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判断政府合法性的普世公认标准 郭国汀 ]
郭国汀律师专栏
·朝鲜的罪恶与恐怖和秘密:共产党暴政罪恶批判系列之一
·古巴共产极权政权的罪恶:共产党暴政罪恶批判之二
·越南共产党暴政罪恶昭彰:共产党极权暴政罪恶实录之三
·中欧和东南欧共产党暴政的深重罪孽: 共产党极权暴政罪恶批判之四
·埃塞俄比亚共产党政权的罪孽: 共产党政权罪恶实录之五
·安哥拉和莫桑比克共产党政权的血腥暴力:共产党政权罪恶实录之六
·阿富汉共产党暴政罪大恶极:共产党极权暴政罪恶实录之七
·尼加拉瓜共产党政权的罪孽:共产党暴政罪恶实录之八
·秘鲁共产党的血腥残暴:共产党暴政罪恶实录之九
·虐杀成性的柬普寨共产党暴政:共产党暴政罪恶实录评论系列之十
·波兰共产党政权的罪孽:共产党暴政罪恶实录系列评论之十一
·苏联共产党暴政的滔天罪行:共产党暴政罪恶实录系列评论之十二
·中国共产党极权流氓暴政的滔天罪孽:共产党暴政罪恶实录系列评论之十三
·论共产党极权暴政的归宿-- 2010年全球支持中國和亞洲民主化斯特拉斯堡大會专稿
·金正日真面目
·韩战真相
***(25)《苏联东欧天鹅绒革命》郭国汀编译
·东欧天鹅绒革命导论
·苏联政治民主革命:共产党国极权暴政崩溃原因分析系列评论之一
·罗马尼亚暴力革命:共产党国极权暴政崩溃原因分析系列评论之二
·匈牙利静悄的革命:共产党国极权暴政崩溃原因分析之三
·捷克戏剧性革命:共产党国极权暴政崩溃原因分析之四
·东德和平革命:共产党国极权暴政崩溃原因分析之五
·波兰自我限制的革命:共产党极权暴政崩溃原因分析之六
·罗马尼亚35天革命成功真相
·社会转媒(国际互联网)对阿拉伯之春革命的巨大作用
·郭国汀:苏共政权垮台的根本原因
·阿拉伯之春埃及部分成功的革命
·阿拉伯之春:突尼斯成功的革命
·觉醒的人民粉碎专制体制:阿拉伯革命
·民主革命决非恐怖主义
·东欧各国追究共产党罪犯的罪责概况
·共产党专制暴政皆依赖秘密政治警察实行极权恐怖统治
·共产党极权暴政利用强制劳改劳教集中营野蛮残暴迫害人民
·共产党极权专制暴政实质上皆与人民为敌
·共产党极权专政暴政的大清洗
·共产党极权专制暴政皆利用强制劳改集中营野蛮迫害人民
·共产党极权专制暴政皆践踏法律司法暗无天日
·共产党极权专制暴政皆疯狂迫害宗教信仰者
***(26)《共产主义的历史》郭国汀编译
·序《共产主义的历史》
·共产主义的理论与实践批判
·列宁主义批判
·斯大林主义批判
·西方国家的共产主义
·第三世界的共产主义
·共产主义谬误的根源及其注定失败的原因
·共产党政权跨台的理论与实践根源
·马克思确认共产主义是“可怕的妖精”和“鬼魂”及“幽灵”
·共产主义注定败亡的十四项理由
·人类不平等的起源究竟是什么?
·郭国汀马克思主义批判
·宗教是毒药!宗教是引人堕落的意识世界吗?!
·马克思列宁毛泽东为何仇恨宗教?
·共产党政权为何仇恨宗教?
·共产党仇恨宗教的根源
·中共政权极度腐败的宗教根源
·共产党仇恨宗教的根源—与网友的讨论
***(27)《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郭国汀编译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1)
·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2)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3)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4)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5)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6)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7)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8)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9)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10)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11)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12)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13)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14)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15)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16)
·列宁是天真无知与考茨基的远见卓识
·马克思私生子考评
***(28)《苏俄革命》郭国汀编译
· 列宁共产主义实践的恶果
·极权主义术语的由来
·苏俄十月革命真相
· 列宁首创一党专制体制
· 卖国求权的布列斯特和约
·革命的真实含义
·支撐沙皇的五大政治力量--俄國革命前夕的历史格局
·1917年俄国二月革命
·权欲知识分子与苏俄革命
***(29)《基督教与人类文明》郭国汀编译
·《基督教与文明》
·基督教是自由资本主义之母
·基督教与共产党暴政
·天主教皇与犹太人
·纳粹和法西斯极权主义与基督教及罗马教皇
·极权主义是基督教文化的产物吗?
·纳粹决非极左而是极右也非国家社会主义而是国家资本主义
·恐怖主义与反犹太主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判断政府合法性的普世公认标准 郭国汀

