的由来
·《还原蒋介石》:孙中山的“联俄容共”
·《还原蒋介石》:共产党篡夺国民党的领导权
·《还原蒋介石》:篡党夺权
·《还原蒋介石》:‘联俄联共,扶助农工’的骗局
·《还原蒋介石》:蒋介石领导北伐
·《还原蒋介石》:中山舰事件真相
·《还原蒋介石》:北伐雄师所向无敌
·《还原蒋介石》:中共恶意制造南京事件
·《还原蒋介石》:共产党阴谋操控反蒋运动
·《还原蒋介石》:上海三次起义
·《还原蒋介石》:汪(精卫)陈(独秀)联合宣言
·《还原蒋介石》:四一二清党真相
·《还原蒋介石》:恢复北伐
·《还原蒋介石》:宁汉政府相争
·《民族英雄蒋介石》33、汪精卫武汉政府清共
·《民族英雄蒋介石》34、南昌暴动
·《民族英雄蒋介石》35、蒋介石辞职
·《民族英雄蒋介石》36、蒋介石访日
·《民族英雄蒋介石》37、蒋(介石)宋(美玲)联姻
·《民族英雄蒋介石》38、广州暴动国民党与苏联决裂
·《民族英雄蒋介石》40、济南事件
·《民族英雄蒋介石》39、北伐第二阶段
·《民族英雄蒋介石》41、浩气长存的蔡公时
·《民族英雄蒋介石》42、忍辱负重
·《民族英雄蒋介石》43、北伐最后阶段
·《民族英雄蒋介石》44、日本关东军暗杀张作霖
·《民族英雄蒋介石》45、北伐军胜利汇师北京
·《民族英雄蒋介石》46、满洲易帜归国民政府
·《民族英雄蒋介石》47、关税自治,
·《民族英雄蒋介石》48、李宗仁及冯玉祥反叛
·《民族英雄蒋介石》49、南方战云--叛乱的瘟疫
·《民族英雄蒋介石》50 、中原大战
·《民族英雄蒋介石》51 周恩来的灭门惨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的几个基本观点答张国堂先生公开信

我的几个基本观点答张国堂先生公开信
   作者 : 郭国汀
   文章摘要:根源在于中共政权自始至终是一个不具有真实民意基础的非法政权。此种非法性使得中共必须采用愚民政策,暴力威胁恐怖,谎言粉饰,骗子欺骗才能维持其专制暴政的运转。也因此中共暴政总要周期性地人为制造敌人,以便采取暴力镇压制造恐怖气氛,因为专制暴政的原则便是恐怖。
   發表時間:9/26/2006
   今天是我的第三十个全球接力绝食抗暴日。 上网以来,读到好几封致本律师的公开信,其中张国堂的公开信我日前刚读罢。首先谢谢作者耗精废神写给我如此长篇大论。信中涉及诸多重大问题,有必要就此阐明我的基本观点。
   一、我为什么自称基督徒。
   早在1984年2月间,经三天三夜不吃不睡沉思默想后,我得出了宇宙的本质是爱,上帝肯定存在,且人的灵魂不灭等结论;1993年3月间在温哥华首次得到一本英法双语版新约圣经;断断续续历经十年通读了一遍,故于2004年1月始自称为基督徒,但未受洗,也谈不上深入研究圣经,甚至出国前从未上过教堂;我发现凡是基督教国家大多民风纯朴,道德风尚良好,尤其是虔诚的信徒几无犯罪吸毒者,离婚率远低于无神论者,且大多是先进发达的自由民主宪政国度;故我认定有神论远比无神论好。由于我相信上帝,对圣经仅是通读过一遍并无深入研究,故我多次承认自已是个不合格的基督徒。在给我的最近的一封公开信中,有下列引语深得吾心:
   《圣经》说:你也必明白仁义,公平,正直,一切的善道。要救你脱离恶道,(恶道或作恶人的道)脱离说乖谬话的人。恶人遭毁灭,也不要恐惧。敬畏耶和华,是智慧的开端。认识至圣者,便是聪明。《圣经》说:“万军之耶和华说:不是倚靠势力,不是倚靠才能,乃是倚靠我的灵,方能成事。”(亚4:6)圣灵当然是上帝耶和华的灵。(约6:63) 除此之外,我也深以孔子的告诫为是:“攻乎异端,斯害也已!”攻读、相信异端,是有害的。
   二、我被中共强制关进精神病院的原因和后果
   1984年2月19日考研次日我被中共当作“精神分裂症”患者强制关入四平精神病院强行洗脑21天,原因在于我公开宣称马克思主义哲学三大原则无一能够成立,毛泽东之内外因关系论纯属偷换概念,及提出了一系列与中共指导思想背道而驰的论点, 提出了1+1=1;1+1=0;1+1=无穷大的宇宙公式及论证了金字塔规律即宇宙规律。我自认为发现了真理,然而却因当时最亲密的挚友出卖被中共强制洗脑,使我经七年废寝忘食的刻苦学习获得的思维能力遭到严重摧残(详见《不得不说的故事》及《我的精神病院生涯真相》),迄今我还没有恢复昔日的思维能力。当年我的确视此精神炼狱为奇耻大辱,然而自1987年2月通过上海海运学院国际海商法研究生考试后,此段精神炼狱之旅便转化成我取之不尽、用之不绝的精神宝藏。
   据我的经验及后来的学习研究(1989年我因为办理一起醉酒性精神病患者强奸案而特意通读了司法精神病学,才知道所谓精神分裂症并无科学定义,只要思想异常即可能被认定为精神分裂症。)在中共暴政下所谓的精神病人有两类,一类是因生理心理受损导致神经系统失调的,另一类是思想极端活跃者。前者才算精神病人,后者则是思想超常且不为中共所容的思想者甚至可能是天才;其实精神不存在有病之说,思想只有对错、真理与谬误之别;神经才会有病,那是因为受外伤或内伤过度所致。
   
