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少坤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郭少坤文集]->[换了主持人的《新闻联播》——能让我们听到“真话”吗?]
郭少坤文集
·新年贺词
·萨达姆死啦
《自由圣火》
·和共产党讨论一下什么叫“爱国”——兼致胡锦涛总书记
·《同一首歌》的意义何在
·绝食就是维权
·何谓“敌对势力”
·“人治”的可怕
·解读 “ 八荣八耻 ”
·推荐一篇好文章:《发扬“五四”精神,把民主革命进行到底》
·“ 退党 ” 浪潮下的思考
·民主才是我们共同的信仰
·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鼓与呼
·想起林牧先生
·共产党的“党内民主”能实现吗?
·高智晟被捕的启示
·立法贵在“宽严有度”吗?
·看高智晟案件办理中的一系列违法现象
·郭飞雄犯了什么“罪”?
·如何看待陈良宇的下台?
·中秋寄袁红冰先生暨《自由圣火》诸同仁
·欲加之罪,何患无词?!——抗议广州警方逮捕郭飞雄先生
·沉重悼念林牧先生
·唁电
·怀念林老
·祭孔大战下的陋习黑榜
·胡温“抱孩子”与刘备“摔孩子”
·人之将死 其言也善
·中国人为何“失礼”于外
·赴《中国自由文化运动》首届年会前夕致东海一枭先生
·和打人的警察进一言
·武汉市司机被打的启示
·好一个“自由的表达”
·“大人们”都怎么啦
·盘点2006年上半年的中国矿难
2007
《北京之春》
·完整真实的胡耀邦——读《自由声音》后感
·反右运动草菅人命
《人与人权》
·权权交易枉国法 滥用权力护犯罪
《民主论坛》
·谁来做我的“人头琴”?
·一个乡干部的“民主宣言”
·姚明为何总能成为NBA明星赛的第一得票人
·被盗何时休?
·感事二首
·赵紫阳先生逝世二周年有感
·苦人斋宣言
·卖炭翁
·趁着
·浪淘沙.志趣
·幽默的盗贼
·警察们在干什么?
·
·交换
·共产党不是一个党
·咏梅(二首)
·杂感(四首)
·铁汉孙立勇
·猪年拜年偶得(一首)
·是捧腹还是深思——看二会代表传出的“顺口溜”
·拆迁中的“钉子户”与血案
·不仅仅是“提高警察待遇和保障警察权利问题”——兼致胡星斗先生
·“袭警”一案例分析
·春光多明媚怎奈民情冷
·有识之士,请一如既往地支持《民主论坛》
·唱《沈园》想《民主论坛》
·天大的奇冤
·祝贺《民主论坛》九周年
·群众是真正的英雄
《议报》
·渴望仁慈
·小偷、官盗及其它
·“八年了,别提它啦!”
·中国反腐15年面面观
·严冬过去总是春——祝贺杨建利先生即将出狱
·看警察权力的滥用和无用
·杂议“十七大党代表的载誉归来”
·中国政府首脑为什么不在退休后到国外演讲?
·换了主持人的《新闻联播》——能让我们听到“真话”吗?
《自由圣火》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一)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二)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三)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四)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五)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六)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七)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八)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九)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十)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十一)
++++++++++++++++
·阳光下的罪恶
·姚明为何总能成为NBA明星赛的第一得票人
·怜子如何不丈夫
·愧对维权
·给《自由圣火》全体同仁暨海外朋友拜年
·官场与社会现象的民谚集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换了主持人的《新闻联播》——能让我们听到“真话”吗?

   

郭少坤

   在中国,有一家电视台,它有这样一个节目,节目中出了两个新的主持人;全国各家媒体立马发了消息,网上也随即出现了热烈的讨论。不用说,只有中央电视台,只有它的《新闻联播》才能有这个效应。

   12月4日晚上7点钟,当《新闻联播》节目开始的时候,电视屏幕出现两位新的主持人面孔——其实也不算特别新,因为他们都是这家电视台其他节目的熟脸主持人——于是,一些人皱着眉头,感觉不如老的主持人庄重威严;一些人却喜笑颜开,说看到了国家与时俱进。总之,大家都认为不是小事,好像《新闻连播》每一小步,就是中华民族一大步。

