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大家]->[郭国汀律师专栏]->[英国1215年自由大宪章]
郭国汀律师专栏
·郭国汀律师简介
·郭国汀律师文集总目录
·《我的二十年律师生涯》(1):坎坷律师路
·《我的二十年律师生涯》(2):灭顶之灾
·《我的二十年律师生涯》(3):奋力拚搏
·《我的二十年律师生涯》(4):东山再起
·《我的二十年律师生涯》(5):山重水复
·《我的二十年律师生涯》(6):我的中国心
·郭国汀坎坷律师路(8):不得不说的故事──精神病患者
·郭国汀坎坷律师路(7):知青岁月
·郭国汀坎坷律师路(9):孤独的长跑者
·郭国汀坎坷律师路(10):为法治而战
·郭国汀坎坷律师路(11):冤杀的「恶霸」
·郭国汀坎坷律师路(12):哲思飞天
·郭国汀坎坷律师路(13):我的精神病院生涯真相
·《我的二十年律师生涯》—与《中国律师网》网友们的对话
·New York Time A Mild Shanghai Lawyer and His Accidental Crusade
·Guoting(Thomas) Guo's Resume
·A Chinese Human Right lawyer’s story by Guo Guoting
·My life mission , to help my country to set up the true rule of law. By Guo Guoting
·New York Judge interview with Thomas G.Guo( Guo Guoting)
·China Human Right report 2005
·Is there human rights in China?
·Thomasguo 's speech on the searching Justice conference
·My Human Rights Lawyer’s Career (Profile)
·Index of Guo’s on Articles and Activity of Human Rights
·rticles written by and about Guo Guoting and International Report links
·Index of Guo’s works and articles on advocating freedom, human rights, democracy
·A Mild Shanghai Lawyer and His Accidental Crusade
·郭国汀从最佳海事律师到人权律师 【人物】
***政治学研究
·政治的基本概念
·正义的学说
·正义的第一原则:政治权力的合法性
·正义概念的进化与发展
·人民反抗暴政的革命权利
·当代世界政治现状
·独裁专权(即威权)与独裁统治及极权暴政
·政治权力的限制与平衡原理
·政治文化与政治
·什么是政治形态
·民主法治及权力
·True meaning of the Republicanism
·Judicial Independence and Canadian Judges
·如何制约流氓暴君下屠杀令扑灭宪政民主大革命?
·关于成立临时或流亡政府我的原则与立场
·公平游戏规则公平竞争是第一价值原则
·中国民主运动要不要遵守公平游戏规则?
·中国民运长期四分五裂的根源何在?
·郭国汀:唯有程序正义才能根治中国民运四分五裂顽症
·民运内部必须是平等尊重基础上充分争论协商妥协式的真诚合作
·自私是否人的本性?
·暴君与暴政
·暴力革命与和平演变的前提与条件
·关于暴力革命答深山质疑
·勇敢地参政议政吧!中国律师们!/郭国汀
·语言风格——关于袁红冰改良还是革命的争论
·就袁红冰之《改良还是革命》与申先生的论战/郭国汀
·英雄人格哲学—袁红冰《自由在落日中》读后
·划时代的政论——简评袁红冰《改良,还是革命?》
·为什么袁红冰之《改良,还是革命?》是划时代的政论?
·再论政治案低调消音妥协辩护论的严重危害性
·再论政治案件低调消音妥协辩护论的危害性引起争论
·政治案辩护律师的最佳策略
·驳政治肮脏论
·文字狱与极权专制体制
·暴政与人种的优劣/新南郭
·虚伪是极权专制的必然付产品
·极权专制政体与思想家
·最暴虐无道的政府!/南郭
·郭国汀:歌功颂德或批评批判?
·判断一个政权合法性的公认标准
·判断政府合法性的普世公认标准 郭国汀
·中国律师理所应当关心政治 郭国汀
·政治体制的根本问题
·中国的前途在于专制改良还是政治民主革命?
·西方现代政治民主的基本要件
·郭国汀: 政府无权杀人!
·政府绝对无权武力镇压(屠杀)和平集会示威游行或罢工的公民
·国民有权推翻暴力镇压(屠杀)和平抗议民众的任何政府
·中国历史上不存在极权
·民主政治的终极目标是自由——答尼采黄昏君的质疑/南郭
·极权专制独裁者与知识分子
·与网友谈论民主政治与政权合法性
·政府不得滥杀和平请愿公民的最新国际公约
·中共极权专制暴政祸国殃民绝对乏善可陈
·郭律师评价中国律师诉讼及司法体制现状
***(40)宪政研究
·什么是宪政?
·什么是共和?
·宪政的实质
·分權制衡理論的历史淵源
·中国自由文化运动与宪政研究
·The Arguments For and Against the Notwithstanding Clause
·Freedom is not free but it is costly
·宪法改革的设想 南郭提要
·联邦共和民主宪政体制是美国经久强盛不衰的原因
·党化党控教育是中共祸国殃民的一大罪恶
·立宪时代的法政哲学思考提要
·有限政府与法治宪政
·联邦主义要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英国1215年自由大宪章

