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少坤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郭少坤文集]->[忍看朋辈成新囚 天堂地狱问杭州]
郭少坤文集
·假如
·马列主义和“荣辱观”
·“都是神经病”
·“五.一”感怀
·文革琐忆
·一叶知秋
·敬悼张胜凯先生
·从温家宝总理的“夜半看球”想起
·从“赵驸马”想到“陈驸马”
·我和《民主论坛》——贺《民主论坛》创刊八周年
·盗亦有“道”
·“检查团来了”
·《唱支山歌给党听》
·“世界杯赛”中最不和谐的音符
·“检查团走了”
·“但存方寸地,留与子孙耕”
·我向共产党争取的是什么?
·大写的中国人
·真正的男子汉
·“全民腐败”亲历记
·鉴康兄,你在哪里?
·狱友
·郭飞熊犯了什么“罪”?
·不是
·下列名词和绝大多数老百姓有多少关系?
·共和国的旗帜上有我血染的风采
·生命
·贺洪哲胜先生六十七诞辰
·“创模”与“创伤”
·〔忆秦娥〕沉痛悼念林牧先生
·被摧残的“体育冠军”
·真正民运人士的楷模——悼念林牧先生
·如今——偶感
·光天化日之下的敲诈
·多少事 欲说还休
·难忘的奇耻大辱——记第二次入狱的经历片段
·和打人的警察进一言
·“评残”一路见闻
·简忆二次被捕入狱过程(之1)
·简忆二次被捕入狱过程(之2)
·旅行中的“和谐”景象和感想
·刑庭庭长被灭门后的网民反映
·南京啊南京,又是南京
·盘点2006年上半年的中国矿难
·高智晟真有罪吗?
·圣诞祝词
·新年贺词
·萨达姆死啦
《自由圣火》
·和共产党讨论一下什么叫“爱国”——兼致胡锦涛总书记
·《同一首歌》的意义何在
·绝食就是维权
·何谓“敌对势力”
·“人治”的可怕
·解读 “ 八荣八耻 ”
·推荐一篇好文章:《发扬“五四”精神,把民主革命进行到底》
·“ 退党 ” 浪潮下的思考
·民主才是我们共同的信仰
·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鼓与呼
·想起林牧先生
·共产党的“党内民主”能实现吗?
·高智晟被捕的启示
·立法贵在“宽严有度”吗?
·看高智晟案件办理中的一系列违法现象
·郭飞雄犯了什么“罪”?
·如何看待陈良宇的下台?
·中秋寄袁红冰先生暨《自由圣火》诸同仁
·欲加之罪,何患无词?!——抗议广州警方逮捕郭飞雄先生
·沉重悼念林牧先生
·唁电
·怀念林老
·祭孔大战下的陋习黑榜
·胡温“抱孩子”与刘备“摔孩子”
·人之将死 其言也善
·中国人为何“失礼”于外
·赴《中国自由文化运动》首届年会前夕致东海一枭先生
·和打人的警察进一言
·武汉市司机被打的启示
·好一个“自由的表达”
·“大人们”都怎么啦
·盘点2006年上半年的中国矿难
2007
《北京之春》
·完整真实的胡耀邦——读《自由声音》后感
·反右运动草菅人命
《人与人权》
·权权交易枉国法 滥用权力护犯罪
《民主论坛》
·谁来做我的“人头琴”?
·一个乡干部的“民主宣言”
·姚明为何总能成为NBA明星赛的第一得票人
·被盗何时休?
·感事二首
·赵紫阳先生逝世二周年有感
·苦人斋宣言
·卖炭翁
·趁着
·浪淘沙.志趣
·幽默的盗贼
·警察们在干什么?
·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忍看朋辈成新囚 天堂地狱问杭州

郭少坤

   公元2007年8月26日早晨,我打开邮箱,从远在加拿大的朋友来信中惊悉:吕耿松先生被刑事拘留。当时,我说什么也不可能相信是事实,因为我刚刚在《自由圣火》看到吕耿松先生为老百姓写的一篇《下级政府草菅人命,上级政府置若罔闻》大作,再加上上周我刚刚和吕耿松先生通过电话并互报平安,怎么会被刑事拘留呢?于是,我便毫不迟疑的给朋友回信说“不可能”,并且讲到了以上所谓的根据。

   信发走后,又想起朋友所说的事情,难道果真如此?为了证实朋友所说,我打开了《博讯》网站,顿时,映入我眼帘的首条新闻就是“浙江省著名异议人士吕耿松先生被刑事拘留”。我一下子惊呆了,揉了揉眼睛再看,没错,吕耿松先生于2007年8月25日被杭州市西湖公安局国保处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非法持有国家机密犯罪嫌疑”刑事拘留,而且在网页上附有“刑事拘留证”的影印件。

   我这才相信是事实,便急忙打电话到吕耿松先生家,吕先生的夫人汪雪娥在电话中告诉我说,吕耿松于昨天被当地派出所传唤去后就在也没有回来,而且家中也被公安局国保处查抄。从汪女士的声音里,我判断她一定很痛苦,便安慰她说:“我们都应该相信吕耿松是无罪的,不但无罪,而且有功,他关心国家的民主进程,为了当地老百姓维权积极呐喊呼吁,这怎么能是有罪呢?!肯定是因为耿松为了老百姓说话而得罪了杭州市政府的一些既得利益者,他们才不惜枉法进行陷害他,我们都应该相信:历史最终会证实一切的。因此,请你和孩子都要坚强起来,并且要依法申诉。”汪女士说:“我也知道吕耿松根本就没有任何违法犯罪行为,我责问国保处为什么抓他时,一个警察竟然说他们要制造英雄!”

