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大家]->[郭国汀律师专栏]->[质疑刘晓波先生盛赞俞可平民主论 郭国汀]
郭国汀律师专栏
·1983年10月1日和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7年7月20日协会船舶港口险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8年6月1日协会造船厂的风险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乘客设备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航次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全损、共同海损和3/4碰撞责任航次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运费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机器损害附加免赔额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5年11月1日协会游艇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7年7月20日协会船壳定期保赔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附加免赔额适应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额外责任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全损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限制危险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运费航次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6年1月1日协会运费共同海损-污染费用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7年1月1日协会集装箱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7年7月20日协会渔船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搬移另件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附加危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全损、共同海损、3/4碰撞责任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营运费用和增加价值(全损险,包括额外责任)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租赁设备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7年3月1日协会船舶抵押权人利益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4)英国协会保险运费、战争、罢工险保险条款英中对译
·1982年1月1日协会货物罢工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营运费用和增值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战争险和罢工险条款/郭国汀译
·The Practice of Marine Insurance: Marine Insurance Policy Forms
·1982年1月1日协会货物战争险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运费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运费定期战争和罢工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6年1月1日协会运费共同海损-污染费用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5)《CIF 和 FOB 合同》第四版 郭国汀主译校
·《cif与fob合同》序
·《cif与fob合同》译后记
·郭国汀译《CIF 和FOB合同》读后
·《CIF和 FOB合同》第四版 郭国汀主译校
·《CIF 和 FOB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二章 装运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四章 保险(王崇能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五章 交单和付款(高建平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六章 法律救济(梅欢雪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七章 冲突法(黄辉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八章 各种类型的FOB合同(陈真,王崇能,黄辉,郭国汀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九章 FOB交付(蔡仲翰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十章 FOB价格条款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十一章 付款与接受(王力耘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十二章保险 (李小玲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十三章 法律救济(李小玲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十四章 法律冲突(王力耘译)
***(6)《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Scrutton on 租船合同与提单》序
·我为法学翻译辩护- 《SCRUTTON租船合同与提单》译后记 
·《SCRUTTON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一章:合同的性质、效力与解释
·《Scrutton 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二章:合同当事人
·《SCRUTTON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三章:代理
·《Scrutton 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四章:租船合同
·《SCRUTTON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五章:作为合同的提单
·《Scrutton 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六章:租船合同项下货物的提单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七章:合同条款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八章:陈述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九章:合同的履行:装船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章:提单作为物权凭证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一章:船东对承运贷物的灭失或损坏之责任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二章:合同的履行:航次租船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三章:合同的履行:卸货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四章:滞期费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五章:运费
·《SCRUTTON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十六章:定期租船
·《Scrutton 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十七章:联运提单,联合运输,集装箱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八章:留置权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九章:损害赔偿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二十章:1971年〈海上货物运输法〉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二十一章:管辖权与诉讼时效
***(7)《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校
·王海明序《Omay 海上保险的法律与保险单》
·《OMAY海上保险的法律与保险单》序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译后记
·朱曾杰序《OMAY海上保险的法律与保险单》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一章:导论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二章:海上保险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三章:船舶险I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四章:船舶险II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五章:货物风险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六章:货物除外责任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七章:碰撞责任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八章:战争险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九章:罢工、暴乱和民事骚乱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章:近因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一章:施救费用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二章:共同海损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三章:救助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四章:全损\实际全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质疑刘晓波先生盛赞俞可平民主论 郭国汀

质疑刘晓波先生盛赞俞可平民主论 郭国汀
   (自由圣火首发稿)
   文章摘要: 刘晓波如此盛赞俞文似有误导公众之嫌,他试图让国人相信俞文说清了民主常识,要公众相信(中共)对民主的理解与大陆自由知识界的理解没有区别,不仅是民间自由主义者的共识,也系党内开明派的共识。刘还特意强调俞一直是民主宪政的倡导者,因而俞氏民主观是可信的!
   作者 : 郭国汀,
   發表時間:2/12/2007
   近来俞可平一篇《民主是个好东西》,被刘晓波先生盛赞有加。其实,中共官员或体制内人士,那怕是最先进者其论文虽然不乏闪光点,然而均难免有个致命的弱点:自觉或被迫不触及足以动摇中共专制暴政根基的底线。作为胡锦涛智囊的俞氏岂能例外?俞氏民主实质要害何在?
   
