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少坤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郭少坤文集]->[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二)]
郭少坤文集
2001
《北京之春》
·致于浩成(2001.02.26)
·再致贾春旺部长的一封信
2003
《民主论坛》
·给美国王希哲、许月芬等朋友答谢信
·致周永康部长的申诉信
·北京上访纪实
·孙志刚还算是幸运的
·致一位美籍华人朋友程建伟的感谢信
·“自治”、“台独”及其他──兼致香港同胞
·农民如何被作贱、如何学会依法斗争
·中秋幽思
2004
《北京之春》
·民选村长为何被中共支部书记雇凶杀害
·怀念王永瑞老人
·我为中国警察汗颜
《民主论坛》
·再致周永康部长的申诉信
·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的故事──究竟是谁“代表人民的根本利益”?(上)
·二盘录相带的故事──究竟是谁“代表人民的根本利益”?(下)
·任长霞现象的思考
·人不如狗
·衷心的祝贺
·多么幸运的赵燕
·乡下奇闻轶事
·贺洪哲胜寿辰
·是“公务员”还是“共误员”
·谈“扩建烈士陵园“的意义
·从“魏基金奖”想到的王金波
·我投案、我自首
·又是“民主选举”时
·漫漫上访路、处处闻民情
·元旦有感
2005
《北京之春》
·我的一尊偶像
·我怎么“可能有危害国家利益和安全的行为”?
·说说“地主”和“贫农”的故事
·贺于浩成先生八十诞辰
·走进许良英
·是谁绑架了我?
《人与人权》
·悼念赵紫阳先生
·警察也是人
·从刘贤彬想到欧阳修的“纵囚论”
·啼笑皆非话民间
·是谁在挑战太阳
·令人心酸的真实故事
·“土匪,都是土匪!”
·我为什么不提倡“上诉”
《民主论坛》
·悼念赵紫阳先生
·鲍彤先生,您在哪?
·郭国汀先生又为斯民唤良心!
·也谈《反分裂法》
·我的“中日情结”
·只觉得吵闹
·谁来替他们维权
·有感于王金波的出狱归来
·民主的天敌
·贺《民主论坛》创刊七周年
·王泽臣出狱有感
·令人耳目一新的“民主论坛”
·关注刘飞跃
·我看“全运会”
·被劫持了的共和国法律和人间道义
·“与时俱进”的李大进
·谁来替共产党的干部还170年的“吃饭钱”
《议报》
·我为什么两次入狱坐牢——一个大陆警察的自述
·从“中国人权事件”说开去
·致公安部周永康部长和党组领导人的一封公开信
·是谁在诱导我“将去天安门广场自焚”?
·共产党在为谁而“买单”?
·我对中国人权主席刘青的看法
·坐牢心得几则
·清明祭
·就这样的“保先”?
·“海外民运与本土相结合”之我见
·致留任“中国人权”理事们的公开信
·“八问”连战先生
·如何处置刘青
·“风波”过后是瘟疫
·他们都疯了
·警察,民主的卫士
·维权难、难于上青天
·民主的血腥与火
·并非戏言谶语
·“邪灵”是如何附上我的肉体的
·谁知道会“研究”到什么时候
·和张林先生说几句话
·第三次致公安部周永康部长的申诉信
·人民在呼唤“中国人权”
·可怜的我们
·母亲啊,我用什么来安慰您!
·猫不抓鼠也能当“先进”
·腥风血雨见真情——纪念于浩成先生八十寿辰
·只许州官放火 不许百姓点灯——再谈林樟旺一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二)

郭少坤

   现在的中国流行这样一句话,说是“不怕黑社会,就怕社会黑”。从上文中所谈到的江苏省徐州市丰县范楼乡果园村所发生的几任村党支部书记前赴后继的公然贪污腐败而却受不到国家法律惩处的现实问题来看,虽然还不能完全肯定的说中国社会已经黑透了,但至少是通过这个村庄所发生的故事已经证明了社会的阴暗及其它之所以存在的根源;虽然说还不能现在就说中国共产党已经完全丧失了执政能力,但通过这个村庄之所以能够发生这样的一系列祸国殃民案件也就基本证明了中国法治的虚无甚至是荡然无存。

   即使是在这样的“黑社会”和“社会黑”的残酷现实中,由于这个村的村民们法律意识的提高和维权观念的增强,他们在近20年的抗争中,依然是取得了一定的效果,维护了他们的合法权益,尤其是相对于其他村庄放弃权利的农民而言,他们有效地保护了自己的各种利益和避免了许多不应有的经济损失。同时,他们也创造了许多可歌可泣的故事。