自由大宪章
   
   (一二一五年六月十五日)
   受命于天的英格兰国王兼领爱尔兰宗主,诺曼底与阿奎丹公爵、安茹伯爵约翰,谨向大主教,主教,住持,伯爵,男爵,法官,森林官,执行吏,典狱官,差人,及其管家吏与忠顺的人民致候。
   

   由于可敬的神父们,坎特伯里大主教,英格兰大教长兼圣罗马教会红衣主教斯提芬;杜伯林大主教亨利……暨培姆布卢克大司仪伯爵威廉;索斯伯利伯爵威廉……等贵族,及其他忠顺臣民谏议,使余等知道,为了余等自身以及余等之先人与后代灵魂的安全,同时也为了圣教会的昌盛和王国的兴隆,上帝的意旨使余等承认下列诸端,并昭告全国:
   
   (1)首先,余等及余等之后嗣坚决应许上帝,根据本宪章,英国教会当享有自由,其权利将不受干扰,其自由将不受侵犯。关于英格兰教会所视为最重要与最必需之自由选举,在余等与诸男爵发生不睦之前曾自动地或按照己意用特许状所颁赐者,——同时经余等请得教王英诺森三世所同意者——余等及余等之世代子孙当永以善意遵守。此外,余等及余等之子孙后代,同时亦以下面附列之各项自由给予余等王国内一切自由人民,并允许严行遵守,永矢勿渝。
   
   (2)任何伯爵或男爵,或因军役而自余等直接领有采地之人身故时,如有已达成年之继承者,于按照旧时数额缴纳承继税后,即可享有其遗产。计伯爵继承人于缴纳一百镑后,即可享受伯爵全部遗产;男爵继承人于缴纳一百镑后,即可享受男爵全部遗产;武士继承人于最多缴纳一百先令后,即可享受全部武士封地。其他均应按照采地旧有习惯,应少交者须少交。
   
   (3)上述诸人之继承人如未达成年,须受监护者,应于成年后以其遗产交付之,不得收取任何继承税或产业转移税。
   
   (4)凡经管前款所述未达成年之继承人之土地者,除自该项土地上收取适当数量之产品,及按照习惯应行征取之赋税与力役外,不得多有需索以免耗费人力与物力。如余等以该项土地之监护权委托执行吏或其他人等,俾对其收益向余等负责,而其人使所保管之财产遭受浪费与损毁时,余等将处此人以罚金,并将该项土地转交该采地中合法与端正之人士二人,俾对该项收益能向余等或余等所指定之人负责。如余等将该项土地之监护权赐予或售予任何人,而其人使土地遭受浪费与损毁时,即须丧失监护权,并将此项土地交由该采地中之合法与端正人士二人,按照前述条件向余等负责。
   
   (5)此外,监护人在经管土地期间,应自该项土地之收益中拨出专款为房屋、园地、鱼塘、池沼、磨坊及其他附属物修缮费用,俾能井井有条。继承人达成年时,即应按照耕耘时之需要,就该项土地收益所许可之范围内置备犁、锄、与其他农具,附于其全部土地内归还之。
   
   (6)继承人得在不贬抑其身分之条件下结婚,但在订婚前应向其宅人之卑属亲族通告。
   
   (7)寡妇于其夫身故后,应不受任何留难而立即获得其嫁资与遗产。寡妇之嫁奁,嫁资,及其应得之遗产与其夫逝世前为二人共同保有之物品,俱不付任何代价。[自愿改醮]之寡妇得于其夫身故后,居留夫宅四十日,在此期间其嫁奁应交还之。
   