   一、刘晓波先生盛赞俞文似乎过头了
   
   刘晓波先生称赞到:俞文与其他中共高官的民主说辞完全不同,一扫" 党主民主"的话语霸权,尽脱中共民主集中制的八股说辞,不再重弹"中国特色民主"的老调,甚至不提胡温政权的党内民主和温饱权优先,而是赞美源于西方的普世民主 ; 俞文不是泛泛地赞扬民主,而是针对中共官场的普遍腐败谈民主,驳斥了抵制民主的"特殊国情论";由于俞氏被外界称为"胡锦涛的文胆",他的民主赞歌似乎就别具微言大义 ; 与目前大陆知识界的民主论述相比,俞文具有少见的简洁性和通俗性,全文不到二千字却基本说清了民主常识 ; 俞文反映了中共的蜕变,反映了中国社会在价值观念上的分化或多元化趋向,不仅在民间社会日趋明显,而且在中共内部也不断显现; 中央编译局副局长俞可平一直是宪政民主的提倡者;俞文反衬出中共高层的言行背离; 迄今还看不到官方进行政治改革的诚意,官方何时启动政治民主化的前景更是难以断定 ; 官方如要启动政治民主化进程,与其高调赞民主,不如低调做民主.[1]
   
   数日后刘晓波言犹未尽再次激情洋溢地赞颂到: "大陆自由主义知识界对自由民主的学术性论述迄今还没有一篇文章的影响能够超过俞先生的《民主是个好东西》。 俞文的广泛影响,特别是在大陆民间的影响,与其通俗的表述方式有关。 俞文对民主的理解与目前大陆自由知识界的理解,基本上没有区别。俞文所讲的民主常识,不仅早已成为民间自由主义者的共识,也早已成为党内开明派的共识。俞文具有少见的简洁性和通俗性,没有长篇大论的抽象论证,也没有半生不熟的概念,用的是大众化语言,简明扼要且针对现实, 基本说清了民主常识,具有直接打动大众的穿透力。我预测, "民主是个好东西"这句话,必将变成广为流行的公共话语。在如何把源于西方的自由民主理论变成大众常识这点上,俞文值得自由知识界的学习,学习其通俗化表达的技巧,学习其制造流行观念的能力。俞氏在此前出版过多部有关民主、宪政、民间自治的理论著作(如《政治与政治学》、《增量民主与善治》、《权力政治与公益政治》、《全球化:西方化还是中国化》、《中国公民社会的制度环境》、《中国公民社会的兴起与治理的变迁》、《民主与陀螺》等)。" [2]
   
   刘晓波如此盛赞俞文似有误导公众之嫌,他试图让国人相信俞文说清了民主常识,要公众相信(中共)对民主的理解与大陆自由知识界的理解没有区别,不仅是民间自由主义者的共识,也系党内开明派的共识。刘还特意强调俞一直是民主宪政的倡导者,因而俞氏民主观是可信的!有意思的是,刘晓波似乎有意将俞可平与吴思、刘军宁相提并论,因为刘军宁先生是目前大陆最佳的宪政研究专家,吴思据称也凭首创潜规则概念名燥一时。将他们三人并列让人们产生刘吴亦赞同刘氏之论,难免有搭配促销俞氏民主概念之嫌。
   