   值得一提的是,“宁可坐牢也不入精神病院”,因为监狱充其量仅是皮肉受苦、人身自由受限;而精神病院对待所谓的“病人”之残忍远远超出人们的想象,尤其是其在受中共指示下、故意迫害政治犯时的残忍!它不但彻底剥夺“病人”的人身自由,而且以彻底摧残“病人”的思想和思维能力为唯一目标。如果在监狱可谓度日如年的话,我在四平精神病院那21天可谓度秒如年!
   
   据曾被中共五次关入精神病院的张先生说他从来不追随入过监狱的民运人士,因为他们连自已都保护不了自已。但张先生却忘了精神病院远比监狱对人的摧残可怕数十倍,难道说张先生是因为“百倍草包”才被关入精神病院?就凭这点就可见张先生有时逻辑混乱而不自知。
   三、“似乎因你受辱而仇恨中共。”
   尽管我对中共极权专制流氓暴政深恶痛绝,并以做中共专制暴政的掘墓人为已任,但对普通中共党员并无所谓仇恨,而唯有同情与怜悯;即便对诸如毛邓江胡之流的中共党魁,尽管他们对中华民族、中国人民罪孽滔天、罪不容赦,我对他们唯有鄙视而谈不上仇恨;因为他们均是精通厚黑权谋、靠阴谋诡计祸国殃民、少知缺德乏能、极端自私自利虚伪至极的愚民头子!均是中华民族真正的千古罪人!因为我的胸怀有如海洋般宽广,心中从无所谓敌人,甚至能原谅1984年出卖我的挚友,以及在我最艰难困苦之际坑了我至少20万元的北大法学硕士,华盛顿大学法律博士沈永明!
   
   彻底揭批中共极权专制流氓暴政决非源于私仇或权欲或利益而纯属出于道义。我并无任何政治雄心,最大的愿望是成为一名德高望重有真才实学的教授学者。真善爱是我的人生哲学,我乐于实话实说公开表达自已的政治观点。
   四、 对公开信中错误观点的驳斥
   张先生在其公开信中表示:“我以铁的事实和铁的逻辑证明马列毛主义是害人害己、祸国殃民的歪理邪说。我还同样以铁的事实和铁的逻辑证明社会主义已经失败。我还证明:社会主义失败之后,中国只能走宪政民主和自由主义道路。但中共中央就是中共的头,而中共中央拼命坚持马列毛主义,并维护中共的历史。我们彻底否定马列毛主义和中共历史,就打击了中共中央的领导权威。马列毛主义和中共历史是中共的灵魂,否定了马列毛主义和中共历史,中共必跨无疑。我们强烈反对中共中央继续宣传毛泽东、周恩来、朱德等第一代共产党人的革命造反的所谓"英雄"事迹。因为毛泽东是叛乱者们的精神领袖,是他们的‘神’”。
   但恕我直言我认为张先生有如下严重缺陷:
   
