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少坤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郭少坤文集]->[闻刘晓波获“十一届人权新闻奖”有感]
郭少坤文集
·换了主持人的《新闻联播》——能让我们听到“真话”吗?
《自由圣火》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一)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二)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三)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四)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五)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六)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七)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八)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九)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十)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十一)
++++++++++++++++
·阳光下的罪恶
·姚明为何总能成为NBA明星赛的第一得票人
·怜子如何不丈夫
·愧对维权
·给《自由圣火》全体同仁暨海外朋友拜年
·官场与社会现象的民谚集锦
·张五常在信口雌黄
·看徐州市被评议落马的干部
·开“二会”不如开“三会”
·一石激起千层浪
·解读温家宝总理语录
·闻刘晓波获“十一届人权新闻奖”有感
·“东方党”是谁?
·清明杂记
·一样的酸楚一样的痛——写在《评刘晓波获新闻奖》之后
·狼和贪官
·错在共产党,而非王丹与我
·行藏坐卧心无怠——敬和韩杰生先生
·“六四”周年杂感
·草菅人命的“反右运动”
·怎一个“批示”了得
·看共和国史上最大的“黑社会”
·“七一”感言——兼思“黑奴”
·“审判”来得何其快?!
·中国足球输在哪里?!
·“建军节”感言
·谈谈薪酬的“政治”
·洗礼
·忍看朋辈成新囚 天堂地狱问杭州
·中国有没有明天——读黄河清先生大作有感
·重读樊百华先生旧文感作
·“十七大”之前 请不要政治作秀
·诺贝尔奖为何无缘中国
·想念吕耿松先生
·迟到的挽词——悼念包遵信先生
·李海印象
·“十七大”后的中国一月记事及浅析
·闲话“选举”
·灯光下,有谁想过中国煤矿工人的血和泪?!
·物价如此疯涨 百姓何以聊生?!
·圣诞节有感(一首)
·维权始知世道艰
2008
《自由圣火》
·敬和于浩成先生(二首)
·奥运会之前的几点忧思
·谁来听听和关注他们的《血泪控诉》?
·鼠年说鼠
·仇和能“求和”吗?
·还有多少中国人在跪着和为什么志愿下跪
·“两会”召开在京又见百姓下跪
·令人深思的“生财之道”
·代表人民者知多少——写在“两会”之后
·“和谐社会”下的孩子游戏和警察赌博
·有这样的“先进公安局”——记江苏省丰县公安局的“政绩”
·安得广厦千万间,聚得酒色共开颜——论当代中国式腐败
·胡佳能够获得“保外就医”吗?
·“五一”感事
·向灾区捐款前后的几点思考
·如果
·如何“化悲痛为力量”?
·王子犯法,能与庶民同罪吗?
·我的“六四”之痛
·李小鹏上任山西省副省长的第一把火
·再说捐款
·随处可见的“范跑跑”们
·中共历次党内斗争导致的民主失败及其后果——纪念中国共产党诞辰87周年
·警察牺牲后的人民反映以及我的看法
·老百姓想知道什么以及又能够知道什么——再评杨佳案
·瓮安县事件证明了中国维权道路的艰难
·《规定》有用吗?
·那一年——我所知道的那两位漂亮大姑娘
2009
《自由圣火》
·幸有赭衣供伤病 铸得圣火自由魂【“2008《自由圣火》写作奖”获奖感言】
·“神经病”一席谈
·不仅仅是孙东东一人的过错
·“六四”、我及儿子
·现在问题之诸解
·致江苏省公安厅孙文德厅长暨党组的申诉信
·“教师节”后论教师与教育
·萧萧秋风今又是 谁的人间——共和国国庆六十周年有感
·悼林希翎女士
·中国六十年来偶像及榜样变迁的思索
·庆典后的感受
·网文摘抄及老百姓的评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闻刘晓波获“十一届人权新闻奖”有感

   

郭少坤

   根据网上报道: 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三日,由香港记者协会、香港外国记者协会、国际特赦组织香港分会联合举办的第十一届人权新闻奖在香港外国记者协会颁发,有中外记者上百人与会。在杂志类奖项中,刘晓波先生在香港《开放》杂志发表的《汕尾血案始末与背景》获得优异奖。这是刘晓波第二次获得此奖,也是继张裕、赵达功等人获得此奖之后,笔会成员再度获奖。同时,刘晓波也是本年度颁发的所有奖项中惟一的大陆作者。

   看了这则新闻后,我觉得有话要说。

   首先,我不认识刘晓波,当然更加谈不上了解其人。不过,我知道他是在八九“六四”民主运动中最后阶段中参加所谓“四君子”绝食的其中之一个,后来,我也看了他的一些文章。在我的个人印象中,此人文笔很好,功底深厚,他能够把我们中华民族的祖先留给我们的汉字经过加工运用到最佳程度(当然,要看他写谁和写什么问题了)。因此,他的文章颇具大家风范,而且喜欢看的人不在少数。由于我这个人天生叛逆性格,从来都是要对问题问一个为什么?另外,我看文章时,基本是先看人,然后再看文章,也就是说如果这个人在我心目中人品高尚,做事光明磊落,尤其是敢于为弱者打抱不平或者脚踏实地的去做事,我才有兴趣阅读他(她)的文章,否则,就是那个人能把牛粪写成鲜花,把黑的写成白的,我也是不屑一顾。因为,人生太短暂了,那来那么多工夫看那些无聊的东西。

