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少坤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郭少坤文集]->[闲话“选举”]
郭少坤文集
·想念天水
·中国足球与中国功夫
·“平安无事了”吗?
·随处可见的“荣耻观”
·“七一”到了,和共产党说几句心里话
·七月流火 想起杨建利先生
·陈光诚真有罪吗?!
·“公务员又加薪了”
·牛志远和陈至立
·共产党的“党内民主”能实现吗?
·感慨“人民警察”的“神圣”——接受《美国之音》采访后感
·笑看中国贪官的“落马”之道
·一路走来一路忧
·《中非高峰论坛》下的民主论坛
·我们还能做什么
·书记与狗
·物价上涨下的民众感叹
·是体育强国,还是得了“金牌病”?
《民主论坛》
·祝贺《民主论坛》改版成功
·和于浩成老师诗一首
·新旧“民谚”浅析
·狗年杂感
·雪中情
·向“劳改犯”告状
·“情人节”时想“情人”
·生不如死
·你看咱中国人的那“眼神”
·“植树节”感言
·我眼中的“流氓”
·流氓眼中的“我”
·“笑”的百态
·〔望江南〕清明泪(五首)
·假如
·马列主义和“荣辱观”
·“都是神经病”
·“五.一”感怀
·文革琐忆
·一叶知秋
·敬悼张胜凯先生
·从温家宝总理的“夜半看球”想起
·从“赵驸马”想到“陈驸马”
·我和《民主论坛》——贺《民主论坛》创刊八周年
·盗亦有“道”
·“检查团来了”
·《唱支山歌给党听》
·“世界杯赛”中最不和谐的音符
·“检查团走了”
·“但存方寸地,留与子孙耕”
·我向共产党争取的是什么?
·大写的中国人
·真正的男子汉
·“全民腐败”亲历记
·鉴康兄,你在哪里?
·狱友
·郭飞熊犯了什么“罪”?
·不是
·下列名词和绝大多数老百姓有多少关系?
·共和国的旗帜上有我血染的风采
·生命
·贺洪哲胜先生六十七诞辰
·“创模”与“创伤”
·〔忆秦娥〕沉痛悼念林牧先生
·被摧残的“体育冠军”
·真正民运人士的楷模——悼念林牧先生
·如今——偶感
·光天化日之下的敲诈
·多少事 欲说还休
·难忘的奇耻大辱——记第二次入狱的经历片段
·和打人的警察进一言
·“评残”一路见闻
·简忆二次被捕入狱过程(之1)
·简忆二次被捕入狱过程(之2)
·旅行中的“和谐”景象和感想
·刑庭庭长被灭门后的网民反映
·南京啊南京,又是南京
·盘点2006年上半年的中国矿难
·高智晟真有罪吗?
·圣诞祝词
·新年贺词
·萨达姆死啦
《自由圣火》
·和共产党讨论一下什么叫“爱国”——兼致胡锦涛总书记
·《同一首歌》的意义何在
·绝食就是维权
·何谓“敌对势力”
·“人治”的可怕
·解读 “ 八荣八耻 ”
·推荐一篇好文章:《发扬“五四”精神,把民主革命进行到底》
·“ 退党 ” 浪潮下的思考
·民主才是我们共同的信仰
·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鼓与呼
·想起林牧先生
·共产党的“党内民主”能实现吗?
·高智晟被捕的启示
·立法贵在“宽严有度”吗?
·看高智晟案件办理中的一系列违法现象
·郭飞雄犯了什么“罪”?
·如何看待陈良宇的下台?
·中秋寄袁红冰先生暨《自由圣火》诸同仁
·欲加之罪,何患无词?!——抗议广州警方逮捕郭飞雄先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闲话“选举”

   

郭少坤

   前天在下楼时,一位邻居(女性)喊住我,说:“老郭,给你《选民证》。”我驻足停下,只见那位邻居手里拿着厚厚的一大把小红纸朝我走来,走到我跟前说:“你家是不是四口人。”我说:“是的,怎么啦?”她把那一大叠子小红纸伸到我面前说:“这是上边发的《选民证》,你把你们家人的‘选民证’都拿去。”我顿时明白了:原来又到了选举的时候了。我从那位邻居手中找到我和爱人(朱凤华)、儿子(郭德新)、女儿(郭晓棠)全家四口人的所谓《选民证》装在衣袋中,然后问那位邻居:“怎么叫你发?社区和街道的工作人员为什么不发?”她笑着说:“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叫我发我就发呗,我也知道这选举都是糊弄人的。”说完,又到楼上给别人家送去了。