   其实,早在今年以来,关于《新闻联播》节目主持人邢质斌要退休的消息已经报道过多次了,每一次都照例要引起争论。邢质斌在这个位置上工作十多年了,支持者赞其播音风格为“端正大方、正襟危坐、字正腔圆、掷地有声”,反对者则以全国政协委员叶宏明为首——在今年“两会”上,由叶宏明提交的《让〈新闻联播〉换换人》的提案,认为该节目“播音员结构老化已是不争的事实,体现在屏幕上就是播音风格日益陈旧、沉闷,让观众感到面容疲惫、表情单一、眼甚呆滞、缺乏朝气和活力。”

   显然,以全国政协委员之名,在全国“两会”上为一个电视节目的播音员提交提案,这在全世界都是少有的事情。这是因为,无论是反对方还是支持方,都认可叶委员在提案中对这个节目的定位:“央视《新闻联播》作为国内最权威、收视率最高的名牌栏目,是人民群众了解国家大事的重要渠道,也是国际社会了解中国改革开放的重要窗口之一。从某种意义上说,《新闻联播》的播音员具有国家新闻发言人的性质,代表着国家的形象。”这些播音员也因此被称为“国脸”。当国家形象落到这几张脸上时,这几张脸也就不再是播音员的脸了,它们也就成了一种仪式和文化符号。既然是仪式,那么它一定是重现延续稳定的形式而非日日更新的内容。如此,大家也就明白了:为什么这么多年以来,《新闻联播》的内容总是少有变化。

   以上,也的确证明了《新闻联播》在中国国内是最权威的新闻节目。众所周知,那也是因为它拥有垄断性的新闻资源和行政资源。同时,问题也就出在这里,如果仍然是垄断新闻资源而又以仪式和文化符号呈现,留用老主持人还是起用新主持人,那又有什么关系呢?!

   但是对于其他新闻媒体来说,这是不公平的。用知名主持人崔永元的困惑来说,那就是,它到底是公共电视呢,还是商业电视?有研究者认为,“如果不是从机构的名称、而是从经营的实质上看问题,……则中央电视台是完全的商业电视台。”也就是说,从内容上说,它以新闻之名,行仪式之实;从经营上说,它又以仪式只名,行商业之实。好处它都占了,吃亏的是想做新闻而又不敢做的其他媒体和想看其他新闻而又无法看到的老百姓。

   如此一来,摆在面前的也就非常清楚了,如果中国政府不开放新闻资源,让其他商业媒体有机会同一平台竞技,那么你扮演什么角色都行,你想换主持人也好,不想换也罢,反正允许新闻自由和竞争就可以。到那时,要么你既换主持人又换内容,要么老百姓就换频道。

   但是,对于我们中国人来说,即使是这最起码的要求——找一个讲真话和能代表自己表达感情地方——一个公共平台——也是那么遥远,甚至是可望而不可即。回顾历史,在还没有电视的年代,中国的老百姓在“话匣子(收音机)”里听到的是什么?如,在“反右”、“大跃进”时期,明明现实中是谎言盖地、尸骨遍野,可人们却只能听到“人民公社好、三面红旗万岁”那不绝于耳的广播宣传;在六、七十年代文化大革命的空前浩劫中,人们随处可见的都是“打、砸、抢”罪恶行径,可听到的却是上上下下的广播宣传中“到处莺歌燕舞”的狂吼乱叫;到了八十年代的电视机时代,人们本来可以充分享受视觉的直观新闻和真实情景,可是,在没有新闻自由的残酷现实中,人们仍然只能是在《新闻联播》这样的垄断电视媒体中看到自己想看而看不到的情景,想听而听不到的声音,人们最习惯说的“只报喜而不报忧”也就成了对《新闻联播》最好的总结;即使是到了跨入二十一世纪的电脑时代,人们又能从此获取多少客观真实的信息也是不容乐观的,由当局控制操纵的专门破坏和封锁国内外新闻渠道的不争事实告诉了中国人,获取真实信息和找一个可以替自己说真话的舆论平台,的确不是那么容易的。

   《新闻联播》主持人的更换能不能让老百姓听到真话,我看未必令人乐观,有的网民说得很简单,“建议中央电视台多多向香港和国外学习。新闻联播讲的空话套话太多太让我看了听了都起鸡皮子。这样的节目也只有在我们中国这样新闻不自由的国家才会有生存空间。如果在新闻自由的地方是根本不会有观众的。希望中国的新闻自由能早一天到来。”寥寥数语,也就概括了老百姓对此次中央《新闻联播》更换主持人一个最好的期待。

