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少坤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郭少坤文集]->[“十七大”后的中国一月记事及浅析]
郭少坤文集
·民主的天敌
·贺《民主论坛》创刊七周年
·王泽臣出狱有感
·令人耳目一新的“民主论坛”
·关注刘飞跃
·我看“全运会”
·被劫持了的共和国法律和人间道义
·“与时俱进”的李大进
·谁来替共产党的干部还170年的“吃饭钱”
《议报》
·我为什么两次入狱坐牢——一个大陆警察的自述
·从“中国人权事件”说开去
·致公安部周永康部长和党组领导人的一封公开信
·是谁在诱导我“将去天安门广场自焚”?
·共产党在为谁而“买单”?
·我对中国人权主席刘青的看法
·坐牢心得几则
·清明祭
·就这样的“保先”?
·“海外民运与本土相结合”之我见
·致留任“中国人权”理事们的公开信
·“八问”连战先生
·如何处置刘青
·“风波”过后是瘟疫
·他们都疯了
·警察,民主的卫士
·维权难、难于上青天
·民主的血腥与火
·并非戏言谶语
·“邪灵”是如何附上我的肉体的
·谁知道会“研究”到什么时候
·和张林先生说几句话
·第三次致公安部周永康部长的申诉信
·人民在呼唤“中国人权”
·可怜的我们
·母亲啊,我用什么来安慰您!
·猫不抓鼠也能当“先进”
·腥风血雨见真情——纪念于浩成先生八十寿辰
·只许州官放火 不许百姓点灯——再谈林樟旺一案
·不得不说的话
·从“人托”所想到
·村支部书记之死
·从太石村联想到果园村
·俺和共和国说几句话
·又是谁在违法犯罪
·让我沉重的二零零五年
《自由圣火》
·走到今天的我——我的自述
·暴政猛于虎
·又一个“王彬余”
·再说“我为中国警察汗颜”——兼答一个中国网友
·枪声、悲声,声声令人心碎
·一张脸、一只眼睛、一条腿能值多少钱——问问共产党
《大纪元》
·对早年加入共青团的幼稚行为表示深深的后悔
2006
《北京之春》
·中国社会的犯罪层次及其特点
·谁是当代最可爱的人
·实话实说“法轮功”
《人与人权》
·怒向青史问开明
·人之将死 其言也善
《议报》
·致公安部周永康部长和部党组的申诉信
·谈谈胡锦涛先生的“荣辱观”
·解读“八荣八耻”
·为中国警察鸣不平
·没有民主的农村
·想念天水
·中国足球与中国功夫
·“平安无事了”吗?
·随处可见的“荣耻观”
·“七一”到了,和共产党说几句心里话
·七月流火 想起杨建利先生
·陈光诚真有罪吗?!
·“公务员又加薪了”
·牛志远和陈至立
·共产党的“党内民主”能实现吗?
·感慨“人民警察”的“神圣”——接受《美国之音》采访后感
·笑看中国贪官的“落马”之道
·一路走来一路忧
·《中非高峰论坛》下的民主论坛
·我们还能做什么
·书记与狗
·物价上涨下的民众感叹
·是体育强国,还是得了“金牌病”?
《民主论坛》
·祝贺《民主论坛》改版成功
·和于浩成老师诗一首
·新旧“民谚”浅析
·狗年杂感
·雪中情
·向“劳改犯”告状
·“情人节”时想“情人”
·生不如死
·你看咱中国人的那“眼神”
·“植树节”感言
·我眼中的“流氓”
·流氓眼中的“我”
·“笑”的百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十七大”后的中国一月记事及浅析

郭少坤

   谁都知道,中国共产党的代表大会就是中国的大会,因为它在会议中所制定的方针政策就是国家政策,所以说它也是决定中国人命运走向的大会。

   虽然这次“十七大”会议仍然是充满着那些高调,什么“以人为本”、“依法治国”、“构造和谐社会”、“科学发展”、“缩小贫富差距”等口号喊得震耳欲聋,但在会议后的中国和中国人的命运不但没有任何改变,反而使得那些弱势群体的命运更加悲惨,中国的社会稳定局势受到更大的挑战,我们不妨来看看发生在中共“十七大”后一个月之内的社会现实情况。

