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少坤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郭少坤文集]->[谈谈薪酬的“政治”]
郭少坤文集
·再说“我为中国警察汗颜”——兼答一个中国网友
·枪声、悲声,声声令人心碎
·一张脸、一只眼睛、一条腿能值多少钱——问问共产党
《大纪元》
·对早年加入共青团的幼稚行为表示深深的后悔
2006
《北京之春》
·中国社会的犯罪层次及其特点
·谁是当代最可爱的人
·实话实说“法轮功”
《人与人权》
·怒向青史问开明
·人之将死 其言也善
《议报》
·致公安部周永康部长和部党组的申诉信
·谈谈胡锦涛先生的“荣辱观”
·解读“八荣八耻”
·为中国警察鸣不平
·没有民主的农村
·想念天水
·中国足球与中国功夫
·“平安无事了”吗?
·随处可见的“荣耻观”
·“七一”到了,和共产党说几句心里话
·七月流火 想起杨建利先生
·陈光诚真有罪吗?!
·“公务员又加薪了”
·牛志远和陈至立
·共产党的“党内民主”能实现吗?
·感慨“人民警察”的“神圣”——接受《美国之音》采访后感
·笑看中国贪官的“落马”之道
·一路走来一路忧
·《中非高峰论坛》下的民主论坛
·我们还能做什么
·书记与狗
·物价上涨下的民众感叹
·是体育强国,还是得了“金牌病”?
《民主论坛》
·祝贺《民主论坛》改版成功
·和于浩成老师诗一首
·新旧“民谚”浅析
·狗年杂感
·雪中情
·向“劳改犯”告状
·“情人节”时想“情人”
·生不如死
·你看咱中国人的那“眼神”
·“植树节”感言
·我眼中的“流氓”
·流氓眼中的“我”
·“笑”的百态
·〔望江南〕清明泪(五首)
·假如
·马列主义和“荣辱观”
·“都是神经病”
·“五.一”感怀
·文革琐忆
·一叶知秋
·敬悼张胜凯先生
·从温家宝总理的“夜半看球”想起
·从“赵驸马”想到“陈驸马”
·我和《民主论坛》——贺《民主论坛》创刊八周年
·盗亦有“道”
·“检查团来了”
·《唱支山歌给党听》
·“世界杯赛”中最不和谐的音符
·“检查团走了”
·“但存方寸地,留与子孙耕”
·我向共产党争取的是什么?
·大写的中国人
·真正的男子汉
·“全民腐败”亲历记
·鉴康兄,你在哪里?
·狱友
·郭飞熊犯了什么“罪”?
·不是
·下列名词和绝大多数老百姓有多少关系?
·共和国的旗帜上有我血染的风采
·生命
·贺洪哲胜先生六十七诞辰
·“创模”与“创伤”
·〔忆秦娥〕沉痛悼念林牧先生
·被摧残的“体育冠军”
·真正民运人士的楷模——悼念林牧先生
·如今——偶感
·光天化日之下的敲诈
·多少事 欲说还休
·难忘的奇耻大辱——记第二次入狱的经历片段
·和打人的警察进一言
·“评残”一路见闻
·简忆二次被捕入狱过程(之1)
·简忆二次被捕入狱过程(之2)
·旅行中的“和谐”景象和感想
·刑庭庭长被灭门后的网民反映
·南京啊南京,又是南京
·盘点2006年上半年的中国矿难
·高智晟真有罪吗?
·圣诞祝词
·新年贺词
·萨达姆死啦
《自由圣火》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谈谈薪酬的“政治”

   

郭少坤

   中国人历来就有着“不患贫,只患不均”的传统观念。而也正是在这种传统观念的支配下,中国人一直就因为自己的贫穷得不到改变从而铤而走险和不惜身家性命去造反、去革命;一但造反和革命成功后便慢慢忘记了自己当初贫穷的滋味,在权力的掩护下,在奢侈腐化中继续制造贫富差距,再逼着穷苦人去造自己的反、革自己的命,周而复始,就这样一败涂地直演绎着中国的历史,直到今天。

   当唱着“起来,饥寒交迫的奴隶”的《国际歌》词完成革命任务和造反成功的中国共产党,带领中国人民走完半个多世纪历程后的今日之中国是否就改变了历史的规律、跳出了历史的怪圈了呢?也就是说,人们是否已经享有充分的公正平等了呢?社会是否已经可以避免因贫富差距和分配不公带来的动荡了呢?或者说,中国社会是否进入到“各尽所能,按劳分配”的共产主义原则状态上了呢?显然,答案是不容乐观的。

   50年代荒唐的“共产主义风”过之后,留下的是因为饥饿倒下的粼粼白骨,那里,没有富裕,只有贫穷;60年代的政治疯狂,留下的是因为动乱荒废的山河,当时,也没有富裕,只有贫穷;进入70年代末后的经济改革,留下的是因为没有政治改革和法律保障而导致的一轮又一轮经济的掠夺,以至到了今天贫富悬殊甚至是两极分化的状态。

   中国城市的经济改革经历了“砸铁饭碗”和“产权所有制改革”等阶段,结果是广大工人的铁饭碗被彻底砸破,产权所有在一夜之间从国营、民营、集体所有变成了权势者们的个人所有,企业里的党的领导干部转眼之间成了“老板”、“董事长”,工人们成了任意被裁减的对象,下岗者遍地,失业者丛生;原来支撑国民经济的重工、轻工、化工、纺织、机械等各大行业转眼之间门庭冷落,只剩下垄断行业(如铁路、电力、邮政、烟草等)在高速运转,而且,后者垄断行业的少数人和前面下岗失业的绝大多数工人在经济收入和其他待遇上有了巨大的差距,而且在城市之间形成了贫富悬殊的两大群体。

