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少坤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郭少坤文集]->[看共和国史上最大的“黑社会”]
郭少坤文集
·中秋幽思
2004
《北京之春》
·民选村长为何被中共支部书记雇凶杀害
·怀念王永瑞老人
·我为中国警察汗颜
《民主论坛》
·再致周永康部长的申诉信
·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的故事──究竟是谁“代表人民的根本利益”?(上)
·二盘录相带的故事──究竟是谁“代表人民的根本利益”?(下)
·任长霞现象的思考
·人不如狗
·衷心的祝贺
·多么幸运的赵燕
·乡下奇闻轶事
·贺洪哲胜寿辰
·是“公务员”还是“共误员”
·谈“扩建烈士陵园“的意义
·从“魏基金奖”想到的王金波
·我投案、我自首
·又是“民主选举”时
·漫漫上访路、处处闻民情
·元旦有感
2005
《北京之春》
·我的一尊偶像
·我怎么“可能有危害国家利益和安全的行为”?
·说说“地主”和“贫农”的故事
·贺于浩成先生八十诞辰
·走进许良英
·是谁绑架了我?
《人与人权》
·悼念赵紫阳先生
·警察也是人
·从刘贤彬想到欧阳修的“纵囚论”
·啼笑皆非话民间
·是谁在挑战太阳
·令人心酸的真实故事
·“土匪,都是土匪!”
·我为什么不提倡“上诉”
《民主论坛》
·悼念赵紫阳先生
·鲍彤先生,您在哪?
·郭国汀先生又为斯民唤良心!
·也谈《反分裂法》
·我的“中日情结”
·只觉得吵闹
·谁来替他们维权
·有感于王金波的出狱归来
·民主的天敌
·贺《民主论坛》创刊七周年
·王泽臣出狱有感
·令人耳目一新的“民主论坛”
·关注刘飞跃
·我看“全运会”
·被劫持了的共和国法律和人间道义
·“与时俱进”的李大进
·谁来替共产党的干部还170年的“吃饭钱”
《议报》
·我为什么两次入狱坐牢——一个大陆警察的自述
·从“中国人权事件”说开去
·致公安部周永康部长和党组领导人的一封公开信
·是谁在诱导我“将去天安门广场自焚”?
·共产党在为谁而“买单”?
·我对中国人权主席刘青的看法
·坐牢心得几则
·清明祭
·就这样的“保先”?
·“海外民运与本土相结合”之我见
·致留任“中国人权”理事们的公开信
·“八问”连战先生
·如何处置刘青
·“风波”过后是瘟疫
·他们都疯了
·警察,民主的卫士
·维权难、难于上青天
·民主的血腥与火
·并非戏言谶语
·“邪灵”是如何附上我的肉体的
·谁知道会“研究”到什么时候
·和张林先生说几句话
·第三次致公安部周永康部长的申诉信
·人民在呼唤“中国人权”
·可怜的我们
·母亲啊,我用什么来安慰您!
·猫不抓鼠也能当“先进”
·腥风血雨见真情——纪念于浩成先生八十寿辰
·只许州官放火 不许百姓点灯——再谈林樟旺一案
·不得不说的话
·从“人托”所想到
·村支部书记之死
·从太石村联想到果园村
·俺和共和国说几句话
·又是谁在违法犯罪
·让我沉重的二零零五年
《自由圣火》
·走到今天的我——我的自述
·暴政猛于虎
·又一个“王彬余”
·再说“我为中国警察汗颜”——兼答一个中国网友
·枪声、悲声,声声令人心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看共和国史上最大的“黑社会”

   

郭少坤

   就在山西省“黑砖窑奴(童)工事件”被吵得沸沸扬扬之际,河北省又爆发出唐山“黑社会事件”,两者相比,显然前者只能是“小巫见大巫”了。我们不妨来看看以下事实真相。

   据国内媒体报道:近日,河北省警方破获唐山市华云集团董事长杨树宽为首的涉枪涉黑犯罪团伙。让人震惊的是,截至目前为止,警方已从该团伙起获包括装甲车在内的军用车辆4辆,以及38支枪和1万多发子弹等作案工具。该团伙涉嫌敲诈他人金额8亿多元人民币。

   报道中说,这个黑社会团伙动不动就在大街上招摇过市、耀武扬威、烧杀抢掠,搅得市民不得安宁,好像只有在一些港台或国内外的警匪片中见过的场面屡屡上演在人们面前。而且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因为,即使是在港台或者国内外的警匪片中,也鲜有军队的装甲车出现。然而,在今天的唐山市古治区却真实的惊现了配备有装甲车的黑社会性质的武力敲诈团伙,人们不仅要问:试看今日之中国,究竟是谁之天下?!

   无论是对执政者还是对老百姓,这种现象都不能不说是一种极为危险的信号,应当看作是比其他类似案件更值得关注的新动向;因为上述军用装备在民间的公然出现,说明了它在某种程度上已经具有了超越地方治安部门控制的特征,也证明了这样成“建制”的暴力规模,决不是当地几个“保护伞”能够保护得了的。人们不能不对此提出这样的质疑:装甲车和枪支弹药究竟是谁提供的?他们是通过什么样的途径获得这些国家严加管理的军用物资的?而且,这样的军事装备和枪支弹药还有多少流落出去?军队里掌握这些军用物资的又都是些什么人?