   (8)寡妇之自愿孀居者,不得强迫其改醮,但寡妇本人,如执有余等之土地时,应提供保证,未得余等同意前不改醮。执有其他领主之土地者,亦应获得其他领主同意。
   
   (9)凡债务人之动产足以抵偿其债务时,无论余等或余等之执行吏,均不得强取收入以抵偿债务。如负债人之财产足以抵偿其债务,即不得使该项债务之担保人受扣押动产之处分。但如债务人不能偿还债务,或无力偿还债务时,担保人应即负责清偿。担保人如愿意时,可扣押债务人之土地与收入,甚至后者偿还其前所代偿之债务时为止。惟该债务人能证明其所清偿已超过保人担保之额著,不在此限。
   
   (10)任何向犹太人借债者,不论其数额多少,如在未清偿前身故,此项债款在负责清偿之继承人未达成年之前不得负有利息,如此项债务落入余等之手,则余等除契据上载明之动产以外,不得收取任何其他物品。
   
   (11)欠付犹太人债务者亡故时,其妻仍应获得其嫁资,不负偿债之责。亡故者如有未成年之子女时,应按亡者遗产之性质,留备彼等之教养费,剩余数额,除扣还领主应得之报效外,始可作为清偿债务之用。关于犹太人以外之债务,同样依此规定处理。
   
   (12)除下列三项税金外,设无全国公意许可,将不征收任何免役税与贡金。即(一)赎回余等身体时之赎金[指被俘时]。(二)策封余等之长子为武士时之费用。(三)余等之长女出嫁时之费用——但以一次为限。且为此三项目的征收之贡金亦务求适当。关于伦敦城之贡金,按同样规定办理。
   
   (13)伦敦城,无论水上或陆上,俱应享有其旧有之自由与自由习惯。其他城市、州、市镇,港口,余等亦承认或赐予彼等以保有自由与自由习惯之权。
   
   (14)凡 在上述征收范围之外,余等如欲征收贡金与免役税,应用加盖印信之诏书致送各大主教,主教,住持,伯爵与男爵指明时间与地点召集会议,以期获得全国公意。此 项诏书之送达,至少应在开会以前四十日,此外,余等仍应通过执行吏与管家吏普遍召集凡直接领有余等之土地者。召集之缘由应于诏书内载明。召集之后,前项事件应在指定日期依出席者之公意进行,不以缺席人数阻延之。
   
   (15)自此以往,除为赎还其本人之身体,策封其长子为武士,与一度出嫁其长女以外。余等不得准许任何人向其自由人征取贡金。而为上述目的所征收之贡金数额亦务求合乎情理。
   
   (16)不得强迫执有武士采地,或其他自由保有地之人,服额外之役。
   
   (17)一般诉讼应在一定地方审问,无需追随国王法庭请求处理。
   
   (18)凡关于强占土地,收回遗产及最后控诉等案件,应不在该案件所发生之州以外地区审理。其方法如下:由余等自己,或余等不在国内时,由余等之大法官,指定法官二人,每年四次分赴各州郡,会同该州郡所推选之武士四人,在指定之日期,于该州郡法庭所在地审理之。
   
   (19)州郡法庭开庭之日,如上述案件未能审理,则应就当日出庭之武士与自由佃农中酌留适当人数,俾能按照事件性质之轻重作出合宜裁决。
   
   (20)自由人犯轻罪者,应按犯罪之程度科以罚金;犯重罪者应按其犯罪之大小没收其土地,与居室以外之财产;对于商人适用同样规定,但不得没收其货物。凡余等所辖之农奴犯罪时,亦应同样科以罚金,但不得没收其农具。上述罚金,须凭邻居正直之人宣誓证明,始得科罚。
   