   我这样说,决不是说刘晓波的文章因为我不看或者少看就显现不了他的历史价值了。而是我想针对刘晓波的这次获奖谈点看法,请读者们见仁见智。

   刘晓波在这次获奖的新闻作品是发表在香港《开放》杂志中的《汕尾血案始末与背景》一文,也就是说刘晓波是因为写了这篇关于《汕尾血案》的政治评论而获此奖项的。在这里,我觉得和香港那些举办单位有点本末倒置,因为,既然是“人权新闻奖”,就应该充分体现“新闻”的价值,“汕尾血案”是举世尽知的人权大案。那么,首先就要突出是谁率先对“汕尾血案”进行的披露和报道,就像当年我对自己家乡(江苏省徐州市丰县范楼乡)的父老兄弟因为维护自己的民主权利在上访中被捕时,使我不得不向国际媒体呼吁那样;就像前年的郭飞雄先生为了“太石村罢官案”而到处奔走呼号那样;在“汕尾血案”中又是谁首先站出来揭露的“血案”事实,又是谁向国内外进行的呼吁,只有找到这样的人,才能证明他是“汕尾血案”的新闻人物。也只有这样的人,才能有资格获得“汕尾血案”新闻奖。否则,仅仅把奖给了此案的评论员,岂不是扭曲了“新闻”的价值和冷落了对此新闻进行披露的新闻人物。

   准确的讲,刘晓波只能是一个“汕尾血案”的政治评论员,他应该得到的奖项应该是“汕尾血案优秀评论员奖”,而不是“汕尾血案新闻奖”。那么,“汕尾血案”的新闻人物究竟在哪里?他又是谁?是被打死打伤还是被捕了?恐怕那些设奖者们还是一个未知数。

   说心里话,中国的民主之所以裹足不前甚至是倒退,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很少有人做实事,以及那些做了实事的人又得不到各方面关注所至。这样的现象的确冷了很多脚踏实的为了个人和老百姓维权者的心。应该说,在民间是有很多默默无闻的有识之士和维权人士,他们不会写文章,不会说谎言,更谈不上了解国际媒体和接触新闻界。但是,他们却在按照共产党给他们的政策和国家的法律在抛家舍业的去抗争,没有人给他们呼吁,没有人给他们报道,更加没有人为他们设立什么奖项。就连我这样一个为了老百姓而二次入狱的国家伤残警察,不但看不见执政的共产党内的任何同情,就连那些反对共产党的知识分子甚至是“异议人士”谁又站出来进行道义上的谴责和法律上的驳斥了呢?记得我在因为农民维权第二次被捕时,朋友樊百华曾经致信刘晓波等人,请求他们对我进行关注,可在我出来后也没见他们为我发一言和讲一句话。可想而知,他们这些人在为谁说话和什么时候说话,都是深谙其道的。可以说,如果是丁子霖被捕了,恐怕不用任何人请求他们关注,他们也早就会舞文弄墨和大声疾呼了。其根本原因就在于他们的判断价值及其判定趋向,哪个值得和哪个不值得,在他们这些人眼里是有区别对待的。如果说连我这样的人都不值得他们关注,我那些身后的老百姓恐怕也就更加难以引起他们的注意甚至是为其泼费笔墨了。

   中国的维持权运动方兴未艾,维权人士和道义人士也应运而生和层出不穷,曾经过去的“汕尾血案”、“太石村罢官案”、“临沂计生案”、“万州暴动案”等牵涉到民权、民生的事件,其间有多少人为之公开揭露和奔走呼号,有多少人因此而锒铛入狱,历史早就为他们做了客观的记载。遗憾地是,那些人却未能够被评为什么人物和得到任何奖励。显然,和刘晓波这样的文人及其所得到的荣誉和待遇相比起来,多少令人感到一些苦涩和酸楚。因此,我想:那些有资格有能力举办“人权新闻奖”或者什么奖项的单位及其负责人,能不能更多的考虑到给那些维权在第一线的民间道义人士应得到的荣誉和利益,能不能让那些牺牲者得到安抚,

   如果想到并做到这些,恐怕才会对推动维权事业有着积极的作用。否则,总是把一些荣誉和利益给那些能说会道的“名人”,即使把他们都捧上天,也未必对中国的维权事业起到积极的作用。

   有人说,中国的民运可分为“海外民运”、“国内民运”、“文章民运”、“组党民运”、“体制内民运”、“体制外民运”、“精英民运”、“草根民运”等等。我想,不管什么“民运”或者“民运分子”,首要的是去脚踏实地的为老百姓做事,为社会公平正义而呐喊呼吁。否则,只是在那里诅咒邪恶而自身不正,只是在那里痛恨独裁专制而自己老虎的屁股却摸不得,只是反对贪污腐败而自己却在那里巧取豪夺,只是不满宗派家长制而却自成一家,只是反对官僚主义而自己却高高在上。。。。。。如此等等,这些和独裁者无贰的作风作派,又怎么能使广大追求自由民主的人民看到“民运”带给他们的希望呢?!

   所以,我从对刘晓波获“人权新闻奖”的感慨中,说出了那么多个人看法,包括有人不愿意听的话。但是,这就是思想自由和言论自由在一个追求自由民主者身上的具体体现。最后,我还想说句心里话:就是我很想请刘晓波能够把自己的奖(不论是有否物质)让给“汕尾血案”中的当事人,特别是那些站在第一线的维权者,或者给那些死难者和伤者。那样,也许是功德无量的一件事情。

    郭少坤

    2007年3月25日星期日

    于徐州家中

自由圣火3/26/2007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