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少坤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郭少坤文集]->[愧对维权]
郭少坤文集
·如何看待陈良宇的下台?
·中秋寄袁红冰先生暨《自由圣火》诸同仁
·欲加之罪,何患无词?!——抗议广州警方逮捕郭飞雄先生
·沉重悼念林牧先生
·唁电
·怀念林老
·祭孔大战下的陋习黑榜
·胡温“抱孩子”与刘备“摔孩子”
·人之将死 其言也善
·中国人为何“失礼”于外
·赴《中国自由文化运动》首届年会前夕致东海一枭先生
·和打人的警察进一言
·武汉市司机被打的启示
·好一个“自由的表达”
·“大人们”都怎么啦
·盘点2006年上半年的中国矿难
2007
《北京之春》
·完整真实的胡耀邦——读《自由声音》后感
·反右运动草菅人命
《人与人权》
·权权交易枉国法 滥用权力护犯罪
《民主论坛》
·谁来做我的“人头琴”?
·一个乡干部的“民主宣言”
·姚明为何总能成为NBA明星赛的第一得票人
·被盗何时休?
·感事二首
·赵紫阳先生逝世二周年有感
·苦人斋宣言
·卖炭翁
·趁着
·浪淘沙.志趣
·幽默的盗贼
·警察们在干什么?
·
·交换
·共产党不是一个党
·咏梅(二首)
·杂感(四首)
·铁汉孙立勇
·猪年拜年偶得(一首)
·是捧腹还是深思——看二会代表传出的“顺口溜”
·拆迁中的“钉子户”与血案
·不仅仅是“提高警察待遇和保障警察权利问题”——兼致胡星斗先生
·“袭警”一案例分析
·春光多明媚怎奈民情冷
·有识之士,请一如既往地支持《民主论坛》
·唱《沈园》想《民主论坛》
·天大的奇冤
·祝贺《民主论坛》九周年
·群众是真正的英雄
《议报》
·渴望仁慈
·小偷、官盗及其它
·“八年了,别提它啦!”
·中国反腐15年面面观
·严冬过去总是春——祝贺杨建利先生即将出狱
·看警察权力的滥用和无用
·杂议“十七大党代表的载誉归来”
·中国政府首脑为什么不在退休后到国外演讲?
·换了主持人的《新闻联播》——能让我们听到“真话”吗?
《自由圣火》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一)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二)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三)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四)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五)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六)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七)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八)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九)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十)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十一)
++++++++++++++++
·阳光下的罪恶
·姚明为何总能成为NBA明星赛的第一得票人
·怜子如何不丈夫
·愧对维权
·给《自由圣火》全体同仁暨海外朋友拜年
·官场与社会现象的民谚集锦
·张五常在信口雌黄
·看徐州市被评议落马的干部
·开“二会”不如开“三会”
·一石激起千层浪
·解读温家宝总理语录
·闻刘晓波获“十一届人权新闻奖”有感
·“东方党”是谁?
·清明杂记
·一样的酸楚一样的痛——写在《评刘晓波获新闻奖》之后
·狼和贪官
·错在共产党,而非王丹与我
·行藏坐卧心无怠——敬和韩杰生先生
·“六四”周年杂感
·草菅人命的“反右运动”
·怎一个“批示”了得
·看共和国史上最大的“黑社会”
·“七一”感言——兼思“黑奴”
·“审判”来得何其快?!
·中国足球输在哪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愧对维权

   

郭少坤

   

   刚刚从网上看到山东省济南市朋友车宏年先生在《郭飞雄维权的实践者》一文中提到我的名字,说心里话,我愧对维权者的称号。

   因为,我这样一个原本身体非常健康的警察在为中共的统治卖命落得个一身双残被当局非法辞退后,竟然无法通过国家法律渠道得到依法保护和抚恤;我在为农民们维权被以莫须有的罪名判刑后竟然申诉无门;现在只能是在家中老老实实的活着。因此,从“民不自由毋宁死,国无法治最堪哀”的理念而言,从维护个人尊严及其价值观而言,我本不应该如窝囊的活着,当作“不成功,便成仁”之举。可是,至今却既无能力和信心为个人的合法权利到北京上访,也没有力量去帮助老百姓们依法维权,眼睁睁的忍让屈辱折磨自己,眼睁睁的看着老百姓的合法权益受到破坏而束手无策,在残酷的现实下,自己也只能是以一个该死可悲之人的面目出现和在苟活人间,真的配不上什么“维权人士”之光荣称号。

   还有,就和车宏年先生本人的关系而言,我们早有神交,因为早在2002年夏季的刘飞跃发起的“文化衫”一事中,我就知道车宏年先生,而且知道他是济南市人。可是,我却不能在多次去济南市看望孩子们的情况下得以相见,原因不是别的,而是在济南市流浪的孩子们怕我在见到先生时会给他们惹出麻烦,告诉我不要见政治方面的人物,以免被当局发现影响他们的生活,我也就屈从于孩子们的压力,始终没有主动会见车先生。仅仅从这一点上看,无论是从人生价值观念上、还是从法治观念上,自己都做得很不好,因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宪法》什么时候规定公民不可以自由见面和交往?没有!可是,我在历史的沉痛教训下和残酷的现实中,我还是尊重了孩子们的意愿(其实,他们有这种思想也绝非偶然,是根据我的所有不幸的总结和警告),至今未能见上车宏年先生一面,想到此,我甚为遗憾和惭愧。

   所以,借此文发出之时,我希望车宏年先生能看到我的歉意和愧疚,同时,也的确感到自己在维权方面的懦弱并愧对其称号。但是,我深信:随着历史的进步和世界潮流的推动,更有着那么多英雄榜样鼓舞着自己,我这样一个最应该积极维护个人合法权益和广大老百姓的合法权益的残疾人,终将还会勇敢地站出来说:“我要维权!我要自由!我要法治!我要民主!”

   并愿与诸公互勉共进!

   车宏年先生,你可能没有孩子们在徐州谋生吧?也不怕株连他们吧?希望你来徐州一唔,我把盏相迎,但是,你可要原谅我是个胆小鬼啊!哈哈!

   2007年2月6日星期二

自由圣火2/9/2007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