   判断政府合法性的普世公认标准
   郭国汀
   
   一个政府是否合法,要看以何种标准衡量。若没有一个普适的标准,即无法得出公认的结论,必然陷于公理婆理之虚无主义的陷阱。尽管众说纷纭,政府合法性公认的标准乃是:主权在民,政府的合法性源于人民的同意授权,此种同意授权唯有通过定期公开公正的不受暴力威胁利诱的自由选举证明。正由于中共政权从未获得中国人民的同意授权,因而其始终不合法,这也正是中共58年来依赖暴力欺骗加恐怖特务高压,非法实行党禁、报禁的总根源。
   

   1.张英红认为:政治可分为传统专制政治和现代民主政治。前者的理念是控制和唯我独尊,手段是强权、人治、垄断和铲除异己,结果是政治斗争的失范化、残酷化、血腥化和民众的驯服、奴役;后者的理念是自由和普遍平等,手段是民主、法治和平等竞争,结果是政治博弈的有序化、理性化、非暴力化和民众自由的实现、人权的保障。 [1]
   2 .刘宗正提出:政治分为目的性政治与工具性政治。前者统治者具有爱人民与关怀土地的特质;后者统治者不具有爱人民与关怀土地的特质。只有经由人民直选所建立的政府,才具有本土政权的特性;凡是非经由人民直选所建立的政府,不是专制政权,就是外来政权。所谓的专制政权,具有 "内部殖民" 的特质,属于类殖民的政权;所谓的外来政权,具有"外来殖民 "的特色,属于殖民地的政权。 [2]
   3.刘晓波主张: 中共从执政之日起,其政权的合法性首先是靠暴力、其次是靠政绩来支撑的,却从来没有稳定的道义来源。 [3]绝大多数中国民众对中共执政的合法性的否定并非基于民主价值而是基于传统观念,他们所期盼的主要是政府的廉洁、公平和有效率;包括知识份子在内的大多数民众对 民主的价值尤其是民主化的程序规则知之甚少,对中共统治带来的灾难,多数人都不曾从制度层面去检讨其原因。 [4] 南郭以为:实质问题在于中共政权从来没有取得人民的同意和授权,而是依赖暴力、欺骗、愚民加恐怖维持其专制暴政统治。暴力并非政府合法性的依据,而中共的所谓[政绩]祸国殃民成份远大于成就。
   
   4.雪球先生指出:共产政权既然反对神的存在否定天命,又反对西方的政治选举制度, 那么其权利合法性的证明靠的是马克思编造出来的、无需科学证明的共产主义乌托邦,共产党因自称代表"一切阶级社会掘墓者的无产阶级"而自动获得权力。 由于共产党政权存在著权力合法性来源的骗局随时都有穿帮的可能,所以它们反对民主、实行党禁、钳制舆论、禁锢思想、镇压一切反对派就顺理成章。 [5]
   5.王润生说道:政权否合法有价值判断与事实判断之分,前者即根据一定的价值标准,判断该政权与该价值是否吻合;后者即观察该政权管辖下的绝大多数人民是否承认该政权的合法性(代表性)。如果以民主为政权的合法性之价值标准,中共从执政之初便不具有合法性。但问题是,当时绝大多数中国人并不怀疑它的合法性,他们接受甚至自愿地选择了它,虽然这个选择过程没有经过一套严格的程序。从事实这个层面看,中共政权在产生之初是具有合法性基础的。[6] 这里王润生先生混淆了[自愿同意]与[被欺骗同意]的原则区别。民事行为若基于欺诈而产生,自始无效因为其同意不具有自愿的基础,同理政治选择唯有基于信息公开而非信息封锁欺骗情况下的选择才是合法有效的。因此从事实层面,中共政权产生之初同样不具有合法性。
   
   
   6.吴中英写道:" 权力党",是指掌握、占有或垄断国家权力的政党。而" 政党领导国家政权",就是政党对国家权力的占有或垄断的一种方式。 政党是一个政治组织。而国家,也可以说是一个独一无二的垄断的政治组织。如果不受其他国家或政党的控制,那么,他就是一个独立的政治组织。也就是说,政党与国家是两个相互独立的政治组织。所以,政党占有国家的权力,就像是一个人占有另一个人的权力。在国家的非常时期, 国家不能独立地、很好地实施自己的权力,为了国家的权力可以更合理地实施、更好地实现,为了国家可以有更好的发展方向等等,可以让政党占有或垄断国家的权力。这就是政党合法地占有了国家的权力。 但是,在国家的正常时期,国家完全能够独立地、很好地实施自己的权力,那么,不管政党以任何理由占有或垄断国家的权力,都是非法的。这就是政党非法侵占了国家的权力。因此,在国家的正常时期," 权力党"的存在是不合理的、是非法的。 [7]
   