   群众,是真正的英雄。在对待过去《新闻联播》那位具有一代代表性人物——邢质斌——的盖棺论定中,一位年轻的网民写下了这样一段话,我们不妨摘录下来以飨读者,既可以看到老百姓对不讲真话、只讲空话套话害人害己的反感,也可以从中聊博一笑。

   “孩子刚满月,邢大妈好多事来不及细想,细想就觉得毛骨耸然,比如大家一般都觉得邢大妈罗嗦,我在想邢大妈的儿子的童年是怎么度过的。妈要去上班,临走前对保姆阿姨说:‘要狠抓落实,准时喂奶粉和及时换尿布,两手抓,两手都要硬。’孩子要上幼儿园了,邢大妈很高兴,说:‘上一个好的幼儿园,既是一个机遇,也是一个挑战。’

   幼儿园里儿子被别人家孩子打了,大妈说:‘我们对这家孩子的野蛮行径表示最强烈的抗议,对老师的不作为深表遗憾,我们保持采取进一步措施的权利。’

   孩子小升初,让妈妈托人,大妈说:‘要自力更生,艰苦奋斗。’

   大妈去开家长会,回来儿子问妈妈都是什么情况,妈妈说:‘这次获得前十名的同学有:张小刚,李小强,王小明,赵小红(女),买买提(维吾尔族)……’儿子晕倒在地。

   儿子考大学,大妈建议他考广播学院,儿子说,不行,我实在得找个活少的地方,于是考取了中央戏剧学院哑剧专业。大妈看他填志愿,有点惋惜地说:‘你填报志愿,属于你自己的内政,任何人不得干涉,妈妈尊重你的选择,相信你能够处理好自己的事情。’儿子去住校,临走前给妈妈留了个白皮书,意思是妈妈话太多,太无聊。大妈回了一条短信:‘任何妄图打人权牌的险恶用心都是会注定要失败的。’

   儿子交了个女朋友,经济紧张了,跟妈妈联系。大妈在电话里说:‘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都搞好,才是有中国特色的大学生。’

   同事问大妈,跟儿子和好了没有,大妈说:‘目前已经取得了阶段性胜利,情况正向良好方向发展。’

   儿子决定结婚,全家坐在一起商量。大妈拿出一个报道,说‘分组讨论’。

   大妈会见了准儿媳,大叔在会见时陪同在坐。

   儿子婚礼上,司仪老毕请新郎母亲讲话,大妈说:‘今年是我和儿子建交27周年。27年来,在双方共同努力下,母子关系持续发展,两代人交往密切,聚会、交流日趋活跃。双方关系的发展得益于双方人格上互相尊重、相互信任、互不干涉私事;经济上互惠互利、优势互补、共同发展;在家庭事务中都遵循五讲四美宗旨以及公认的五好家庭关系基本准则,共同促进双方和家庭的和平、稳定与发展。’

   儿子买房前,和大妈确定,母子之间的关系是‘投资房地产战略伙伴合作关系。’

   大妈快退休了,观众写来信:邢大妈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我们舍不得你,世界上只有一个CCTV,大妈是CCTV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大妈很感动,她最后一次说:‘谢谢您的收看,再见!’”(摘自《腾讯网》)

   从以上这位网民不无调侃的话语里,我们不难看到一代年轻人在长期以来收看《新闻联播》的真实反映,从反映中更可以看到对《新闻联播》及其主持人的官话、套话的熟悉和反感。虽然是今天的《新闻联播》已经换了几副新面孔,但是究竟能否给中国的老百姓带来多少希望听到的真实声音和想看到的真实事情,我们还得有待时日进行验证。

   不过,说心里话,我们真的不希望刚刚上去的《新闻联播》主持人海霞、郭志坚、康辉、李梓萌们在未来退休时,也像你们的前辈邢质斌那样受到以上的嘲讽,如果是那样,无论是对你们的个人形象还是你们主持的节目,无疑都是一个否定。

   究竟换了主持人的《新闻联播》能让我们听到真话和能使老百姓喜爱与否,除了时间会告诉我们,其他还真看不出迹象。那就让我们翘首以待和洗耳净听吧!

   2007年12月14日于徐州家中

《议报》第333期 20071217

http://www.chinaeweekly.com/viewarticle_gb.aspx?vID=6819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