   哈哈!放下电话,我顿时笑了起来,好一个“制造英雄”!难到浙江省杭州市真的要为未来的中国制造出一个从体制内的反叛者到追求自由民主的英雄吕耿松吗?看来,如果浙江省杭州市警方如果不愿意面对事实和不顾法律而听任于当局某些领导人的错误指使,最终将吕耿松先生逮捕、判刑的话,那末,无疑将会把吕耿松先生载如未来中国的英雄史册。道理再简单不过了:一个凭借着知识和良心说出真话的人就是一个大写的中国人;一个为了自己的国家进步和民族振兴而呐喊的人就是一个爱国者;一个为了自己同胞的利益和福祉而呼吁的人应该是一个好人;一个追求世界文明和历史潮流的知识分子更是中国的脊梁。因此,我们不能不试问浙江省杭州市办理吕耿松案件的所有人士,你们把这样一个人抓进去判刑不是正如你们所说的那样,是在“制造英雄”吗?!即使你们甘心情愿去制造英雄,难道这也是中国共产党的中央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愿意看到的吗?!

   当然,吕耿松先生是不是英雄,这既不是警察们想不想制造与不制造的问题,也不是任何人希望册封与不希望成为的问题,关键是看看吕耿松先生究竟是干了些什么?我想,所有认识、了解和读过吕耿松先生文章的人,都会从他的为人及其撰写的文章中得出最好的答案。下面,就我所知道的吕耿松先生简介如下,既请读者进一步了解他,也是对正在狱中的吕先生一片怀念之情使然。

   正如吕耿松先生曾经在撰文中说的那样:我们都是为共产党统治而卖过命、效过力的警察,在中国的警察队伍中,像我们这样的“傻子”显然不多,只能算是凤毛麟角。在我认识的原来是警察后被视为“异己”受到不同程度迫害的同行(道)中,有原江苏省警察学校武术教官解天刚,有原北京市公安局警察孙立勇,其他只闻其名的还有原沈阳市公安局局长韩广生等人。我和吕先生的认识是通过网上,在2005年春季,吕先生主动和我来信,信中先是做了自我介绍,然后提出希望加强交流,我欣然应允。在接下来的交往中,我知道吕先生在为生计而疲于奔命,当时,他并不是自由撰稿人,而是一个摆小摊卖杂货的摊主。为此,我常常为之感慨不已,一位公安大学的讲师,仅仅因为不同政见就沦落到比乞丐好不到哪里的地步,直让我想起了历史上那么多落难英雄的故事,秦琼卖马、扬志卖刀等情景总是挥之不去;当然,也常联系起自己在1998年为了生存在上海抱病负伤为人讨债的事情。在经常的无限感慨中,能够祈望的就是盼望一个民主自由和法治社会的尽快到来。

   就在我和吕先生联系不久,我又收到他的来信,他在信中说,由于地方政府拆迁,他们做生意的地方被占,几百个摊位被取缔,数百名市民面临失业无着,由于和政府交涉无效,想请我写篇文章帮他们呼吁一下。为此,我感到义不容辞,便写了一篇《谁来替他们维权》发表在《民主论坛》上。虽然,任何文章都对强权行政无济于事,并不可能改变弱者的命运,但我感到了心安理得。

   吕耿松先生失业了。他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不得不考虑用自由撰稿的办法谋生,他曾经来信问我投稿的网址,我把自己曾经投稿的《民主论坛》《议报》介绍给他,并且告诉他主要写宣传民主法治和关注群众疾苦方面的文章为好。果然,就在此不久,我在网上看到了吕耿松先生那洋洋洒洒的篇篇杰作,理论之深、论事之透真的让人刮目相看。关于吕先生的文章,在此不作介绍,不但读者均看到和记忆犹新,未来也会给于准确无误的评定。我只想说的就是,吕耿松先生文章的价值会永载史册。

   2006年春天,我在去上海复查伤病时,应耿松先生之约来到了杭州。那天,耿松亲自到火车站迎接了我,把我接到家中后,他们全家非常热情地接待了我,其间,让我很感尶尬的是,耿松先生的夫人汪女士在去为我买菜时,刚买不久的一辆价值300多元的自行车被盗走了。看着回来叙说此事的汪女士,真的让我感到非常不好意思,我也只有痛斥几句盗贼以示宽慰。恰好,另一个朋友任伟仁先生也去耿松家中,我们便一边喝酒一边就中国的自由民主问题畅谈起来。在谈到我们各自的命运时,我又不由自主的感叹起来,我摘下眼镜,让他们看了我那因公受伤并致残的左眼,又伸出右腿,让他们看了我那因公摔断的伤脚,他们看后,感慨不已并为我而愤愤不平,耿松先生当即表示,他要写一篇为我依法呼吁的文章,请求国家依法恢复我应有的抚恤和待遇。也就在此不久,耿松先生写下了一篇《郭少坤和任长霞,究竟谁是中国警察的楷模》一文,文中据实依理对我的问题进行了真实的论述,依法向国家提出了合情合理的要求。尽管是此文没有引起任何政府和领导人的重视和对问题的解决,但是,我相信,这篇文章就是对我最全面和公正的评价,而且,容不得任何歪曲和诋毁。