   四张(10×12公分)鲜红的、盖有“徐州市泉山区选举委员会”大印的《选民证》被我拿回了家。到了晚上,我得给家庭开个民主会,我先对爱人说:“你要不要你的《选民证》?去不去参加选举人民代表?”爱人说:“不要,我也不去参加选举,因为我不认识任何被选举人,我也不知道他们何德何能,所以不去。”我说:“这么说算你弃权了。”她说:“弃权!”接下来我问儿子:“你要不要《选民证》?去不去参加选举人民代表?”儿子看了看我说:“我脑子有病,我去参加选举,要选就选你吧,我看你当警察时忠于职守给共产党卖命落个终身残疾,还看你为了帮助农民贯彻落实共产党的民主政策被腐败分子陷害入狱,你为国伤残、为民请命,你应该代表人民,不选你选谁?还让我去选举那些陷害你的坏人?没门!”我笑着说:“选我只能在家里选,到共产党那里是不可以的。”儿子说:“那我就弃权!”还有女儿郭晓棠的一张《选民证》放在那里无法再问,因为女儿远在山东省济南市,没有办法争取她的民主权利,但在第二天,我还是打电话给女儿问她对《选民证》的处理意见,女儿告诉我说:“你该扔哪里就扔哪里吧,选举谁?你看还有一个为老百姓说话和办事的吗?如果有好人,你就不会落到这种地步。”我知道,曾经亲眼看到自己的爸爸被三番五次迫害的女儿是不会把票投给那些曾经参与决策和协助迫害我的人或者是对此无动于衷的任何人的,显然也是“弃权!”

   不论怎么样,我还是把这四张《选民证》都通过民主程序把它处理完了,至于我本人对自己的《选民证》作何处理,我只想说,把它和家人相继弃权的那三张同放在一起,留待未来去好好欣赏和品味,更是把它作为研究中国民主进程的历史文物在未来使用吧。

   也许,有人会说:你那四张《选民证》的弃权说明不了什么,因为那只不过是你个人受害的情绪所导致的感情用事,中国的选民还不都至于那么对待选举问题吧?

   好的,如果有此疑问,我们不妨看看以下现实:

   尽管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宪法》明文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年满十八周岁的公民,不分民族、种族、性别、职业、家庭出身、宗教信仰、教育程度、财产状况、居住期限,都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可在我们的现实生活里,在每年一次的“人民代表”选举中,有几个人是真正的享有“被选举权”权利的公民呢?在自己的选举圈子范围内,人们除去看到已经被“上边”的那几个早已“内定”好的、甚至是自己根本不了解的“被选举人”名字之外,再也看不到新面孔,更何况去将自己列为“被选举人”只中呢?所以,中国人并没有“被选举权”而只有“选举权”,也就是说只有选举“上边”规定好的“被选举人”的“权利”。因此说,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规定的中国公民的“被选举权”基本上形同虚设的空话。

   那么,也就只剩下虽然有着“选举权”的公民们在由于长期的被剥夺了自己参政的机会和在自己没有权利自荐和另荐其他人的权利之后,在心灰意冷之余,也就变得对“选举”漠不关心和麻木不仁了。我们不妨问问所有的公民们,如果我们都来说真话,讲心里话,在每年的“选举”中,你是否真正的了解和真心拥护“上边”确定好的那些“被选举人”?你是否根据自己的道德观念和政治标准去投自己喜欢的人的神圣一票?如果说“不是”,毫无疑问,一年一度的“人民代表选举”也就成了各地各级政府机关及其官员们“例行公事”的政治表演,成了“选民”自我麻木的一针针麻醉剂。

   中国公民没有被选举权和对自己选举权利的放弃、漠视等消极无为的现实问题,再次凸显了政治生活的消沉现象,也更加突出了中国的政治生态建设多么需要民主自由来培养这一至关重要的大问题,如果执政的中国共产党还是坚持“党领导一切”的方针政策,把党的利益高于一切,党的领导大于一切,中国人也就只能是“党民”,而不是“公民”,这和历史上的“臣民、子民”没有任何实质上的区别,到头来还都是以“愚民”方式去维持自己的统治者并在忍无可忍时制造暴民运动去终结自己的统治。如果共产党不清楚地认识到这一关键问题,如果不彻底贯彻落实《宪法》精神,只把《宪法》摆在那里,置公民权利于不顾,还是用那老一套方式进行选举,最终会在更多麻木和不负责任的“选民”票额中“选举”出脱离群众的官僚阶层,从而更大程度的败坏党纪国法,在危害着执政的中国共产党形象同时,也将中国的文明进步事业极大的给予了阻碍,并造成难以挽回的损失,甚至是万劫不复的局面。

   历史发展到今天,人类无可置疑的要走向自由民主,人们无可辩驳的要拥有自己的政治权利中的最重要的选举权,谁剥夺了这些,谁就是历史的罪人,谁就不配做统治者;如果还有人依靠暴力手段继续强奸民情民意,继续强制人们去选举谁和不准选举谁的话,那么他们失去的不仅仅是民心,最终失去的是人民的信任和带来的反感,试问:这样的统治还有什么意义、又能维持多久呢?!

   选举权和被选举权是人权概念最基本的组成部分,任何人都不得被剥夺,也不应该主动放弃或者漠视这一权利,否则,都是对自己天赋人权不尊重的表现。可我们又不能不惊讶的发现,我们自己、还有我们身边的公民们又有多少人是在追求和维护自己这与生俱来的这一神圣不可侵犯权利的呢?显然是罕见,或者说是“少得可怜”!

   虽然说是“民不自由毋宁死”,可我们还是生活在被迫放弃自己的个人权利的现实生活中,生活在没有自由选择自己的领导人的困惑中。可我们又不得不就这样的努力挣扎和活着——因为,人来世上一次,的确不是那么容易的,再说,抗争又有什么用途——这种消极而普遍存在的人生价值观,的确也给中国的特色社会(主义)增添了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也尽管是很多人不想看到而却是无法回避的现象。

    2007年12月6日星期四

    于徐州家中

自由圣火12/7/2007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