   据江苏《腾讯网》调查报道:近期来,垄断行业、国企高管人员的畸形高工资现象一直是社会关注和议论的热点,广东省的一个抄表工年薪就达15万元,浙江省烟草公司中层年薪是30万元,(另据调查,徐州市焦化厂老板年薪是40万,烟厂老板年薪是60万——笔者注)如此等等的新闻在被曝光后,再一次引发了社会对垄断行业高薪酬的议论推向了高潮,也一次次撩动起公众的神经,不论是传统媒体还是网络,不论是普通老百姓还是专家学者,几乎高度一致的表达同一个声音:垄断行业的收入过高,应该引起重视,并采取措施加以调解。接下来,就民众对当前工资的满意度及工资差距等问题调查的结果显示:对当前工资状况不满意的达96.5%,认为国有垄断行业工资差距最大的占73.5。这一调查结果表明,时下广泛关注和热烈讨论的垄断行业和国企高管的高工资现象,显示了在经历了市场化改革近30年后,民众对社会公平、缩小分配差距等政治诉求更加强烈,已经到了必须引起中国政府高层重视,并通过深化改革来解决问题了。

   工资是普通老百姓最主要的收入来源,是整个社会收入分配的微观基础。由于中国正处转型时期,企业酬薪制度改革还没有完全到位,垄断行业及国有企业在薪酬理念、薪酬关系、薪酬水平等方面还存在着诸多非市场的“政治”因素。那么,如何来消除这些“政治”因素,以缩小城市人口和工薪阶层之间的差距,避免因为贫富悬殊所造成的社会矛盾,笔者认为,首先应该从三个层面解读并应对薪酬的“政治”问题。

   第一个层面通过对垄断行业、国企高管的高收入进行透视与分析,剖析当前企业薪酬制度和薪酬管理方面存在的主要问题,针对微观层面存在的酬薪制度建设要拿出对策建议。

   第二个层面是通过宏观层面的分析,以求在宏观领域内,由政府部门制定薪酬政策和调控体系,建立规范企业分配制度、合理调节企业分配关系的专门机构,从而达到进一步深化中国企业酬薪制度改革和促进理顺收入关系的目的。

   第三个层面是要把“酬薪”上升到政治层面进行分析,薪酬的分配实质就是国民收入的分配。收入分配问题是关系到广大人民群众切身利益、影响改革进程和社会稳定的重大问题。尽管是中共中央和国务院表示和提出“更加注重社会公平,特别要关注分配过程的公平”,但是,由于权力没有退出市场,各垄断行业和大型国有企业的人事仍然由政府决定,经济工作仍然是在政治的干预下进行,一切也就等与了零。因此,权力退出市场已势在必行。

   虽然,从某种意义上讲,改革期间收入差距是不可避免的。是对过去搞的平均主义一个正常反映,在正常的市场化改革过程中,必然出现收入差距扩大,肯定会引起一些群众的不满情绪,好像是正常现象。但是,关键问题是,现在这些高收入都来自哪里?这里面多少是正常收入,多少是通过非正常渠道得到的收入?如果后者很多,就说明分配出了大问题。你有大量收入既不是劳动所得,也不是靠正当经营、靠市场竞争、靠技术革新。靠出力流汗所得,而是靠权力寻租、靠行贿受贿、靠行业垄断、靠掠夺公共资源。靠垄断市场等不正当办法获得,靠因权致富并无限扩大贫富差距,那么,这种社会现象才是最可怕的,因为它在时时触犯着每一个公民的利益,撩拨着每一个弱者的情绪和神经,孕育着人心思变的基础。

   因此,中共的各级政府及其领导人必须清楚地知道,薪酬的政治涉及到方方面面的利益关系,薪酬问题的解决就是社会公正的解决和矛盾的处理,它关系到民心民情民意,否则,只知道给公务员加工资,继续让权力留守市场,任凭垄断行业和国企领导层随意把酬薪涨来涨去,那就将不再是一个简单的工资差距问题,由此而来的酬薪“政治”势必会给中社会带来无法预知的问题。

   当然,还有那些更多的拿着高薪而在玩忽职守和腐化堕落的政府公务员这一“高酬薪”阶层,也难免不为未来的因分配不公所造成的社会麻烦同时付出代价。

   人类社会分出阶层并不可怕,分出阶层有利于激励、勤勉、鞭策后进,这是在资源不足的情况下分配制度的基础,也并不可怕。可怕的是高阶层对底阶层没有关爱,没有支援和救助,更加可怕的是对弱者的残酷歧视剥削甚至是公开化掠夺。发生在中国现实生活中的上述种种现象,已经证明了因为国家缺乏管理高薪阶层和协调高阶层与底阶层的职能部门,因为政治权力和公共权力不受制约所导致的各种矛盾已经初露端倪:仇富心理严重,不满情绪上升,大有火山一触即发之势。可以断言:如果中国政府继续一任权力横行,人为的扩大两极分化现象,置绝大多数人的利益和情感而不顾,可以预知,在不远的将来就要出现因为人心思变所发生的社会动荡和政治混乱局面,至少是在慢慢为此打下社会基础。而且,这决不是危言耸听。

   总之,中国的酬薪“政治”问题已经到了不容不察和非解决不可的地步了。

    郭少坤

    2007年8月6日星期一

    于徐州家中

自由圣火8/8/2007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