   归纳上述各种主张,就政治的性质而言:传统专制政治与现代民主政治及工具性政治与目的性政治之分;中共自称是共和国,也自欺是人民民主制,因而肯定不能适用传统专制政治标准;适用现代民主政治标准,则中共肯定从建政之初迄今从未获得合法性证明。 就政权的合法性评判标准而论,则有如下几种:暴力、政绩、道义、价值判断、事实判断、天命、政治选举、非常时期、正常时期、列宁主义提供的合法性价值观是无产阶级专政理论,毛泽东则将之修改为易于为具有传统意识的中国民众接受的一套准则:代表占人口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人民的利益,为人民服务、做人民的公仆等等。" 六·四" 大屠杀,疯狂镇压法轮功,既扼杀了中国社会和平改革的最后希望,同时毁掉了中共自己。至此,中共执政的合法性在国人心中彻底丧失。中共政权的苟延残喘已经完全靠暴力欺骗和恐怖特务黑社会流氓手段高压维系了,但它的谎言和欺骗业已失灵。
   
   暴力并非政权合法性的标准,否则纯属成王败寇的强盗逻辑;流氓强盗依赖暴力同样可以建立起有效的统治,但并不能因此而自动获得政权的合法性。况且此一时彼一时,一切因时间地点条件为转移。
   
   政绩也非政权合法性标准,希特勒法西斯统治的政绩可谓辉煌但决不能因此证明法西斯政权的合法!何况中共的所谓政绩与法西斯德国根本无法相提并论,其祸国殃民性质远比造福人民大得多,在中共专制暴政下,造成国人道德、信仰、生态危机三危并临,实在谈不上什么政绩;
   
   就道义价值判断,中共完全不具丝毫合法性,它夺权靠暴力谎言和欺骗,维持政权还是靠暴力谎言恐怖专制,毫无道义基础可言;
   
   从事实层面看,中共政权在产生之初表面的合法性基础 [8]稍加分析也不能成立。因为民众接受中共统治的事实是建立在信息垄断封锁愚民政策基础上的,实质上是在受欺骗的情况下,信息不通人们处于无知状态下受中共欺骗宣传误导下的同意,因而并非真实意思表示;而受骗的非真实意思表示自始无效。因此即便从事实层面判断分析,中共从执政之初即不具备合法性!更不用说中共执政 58年从未举行过一次真正意义上的自由选举!
   
   古代社会的天命说标准对中共政权更不适用。中共极力鼓吹无神论,中共建政后干尽了欺天悖理诽谤上帝诋毁神明毁灭传统文明道德的勾当;因此用天命来为中共合法性辩护显然对不上号;
   
   至于非常时期说同样不能证明中共政权的合法性。首先该非常时期说本身不能成立,除非对所谓正常与非常时期有明确的定义,难以实际操作;如果夺权之初或当时或建政后一段必要时期可称之为非常时期的话,中共早已进入正常执政时期,因而必须还政于民!
   
   无产阶级专政与人民民主专政或毛氏95%对人民实行民主对敌人实行专政之论,更是荒唐至极;因为该理论并非真理,仅是人为提出的一种谬论而已;它煽动仇恨鼓动斗争,至于 5%的敌人是不确定的,实质成为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奴才标准,任何人只要不随独裁专制者之意随时可以打成敌人进而被中共专政!刘少奇,邓小平,林彪,王张江姚四人帮在文革中的下场,胡跃邦,赵紫阳在邓小平时代的遭遇甚至陈希同、陈良宇的下场皆是明证;
   
   现代民主政治政权合法性的普世公认标志即是主权在民, 政府的合法性源于人民的同意授权,此种同意授权必须经过定期的在不受暴力威胁利诱的情况下,公开自由选举得以证明 。凡是不经定期自由选举,凭武力暴力欺骗恐怖手段获取和维持的政权,均不具有合法性。既然中共自建政以来从未举行过任何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公开自由选择,既然中共政权迄今无法证明其获得了中国人民的同意授权,因此,中共政权实质上始终不合法,事实上中共自已始终对自已非法窃取的政权合法性缺乏自信也不敢相信,这正是中共始终强制实行党禁、报禁、言禁的根源。
   
   2006年2月6日初稿
   2007年2月18日修定
   
   
   
   
   
   
   [1] 张英红《反党不是罪》
   [2] 刘宗正〈论外来政权〉
   [3] 刘晓波〈中共合法性来源的错位〉
   [4] 刘晓波《中共合法性来源的错位》
   [5] 雪球《中共政权的恐惧》
   [6] 王润生〈中共政权合法性危机〉
   [7] 吴中英《论权力党存在的合法性与非法性——中共现在的非法存在》
   [8] 王润生〈中共政权合法性危机〉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