   2007年10月21日,福建省蒲田市一家鞋面加工作坊发生特大火灾,结果是造成37人死亡,19人受伤。

   2007年10月22日,江苏省无锡市万达商业广场拆迁工程核心发生自杀爆炸案件,导致1名警察死亡,引爆人徐国新严重受伤。

   2007年10月22日,山西省阳泉市煤矿生活区一道路隧道发生塌陷,致使民房坍塌,结果造成12人死亡,1人失踪。

   2007年11月2日,山西省沂州市静乐县煤矿顶部倒塌,9名矿工遇难。

   2007年11月8日,贵州省纳雍群力煤矿发生煤与瓦斯爆炸,导致29名矿工遇难,6人下落不明。

   2007年11月7日,黑龙江省七台河一煤矿发生瓦斯爆炸,6名矿工死亡。

   2007年11月7日,四川省宜宾市菜坝镇因迎接上级政府的联合检查,数名城管工作人员将在当地摆摊经营30多年的商贩梁云贵活活打死。

   2007年11月10日,重庆市沙坪区一家“家乐福商场”因为促销低价食用油,在排队时发生因拥挤而造成了踩蹋事件,结果造成3人死亡,31人受伤,7人重伤。

   2007年11月14日,江苏省无锡市区正在“银仁御墅”楼基工地施工的升降机坠落,造成严重事故,死亡11人,伤6人。

   从以上发生在“十七大”闭幕还不到一个月的事故、事件中,人们已经不难得出这么一个结论,即:各地各级政府并没有认真贯彻落实中国共产党第十七次代表大会的方针政策。从以上的那种种令人毛骨耸然的恐怖事件竟然就发生在“十七大”后短暂的一个月中的不争事实来看,中共的基层政权和他们领导的基层政府已经完全丧失了应有的功能,可以想象,如果他们从北京开完会回来,真正脚踏实地的去贯彻实施那些会议精神,按照起码的“以人为本”准则进行工作,就不会发生那些事故事件,就不会有那么多同胞死亡在工作条件险恶和人文环境恶劣的社会中。

   我们无法想象和理解的是,既然中国的煤矿事故连年频发不断,而且规模越来越大,死亡人数越来越多,可我们这个声称已经拥有“高科技”、“高技术”等现代化的政府及其矿业管理部门又都干什么去了呢?你们为什么不把高科技充分投入到煤矿生产中、运用到保护矿工们的生命中去呢?说什么“以人为本”,谈什么“科学发展”,这不是明显的空话吗?!

   同样令人无法想象和理解的是,既然中国的城市拆迁工作到处都有地方政府和开发商随意行政、违规建筑等不合理现象,同时引起群众的强烈抗议和抵制,可为什么还是屡屡发生因为拆迁发生的命案呢?从上海市城建人员火烧市民的公然侵犯人民生命财产的案件,到无锡市刚刚发生的市民因拆迁铤而走险引爆反抗,为什么都没有得到上级乃至中央的高度重视呢?说什么“以人为本”,谈什么“和谐社会”,这不是自欺欺人的无稽之谈吗?!

   如果按照正常的思维方式来解答以上让人无法想象和理解的问题的话,我看道理也很简单,那就是除去以上讲的基层政权组织丧失了基本功能之外,从实质上讲就是中央的权威已经在被逐渐蚕食,这是其一;其二,也正是中央的根本政策所造成,因为,在中央强调GDP增长的政策下,还有什么东西可以用最廉价的方式去换钱,用什么样的办法可以彰显自己的“政绩”获得上边的好感从而飞黄腾达,那就是中国的有限资源被乱开发,从而不顾子孙后代的福祉和现在工人们的生命价值,并以此为代价换取地方政府的经济增长来取阅中央以达到个人的政治目的,因此,导致大量能源、资源被浪费,致使那些为了最起码人权(吃饭)的弱势群体们不惜身家生命去为那当官的“经济增长”而拼命和工作,可想而知,就这样的所谓生产建设背景和社会环境,还有谁来真正关心“建设者们”的人身安全和其他合法权利?又怎么能不出现各种悲惨事故呢?!再比如说城市拆迁问题,这一足以让地方政府更快、更简洁获取利润的办法更加使得被拆迁的居民们苦不堪言,可尽管是存在那么多不合理现象,也没有人来依法纠正,如果说有人来关注的话,那就是中共政府认为的“异议人士”和“民运分子”,而这些人也必将因为关注社会上的各类弱者们受到政府的惩罚,从北京的叶氏兄弟到全国各地为了自己的合法权益上访被捕和拘留的被拆迁户及其为他们呼吁的人士所有的结局来看,我们不能不看到这样一个严重性:中央的经济增长政策和GTP的含量的确是导致各地各级政府在破坏国家资源、能源的自然基础上、在漠视弱势群体们的生命价值和侵犯个人的经济权利、政治权利和人权的官僚主义中形成的。这样的经济增长和社会发展,究竟是不是现代化强国的需要和方向,是不是现代文明国家应该这样做的?我看答案是应该予以坚决否定的。