   二、俞文鼓吹什么样的民主
   
   俞氏确实在其文中先说了一番动听的民主常识,但要害在于他暗中巧妙地塞进中共私货,而抽掉了民主的实质,至少有公然愚弄公众之虞。
   俞说:"民主政治不会自发运转,它需要人民自己和代表人民利益的政府官员去推动和实践"。
   [人民自已]推动和实践当然正确,关健在于中共一党专制独裁条件下根本不可能有所谓[代表人民利益的政府官员 ],既然[三个代表]硬塞入宪法,中共官员自然就"代表"了人民的利益。因此俞氏要人们相信中共政府官员的主导民主政改,然而中共的流氓邪教本质决定了其决不可能自我改良,而病入膏肓的中共专制暴政早已没有任何法律、道义、民意资源继续主政或主导政改。
   俞似是而非地论道:"民主确实会使公民走上街头,举行集会,从而可能引发政局的不稳定;民主使一些在非民主条件下很简单的事务变得相对复杂和烦琐,从而增大政治和行政的成本;民主需要反复的协商和讨论,常常会使一些本来应当及时做出的决定,变得悬而未决,从而降低行政效率;民主还会使一些夸夸其谈的政治骗子有可乘之机,成为其蒙蔽人民的工具"。
   宪政民主的核心在于通过不可避免的制约磨擦手段,限制政府及其官员的权力,从而使人民摆脱专制暴政的淫威. 实质正义以程序正义为必要条件,宪政民主政治有一整套完整的议事决策法定程序,充分保证了政府决策行政的科学性,稳妥性从而能有效地避免如愚味无知的中共搞的一系列祸国殃民劳民伤财的政治运动:大跃进,公社化,文革, 天安门屠杀,镇压法轮功,血洗东洲等,其效率越高对国家国民的危害越大!政治骗子是极权专制的必然副产品,因为专制暴政下不存在任何有效的外部制约力量,不受有效制约的绝对权力,必然导致绝对腐败残暴,而中共专制暴政正是此种不受任何有效制约的绝对权力!是故自1949 年以降,中国大陆官场实质正是众多政治骗子的天堂,中共本身正是[土匪骗子党],而宪政民主制下根本没有政治骗子立足之地。即便真有个别政治骗子骗术一时得呈,主权者人民也很容易行使主权监督权弹劾权将其选下去!
    俞耸人听闻地说道:"民主可能破坏法制,导致社会政治秩序的一时失控,在一定的时期内甚至会阻碍社会经济的增长;民主也可能破坏国家的和平,造成国内的政治分裂;民主的程序也可能把少数专制独裁者送上政治舞台。所有这些,都已经在人类的现实生活中出现过,并且还可能不断再现" .
    在一个三权分立,政府各部分权力相互制约,司法独立,结社自由、言论舆论自由、军队国有化的政宪民主国度,法治能有效保障民主,人权获得充分保护,通常根本不会发生俞先生杜撰的:民主会破坏法制、政治失秩失控、阻碍经济、破坏和平、政治分裂、独裁者上台之情形 .即便在特殊情况下出现此类情事,也容易在民主法治权力制衡的机制下得以及时纠正。法院公正审判,新闻及时客观报导,当政者不顾民意损害人民利益根本不可能长久执政,因为选民的选票迫使政治家必须尊重民意而不敢胡作非为。
   俞貌似客观地称:"一些政治家不了解民主政治的客观规律,不顾社会历史条件,超越社会历史发展阶段,不切实际地推行民主,结果只会适得其反。一些政客则把民主当作其夺取权力的工具,以 "民主"的名义,哗众取宠,欺骗人民"。
    凡是说假话玩厚黑的当政者即是政客,中共高官几乎百分之百靠说假话搞阴谋起家,因为在专制独裁体制下,只能盛产奴才而无法重用人才,奴才最善于察言观色,投上司所好,因此必然贿赂公行贪污受贿甚行,故中共专制独裁体制下盛产政客而几乎没有政治家;凡是诚实正直出于公义公心为国为民服务者才是政治家,民主宪政国家选举产生的当政者大多属之,盖在一个司法独立新闻自由的自由民主法治宪政国家,政客很容易被揭穿,而政治家则可能有流芳百世的荣耀,美国即是典型盛产政治家的国度。国人被中共愚弄了 58年,全体国民精神惨遭中共专制暴政的强暴了58年,而这一切正是中共以[人民民主]的名义进行的!
    俞氏民主条件论称:"实现民主需要具备相应的经济、文化和政治条件,不顾条件而推行民主,会给国家和人民带来灾难性的结果。推行民主的时机和速度,选择民主的方式和制度,则是有条件的。一种理想的民主政治,不仅与社会的经济制度和经济发展水平、地缘政治、国际环境相关,而且与国家的政治文化传统、政治人物和国民的素质、公民的生活习惯等密切相关"。
    当今之世全世界180 余个国家和地区,仅剩下45个专制国,中共专制暴政无疑是其中最腐败无能也是最残暴的,中国总体经济实力据称有了飞速的发展,因此胡锦涛出国那怕随行人员仅几十人也得包整座五星宾馆以示威风,仅此一项在宪政民主国家足以让胡下台。至于胡氏私自无条件放弃非洲数百亿美元的国家债权更是宪政民主制国度的天方夜潭,中华传统正宗儒释道文化是全世界最优秀的文化之一,目前中国各方面条件至少比美国独立战争时期好上数倍,因此俞氏条件论无非试图让国人相信中国人素质不行,不能实行民主,要等到中共党政官员先富起来以后,客观条件也就成熟了。
    俞这段话特别耐人寻味:"民主需要启蒙,需要法治,需要权威,也需要暴力来维护正常的秩序 。但是,推行民主的基本手段不应当是国家的强制,而应当是人民的同意。民主既然是人民的统治,就应当尊重人民自己的自愿选择。从国内政治层面说,如果政府主要用强制手段,让人民接受不是他们自己选择的制度,那就是国内的政治专制,是国内的暴政 [3];如果一个国家主要用强制的手段,让其他国家的人民也接受自己的所谓民主制度,那就是国际的政治专制,是国际的暴政"。
    曹维录先生一针见血地指出俞氏民主的实质:在中共看来,民主的主导者和主体不是公民而是独裁政府,既然其"三个代表"了人民,实行的独裁统治就是"人民的选择 "。而异议人士则是"以民主的化身自居,在民主的名义下去强迫人民做什么和不做什么"。要等人民的素质提高后才能实行民主(需要启蒙);对异议人士因言治罪是必要的(需要法治);独裁统治不但要坚持,而且要更加凶狠(需要权威);对和平民众动用军队镇压,对坚持信仰群体的迫害理所应当(需要暴力维护秩序)。在俞可平看来,在独裁国家如果实行民主制度,就是在 "让人民接受不是他们自己选择的制度",是"国内的政治专制"即是暴政!民主国家关注批评独裁国家人权问题是干涉内政是国际暴政!例如,加拿大哈柏政府对中共持强硬立场,坚持经济必须与人权同步,按俞氏之论则是干涉内政是国际暴政!
   
   俞不失时机地宣称:"我们正在建设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我们正在建设的,是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民主政治。我们不照搬国外的政治模式 。我们的民主政治建设,也必须密切结合我国的历史文化传统和社会现实条件。"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