   (21)伯爵与男爵,非经其同级贵族陪审,并按照罪行程度外不得科以罚金。
   
   (22)教士犯罪时,仅能按照处罚上述诸人之方法,就其在俗之财产科以罚金;不得按照其教士采地之收益为标准科处罚金。
   
   (23)不得强迫任何市镇与个人修造渡河桥梁,惟向未负有修桥之责者不在此限。
   
   (24)余等之执行吏,巡察吏,检验吏与管家等,均不得受理向余等提出之诉讼。
   
   (25)一切州郡,百人村,小镇市,小区——余等自己之汤沐邑在外——均应按照旧章征收赋税,不得有任何增加。
   
   (26)凡领受余等之采地者亡故时,执有余等向该亡故者索欠之特许证状之执行吏或管家应即依公正人士数人之意见,按照债务数额,将该亡故者之动产加以登记与扣押,使 在偿清余等债务之前不得移动。偿清后之剩余,应即交由死者之遗嘱执行人处理。如死者不欠余等之债,则除为其妻子酌留相当部分外,其余一切动产概依亡者所指定之用途处理。
   
   (27)任何未立遗嘱之自由人亡故时,其所遗动产应依教会之意见,经由其戚友之手分配之,但偿还死者债务之部分应予留出。
   
   (28)余等之巡察吏或管家吏,除立即支付价款外,不得自任何人之处擅取谷物或其他动产,但依出售者之意志允予延期付款者不在此限。
   
   (29)武士如愿亲自执行守卫勤务,或因正当理由不能亲自执行,而委托合适之人代为执
   
   行时,巡察吏即不得向之强索财物。武士被率领或被派遣出征时,应在军役期内免除其守卫勤务。
   
   (30)任何执行吏或管家吏,不得擅取自由人之车与马作为运输之用,但依照该自由人之意志为之者,不在此限。
   
   (31)无论余等或余等之管家吏俱不得强取他人木材,以供建筑城堡或其他私用,但依木材所所有人之意志为之者不在此限。
   
   (32)余等留用重罪既决犯之土地不得超过一年零一日,逾期后即应交还该项土地之原主。
   
   (33)自此以后,除海岸线以外,其他在泰晤斯河,美得威河及全英格兰各地一切河流上之堰坝与鱼梁概须拆除。
   
   (34)自此以后,不得再行颁布强制转移土地争执案件至国王法庭审讯之敕令,以免自由人丧失其司法权。
   
   (35)全国应有统一之度量衡。酒类、烈性麦酒与谷物之量器,以伦敦夸尔为标准;染色布、土布,锁子甲布之宽度应以织边下之两码为标准;其他衡器亦如量器之规定。
   
   (36)自此以后发给检验状(验尸或验伤)时不得索取或给予任何陋规,请求发给时,亦不得拒绝。
   
   (37) 任何人以货币租地法,劳役租地法,或特许享有法保有余等之土地,但同时亦保有其他领主之兵役采地者,余等即不得借口上述诸关系强迫取得其继承人(未成年 人)及其所保有他人土地之监护权。除该项货币租地,劳役租地与特许享有租地负有军役义务外,余等皆不得主张其监护权。任何人以献纳刀、剑、弓、箭等而得为余等之小军曹者,余等亦不得对其继承人及其所保有之他人土地主张监护权。
   
   (38)自此以后,凡不能提供忠实可靠之证人与证物时,管家吏不得单凭己意使任何人经受神判法(水火法)。
   
   (39)任何自由人,如未经其同级贵族之依法裁判,或经国法判决,皆不得被逮捕,监禁,没收财产,剥夺法律保护权,流放,或加以任何其他损害。
   
   (40)余等不得向任何人出售,拒绝,或延搁其应享之权利与公正裁判。
   
   (41)除战时与余等敌对之国家之人民外,一切商人,倘能遵照旧时之公正习惯,皆可免除苛捐杂税,安全经由水道与旱道,出入英格兰,或在英格兰全境逗留或耽搁以经营商业。战时,敌国商人在我国者,在余等或余等之大法官获知我国商人在敌国所受之待遇前,应先行扣留,但不得损害彼等之身体与货物。如我国商人之在敌国者安全无恙,敌国商人在我国者亦将安全无恙。
   
   (42)自此以后,任何对余等效忠之人民,除在战时为国家与公共幸福得暂加限制外,皆可由水道或旱道安全出国或入国。但监犯与被褫夺法律保护权之人为例外,关于敌国人民与商人,依前述方法处理。
   
   (43)领有归属土地——诸如自窝林福德,诺定昂,波罗因,兰开斯忒诸勋爵领有者,或其他归属于余等之男爵领地——之附庸亡故时,其继承人不另缴承继税。余等亦不得令其提供较男爵生前更多之役务,一切应依该采地在男爵手中时为标准。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