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少坤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郭少坤文集]->[盘点2006年上半年的中国矿难]
郭少坤文集
《议报》
·我为什么两次入狱坐牢——一个大陆警察的自述
·从“中国人权事件”说开去
·致公安部周永康部长和党组领导人的一封公开信
·是谁在诱导我“将去天安门广场自焚”?
·共产党在为谁而“买单”?
·我对中国人权主席刘青的看法
·坐牢心得几则
·清明祭
·就这样的“保先”?
·“海外民运与本土相结合”之我见
·致留任“中国人权”理事们的公开信
·“八问”连战先生
·如何处置刘青
·“风波”过后是瘟疫
·他们都疯了
·警察,民主的卫士
·维权难、难于上青天
·民主的血腥与火
·并非戏言谶语
·“邪灵”是如何附上我的肉体的
·谁知道会“研究”到什么时候
·和张林先生说几句话
·第三次致公安部周永康部长的申诉信
·人民在呼唤“中国人权”
·可怜的我们
·母亲啊,我用什么来安慰您!
·猫不抓鼠也能当“先进”
·腥风血雨见真情——纪念于浩成先生八十寿辰
·只许州官放火 不许百姓点灯——再谈林樟旺一案
·不得不说的话
·从“人托”所想到
·村支部书记之死
·从太石村联想到果园村
·俺和共和国说几句话
·又是谁在违法犯罪
·让我沉重的二零零五年
《自由圣火》
·走到今天的我——我的自述
·暴政猛于虎
·又一个“王彬余”
·再说“我为中国警察汗颜”——兼答一个中国网友
·枪声、悲声,声声令人心碎
·一张脸、一只眼睛、一条腿能值多少钱——问问共产党
《大纪元》
·对早年加入共青团的幼稚行为表示深深的后悔
2006
《北京之春》
·中国社会的犯罪层次及其特点
·谁是当代最可爱的人
·实话实说“法轮功”
《人与人权》
·怒向青史问开明
·人之将死 其言也善
《议报》
·致公安部周永康部长和部党组的申诉信
·谈谈胡锦涛先生的“荣辱观”
·解读“八荣八耻”
·为中国警察鸣不平
·没有民主的农村
·想念天水
·中国足球与中国功夫
·“平安无事了”吗?
·随处可见的“荣耻观”
·“七一”到了,和共产党说几句心里话
·七月流火 想起杨建利先生
·陈光诚真有罪吗?!
·“公务员又加薪了”
·牛志远和陈至立
·共产党的“党内民主”能实现吗?
·感慨“人民警察”的“神圣”——接受《美国之音》采访后感
·笑看中国贪官的“落马”之道
·一路走来一路忧
·《中非高峰论坛》下的民主论坛
·我们还能做什么
·书记与狗
·物价上涨下的民众感叹
·是体育强国,还是得了“金牌病”?
《民主论坛》
·祝贺《民主论坛》改版成功
·和于浩成老师诗一首
·新旧“民谚”浅析
·狗年杂感
·雪中情
·向“劳改犯”告状
·“情人节”时想“情人”
·生不如死
·你看咱中国人的那“眼神”
·“植树节”感言
·我眼中的“流氓”
·流氓眼中的“我”
·“笑”的百态
·〔望江南〕清明泪(五首)
·假如
·马列主义和“荣辱观”
·“都是神经病”
·“五.一”感怀
·文革琐忆
·一叶知秋
·敬悼张胜凯先生
·从温家宝总理的“夜半看球”想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盘点2006年上半年的中国矿难

郭少坤

   为实现社会公正平等是每一个追求自由民主人士的最高理念,而关注社会最底层的弱者也是每一个追求自由民主人士责无旁贷的责任。中国的弱者及其由此形成的弱势群体也很多,但是,最底层和最弱势的当然也算中国的矿工了,因此,中国矿工们的命运也就是最需要关注的焦点。

   自进入2006年以来,中国的矿难仍然是接二连三地发生,关于其中的原因已经有很多有识之士从政治腐败和经济利益驱动等方面进行了深入的分析,在此,不再论述。我想做的就是将自己记录的自2006年上半年以来所发生的历次矿难及其伤亡情况祥尽如下,也算是对死难者的一次年终悼念吧。