   道理很简单,任何一个国家的政府都无权违法违规掠夺国家的资、能源,都不能以任何借口践踏公民的经济财产权和应有的政治权利,否则,共产党还有什么资格奢谈什么“以人为本”和“科学发展”?!因此,现执政的中共应该重新考虑制订符合人权至上、法治率先的国策,而不是继续强调什么经济增长和鼓吹什么GDP!否则,在那些假以中央政策的官僚主义者们的胡作非为下,事故更加会频繁,事件会日益在增多,社会的安定和政治稳定只能是统治者们一厢情愿的美梦而已。

   从重庆市的群众排队购买低价食油导致踩塌发生的死亡事件来看,我们可以轻而易举的感触到这么二个问题:一是老百姓的生活水平很低,由于生活的逼迫,可以为了仅仅便宜那么一点点的物价去排队,而且队伍是如此庞大;二是表现了中国老百姓的文明程度很差,缺乏公共场所应遵循的基本常识,再从我们中国人的乘坐公共汽车时争先恐后的等等不文明现象来看,我们实在是没有任何理由证明我们国家的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状况已经领先世界,既然如此,我们还有什么理由以所谓的经济成果和GDP增长来沾沾自喜呢?我看没有,也奉劝当局,更不应该继续为此而鼓吹下去。

   “十七大”后的中国不会因为那几个新面孔的领导人出现而改变全国各地各级基层政权的一惯行为方式和思想方法,也无法改变整个社会的风气,包括举足轻重的党风、衙门风气在内。你们看,我们这个徐州市的一位县(邳县)委县书记在参加完“十七大”会议回来后干些什么?在引起全世界舆论嘲笑后的今日,我们仍然看不到共产党的上级对这位足以败坏党纪国法的七品芝麻官以任何处罚,荣耶,辱耶?只有未来告知了。

   就在我要结束此文时,发生在我自己身边的事情再一次告诉了我,共产党的基层政权真的因腐败烂透了,请看:2007年11月14日晚上,我那做生意的儿子气急败坏的给我打来电话,说给他们进货的一辆农用三轮车被徐州市鼓楼区城管(城管执法)工作人员查扣了,一个姓陆的负责人对儿子说:“你们只要买一条价值150元钱的香甜,我就放行。”儿子反复强调他们没有违章,可对方就是不放。无奈,儿子只有买了一条价值150元的香烟送给他们才得以了事,气得儿子大骂:“这不是明火执仗的敲诈勒索吗?!”次日,我打电话向徐州市电视台的“新闻热线”反映情况,请求他们派人调查并曝光以警示社会,可那位男记者竟然推辞不理;再次日(即11月16日),我又打电话给他们,一位女记者接听后说“问问领导再说”。气得我大骂:“你们算什么新闻单位?这样的新闻你们都不积极主动的去采访,你们的职业道德都到哪里去啦?!”女记者安慰我说:“你别生气。”我说:“这个社会是反常社会,我理解你们,包括整个社会;我不会生气,我要是生气早就气死啦!”说完,挂上电话。

   就这样的现实,就这样的社会,人们也都司空见惯了,麻木了也就什么都见怪不怪了,什么“十七大”也好,“十八大”也罢,只要中共不进行彻底的政治改革,不实行政治多元化和结束一党专制,中国的问题只能是愈演愈烈,社会矛盾只能是越来越激化,任何经济增长及其成果也都是难以得到保障的。

   好在中国人并没有完全麻木不仁,就在“十七大”刚刚结束的不久,以安徽省政协常委汪兆均为首的志士仁人向中国共产党的最高领导人发出了“结束一党专制,实现民主政治”的强烈呼声,为之,我们感到欢欣鼓舞。同时,我们也有理由充分相信:“石在,火种是不会灭的。”在世界潮流的面前,中国人(特别是那些孤立无援的弱势群体们)结束苦难、走向真正的共和,享受在自由民主的空气下也只不过是一个时间问题。

    郭少坤

    2007年11月17日星期六(初稿)

    2007年11月27日星期二(定稿)

    于徐州家中

自由圣火11/28/2007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