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少坤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郭少坤文集]->[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七)]
郭少坤文集
·我看“全运会”
·被劫持了的共和国法律和人间道义
·“与时俱进”的李大进
·谁来替共产党的干部还170年的“吃饭钱”
《议报》
·我为什么两次入狱坐牢——一个大陆警察的自述
·从“中国人权事件”说开去
·致公安部周永康部长和党组领导人的一封公开信
·是谁在诱导我“将去天安门广场自焚”?
·共产党在为谁而“买单”?
·我对中国人权主席刘青的看法
·坐牢心得几则
·清明祭
·就这样的“保先”?
·“海外民运与本土相结合”之我见
·致留任“中国人权”理事们的公开信
·“八问”连战先生
·如何处置刘青
·“风波”过后是瘟疫
·他们都疯了
·警察,民主的卫士
·维权难、难于上青天
·民主的血腥与火
·并非戏言谶语
·“邪灵”是如何附上我的肉体的
·谁知道会“研究”到什么时候
·和张林先生说几句话
·第三次致公安部周永康部长的申诉信
·人民在呼唤“中国人权”
·可怜的我们
·母亲啊,我用什么来安慰您!
·猫不抓鼠也能当“先进”
·腥风血雨见真情——纪念于浩成先生八十寿辰
·只许州官放火 不许百姓点灯——再谈林樟旺一案
·不得不说的话
·从“人托”所想到
·村支部书记之死
·从太石村联想到果园村
·俺和共和国说几句话
·又是谁在违法犯罪
·让我沉重的二零零五年
《自由圣火》
·走到今天的我——我的自述
·暴政猛于虎
·又一个“王彬余”
·再说“我为中国警察汗颜”——兼答一个中国网友
·枪声、悲声,声声令人心碎
·一张脸、一只眼睛、一条腿能值多少钱——问问共产党
《大纪元》
·对早年加入共青团的幼稚行为表示深深的后悔
2006
《北京之春》
·中国社会的犯罪层次及其特点
·谁是当代最可爱的人
·实话实说“法轮功”
《人与人权》
·怒向青史问开明
·人之将死 其言也善
《议报》
·致公安部周永康部长和部党组的申诉信
·谈谈胡锦涛先生的“荣辱观”
·解读“八荣八耻”
·为中国警察鸣不平
·没有民主的农村
·想念天水
·中国足球与中国功夫
·“平安无事了”吗?
·随处可见的“荣耻观”
·“七一”到了,和共产党说几句心里话
·七月流火 想起杨建利先生
·陈光诚真有罪吗?!
·“公务员又加薪了”
·牛志远和陈至立
·共产党的“党内民主”能实现吗?
·感慨“人民警察”的“神圣”——接受《美国之音》采访后感
·笑看中国贪官的“落马”之道
·一路走来一路忧
·《中非高峰论坛》下的民主论坛
·我们还能做什么
·书记与狗
·物价上涨下的民众感叹
·是体育强国,还是得了“金牌病”?
《民主论坛》
·祝贺《民主论坛》改版成功
·和于浩成老师诗一首
·新旧“民谚”浅析
·狗年杂感
·雪中情
·向“劳改犯”告状
·“情人节”时想“情人”
·生不如死
·你看咱中国人的那“眼神”
·“植树节”感言
·我眼中的“流氓”
·流氓眼中的“我”
·“笑”的百态
·〔望江南〕清明泪(五首)
·假如
·马列主义和“荣辱观”
·“都是神经病”
·“五.一”感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七)

郭少坤

   曾经在国内的一篇报道中看到这样一则消息,说是现在中国的官员与民众的比例是26:1。也就是说,用过去封建社会时期的老百姓话讲,就是每26名老百姓就要养活一个“吃皇粮”的。据说,这一数据不但是创下了历史上官民比例的最高纪录,也到了后无来者的腐败状态。更加令人难以理解和不能容忍的是,这些创历史纪录的“吃皇粮”和喝着纳税人血的各级政府官员们,不是在积极的“为人民服务”,而是在那里无所作为,甚至是在祸国殃民。

   中共中央的“发展农村经济,扶持农民致富”这一利国利民政策同样没有为基层政权重视,那么大一个乡政府,那么多乡干部,没有一个去主动到村子里和农民们协商如何落实政策,没有一个去主动给农民们跑项目、搞贷款。当果园村村民自己东奔西走到外省找到人工养殖蘑菇的项目并找到乡政府并寻求他们的支持后,乡政府有关干部才不得不装模作样的表示“支持”,但拿什么来支持呢?村民们便以中央的文件精神要求乡信贷社为他们低息或者无息贷款,没想到,乡政府负责人根本不理睬什么中央文件精神,他们既不安排乡里的信贷社为农民们低息和无息贷款,反而以果园村的村民们屡屡上访告他们的状为由,拒绝让地方信贷社为农民们贷款,如此令人发指的打击报复行为再次激怒了果园村的村民们,农民代表徐善华、李永新等人再次到县里去反映,反映乡镇政府据不执行中央政策的问题,但这个县政府又能好到哪里去?仍然是不管不问。就这样,农民们在乡信贷社怎么也贷不到款,信贷社负责人告诉农民,如果想贷款就以8%的利息贷给他们,否则,便罢。天哪?8%的利息,这不明摆着是向农民们放高利贷吗?即使是民间私人贷款,也不过是10%左右,气得农民们放弃在乡里贷款的计划,决定自己想办法筹集资金,再难,也要把蘑菇种殖起来。用农民们自己的话说是“不蒸馒头蒸(争)口气!”