   村民们曾经告诉我这样一组数据,在近20年的依法维权活动中,也就是说为了乡村政府的非法摊派、强征滥收、破坏村民们的民主权利等具体申诉上访活动中,他们先后有500余人次到过县、市、省、中央等政府有关部门进行过走访;他们所反映问题形成的文字材料曾经用蛇皮袋子(即化肥袋子)装过2袋子,重达20余公斤,所用纸张几万张(我现在家中还有他们转交给我的申诉材料百余张);他们往返路程已经远远超过了共产党的二万五千里所谓长征;他们为之而付出的经济(路费、材料费、误工费、农田损失费、坐牢损失费等)更是难以数计,仅聘请律师一项费用就达数万元。但是,他们得到的是什么呢?据不完全统计,在这个村的2400多名中的500余人次的上访活动中,先后竟然有100余人遭受到不同程度的迫害,其中有的被捕坐牢,有的被谩骂殴打,有的被传讯和恐吓。。。。。。。可即使是这样,这个村的村民们现在还在进行依法维权活动。

   在这个村历史上的上访活动中,为我所知详情并不得不参于其中的就是1999年轰动世界舆论和惊动中国政府高层的那次农民上访活动。为了表明农民们的觉悟和法治观念,也是更好地对历史负责,我感到完全有必要再次在此把这一事件展现给读者面前。

   众所周知,阻碍中国进步的是没有民主法治的社会制度,把劳动者只视为简单劳动工具加以使用并称为“生产力”的论调是对人权的严重侵犯,只有建立一个民主法治社会,社会才有公平,劳动人民才能通过参政议政获取到自己的应有价值,找到自己的人生尊严,也惟有如此,这个社会才能进入良性循环的状态,国家才能强盛,民族才能振兴。但是,由于中国共产党始终坚持一党专制,使得我们不得不落后于世界所有的民主国家。直到进入21世纪的前夕,共产党才不得不从历史的惨痛教训中有所觉悟,不得不面对现实并向人民承认民主的价值羞答答地并作出相应的承诺。在1998年11月4日,中国共产党终于向占据中国人口80%以上的农民们颁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也就是说让9亿农民行使自己的民主权利(更是最基本的人权)去选择自己的领导人,让其带领农民们来建设和治理自己的村庄,使农民们过上美好生活。可恰恰是我的家乡农民们为了争取这一目标,竟然遭到了当地政府接二连三的残酷迫害,连我这样一个为他们鸣不平的人也未能幸免。

   1999年元月4日,是中共中央颁布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的一周年零2个月。由于这个村(江苏省徐州市丰县范楼乡果园村)的村党支部书记郭锋公然违反《村民委员会组织法》和《村民自治条理》等国家法律法规,据不执行政策和法律,仍然委派村长和其他村干部,破坏村民们的民主权利,村民们便不得不到乡、县进行上访申诉,请求上级部门依法保证他们的选举权利,但是,乡、县级领导部门不仅不依法纠正这一严重的违法行为,反而继续怂恿和支持非法村干部的行径,使得村里的民主选举无法进行正常开展。村民们在忍无可忍之下,他们便自发的组织起来,在元月4日早晨,由村民代表徐善华、李永新、李允超、郭少荣等人带领下集体到徐州市政府请愿。善良而又懂得法律的他们为了避免人多涉嫌“扰乱公共秩序”或者其它罪名,便采取化整为零的办法于早晨赶到市政府,他们没有扰乱公共交通,更不敢扰乱政府的办公秩序,只是准备派几个代表递交申诉材料和反映情况。但令他们万万想不到的是,市政府不但没有派出任何领导和工作人员接待他们,反而指挥随后赶来的县、乡、村干部以及他们带来的警察和联防队员把所有的上访人员都关进政府大院,并把这108名男男女女全部抓捕,像抓猪擒羊那样给扔到数部汽车上,然后押解回丰县县城。

   一路上,那些赶来的乡村干部和警察、联防队员们对这108名农民进行了不同程度的凌辱,其中有的被殴打,有的遭辱骂,更加恶劣地是他们将其中的12名农民代表关进了公安局看守所,8人被治安拘留,被乡村干部认为是“典型的代表”徐善华、李永新等4人被以“扰乱社会秩序罪”刑事拘留,并由乡村干部在农村用广播喇叭宣称,这4名农民代表将被分别判刑3——5年,并要在农村进行公开宣判和游街示众。

   在这样一个残酷的现实下,整个村庄包括周围村庄无不都为之震惊和恐惧。可怜无助的乡亲们不得不打来电话给我,请求我回家乡去看看。为了证实家乡人的以上反映,我便于元月5日赶回了家乡。没想到的是,我刚刚到家,闻讯赶来的乡亲们就蜂拥而至,他们有的伸出自己被打坏的受伤部位,有的扯开自己被撕毁的衣服,更有的女性拿着被撕扯掉的头发,纷纷向我诉说各自的冤情。。。。。。。。

   我震怒了!我掏出随身携带的录音机录下了他们的哭诉和反映,并向他们要到他们上访所反映的问题申诉材料,连夜赶回了徐州。

   (未完待续)

    郭少坤

    2007年5月3日星期四

自由圣火5/3/2007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