   1、为了政治野心而不择手段,缺乏起码的道德品质。
   例如:面对中共专制暴政丧心病狂灭绝人性镇压法轮功导致至少三千之众法轮功学员被酷刑致死,极可能数万名学员已被活割人体器官高价出卖,数十万学员被非法判刑劳教关押,数百万学员被非法剥夺工作学习生存之权的严峻现实,作为一个有宏大政治抱负的人,不但袖手旁观,对敢于挺身而出伸张正义维护公道勇于自我牺牲的勇士高智晟冷嘲热讽,而且还试图“鹬蚌相争,渔翁得利”。这不是政治家而是无行政客的作为。一个不但见死不救反而嘲笑英雄而且试图从中渔利者,至少有唯利是图之嫌,这种缺德政客如何可能服众?!因为法轮功伟大英勇的维权抗暴运动本质上决非“鹬蚌相争”,而是中国五千年历史上最辉煌的正义与邪恶,光明与黑暗,真理与谬误的较量与决战。是站在正义光明真理一边还是立于邪恶黑暗谬误一旁,这是大原则大是非之争,一个真正的政治家决不会袖手旁观更不会为了一已私利不择手段。而这场决战序幕已然拉开并已进入相持阶段,最后的决战也已为期不远,我坚信最终胜利一定属于正义光明真理!
   
   2、张先生自称为耶稣再世自封为救世主实属不智
   耶稣是神,是上帝的儿子,因而其无所不能可行诸多神迹甚至死而复活。张先生既然并无任何神功却胆敢宣称自已是耶稣再世是救世主,从逻辑上即不通。因为神是万能的当然是永生的,即便死了也能复活,因此再来之耶稣必定会有与耶稣同样甚至更辉煌的神功,岂有经过二千年休身养性反而丧失了原有的神功之理?!仅此一点便足以断定汝决非所谓耶稣更非救世主。若汝为了惊世骇俗耸人听闻自吹自擂以便引人注目,这显然是败招,更是不智。而若汝真是基督徒我建议你立即公开忏悔,否则这可是你明知的要下地狱的大罪。我认为张先生相当有才华亦不乏真知灼见,若不装神弄鬼凭真才实学再向高智晟学习大智大勇倒有可能成就一番事业。若你继续狂妄地自封耶稣再世,那真有被上帝抛入地狱火湖之虞。
   除了缺陷外,作者也深受“党文化”毒害,犯有下述错误:
   1 “只有爱共产党人,才能铲除中共暴政”
   此论逻辑不通至为明显。历史上从无因爱共产党人而导致铲除共产暴政的先例,反之,苏东各共产党垮台并非因为苏东人民爱共产党人之故,而是因苏东各国人民奴性不象中国人那么重,他们决不甘愿被任意剥夺做人的权利、不愿意做幸福的猪,因而勇于抗暴、勇于争取做人的权利。苏东各国有大量与共产党彻底决裂的真正的知识分子,使得苏东人民彻底认清了共产党的邪恶本质,最终唾弃、抛弃了共产党。同时正由于对共产党的罪孽未加清算, 故迄今全世界都还为共产邪灵所迷惑。
   
   如今《九评共产党》、辛灏年之《谁是新中国》、陈泱潮之《特权论》、郑义之《红色纪念碑》、袁红冰之《自由在落日中》等杰作亦从不同角度全面披露了中共的邪恶本质。辛灏年、袁红冰、仲维光、郑义、唐子、陈破空、章天亮、盛雪、曾铮、徐沛……等一批与中共彻底决裂的真正的中国知识分子的队伍正在壮大,因此中共的灭亡是注定的。中共是货真价实的杀人、抢劫、诈骗、强暴犯罪集团,在法律意义上中共党员皆难脱罪犯之嫌,只不过有犯罪程度及主犯从犯胁从犯之别。罪犯仅有真诚诲罪忏悔以求得人民原谅宽恕的义务,以免受下地狱的严惩,而无权要求世人无条件的爱;唯有彻底揭露批判中共极权专制流氓暴政的滔天罪孽,才能唤醒国人沉睡不醒的精神,才能根除专制暴政的根源,才能使国人从心底唾弃抛弃流氓中共,中国人民才能最终摆脱专制暴政的奴役,最终勇敢地发出每个中国人真实的心声:还政于民,还权于民,还国于民!
   2 张先生公然指责“袁红冰是祸国殃民的反贼”
   此言更是胡说八道!如此是非颠倒、黑白不分诋毁袁红冰先生再次证明张先生的不智。袁红冰尽管有骄傲和过于清高之嫌,然而他作为一名才华横溢,智慧超群,文采一流,机智勇敢与中共专制暴政彻底决裂的真正的知识分子的形象是任何人都无法也不可能抹黑的。只要袁先生能注意必要的谦和,注意团结感化他人而不是伤人,尽管不是故意的;他作为一名思想家、法学家、政治家、文学家还可能发挥更大的作用,并流芳百世。我认为袁红冰堪称当代中国真正的知识分子,有关袁红冰先生的思想评价吾将专文论述。若张先生真是民运人士,且是有志于问鼎中原的胸怀大志者,仅此一项似乎就不及格。中共对袁红冰先生可谓怕得要死恨得要命,而张先生却居然与中共同调!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