   为了把蘑菇种植起来,农民们东借西凑,求亲戚,拜朋友到处借钱,但农村的贫穷和农民们的社会关系使得他们很难一时凑够钱款,眼看着季节就要到来,种植蘑菇的一些程序就要启动,无奈中,农民徐善华等人打电话请我帮忙,问我能否在城里求朋友借给他们点钱。说实在话,如果我还是在公安局工作,不要说能够给他们借到钱了,即使用我本人多年积累的工资已经不下几十万,也足够给他们(其实,他们也只需要几万元人民币)解决问题了,哪里还用得着他们这样为难呢?!然而,今天的我毕竟已经分文不名了,连自己吃饭都成问题,哪里还有能力帮助农民们呢?尽管如此,我在乡亲们自强不息的精神感召下,还是通过市内一个朋友为他们借了3000元人民币,朋友说,这钱不要利息,什么时候有钱什么时候还,否则,就让农民们先用着。在回乡下时,我把借到的这3000元钱交给了徐善华等几个急需用钱的农户,他们不无感激地对我说“乡镇政府太缺德了,竟然要那么高的贷款利息,这哪里是落实共产党的富民政策,简直是在向我们放高利贷,多亏你帮助我们一点,我们一定会把这蘑菇种植起来,让他们这些当官的看看,我们离了他们能不能活下去!”(顺便提一下:由我借给农民们的3000元钱,至今我没有向他们要,因为已经由我在近两年来用自己微薄的稿费替他们慢慢还给了借钱的朋友。同时需要说的是,这朋友没要利息,应该说是比那些口口声声“三个代表”的乡镇政府官员好得多)

   在农民代表徐善华几户村民们的努力和鼓动下,这个村有了十几户种植蘑菇的人家,他们利用村里面闲置的土地和自己的自留地,盖上大棚,聘请了山东省的专业师傅,根据老师傅的指点,他们购买了种子、肥料等一系列必需物品,通过一个个辛勤的劳动日,经过汗流浃背劳作及其裹挟着的辛苦,果然是春华秋实,在2004年的秋冬交接之际,农民们种植的蘑菇终于有了收获,我在回乡下时,看到农民们开始卖掉自己种植的蘑菇,换回了自己用血汗挣来的经济收入,望着农民们成功的喜悦,我心中有着说不出的高兴,幸福中,我在弟弟家里找来种植蘑菇的二位农户和为他们做技术服务的山东师傅,和他们一起喝了酒,以示庆贺。

   没想到的是,在喝酒其间,这位来自山东省的师傅给我们讲了他家乡(山东省定陶县)关于种植蘑菇的一则令人啼笑皆非的故事。

   这位姓崔的师傅给我们说,早在前几年,种植蘑菇就为他们那个地方所知,但是,始终没有搞起来,原因就出在当地政府及其领导人身上,因为当地领导人的欺上瞒下,弄虚作假,蘑菇就一直没有种植成功,但是,当地却骗了国家银行很多钱。他说,在2002年,胡锦涛到山东省定陶县视察工作,当地政府官员为了向胡锦涛表白他们的“政绩”,说他们这里种植蘑菇,因此经济发展很快,胡锦涛听后很感兴趣,说要到种植蘑菇的乡下去亲自看看。这一下子可急坏了省市县领导人,因为他们也不知道具体哪个乡种植蘑菇和种植得怎么样,情急之下,只有告诉某乡抓紧把这事办好,以迎接胡锦涛的检查。这个乡接到通知后,便连夜赶到河南省夏邑县一个种植蘑菇的乡里,向种植户高价买了一车蘑菇拉回乡下,又连夜盖起几个塑料薄膜大棚,然后把买来的蘑菇放在土上面,准备让胡锦涛来视察。此日,胡锦涛在各级领导人的陪同下来到这个乡,乡干部便带他们到刚刚化妆好的“蘑菇棚”去视察,果然,胡锦涛和陪同的领导人看到了“新鲜的蘑菇”。看后,胡锦涛连连说到“很好,此项目可行。”并告诉地方领导人要无息贷款给农民,让他们大力发展种植蘑菇事业。后来,当地农民因为听到了胡的指示精神,便纷纷到银行去贷款,可他们贷款后,也没有人领着他们种植蘑菇,更不懂得如何去种植蘑菇,结果是很多人用以买手机和摩托车,银行贷款也迟迟不归还。当地政府也对此置若罔闻,并说:“反正是国家银行的钱,又是中央领导批的,管他们干什么!”一副官僚主义面孔跃然纸上。此事,曾在当地一时传为笑柄。

   听了这位崔师傅的故事介绍,联系到果园村村民们在为了发展经济和个人致富的现实经过,人们在哭笑不得之际,再次感受到了地方政府及其官员的腐败无能,尤其是因为玩忽职守给国家和老百姓造成的灾难及其损失后果,因此,说他们是在祸国殃民并不为过。

   (未完待续)

    2007年6月27日星期三

    于徐州家中

自由圣火6/29/2007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