   2006年1月5日,淮南煤矿发生瓦斯爆炸,死亡12人。

   2006年2月2日,山西省某煤矿发生瓦斯爆炸,死亡23人。

   2006年2月11日,河南登封煤矿因露水事故死亡12人。

   2006年2月22日,吉林省杉松岗煤矿因事故死亡5人。

   2006年2月24日,山东省枣庄市陶庄煤矿发生瓦斯爆炸,死亡22人。

   2006年2月26日,湖南省邵阳煤矿因露水事故,死亡18人。

   2006年3月2日,河北省邯郸煤矿因事故死亡6人。

   2006年3月7日,甘肃省白银川煤矿因其它事故原因,死亡5人。

   2006年3月13日,内蒙古一煤矿发生瓦斯爆炸,死亡20人。

   2006年3月24日,山西省临县煤矿发生瓦斯爆炸,死亡28人。

   2006年4月2日,重庆市一煤矿因事故死亡5人。

   2006年4月30日,河南省平顶山煤矿因事故死亡5人。

   2006年4月29日,陕西省子张县因发生瓦斯爆炸,死亡31人。

   206年5月6日,河南省汝州煤矿因为事故死亡7人。

   2006年5月8日,甘肃省靖远县煤矿发生露水事故,死亡9人。

   2006年5月17日,贵州省毕节煤矿因其它事故原因,死亡9人。

   2006年5月18日,山西省大同因为发生瓦斯爆炸,死亡56人。

   2006年6月28日,辽宁省五龙煤矿因为瓦斯爆炸事故,死亡22人。

   2006年6月30日,内蒙古乌海市煤矿发生露水事故,死亡3人。

   以上是我从国内外各网站搜集到的关于煤矿事故及其事故中死难矿工的资料,虽然是我很仔细的对此进行了观察,但是仍然难免有遗漏之处。可就这简单的统计,已经有298名矿工死于半年其间的矿难之中,我本来还想继续关注下半年中国矿难的状况,由于实在不忍心再看到这些接二连三的矿难及其造成的一个又一个生命的悲惨消失,我就不再留心于下半年中国的矿难;再者说,过去已经造成历史现实给我形成一个不可改变的定律思维,就是只要中国的产业结构不进行改革,所有制权力不明确,所有的资产资源仍然控制在地方政府的权力者手中,就永远避免不了官商勾结的暗厢作业,也只能是导致少数不良的恶棍利用权势者们的贪婪,对其进行贿赂来达到对国家资源能源的拼命掠夺从而使自己成为“暴发户”,这样一来,首当其冲的受害者就是国家的利益和为了生存而不得不加入掠夺大军里的那些廉价的生命,如这些死亡在暗无天日的矿井下的矿工和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辛勤劳动的那些廉价农民工们的凄惨下场就是最好的证明,他们的生命消失和伤残情况也就会随时随地发生而不足为奇。

   记得我在第二次入狱后,和同一监室的狱友(徐州市大黄山煤矿矿主,因为2000年在矿难中致使100多名而被捕入狱)在聊天问到他“为什么你们煤矿会在一次事故中死亡那么多名矿工”时,他很茫然地说:“肯定矿井有问题。”我问他:“为什么有问题还继续施工?”他笑了笑说:“还不是利益的驱动。”我又问他:“死者都是些什么人?”他说:“当地人也有,外地人也有,反正都是穷人。”看来此话不虚,这位矿主把矿难的根本原因基本全部道出,那就是那些已经为“利益驱动”丧失人性的家伙们拿起无形的魔仗在驱赶着穷人们在一步步走向死亡来换取他们的利润和幸福,而那些根本没有任何人权意识和法治观念的穷人们也只能是为了生存去主动送死。

   中国的煤矿工人命运的凄惨不仅仅是上面所提到的原因,甚至是连一些坏人也打起了借矿难而发财的注意,我在第一次入狱的同室狱友就是一个利用给人介绍工作到煤矿、然后再把被介绍去的矿工杀害并制造矿难现象来向矿上索取赔偿的故意杀人犯,这个犯人来自贫穷的山西省,他向我介绍了他们这个团伙专门介绍一些贫穷的人到煤矿去工作,然后,在他们工作其间将他们杀死,之后伪造事故现场,再以老乡和亲人的身份向矿上提出索赔。虽然矿上赔偿仅仅是二万元,但是,由于介绍的工人多,作案次数多,他们这个团伙获得了很多钱财,直到案发时,他们已经作案十多起,杀死矿工十余名,获得索赔数十万,其残忍程度不能不令人发指和痛心,不知道为了什么,他在对我谈起这样令人触目惊心的事情时,却表现得无动于衷,用他的话说就是:“这个社会就这样,都在利用自己的本事和权力捞钱,我们这些穷人即没有什么本事,也更没有权力,也只有用这种办法来发财了。”我问他:“被你们骗到矿上杀死的很多都是你们自己的乡亲,你们就那么忍心吗?!”他说:“我们那个地方当官的都是剥削自己的父老兄弟,他们都能忍心,我们又有什么不忍心的,共产党也不比我们好到哪里去!”说得我无言以对,我知道,这就是“上梁不正下梁歪”所带来的社会效应,社会秩序的崩溃和人心的裂变也必然会出现于情理不通的事情。尽管受到伤害的还是最底层的弱者,可谁也无法阻止它的发生。

   中国的矿工有多苦,命运又有多么不值钱,早在2004年的一期《杂文选刊》里就有这么一个真实的故事:一个杀人犯从狱中脱逃后,在走投无路之际跑到了煤矿当上了矿工,可短短的时间里,他就实在受不了矿井的生活,经过反复的思想斗争,竟然选择了离开煤矿来到公安机关投案自首,仅此而言,中国煤矿的状况和矿工们的劳动条件也就毋须多说了。

   2006年的矿难和死亡人数究竟有多少?人们无从得知,我也只能是从七零八落的讯息中了解到那么多,但有一点是不容怀疑的就是,它随时随地都在发生着,它在一边胡乱挖掘着国家的资源能源,也在一边糟蹋着矿工们的生命,至于何时才能结束这种人们不愿意看到的事情哪?同样是令我们无解的。

   不是我们的无奈,也更不是我们的冷漠使得我们不再忍心关注弱势群体尤其是死亡率最高的矿工们,而是我们最需要关注的是中国政治改革的进程和经济改革的彻底性,可以肯定地说,只要土地、能源、资源等生产资料不属于人民所有,只要民主法治的政治制度没有在中国建立,中国人民的命运就不会有所保障,在这个畸形发展的病态社会里,个人财产和生命的价值也就无足轻重,只有任凭那些权势者们的随意性来决定自己的前途和命运。

   当然,不仅仅是那些死于暗无天日的矿井下的矿工们,所有受不到自由民主和人权法治阳光照耀下的中国人都也难以幸免于各种不确定因素带来的灾难。

   我们在怀念死难的矿工们并为他们哀悼的时候,新的一年即将来临,我们在为死难者悲哀的同时,更加盼望上帝对所有中国人的垂怜,希望上帝使中国尽快的融入到世界文明潮流的行列,才能最大程度上减少中国人的灾难。阿门!

    郭少坤

    2006年12月21日星期四

自由圣火12/25/2006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