   耿松先生给我的印象非常深刻,他性情和善,温文尔雅,甚至有时像个大姑娘那样腼腆,用我以前当刑警时判定好坏人的眼光,那就是一看耿松就是个好人,而决不是那种乖张的小人。可是,就这么一个好人,竟然成了“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犯罪”的“犯罪分子”被投入了监狱,真不知道是我的眼光错了,是社会的价值观倒错了,还是抓捕吕耿松先生的人神经中枢出了问题?!

   浙江省杭州市不但是在吕耿松先生身上犯下了错误,无独有偶,也就是在上周五(8月24日),杭州当局又对曾经披露过临安镇官裸死丑闻的杭州信息网进行了打压。据网上报道:负责运营该网的临安市科教电脑有限公司,被当地公安等部门强行闯入,枪走价值5万余元的电脑等物品。杭州市有关部门为什么要这么做呢?用被枪的公司一位工作人员的话说,就是因为前段时间该网站报道了临安镇一位官员(镇党委书记徐新贤)和一名女人(当地妇联主任潘丽航)双双裸死在一辆密封的轿车里的事情。当地政府曾经找公司老板谈过话,说他家丑外扬,“给党的干部抹黑”。并说,“你也是临安人,怎么会把丑闻扬到外面去。”最终的结果是,这个报道了丑闻的网站遭到了所谓“联合执法队”的抢劫。

   难道说这就是浙江省杭州市需要创造的“和谐社会”吗?人们不禁要问。吕耿松先生为当地老百姓说真话得罪当局被以莫须有的罪名逮捕,一家网站据实报道了一对党的儿女“光荣牺牲在轿车上”的事实就被抢夺电脑等物品。也许,这样一来,杭州市也就此平静了很多,社会也就因此“和谐”起来,但是,如果只允许谎话盛行,真言被封的局面延续下去,这岂不是在祸国殃民吗?难道这也是中共中央和国家领导人愿意看到的吗?!我想,这决不应该是国家最高领导层所希望看到的,因为,如果是用这种办法来构造“和谐社会”,那只能是小儿科式的游戏,于国、于民、于共产党的统治均有百害而无一益。

   因此,我只但愿以上只是杭州市某些领导人的错误所导致的问题,而不是中国共产党的最高层的决策。现在看来,亡羊补牢,犹未为晚,只要杭州市当局愿意纠正错误,应该依法尽快的释放吕耿松先生,还他以自由,还公道于人间,彰国法于社会。

   其实,杭州历来就有着“人间天堂”之美誉。杭州应有着先进的人文文化和政治环境。早在60年代时,共产党的领导人陈毅在面对着只知道向其介绍“杭州糖醋鱼”美味时,就口占一首批评过杭州市的官员,他说:“杭州太守例能诗,今日市长岂无词?!”表明了对杭州市政府官员缺少人文精神的不满。40年过去了,难道说杭州市政府官员还没有长进吗?如果你们连真话都听不进去,只喜欢听假大空之言,阿谀奉承之语,你们别说对不起共产党,更对不住列祖列宗,尤其是“天堂”之誉!

   杭州市有曾经在历史上精忠报国但却被奸臣陷害的岳飞之墓(又称岳王庙),人们都不无感慨和震撼地在那里看到一个忠于自己国家和人民的英雄是何等受人尊敬;同时,也不无感慨和震撼地是看到那个依靠说假话和做尽坏事的奸臣秦绘是何等的遭人鄙视;还有那行侠仗义的鲁智深之庙(六合塔),那个从“平生不修善果、专爱杀人放火”的恶魔,到看到“钱塘江上潮水来、今日方知我是我”而甘愿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圆满和尚,也足以使我们感到无比的感慨和震撼;如此等等,再加上由苏堤、白堤组成的西湖美景,我想,无论如何,杭州市都应该遵循祖先人文精神和他们留下的宝贵遗产,要想把杭州市建设得更美丽,就应该全力发扬祖宗留下的美德,继承所有的光荣传统,而不是在那里继续为好人制造文字狱和由此而来的冤假错案。

   历史上的浙江省人文荟萃,英雄辈出。记得曾经和德高望重的许良英先生在谈到他的老乡(浙江省台州市明朝时期的大学士方孝儒)的故事时,我们都共同为方孝儒先生在篡朝昏君面前所所表现的“宁灭十宗,也不会为其起诏”的决绝精神而感动不已。回顾历史,历代倒行逆施的贼子今安在,唯有英雄豪杰留美名。这就是谁也无法改变不了的史实现况。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