   案发之后,又是中央责成河北省“彻查”,又是国家有关部门的领导“高度重视”,还有什么将主要责任人“一查到底”等批示层出不穷。但是,被祸害了这么多年的唐山市及其受害者又该向谁问责呢?况且是,这一黑社会现象的被曝光根本不是政府机构和政法部门的功劳,而是这个黑社会组织的成员举报所致。

   举报人李某指控黑老大,并不是他的见义勇为和道德良知所致,而是因为黑老大杨树宽嫌他不听话而对他采取报复后才进行举报的,李某愤慨的告诉记者说:“因为我不听杨树宽的话,到处告他的状,杨树宽便怀恨在心。2007年1月21日,杨树宽持枪带领20多打手开着十几辆车,将我轮流围困7天7夜。”由此,李某便进一步举报了杨树宽的罪行。

   任何一件事情都有它的前因后果。流氓出身的人到任何时候或者到了任何地位都终将露出流氓的原形。这个当上“市政协委员”的杨树宽原来也只不过是个泼皮无赖,因为迷恋上了吸毒、玩女人,为牟取暴利,他先后吸收40多名两劳人员为其充当打手,并拉拢腐蚀个别公安干警为其提供武器装备。此人年方39岁,在唐山市是个几乎家喻户晓的人物,是被当地政府视为的“能人”、“著名民营企业家”、“市政协委员”,当地人都知道他的小名叫“三宝”,在当地论坛里,提到“三宝”这个词,人们首先想到的不是那首歌曲《吉祥三宝》,而是赫赫有名的“古治三宝”。

   无恶不作的“山大王“,杨经常以资金紧张为名找唐山一些效益好的企业借钱,如不借,他便带着枪,开着装甲车到企业示威。玩弄手下人妻子,强迫一起吸毒。杨手下一名副总的爱人,在杨的逼迫下,长期陪杨吸食麻谷,并为杨长期占有,玩弄,怀孕八个月时仍不放过。打击报复当地干警,一次,公安局2名干警值勤时,制止杨的扰乱社会治安行为,被杨组织人员将他们打成重伤。杨用美色诱惑天津某国营企业老总下水,并用偷录的资料逼迫为其投资2个多亿。

   人们不仅要问,是什么样的社会可以允许这么大一个黑社会组织及其头子在“黑白两道”上横行无忌达数年呢?是什么样的官方后台在支持着他呢?据说,“保护伞”仅仅就是一个公安局的副处长。如果是那样,人们不仅又要问:一个副处长有多大的权力?副处长上面有正处长,处长上面有局长,局长上面有政法委书记,还有市委书记、市长等四大领导班子领导,也就是说管这个副处长的人是大有人在,可这些领导部门及其领导人又都干什么去了?在共产党政府的权力条链中,他这个副处长又算得了什么?显然,在人治的社会中,只要副处长上面的任何一个掌握权力的人发威动怒,他副处长这把保护伞就会灰飞烟灭。而现实是,在这个副处长保护下的唐山市特大涉黑涉枪案,居然在唐山横行了数年,直到因为内讧后才将其曝光,谁都有理由来质问:这共产党的政府和干部究竟都干什么去了?难道真如网友们所评论的“象安徽省那位副省长何闵旭那样正搂着情妇在温柔乡里那样打发工作”吗?!

   杨树宽的黑社会组织能够在号称“法治”的中国唐山市一手遮天、鱼肉百姓多年,并至今才被“卸甲”,也正应了“狐假虎威”的寓意。杨树宽背后为其装甲的人等,就是那“虎”,正是这“虎”为杨撑起了一把“保护伞”,编织了一个庞大的钱权黑关系网。我们有理由相信,某副处长只是一头小虎,为杨树宽“装甲”之群体被揪出来的不过是“冰山一角”!

   众所周知:涉黑团伙总是和官方腐败联系在一起,哪里黑社会实力比较强大,哪里的腐败现象就比较严重,具体地说,政府腐败就是黑社会的精神支柱和政治靠山。

   因此,涉黑团伙问题,不仅是社会治安问题,也是政治问题,治本之策不仅在于专项的打击扫荡运动,更在于清洁中国的政治环境,提倡健康的自主力量,保证公共权力对黑社会团伙及其他们的政治“保护伞”进行全面遏制而非合流。只有这样,才能保证一个干净的社会实现,才能使社会长治久安。否则,解决了山西省的“黑砖窑”问题,还有河北省的“黑社会”问题,解决了河北省的“黑社会”问题,明天又会崩出来一个什么省的问题,显然,中国的问题绝非是依靠中央几个领导人的批示和人治办法所能解决得了的,不信就走着瞧下去。

   停笔之际,脑海里又浮现出网上那一幅幅行驶在唐山大街上那耀武扬威的装甲车画面,不知道为什么同时联想起当年(1989年六四期间)天安门广场上的坦克车和装甲车,我不知道这两者有没有什么必然联系,但是,它们给我的总体感觉都是恐怖的,而且是非常恐怖的!

    2007年6月24日星期日

    于徐州家中

自由圣火6/24/2007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